首页 经营 经营分析 商业

汪峰耳机团队:三个男人一台戏 复制小米模式

QQ截图20150819111350

汪峰耳机团队:三个男人一台戏 复制小米模式

腾讯科技 08月19日报道

明星跨界科技产品圈,汪峰并不是第一人。在他之前,韩庚、周杰伦和水木年华等明星都推出过手机产品,但是这些贴牌“明星定制机”都是昙花一现的命运,透支了消费者的信任。

汪峰主导投资的fiil耳机,会不会又是一个粗暴消费粉丝的“庚Phone”?或者只是汪峰创造新话题“上个头条”?对此,很多消费者似乎不是怀疑,而是确信如此。

“我们知道有很多人在等着看fiil耳机的笑话,但这并不是坏事,看笑话是关注度和尝试倾向。如果fiil是款好产品,前期的质疑反而能帮助这款产品爆发。事实上,我也曾经对汪峰很有偏见。”

fiil耳机CEO彭锦洲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彭锦洲此前曾出任华为荣耀副总裁,后接受汪峰邀请掌管fiil耳机的研发。

据腾讯科技了解,目前fiil已完成1000万美元天使融资,汪峰以几百万美元的投资和影响力作价,占fiil耳机四成左右股份,彭锦洲在内的创业团队共占四成股份,外部投资者则是吴世春领投。fiil耳机还计划在近期开始A轮融资。

彭锦洲向腾讯科技透露,fiil的目标是做成类似于Beats的中国品牌,借鉴小米模式,定位是轻奢产品,走高端路线,并涉足流媒体播放和音乐社交。目前耳机产品设计已经完成,现在正在代工厂做试生产,正式上市时间暂定在今年11月份。

汪峰组局:三个男人一台戏

fiil耳机是名副其实的“三个男人一台戏”,吴世春、汪峰和彭锦洲共同组成了fiil耳机的核心。汪峰是主演,彭锦洲是导演,而吴世春是制作人,剧本是尝试用Beats模式和小米荣耀模式打造中国的音乐耳机品牌。

2014年8月,汪峰在鸟巢演唱会首次尝试了在线直播,正处于对互联网着迷的阶段,他的老朋友、天使投资人吴世春发微信问他,“有没有兴趣做一款独立品牌的耳机,不是代言而是深度参与模式?”

吴世春之前投资过唱吧、趣分期、蜜芽宝贝等上百家创业公司,也有华为和百度的创业经验;而汪峰也觉得音乐耳机可以成为他音乐事业的衍生,并且为未来的音乐行业带来一些新玩法。两人一拍即合,有了fiil最初的框架。

硬件行业和互联网创业不一样的是,有话题影响力、懂互联网传播固然重要,但是产品本身和供应链才是真正的根基。

汪峰虽然有品牌号召力、话题传播力和对音乐音效的把控能力,但是在光有皮肉缺骨架的情况下,耳机的行业人士对团队和产品前景依旧充满着怀疑,也让fiil耳机在招募专业耳机研发公司缤特力中国研发中心的前员工时,遇到挫折,双方几次接触都未能达成共识,谈判差点破裂。

这个时候,吴世春找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彭锦洲,把彭锦洲和汪峰凑在一起进行了一番深聊。

彭锦洲是华为老员工,1993年进入华为,后跟随李一男创办港湾,最终又回到华为。在华为时参与了荣耀的创立,主管销售,在供应链和渠道方面有经验。吴世春联系彭锦洲时,他已经有了创业的念头,但是却没有明确的创业方向。

“在见汪峰之前,我对汪峰也有很大偏见。”彭锦洲告诉腾讯科技,但是聊过之后,他发现汪峰确实比较具有产品思维,在他过去的音乐作品中也把产品意识贯穿地很好。

纯粹的艺术家是很难做好或者持续产出普及性的产品,因为这需要放弃非常自我的东西,抓住大众普遍能理解和引起共识的关键词,作出一些妥协和放弃。在彭锦洲看来,汪峰不是纯粹的艺术家,但又不是纯粹的商人,也有自己的专业性和坚持,这些因素让他最终决定和汪峰一起创业。

作为核心领头人的最后一块拼图,彭锦洲确定加入之后,fiil耳机进入了快车道。缤特力中国研发中心的几位重要前员工也被他的互联网产品传播模式说服,技术团队成型。

打造中国版Beats

fiil耳机的模式和Beats很像,在发展路径上也大量地借鉴了Beats的经验。

Beats的创始人Jimmy Iovine与Dr. Dre分别是知名唱片制作人和说唱音乐教父,在美国黑人音乐成为重要文化要素的时候,两位创始人本身就是Beats最好的产品标签,在吸引年轻群体时有着天然的优势。

汪峰和摇滚乐在中国的地位,虽然比不上Dr. Dre和黑人音乐在美国的地位,但是摇滚在中国也同样带着叛逆、潮流的标签,汪峰也是话题性和国民性兼具的音乐人,有自己稳定的粉丝群体。但近一两年汪峰由于被过度消费所带来的负面标签,也给这个项目带来了额外的风险。

对Beats而言,魔声的代工也十分关键,耳机的高品质得到保障之后,才有可能讲好一个品牌的故事。

彭锦洲告诉腾讯科技,fiil耳机在找代工厂商的时候,也只考虑了那些给国外大牌耳机代工的工厂,例如丰达、富士高、易力声、美律、得泰等等,谈的过程很艰难,这些厂商之前几乎都没有给国内耳机做代工的先例,但是fiil耳机最终还是拿下了其中一家。

“跟代工厂沟通的过程,其实和投资人沟通很像,你不可能用现有的产量说服他,只能用前景打动他。fiil的优势是,小米和荣耀模式给传统厂商震动很大,所以他们能很快地理解fiil耳机的互联网模式。加上我们团队的背景,让它们愿意做一次风投式的押宝。”彭锦洲表示。

目前fiil耳机团队成员在40人左右,分布在苏州、北京和深圳。苏州团队是耳机和声学的研发团队,深圳团队有10多位团队成员固定长期驻守代工厂,和代工厂团队一起做供应链管理,北京团队则主要是负责互联网app的开发。

除了耳机外,fiil团队也想做流媒体播放和音乐社交的探索。而流媒体也是Beats正在做的事情。

彭锦洲说,汪峰和fiil团队的所有成员的目标都是慢慢把fiil耳机做成一种文化标签和生活方式,品牌的创立上,fiil也会向Beats学习一些经验,例如发挥音乐圈、娱乐圈和体育圈等名人的明星效应等等。

Fiil还希望能够研发一些类似麒麟芯片的技术,树立国产耳机品牌的创新标签。而大圣归来的爆发,证明了目前国内对于国产品牌的技术创新其实是处于渴求状态。

靠什么赚钱?

“fiil耳机面向的群体是热爱音乐或者有音乐特长的大众音乐人,这个群体对质量的要求也比较高。”

对于fiil的商业模式,彭锦洲表示,目前而言,硬件的营收会是收入的主要来源。fiil耳机没有打算走低价路线,定位轻奢。作为fiil耳机的重点对标产品,Beats耳机在2013年的销售额就达到了10亿美元。

fiil耳机销量目标是10万以上。如果首批销量能达到几十万台的量级,硬件方面就已经有了几个亿的销售额。

“即便极端情况,耳机销量没有预计的高,我也并不是非常担心。耳机和手机不一样,手机更新换代的太快了,耳机相对慢一些,好的耳机销售周期是很长的。”彭锦洲认为。

另外流媒体也是fiil耳机生态链的重要一环。至于音乐社交如果成功,所带来的用户量商业变现,彭锦洲表示也会做一些探索。

在中国版权不断收紧和正规化的大背景下,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音乐硬件与流媒体服务绑定的形式,或许能帮助加快向音乐付费时代过渡。汪峰声称,将艺人以股东、合伙人的身份签署,恐怕也是为未来的流媒体做准备。

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在《2015年数字音乐报告》显示,目前Spotify、Deezer等知名流媒体订阅服务商拥有近4100万全球付费用户和1亿的活跃免费用户。2014年,这些付费订阅用户为唱片公司创造了超过16亿美元的收入。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