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计算

为什么美国政府一再想要迫使Facebook出售Instagram和WhatsApp?

据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48个州的检察长于周三对Facebook发起重大诉讼,指控该社交媒体巨头为垄断企业,其反竞争行为损害了美国人的利益。

经过一年多调查,最终提起的这两项诉讼是Facebook迄今为止面临的最大规模反垄断挑战。两起诉讼本质上均要求拆分Facebook,即强制该公司撤销当年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这两个应用合起来,一共有数十亿用户。

诉讼称,撤销行动是必要的,因为Facebook通过收购潜在的竞争对手,以扼杀竞争并获得市场优势地位。同时,Facebook的行为也限制了美国消费者的选择,减少了他们本可以获得的隐私保护。

“他们扼杀创新,降低了对数百万美国人的隐私保护。任何公司不应该对我们的个人信息和社交活动有如此不加约束的影响力。”领导各州诉讼(包括46个州及华盛顿特区和关岛)的纽约州检察长莱蒂西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说。

Facebook未立即回复评论请求。但该公司周三发布的一篇博客文章将这些诉讼描述为“历史修正主义”。Facebook在文章中强调说,该公司对WhatsApp和Instagram的收购在多年前曾获得FTC的批准,如今“想反悔从头来过”会引发令人担忧的先例,即“没有一笔收购是不可改变的”。

FTC和各州的诉讼焦点在于Facebook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Facebook在2012年以10亿美元价格收购了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又在2014年以190亿美元收购了全球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诉讼指控,Facebook借这些收购发展成为今天的垄断企业,并获得能力以打压未能收购的竞争对手。

“近十年来,Facebook在美国的人格社交网络市场上拥有垄断权。”检察长的联合诉讼写道,“Facebook通过’收购或毁灭‘的策略阻碍竞争,从而非法维持自身的垄断权,并且也损害了用户和广告主的利益。”

FTC的诉讼也得出类似的结论。诉讼写道:“Facebook并未满足于通过竞争来吸引和留住用户,相反该公司以收购对自己业务有竞争威胁的公司、以及采取不公平的限制政策以阻碍未成功收购的实际或潜在竞争对手等方式,维持自身的垄断地位。”

前FTC成员、现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和政策学教授威廉·科瓦契奇(William Kovacic)说,这是一个令人信服的论点。“两起诉讼的论点基础都建立在,Facebook的垄断地位主要来源是该公司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而这两个业务也是该公司目前市场地位的重要支柱。解决这个局面的唯一方式是创建新的企业。”

诉讼的发起正值大型科技公司的关键时期,公众、监管机构以及两党的议员都在审查这些公司以及这些公司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10月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结束了历时16个月的调查,并发布一份广泛的报告。该报告认为,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头如亚马逊、苹果和谷歌等存在反垄断行为,且需要对这些公司采取更好的监管。一个尚待解决的问题是,几十年前制定的反垄断法是否足以监管互联网时代的企业。

尽管这些调查相似,但周三的诉讼与议员的报告仍有所不同。议员的报告只是提出了建议,但并不能执行这些建议。但是,诉讼却实实在在地有可能迫使Facebook采取一些行动,比如支付罚款或根据现有法律出售WhatsApp和Instagram。然而,现在讨论这些诉讼的影响,仍为时过早。

为什么美国政府认为Facebook对美国人不利?

虽然FTC的诉讼和检察长的诉讼并不完全相同,但双方进行了合作,并且双方的诉讼也就Facebook为什么具有垄断性,提出了类似的主张。

从本质上来说,他们都认为,Facebook是一个强大的社交媒体垄断者,该公司收集了美国用户的大量数据,并利用这些数据来出售广告。虽然诉讼把目标对准了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但两项诉讼都认为Facebook的反竞争行为是更广泛行为模式的一部分。

诉讼中给出的不少证据都引用了包括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内的高管评论,以证明Facebook有意反对竞争。例如,FTC的诉讼引用了扎克伯格在宣布收购Instagram那天向一名同事发送的电子邮件。诉讼引用邮件内容写道:“我记得你在内部帖子中解释过,为什么是Instagram而不是Google+会给我们带来威胁。总的来说,你是对的。但是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有一个好处是你可以收购他们。”

“诉讼的意义是,Facebook的垄断权和个人社交网络不只是创新或成为市场上最佳产品或服务的结果,更是Facebook违反反垄断法以确保其不会面临任何有意义竞争的结果。”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萨莉·哈巴德(Sally Hubbard)说。

诉讼还提到了Facebook对待开发者的方式。他们指控该公司允许其他软件供应商使用Facebook的数据开发自己的应用并将他们的应用连接到Facebook的服务上,这样的行为有利于Facebook,因为该行为会鼓励更多人加入Facebook并经常使用Facebook。但是,当Facebook最终认为这些应用会对其自身业务造成威胁时,Facebook就会将第三方应用拒之门外。

“由于Facebook的非法行为,个人社交网络服务的用户遭受并持续遭受各种伤害,包括用户体验质量下降、个人社交网络选择减少、创新受抑制以及对潜在竞争服务的投资减少。”检察长的诉讼写道。诉讼还指出,所有这一切的另一个后果是损害美国人的隐私权。因为Facebook扼杀了可能提供更好隐私保护的竞争对手。

想要拆分Facebook,路还很远

那么,消除诉讼所说的Facebook对用户和市场造成的这些危害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

两项诉讼都认为,Facebook应该被拆分。但是实现这个目标绝非易事,而且即便可以拆分,也需要时间。Open Market Institute的哈巴德说,通过诉讼迫使Facebook从Instagram和WhatsApp撤资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其他专家表示,诉讼的审理可能要到明年、甚至2022年才开始。

另一个问题是,Facebook仍在继续深化旗下应用之间的联系,这可能会使得拆分Facebook更加困难。2019年,Facebook宣布,其将开始合并WhatsApp、Instagram和Facebook使用的即时通讯系统的技术基础架构。该公司对WhatsApp还抱有更大的希望,并表示可能将Facebook 和Instagram的广告业务与WhatsApp平台相结合。

周三诉讼宣布后,Facebook反驳了诉讼的主张,强调FTC在数年前已经批准了该公司对WhatsApp和Instagram的收购。

“我们正在审查诉讼,之后将提供更多信息。”诉讼宣布后,Facebook在Twitter上回应说,“FTC在数年前批准了我们的收购,但政府现在又想反悔,从头来过,全然不顾这一先例对广泛的企业界和每天选择我们产品的用户将造成的影响。”

在随后发表的博客文章中,Facebook还辩称,该公司也面临着来自其他平台(如谷歌和TikTok)在广告支出方面的竞争。

但这些并非Facebook可以使用的唯一辩解辞。科瓦契奇说:“Facebook的核心回答是,’瞧瞧我们这些年为收购的公司都做了些什么。我们对这些公司弃之不顾了吗?我们从未过多地干预他们的发展,但却帮助他们发展成为非常出色的业务‘。”

但是,科瓦契奇人说,这些诉讼“给该公司重组带来了极大的可能性”。

虽然目前还不能判断诉讼的进展将如何,但专家表示,强制出售不是不可能。

所以,尽管指控Facebook存在反竞争行为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新的诉讼为该公司的批评者提供了更多的合作机会。这些批评者还表示,未来将对大型科技公司采取更为严格的监管措施。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