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

分岔路上的张旭豪:阿里与美团的野心角力

时代周报记者 陆一夫 发自北京

外卖市场再起波澜,这一次主角不是美团,而是阿里。

2月26日,坊间开始流传,阿里将全资收购饿了么,已签排他,3个月内阿里将按95亿美元(每股0.6517)现金收购饿了么全部股份。但阿里和饿了么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市场传闻不予置评。

随后多家媒体确认了这一消息,饿了么的股东之一华联股份也发布公告印证了收购案的存在。华联股份在公告中称,阿里近期已经接触Rajax(饿了么母公司)全体股东并表达收购意向,但公司目前未与阿里就Rajax股权转让事项签署任何协议。

最新消息显示,阿里的确在股东大会上向全体股东表达收购意向,但最终的交易价格待定。根据《财经》杂志报道称,饿了么估值为90亿美元,此外还有约5亿美元债务。目前阿里已经手持饿了么32.94%的股份,并拥有一票否决权,按照90亿美元估值计算,阿里只需要付出60亿美元左右便可实现全资收购。

如果说去年饿了么并购百度外卖后标志着外卖市场进入“下半场”阶段,那么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将是进入“加时赛”的信号。原本已经身处竞争格局中美团点评,是否会因为阿里的加入而迎来战略改变?饿了么又将如何配合阿里完成新零售的大一统?创始人张旭豪的去留是否会影响外卖市场的终局?

饿了么正式卖身阿里

关于饿了么被阿里全资收购的原因众说纷纭,其中包括CEO张旭豪对赌失败。有媒体报道指,饿了么近期与阿里签过一份协议,张旭豪被要求在今年3月底前实现盈利。但这一说法遭到张旭豪本人亲自否认,饿了么方面也否认了对赌的说法,称饿了么的独立发展一直得到阿里的大力支持。

保持独立发展的确是张旭豪的诉求之一,在2015年完成E轮融资时他还曾计划在饿了么成立十周年之际实现IPO。

但分水岭始于2016年。当年4月,阿里领投饿了么12.5亿美元融资。阿里入股的原因,是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正式宣布合并,但新成立的美团点评并没有像滴滴般做到左右逢源,相反,在试图控股美团点评的愿望落空后,阿里加快了反击的步伐,在复活口碑网的同时阿里决心扶植饿了么对抗美团点评。

此后饿了么逐渐倒向阿里阵营,阿里亦不断加大对饿了么的支持力度。一年后阿里与蚂蚁金服联手再次对饿了么增资4亿美元,对饿了么的持股达到32.94%,并取代管理团队成为公司最大股东。

随着王兴与阿里的矛盾公开化,饿了么与阿里的关系日益密切,并为如今的合并埋下伏笔。首先是淘宝外卖宣布口碑外卖服务转由饿了么提供,然后饿了么与阿里投资的众包物流平台点我达完成战略合作,逐渐与阿里形成联姻关系。

最后是去年夏天阿里向饿了么提供8亿美元资金鲸吞百度外卖,将外卖市场的格局进一步推向两极化。

因此当阿里全面收购饿了么的消息传出后,大部分业内人士都认为这是阿里向美团点评继续施压的信号。在全面收购饿了么前,阿里在本地生活领域布局甚广,既有像口碑网这样的到店业务,也有百胜中国这样的餐饮巨头,再加上近年横空出世的盒马生鲜,马云在餐饮领域的野心不亚于王兴。

从各方态度来看,饿了么“下嫁”阿里已是板上钉钉,不过尽管阿里系对饿了么的持股已经接近1/3,但若想全盘接收也并非易事。在阿里入场前,饿了么的投资者包括红杉资本、大众点评、腾讯和京东,其中腾讯和京东参与了E轮和F轮,而大众点评所持股份目前已经属于美团点评,阿里要从这些竞争对手中夺得股份并不容易。

阿里完善新零售版图

尽管交易尚未达成而且存在一定的操作难度,但这些因素都不会影响阿里要拿下饿了么的决心。站在阿里的角度来看,饿了么无疑是新零售战略布局中非常重要的棋子。据第一财经报道,阿里有意将饿了么视作新零售的基础设施之一,日后将配合盒马鲜生等新零售项目成为闭环的一部分。

阿里一直希望为其物流服务提速,但无奈的是,传统的“三通一达”很难与京东物流的快速响应相媲美,这让天猫的物流短板在竞争中被不断放大。

不过根据阿里近日公布的新零售物流提速规划显示,其构成不仅包括盒马鲜生的30分钟达、天猫超市的1小时达,还将推出天猫2小时达服务。据了解,阿里的新零售物流是指通过数据算法、智能供应链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充分融合线上和线下的人货场,消费者购物完成后,通过各前置仓、商场门店、便利店发出商品,在30-120分钟内送抵消费者手中,从而形成一个3公里范围内的理想生活圈。

目前,盒马鲜生已在7个城市开设了29家门店;天猫超市则在全国拥有数百个前置仓,产生了上万个“天猫小区”;而天猫旗舰店数千家门店将陆续接入该新零售物流网络,以实现天猫2小时达。

由于阿里并不直接拥有快递员,因此将饿了么的骑手纳入到新零售物流体系中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日后骑手的工作不仅仅是运送外卖,而是囊括生鲜、服装等多个品类。事实上美团外卖已经着手类似的试水,其近日与海澜之家达成战略合作后将由美团外卖的骑手负责送货,并承诺一小时送达用户。

这一设想与饿了么此前的发展路径可谓是不谋而合。去年年底饿了么联合百度外卖对外宣布推出“未来物流”战略,目标是打造以用户体验为中心、创新科技为动力、智能系统为基础的即时配送体系,推动即时配送行业完成第三阶段的转型,真正实现Everything 30'。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助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饿了么线下遍布各城市的配送网络也是阿里所看重的。“阿里收购饿了么不仅多了一个触达用户的窗口,丰富了使用场景,还给旗下的生鲜电商以及更多的线下门店找到了一个出口。”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长距离有菜鸟物流,短距离配送有生力军饿了么,阿里在物流这一方面做到了头尾兼顾。

竞争将进入白热化,阿里收购饿了么或许对双方而言都是好事,但在美团看来这是一个最坏的结果—饿了么委身阿里后意味着外卖战场上将是美团VS阿里的格局,这恰恰是美团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据王兴透露,目前美团点评已经实现整体盈利,但外卖业务的战事尚未结束,距离盈利仍有一段距离,如今阿里正式进场则意味着盈利时间点将进一步推迟。

与此同时,美团点评的扩张仍在持续,其边界的不断突破也陆续碰到新的竞争者,多条战线的竞争将考验美团点评的组织和管理能力。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美团点评在北京、上海多地的网约车服务上线在即,同一时间滴滴研发的外卖配送业务也开始内测,双方火拼进入读秒阶段。

事实上,美团点评也曾尝试收购饿了么,继续主导外卖市场。据《财经》杂志报道,饿了么也曾与美团点评短暂接触,就收购的可能性进行洽谈,但由于阿里出价更高而作罢,而且阿里还拥有一票否决权,考虑到美团和阿里早已决裂,饿了么也难以成为王兴的囊中物。

但目前美团在外卖市场上占优,阿里亲自下场后能否扳回一局仍是未知之数。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发布《2017中国网民网络外卖服务调查报告》显示,在主要的外卖订餐平台中,美团外卖竞争优势明显,目前以79.9%的用户渗透率、53.9%的用户使用份额位列行业第一,超过饿了么与百度外卖之和。

若果从GMV的角度计算,外卖业务占美团点评总估值也将近一半。此前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莆中透露,2017年美团外卖交易额为1710亿元,联系到王兴对外称去年“美团点评交易额达到3600亿元,收入达330亿元”的说法,外卖业务占美团点评整体交易额达到47.5%。

换而言之,美团外卖的估值约为142.5亿美元(美团点评估值为300亿美元),这一数字与饿了么95亿美元的估值相比,也反映出美团暂处于领先态势。为了巩固这一战果,接下来美团点评势必与阿里展开激烈的补贴竞争,新一轮烧钱大战势在必行。此前媒体曝光的一张微信群聊截图显示,盒马鲜生将计划推出全新的外卖模式,与美团正面较量,盒马鲜生侯毅甚至向美团点评副总裁王慧文放话“看看能不能把你(美团)的估值打掉一半。”

“外卖与电商、零售有相似之处,其中供给、流量和配送是三驾马车,缺一不可。”美团点评副总裁兼外卖和配送事业部总经理王莆中此前曾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O2O行业的订单量增长更多地在考验企业的线下运营能力,这一点在外卖行业尤为明显。

从这一维度对比来看,美团点评在流量和供给优势上较为明显。一方面有着腾讯用户连接能力的背书,美团点评不用担忧获取用户的渠道和成本;另一方面是美团更早地深入到国内的三四线城市中,自营而非城市代理商的制度也有利于掌控局面。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外卖市场在2018年将迎来新的竞争,这一竞争随着阿里和腾讯的深度介入,将更加白热化。

张旭豪的下一站

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已经进入倒计时,唯一的悬念是张旭豪及其管理层团队是否会因此出局。多家媒体的报道指,收购完成的过渡期后,饿了么管理团队离开的可能性极高。

参考过去被阿里收购的公司,创始人离开进行二次创业是主流方向。例如安卓分发平台豌豆荚在被阿里并购完成整合5个月后,创始人王俊煜便带领豌豆荚的创始成员成立新公司轻芒。

另一个例子是古永锵。2016年10月,阿里宣布古永锵不再担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职务,但继续担任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负责筹建大文娱产业基金。而更早前的包括前高德CEO成从武、前易传媒CEO闫方军、前天天动听CEO黄晓杰都是在公司被阿里收购后没多久就选择离开。

但凡事总有例外,俞永福就是罕见能融入阿里体系并混得风生水起的少数派。2014年,阿里宣布收购UC,俞永福也由独立创业者变成了阿里的一员,但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水土不服—在短短的3年时间里,俞永福陆续身兼阿里战略决策委员会成员、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妈妈总裁、合伙人、阿里文娱董事长兼CEO、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兼CEO多个要职,并最终成为阿里合伙人。

但与俞永福相比,张旭豪的性格和历练显然不如前者老道,尽管他已经是国内为数不多大学生创业成功的案例—在他之前,来自香港科技大学的汪滔创办了大疆创新,一举占领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高地;在他之后,年仅27岁的戴威在共享单车激战中杀出重围,目前已经拿到总决赛的入场券。

不管是王兴还是张旭豪,他们都深知外卖市场是一场马拉松的竞争。目前在线外卖的渗透率还不足5%,在双寡头格局下谁能存活的时间更长,也将更有机会走到终局,这也意味着资本比创始人更加重要。

实际上,张旭豪一直希望饿了么能成为像今日头条这样独立于BAT阵营之外的存在,只是在BAT主导的互联网格局里,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创业者能逃离这三座大山置身事外。如今张旭豪已站在分岔路上,成为阿里的一分子后,他的标杆是俞永福还是古永锵尚未分晓,但可以肯定的是进入后张旭豪时代的饿了么,想跨过美团点评这座大山仍是困难重重。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