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

告别贾跃亭的265天 乐视系“去乐视”的265天

在今日早间,乐视影业CEO张昭发布全员信,宣布乐视影业再次更名,新公司名为“乐创文娱”。

张昭在信中表示,“从今天起,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新名字:乐创文娱。从乐视影业到新乐视文娱,再到乐创文娱,一年多来,我们历经涅槃,重获新生。”

信中还表示,因为融创中国的鼎力支持,公司目标不会发生改变,从乐视影业到乐创文娱,仍将以电影业务为基石,以电影衍生业务为阶梯,致力打造IP品牌,为广大新中产、新家庭的娱乐创造文化价值。

在孙宏斌刚为乐视指出三条出路后,乐视影业便再度更名,这距离上次提出更名为“新乐视文娱”,也仅过去5个月的时间而已。张昭此次宣布更名,或许是想加速“去乐视化”进程,早日将乐视影业拖出泥潭。

乐视影业曾备受青睐

据资料显示,乐视影业成立于2011年,由贾跃亭和光线影业创始人张昭共同设立,主要从事电影制片、电影发行、版权运营等业务。作为当前乐视体系优势最为稳固的业务,乐视影业拥有较为强大的地面发行系统,是国内主要的民营影业公司之一。

一位曾在乐视影业就职的人士曾表示,一直以来,乐视影业与乐视体系其他业务都存在着某种层面的疏离;作为乐视体系的“一方诸侯”,张昭不仅是贾跃亭的朋友,还可以和贾跃亭对等交流。

这一微妙的关系,使得乐视影业即便在过去一年,乐视体系遭遇整体大溃败的境况下,也并未因此发生明显的衰退。而这种坚挺,使得其在而后拯救新乐视的一系列行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去年12月25日,天津嘉睿宣布对乐视影业增资,增资完成后,天津嘉睿将成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持股40.75%。与此同时,北京证监局发布通告,责令乐视网前任董事长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配合解决公司问题。

可以看出为了盘活乐视系这一大盘子,孙宏斌是真的蛮拼的,此次增资乐视影业在他看来是盘活新乐视的关键。

在去年6月上海电影节乐视影业战略发布会上,孙宏斌就亲自站台,并拍着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的肩膀说:“别担心钱,你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

他坦言自己平常不看电影,娱乐以看书为主,但他认为中国娱乐文化产业的消费潜力巨大,所以他看好其长期投资价值。

这也从张昭出任新乐视管委会主席可见一斑。据了解,由于张昭并不懂硬件业务,统领新乐视全局可能会出现一些困难,因此原本并未计划让张昭出任这一职位。而最终出任,也表明了孙宏斌对其鼎力支持。

乐视生态企业纷纷“去乐视化”

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在去年4月17日突然发声,直指易到被乐视殃及,且乐视挪用了易到13亿元款项。双方矛盾开始激化。去年6月底,易到宣布,乐视不再是易到控股股东,这也标志着易到“去乐视化”正式拉开了帷幕。

随后易到宣布来自乐视的四位高管将离开该公司,紧接着去年3月份进驻易到的乐视元老彭钢也宣布辞职。彭钢的离职,标志着易到将完全褪去乐视的影子,也标志着易到“后乐视”时代的开启。

另外,一位酷派内部人士在今年1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乐视方面的人已经全部退出酷派,酷派暂不会放弃手机业务,而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酷派将着重发力海外市场。”至此,酷派与老东家乐视的关系维系了三年,终于画上句号,经过两轮股权转让,目前乐视系已经从酷派彻底退出。

受乐视系债务问题影响,酷派被多家银行“封杀”,并多次陷入债务纠纷之中。如今双方分道扬镳,也让乐视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在酷派股权上的一进一出,乐视亏损了超20亿元。

此前乐视参投的酒类电商网酒网,也于今年1月中旬传出大规模裁员并寻找新接盘者的消息,使原本处境堪忧的网酒网再次受到业内关注。据公开资料显示,网酒网成立于2011年,隶属于乐视控股集团。2014年-2016年上半年,网酒网分别亏损7601.31万元、7386.18万元、4311万元。

网酒网相关负责人称,虽然此前乐视并不参与网酒网的日常具体运营,但作为乐视集团旗下公司,“需要配合与集团的大生态协同”,因此乐视对公司的运营有着重要影响。前期投入较大,加上此前铺规模、营销以及低价补贴政策等,使得公司长期未能盈利。

各大业务选择更名,转变定位

去年9月底,乐视网发布公告,拟将公司更名为“新乐视”之后,其旗下的各大业务纷纷宣布更名,原因则主要有两点,一方面是加入“新”,表示与非上市体系的彻底切割;另一方面也是业务定位的改变。

在乐视影业宣布拟更名为“新乐视文娱”之后,乐视致新也进行了更名,将公司名称变更为“新乐视智家”;今年年初,乐视云也宣布将启用新品牌“新乐视云联”,英文名称为LeCloud;乐视金融即在官方网站宣布,启用全新的品牌“乐为金融”,并更换了品牌Logo。

尤记得2016年3月,乐视曾宣布乐视云完成10亿元A轮融资,估值或高达70亿元。然而,2016年底乐视体系危机的爆发,也让乐视云随之进入动荡期。截至目前,乐视云仍未获得工信部下发的“互联网资源协作许可证”(云服务牌照)。

而更早的2015年8月,乐视金融正式确立为乐视第七大子生态。支付业务被视为乐视金融的基础,但随着央行停止了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发放,牌照价格大幅上涨。时至今日,乐视金融仍未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改名,能使它们走出乐视阴影吗?

孙宏斌问乐视:你退不退?你不退,我退了!

无论如何,现在就剩下乐视网了。

在任职乐视网董事长的200多天里,孙宏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但仍未扭转乐视网的颓势。根据此前2月份,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业绩公告显示,乐视网去年营业总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

除了业绩巨亏,如今乐视网的问题还有很多,包括现金流进一步紧张乐视网偿债压力较大、对外投资出现亏损乐视网将担责、子公司反担保或被依法处置等等。孙宏斌或许真的觉得已经“无力回天”,从而选择无奈卸任。

而就在3月26日,乐视网开市即宣布停牌,“退市”危机愈发严重。孙宏斌在前一天接受的采访中,表示如今乐视网的出路只剩下三条:

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

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

最后是退市,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根据3月9日上交所、深交所相继发布的《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重大违法上市公司不得恢复上市,欺诈发行公司不得申请重新上市,而这似乎让乐视网无论怎么走孙宏斌给的三条路,最终都是走向“退市”。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