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商业

高端对话:从“常胜品牌”转向“长青品牌”

主持人:

那么我们今天到场的企业代表和专家学者对于“品牌长青之道”也有自己的理解,下面我们就开始论道的环节。有请嘉宾:

《销售与市撤杂志社社长李颖生先生,恒源祥副总裁陈忠伟先生,著名营销专家刘春雄先生为大家共同探讨一个企业应该如何“从常胜品牌转向长青品牌”。

长胜品牌和长青品牌,请三位界定一下什么是长胜品牌,什么是长青品牌。

刘春雄:

长青品牌我想刚才六个企业已经给我们阐释了,它必须经历过很长时间的考验。长胜品牌,我觉得还不好用这个词,中国企业大多数不是长胜品牌,是速胜品牌。如果真的长胜很容易长青。关键是多数企业是速胜的品牌。

主持人:

您的概念是需要时间来考验是它们的分界线,陈总讲讲您理解的长青品牌过多少年就是长青了?

陈忠伟:

很难用一个时间概括。我们在做品牌研究的时候,我曾经问一些同仁,我说你们有没有见过一百年的品牌?大家都举手,都有。我说有没有一千年的品牌?几乎没有人举手。我说有没有两千年的品牌?肯定没人举手。三千年以上那就肯定没有了。也就意味着我们现在所说的品牌的概念是不是到一千年就截止了?其实不是。因为我们现在有一些品牌已经有两千年,甚至三千年的历史。

主持人:

您所指的是什么?

陈忠伟:

是我们用什么角度去看它。我说的这个品牌,可能我们某种意义上不认为它是一个品牌,我说的是宗教。比如说我们所说的佛教、儒家,或者说是道家。某种意义来说,很多地方我们看到一些庙、观、或者是宗教的祠堂。其实,它是一种表现形式,它背后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主持人:

您不会告诉我们说那些庙就是他们的分公司吧?

陈忠伟:

如果是通俗的说法,我认为是专卖店,开的大一些的叫旗舰店。

主持人:

比较火的叫优秀经销商。

陈忠伟:

这是品牌的不同阶段,我们把品牌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个是认识阶段。第二个是认知阶段,第三个是认同阶段,第四个是信仰阶段。

宗教品牌是达到了信仰阶段。所以它是品牌的最高端,也是最能够长久生存下去的一种品牌。这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主持人:

如果和他们比起来,恒源祥还差得很远?

陈忠伟:

今天我们一直在说恒源祥是一个老字号,说中国有很多老字号,这是我们用什么样的相对的概念去说。我们一般是说我们生命的概念去说。因为一个人的生命通常是一百年,算是很长了。所以八十年就很老了。但是在历史唱和当中,一千年来说八十年是千分之八。这个时间段放在历史长河当中是忽略不计的。我们都是活在当下当中,只不过是我们活的状态怎么样。未来一千年以后有没有人提起你,提起你的话,你就是长青品牌。

主持人:

刚刚陈总提示了我,我觉得您就是想搞宗教层面的品牌。您把自己的企业比喻成为营销人的黄埔军校。是不是在做这样的打算?

李颖生:

确实作为长青品牌可能时间因素是很重要的衡量指标。如果是一个速成的往往都是短命的。所以你的积累,你有没有连续性,有没有积累性。这就是很重要的。我认为长青品牌可能它是基于企业的文化基因,基于企业的品牌基因,基于企业的创新基因融合在一起的打造企业持续的品牌,可能才能达到。作为《销售与市撤还是一个很年轻的,虽然它不是速成的,我相信它也不是短命的。但是毕竟在时间长河里面它只有区区15年,所以作为黄埔军校是大家对我们的美誉,也是对我们的鞭策。

主持人:

老子有一句话是飘风不终期,骤雨不终日。特别快兴起来的品牌常常有问题,一定有这样的道理存在吗?

刘春雄:

这跟开车一样。开车快的速度越快,碰到一点小的障碍就很容易翻车。我记得美国一个管理学家德鲁克说过,如果一个企业没有经历过三次以上的危机,谈不上一个成熟的企业。中国的企业绝大多数,改革开放以后的企业绝大多数是在顺境中成长起来的。中国的整个增长这么快,它就成长起来了。甚至这次金融危机对我们的大企业都很校顺境中增长的企业,我们不能给它下任何结论。所以我们对于中国的大企业来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成长的企业来说,考验还在后面。而像恒源祥,今天我们颁的产品品牌,很多是经过两三个朝代的考验的。东阿阿胶也是,说明了这么多朝代里面它都有顽强的生命力,它肯定经历过很多的波折。

主持人:

但是我们作为普通人来看,我们会觉得说这个企业如果换了领导人,改朝换代了,怎么能够保证新的领导人就能继承过去一贯的经验和传统?哪个人不是这么几十年?他怎么可能对过去几百年的精髓都有掌握?

刘春雄:

企业和人一样,成长过程中会形成一个机体。比如说器官移植最大的问题是排异现象。如果长期以来形成了这种体系,人们会集体排斥某一个和这个企业运行不正常的东西,这就形成了所谓的能够传承的基因。一个外来的基因会排斥掉。

主持人:

这方面有没有类似的案例?

刘春雄:

美国就是这样的,如果一个美国总统不好,4年就让他下去了,这就是排斥他的。这就形成了一个体系,只要不好很快就干掉了。

主持人:

美国总统不是每届都好,但是不能影响整个美国的发展。

刘春雄:

美国的目标不是选最能干的人当总统,而是让不能干的人干不长。这可能是美国的文化。人们会通过投票的方式来解决。企业的员工也会通过这种方式来排斥一个有外来的基因对它的影响。

主持人:

恒源祥里面能够感受到这种氛围吗?

陈忠伟:

我们刚刚开了一个会,第一个议程是探讨恒源祥到2020年会怎么样,第二个议程是探讨恒源祥到2050年会怎么样。第三个议程是探讨恒源祥到2110年怎么样。

主持人:

你们是真的很严肃的探讨吗?

陈忠伟:

我们在公司内部开会的时候,2100年的话题很多人都感觉跟我们没关系了。我们能够开这个会的时候基本上都不在了。为什么我们要对2100年要研究?其实我们就对整个企业做了研究,说企业到底应该做什么事情?一般我们的通常思维是企业现在做的事情是为了当下要做的,所以我要去做。或者说我为了过去的问题要解决的,所以要做。我们认为什么?企业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为了未来在做。你现在的事情是为未来服务的,你过去的事情是成就你今天的事业,所以你今天所做的事情跟你的未来是有关系的。你不知道未来,企业就不会有未来。

主持人:

这叫前因后果。

刘春雄:

这就叫战略,现在做的工作不仅现在有用,而且有未来价值,这就叫战略。战略是现在做的事情现在结果,未来也结果。

主持人:

我也了解一些企业家,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事都处理不完,每天开会都有很多眼下要解决的事,怎么会有时间讨论十年,五十年,甚至一百年以后的事?你们不觉得说的时候有点空吗?

陈忠伟:

我们作为中国的企业,前面刘教授说了要经过三年才叫真正留得下的企业。我们现在的老字号也好,从真正意义上来说还没有经过第三轮。我们把这轮看成它的起点应该是在92年以后,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后,整个中国的市场经济刚刚开始发展。我们把这个称为第一轮。一轮通常是十年,到现在满打满算两轮左右。企业从90年代到现在满打满算20年,如果真正活得下去这个品牌,你要立得住的话,最起码还要经历十年。2020年前你还活着,活得非常好,证明你这个企业已经可以立足了。

主持人:

我特别想知道你们在一百年之后,广告语是不是还是羊羊羊?

陈忠伟:

我们讨论一百年历史的时候讲了15个字,要在这15个字当中找我们的定位。我简单说一下,第一个5个字叫做形象气质性,我们的企业在形象气质性的哪一层。第二,技术会法道,我们属于哪一个。第三个应用运作化,我们做事情用硬的方法去做,还是化的方法去做。我们讨论15个字把现在的企业定位一下,再描述一下未来一百年以后恒源祥应该到什么地方。

主持人:

广告语还保留吗?

陈忠伟:

那时候广告语已经不是我们的战略了,留给以后的经理人讨论。

主持人:

李社长给我们讲讲,借用恒源祥的方法,你能不能设想2100年,您在天上飞的时候看到报摊上还有《销售与市撤,您想象它是什么样子?

李颖生:

现在应该讲与时俱进,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一百年以后,那个当下的时候,市场的主流和读者的需求是什么?也可能它的形式已经发生了变化,有人早就寓言报纸204几年就会消失,杂志可能那个时候,像今天数字化传播发展的趋势,杂志的形态可能要发生变化。杂志可能就没了。但是失去的是纸,留下来的是报,失去了杂志的形式,存下来的是杂志的内在的东西,就像它的信息功能,它为企业解决发展之道的问题,这些可能是一个程度。至于一百年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形式,我不好预见。但是我想只要需求的存在,它的就要会存在。

主持人:

有可能到时候每个人脑子里面有一个芯片,每个月到了杂志发行的那天按一下开关所有的信息都进到脑子里。刘老师是营销方面的专家,看着中国很多品牌起起落落。您能不能讲讲一些品牌快速兴起,不能长久犯的错误是什么?

刘春雄:

短期的成功当做长期得成功,偶然得成功当做必然得成功,然后迅速就总结出了规律。很短的时间内我觉得是很难有规律的,因为没有经过验证的规律是很难说是正确的。中国目前我觉得经验的泛滥会成为企业成长的障碍。你会发现很多企业,我们来讲比较深,跟一般的报纸不一样,企业成功以后老板还糊里糊涂的。我们请一个专家跟他说你是这么成功的,他说哦,我是这么成功的,然后媒体这么写了,他就认为真的是这么成功的,以后还要这么成功,甚至把这种成功写入企业宪法之类的。成功怎么能有这么厉害?宪法也在修改埃

主持人:

就好象当年我们说标王就能成功,于是就有很多标王前赴后继的倒掉了。还有没有类似的更加具像的经验?

刘春雄:

还有很多成功是机遇的成功,中国的大多数企业很多是白手起家的,国有企业不用说了,民营企业多数是白手起家的。白手起家他手中是没有资源的。他唯一的资源是机遇。第一个机遇成功了他会找第二个记忆,最终形成了机会主义。他不断的赚钱,每年在赚钱,一年赚钱,二十年赚钱,三十年没有了。

主持人:

可能是一个项目公司,持续不断的一个新项目,又一个项目,但是不是基业常青的企业?

刘春雄:

他的寿命就是赚钱。这种企业的最高目标是死的更悲壮,而不是长青。他能做到很大都得死掉。多数企业的前提不是基业常青,而是死得更悲壮而已。

主持人:

事物都是有生死的过程。

刘春雄:

所以是阶梯性的淘汰。一个行业当中有六千家企业,我问大家十年以后六千家里面有多少能活着?绝大部分人告诉我六百家,死90%。二十多年以后大家告诉我,也就六家。六千家到六家是千分之一的企业活着,淘汰率就那么高。而美国的调查统计,从创业企业成长为大企业的概率仍然是千分之一。淘汰率非常非常高的。我经常忠告一些企业,你成为不了千分之一的时候最好的时候把它卖掉。二十年以后的企业是什么状态的?你够不够那个状态?这就是刚才讲的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的目标。

二十年,五十年的目标有些行业是很难猜测的,有些行业是完全可以猜测的。十年,二十年是完全可以想象的,五十年很难。

主持人:

最近有一个新的新闻,有人问Google总裁,说你们明年年度计划是什么?Google说谁还做年度计划啊?我们根本不知道下个月发生什么事。您二位觉得这个确实吗?

陈忠伟:

我没听到这句话,但是我认为如果一个企业你要长远发展的话,一定要知道未来大概是怎么样。

主持人:

他们认为变化才是唯一的不变。

陈忠伟:

我觉得变化当中就像易经当中说的,有一个是不变的,有一个是变的,万变不离其中。变化和变是有相辅相成的关系。你不能说一个企业,我今天说的这句话下一分钟就变了,企业没办法执行,没办法运作,没有时间给你企业思考这样的问题。今天我们谈的是道,道是什么?道是大自然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固定的规律。我们把这个规律找到它。至于它变是变了一种形,变了一种相,但是变的不是性。

刘春雄:

Google有一种方法能够抓住多数变化,他们的研发人员5天里面有1天不受公司任何管理,你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同时公司还给你提供资源,你觉得有点眉目了,公司觉得对就作为公司项目。他通过这样一种体制不断的变化中尽可能抓住主流的变化。有一个基业常青的企业是美国的3M公司,最早是做工程机械的。他像Google一样的体制,由体制发生变化。他的技术人员有20%时间是可以自由支配的,而且是享受公司政策支持的。喜欢干的事情,我想高管人员其实对市场的敏感还不如技术人员。技术人员做到一定时候拿到公司的战略规划。

3M这样的公司基业常青它的体制是很关键的,就是20%的技术人员在干他自己喜欢干的活,而不是公司想让他干的活。这个时候就有一种体制。

主持人:

他让创新和变化成为了不变的机制。

陈忠伟:

Google整理以后有一个一直没有变,是免费的模式。它创造了一种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是知识经济时代,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才可以去用的一种商业模式。微软就不行,微软在当时那个年代就不行。这个模式创立以后,用这种方式为人们提供一种知识的服务,这是不变的。他现在也在研究衍生产品,但是他的衍生产品据我所知都不是很成功。但是在搜索领域当中他还是NO.1如果他坚持这样的方向持续下去的话会活得很长。如果他现在过分的强调多元化的东西,而不去强调他的核心能力的话,我们公司有一个战略报告有一句话,你是在多元化中找到核心能力,还是在核心能力中去找多元化?企业长青的根本之道是在核心能力上去找多元化。而我们很多企业往往是在多元化当中去找核心能力。我们说把风险放在很多的篮子当中,可以由多个点去放。他以为这样没有风险,其实这是最大的风险。

主持人:

这句话让我想起来传统文化当中说圣人和常人的区别。圣人是我必须,所以我能够。常人是我能够,所以我必须。这可能也是不同品牌性格的区别。李社长是中国企业界,尤其是营销界最资深的观察者。在您的观察下,您看到的有哪些重要的错误?

李颖生:

把偶然当成必然,这是企业最常犯的一个错误。实际上刚才讲的Google的时候,它的行业特点决定它下个月要干什么。变化是特别特别快。如果是农业,可能它本身生长的周期就不是这样的,生长期可能就有半年。确实这就涉及到了行业。

企业的话,如果你自己只想者把偶然当成必然,这个事情的话就很难做长。刚才讲的3M的例子,它存续下来里我们认为它是千分之一的百年品牌,其实他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只是留了一个品牌,内在的元素全部发生了变化。在社会进步的阶梯上倒下的成功者。很多企业,应该是这一类企业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可能在某些企业聚集了他们当时时代的特性的东西。

主持人:

您这句话我需要放大一下,倒下的都是成功者。我的言语当中,我们都把那些倒下的人当做失败者来处理。还是以失败论英雄的思路。李社长告诉我们倒下的都是成功者。他同样为我们汲取了经验。

李颖生:

他们都是铺路石,如果是一个没有任何知名度,死到悲壮来讲也是有一种死法。就像人一样要死的,但是人可以通过精神代代相传,就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但是靠一个人再活的长,历史记载也没有超过两百岁的。企业也有这样的一种规律性的东西。能不能把这一段走好,作为一个企业往往都认为好象我的能量是无限的,实际上谁都找不到他的地步。我最大的能量,以我最多的资源打造我的目标。实际上你能走到哪一天,不一定。你只能成为一个铺路石。

主持人:

界定一个企业究竟能够走多远,能够存活多长时间,最重要的要素有哪些?

李颖生:

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长青品牌,长青的话,通常按照理论上这些东西总结无非是领导人的因素,企业领导人需要他的远见和魅力。企业领导人视野决定了企业的视野。老板能量有多大,企业能做多大,企业的规模永远大不过老板的能量。这就决定企业领导人。就像我们现在通常说的通用电器,大家都认为这是我们企业学习的标杆。他们也是一脉相承的,韦尔奇之前的领导人都是时代最优秀的企业家。科迪拉尔就把通用从一个非常小的企业打造成中型企业。CEO的位置也是他的首创,他在董事长和总经理之间找到了新的位置。第六任琼斯更是把中小企业打造成了一个大企业,用8年的时间,100亿的规模达到的220亿美元,他还创造了企业的培养领导人,遴选领导人很好的机制。韦尔奇也是在前期的基础上才提出的理论。所以领导人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

您的意思是不仅领导人的角色非常重要,而且一代接一代的领导人角色都非常重要。

李颖生:

长青品牌需要积累性和连续性。

主持人:

前两天和一位历史学的教授聊天,他告诉我,你以为秦朝就是秦始皇厉害吗?我说不知道,我们听说就是秦始皇。他说秦始皇之前连着四代秦王都特别厉害。我觉得这和李社长讲的通用电器真的是一回事,需要多代领导人的传承。陈总有什么经验?

陈忠伟:

没有经验,因为我觉得企业最终的结果其实是很清楚的,就是死亡。企业有活的一天,也就意味着他有死亡的一天,这是规律,不能违背。

主持人:

您在一百年的会上有没有这样发言?您告诉刘瑞旗总裁说我们一百年之后没有了。

陈忠伟:

我们公司十年前就这么说了,恒源祥从诞生那天就意味着他一定会死亡。我们是希望恒源祥在历史当中能够延续的长一些,如果我们的企业不在了,我们希望无形的东西还能延续下去。这是我们企业最终要做的工作。

我们现在对企业怎么认识?一个企业要做好的话掌握三条就可以了。第一条,了解命运,第二条,掌握命运,第三条,改变命运。命运是什么?我们把命和运分开看,命是需求,运是能力。有些人是有命无运,有需求,你没有能力满足他。有些是无命有运,虽然没有需求在,但是能力在。就像我们以前很多知识分子说我生不逢时,如果我这个能力在一个更好的时代,我发挥得作用就不一样。其实企业也是一样的。我们不要过分强调企业自身的能力,也不要过分强调改变的能力,而是要一种和需求对应的能力,你怎么去建立它。不要太快,太快容易走错,太慢容易跟不上,你走在那个当中。所以我说为什么三是一个很好的数字。我前面看山东电视台的会标,一个S,把一个圆当中分了一半。S代表什么?不是代表一,也不是代表二,是三个意思。它是在一、二之间,什么是一、二之间?它不是一,也不是二,叫做三生万物。所有东西都是在一和二之中。所以我们掌握这个东西以后就很清楚,我未来会怎么样,我怎么去对应它。

主持人:

所以佛说三千大千世界也是这个意思。恒源祥里面不是整天研究怎么经营,怎么战略,是研究企业怎么养生的,活得更长,改变命运。刘老师觉得一个企业要成为长青企业要做好哪几件事?

刘春雄:

我本身也是企业营销管理的实践者,两个企业给我感受很深,一个是95年做白象的时候,现在有将近四、五十亿,但是我不具备他目前具有长青的价值。但是双汇就具备了这个特征,虽然他时间很短。因为目前还找不到对手能够打败他。甚至如果说他不犯错误的话,很少有人能够打败他。我想为什么这么判断?大家能看一个企业从几个方面看?

第一,他的适应能力。今天调查表讲了很多创新能力,我认为不对。适应能力是第一位的。老鼠绝对比人类适应能力强。苍蝇,老鼠是消灭不了的,因为它们的适应能力是最强的。

主持人:

我们是想那样适应,还是生活得更好一点?

刘春雄:

消费者其实就像蹂躏老鼠一样蹂躏我们,消费者对我们是很无情的,随时可以把你抛弃,可以捧着你,也可以踩着你。今天我们颁奖的企业有一个特征,不能完全概括中国的长青企业。他做的事情,消费者的需求在很长的时间内是不怎么变的,比如说东阿阿胶。但是有的企业是变化很快的,比如说海尔。GE做灯泡开始的,现在还做灯泡吗?面目全非了。通用是变化的,Google肯定也是变化的。今天得奖的企业基本上是不变的。所以五粮液说我最好的广告是我仍然是原来的五粮液,必须这样说。通用就不能这样说,Google就不能这样说,这由于适应能力。适应能力比创新能力重要,因为创新永远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创新是为了更好的适应。

我们国内的企业做的长青,我认为它是什么形态?是熊猫形态的。熊猫的适应力是很强的。熊猫做了一件所有动物都不愿意做的事情,吃竹子。哪个动物吃竹子?你说它适应能力强不强?

主持人:

据说熊猫的生存能力是最差的。

刘春雄:

它和恐龙同时代,它之所以成国宝是因为它是活化石,它最大的敌人是人类。因为它吃竹子才活下来了。所以在一个特定的市场里面,没有人跟他争。今天得奖的企业,做到行业当中独一无二,东阿阿胶。或者是像五粮液高山仰止,他就长青了。另外一类就不一样了,如果你要海尔这样做就死定了,你必须在未来找到一个位置。我问过一个企业这样一句话,比如说我说洗衣机,我就问世界上主要国家里面有只生产洗衣机的家电企业吗?发达国家里面。没有,只有中国有。你只在洗衣机行业当老大能长青吗?长青不了,你没有未来的位置。这不是多元化和不多元化哪个好,哪个不好的问题,是这样做下去你迟早要死掉。你是否为未来找到一个位置?现在就区作。

你是否经历过三代以上的领导人,三次以上的危机,找到变化当中的规律,你就能够预先抑制规律。有的人说找不到规律,那是你了解得太少,规律的规律就是道了。一般的人看一成,少数人看两成,三成,普通人下围棋看三手,高手必须20手以上,所以只有千分才能大企业。基业常青我估计万分之一都没有。

主持人:

心理学的书上说人为什么特别容易犯错?因为人有惰性,总是喜欢把一件事快速的形成规律性说自己总结出了道理。刘老师告诉我们要成为基业常青的企业一定要戒掉这个惰性。

陈忠伟:

还有一个原因人为什么会犯错,人为什么会从成功走向失败?因为有我,心理面一直有我。我们以前说企业家有四种,第一种叫做不知不觉成功的,第二种叫后知后觉成功的,第三种叫错知错觉成功的,第四种是最高境界,先知先觉成功的。很多企业在成功的不一定都清楚的,但是成功了以后,我们会把自己很多东西放进去是因为我的什么什么因素成功了。其实,你把我拿掉以后看看一,很多成功是偶然的,不是必然的,不是遵循着一个道上的事情成功的,而是遵循了一种偶然性成功的,所以机率很校

我们以前说办网络公司好,能赚钱,Google一下出了几十个亿万富翁,但是你在世界上找第二家Google,有多少家在做这样搜索的网站?多少企业以搜索为业务?你看一下,浩如烟海,但是成功的也就一两家。

主持人:

恒源祥是怎么知,怎么觉成功的?

陈忠伟:

我们现在还在悟的过程当中,恒源祥这个品牌是1989年注册的,1991年才有恒源祥的第一件产品,以前我们是字号,不是商标。所以我们当时在总结的时候,恒源祥第一步肯定是不知不觉,一定是这样的。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是到了以后,我们希望我们总结的不是自己的经验,我们希望总结未来的趋势,趋势和我们的关系在哪里。恒源祥,因为我们现在集团已经有一个大的战略,就是未来恒源祥现在所做的业务不是我们集团未来的主体业务。因为我们预测到未来的趋势会有一个更大的趋势。

主持人:

未来全球会变暖,大家都不穿羊毛衫了。

陈忠伟:

我们预测有两个趋势,一个是品牌的需求,一个是文化的需求,这两块需求会成为21世纪最大的两个产业。所以我们现在在做这方面的准备,恒源祥是未来我们集团经营的一个品牌,不代表我们所有的品牌。我们未来的文化战略不是为恒源祥一个品牌服务的,我们会为更多的企业服务。

主持人:

李社长帮我们总结一下吧,您能够给这些企业家领导们什么样的建议?

李颖生:

作为长青品牌的话,刚才两位都从各个角度做了很深的阐释。它是方方面面的,如果硬要给它总结出几条理论的话,也很难适应各个企业的规模。刚才李老师提出来究竟单一的洗衣机能不能成为一个支撑长青的品牌,这里也需要,一切东西都跟着社会发展,跟着需求来变的。就像过去家家都有缝纫机,现在谁家还有呢?假如说我们衣服已经产生变革,也许洗衣机是多余的,新的东西产生了。按照企业的角度来讲,如何创造需求,发现需求,这也是一个长期性的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如果只是延续了一个东西规模做大,一成不变。你的品质再好都是没用的。连我们说王麻子剪刀,当然这个时代不太一样了,他在02年倒闭的时候,也有350年的历史,你说够不够长青?没有一个时间的概念。人都不知道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只是在努力的过程中全部能量释放完以后你就成为一个成功的倒下者,铺路石。失败者根本进不到这个铺路石上。这样你应该有的这些行业的特点,与时俱进的东西,创新我认为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有了创新,你把握了需求,不管是技术层面的,不管是产品层面的创新,会产生很多新的一种品类。最早的时候大家说喝水,后来是茶,咖啡,可乐,可乐里面又派生出多少多少。一个品类一个品类的拓展,我感觉这也是企业的长青之路。洗衣机在中国这么大的企业里面,这种规模企业会存续几十年,因为十亿的人口。在那么贫穷的基础上肯定会存在这个问题。它会生存,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需求的变化,这些东西慢慢就没有需求,但是又会产生新的需求,而且是创造性的需求。就像苹果电脑可以从电脑到apple到iPhone。这些是作为长青品牌必不可少的基因。

主持人:

刚才这场谈话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这三位都是高人,甚至要做到破除我值的佛家境地。我想起孔子一段话,他说人人好几种,第一种是圣人,这种人是先知先觉的,第二种学而知之的,第三种是困而知之,第四种是困而不学。我们在探讨品牌之道,不一定每个人,每个企业都能成为品牌。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