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商业

迪士尼侧记:儿童是成人之父

和讯消息 说起迪斯尼,我总是想起十八世纪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Wordsworth),《我心雀跃》(My Heart Leaps Up)中的一句诗,“儿童是成人之父”(The Child is father of the Man)。每个人都曾经是孩子,每个人都有孩童的一面。迪斯尼正是触动了人们内心的这一点。

记得14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去了美国洛杉矶的迪斯尼。第一次出国的我陌生而又羞怯地登上了迪士尼的舞台。我不知道游乐园里,那些深眼窝、高鼻梁的白雪公主和灰姑娘会不会像喜欢其他小朋友那样,喜欢我独特的面孔,喜欢我黑黑的蘑菇头?

我躲在爸爸妈妈身后,拜访米老鼠糖果颜色的家,吃粉红色有我半个身子大的棉花糖,喝五颜六色奇奇怪怪的饮料。看到在游乐园里游荡的卡通人物们,我从来都不敢和他们说话,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觉得迪士尼里充满了欢笑。

后来遇到两个连我爸都很喜欢的卡通人物,《摩登原始人》里的Barney和Fred。他老人家一把年纪不好意思跑过去和他们留影,就把他年幼可怜的女儿推了过去。我瞪了一眼刚刚“背叛”我的老爸,生硬地走过去和他们说:“Can you take picture with me?”(你们可以和我照张相吗?)他们两个用流利的英文叽里咕噜乱说了一阵,我害怕极了,从他们说的每一个单词里寻找“No”这个字,突然听到一句:“Where are you from?”(你来自哪里?)我马上回答:“China.”他们的脸上顿时溢出夸张而惊喜的表情,随后很有默契地朝镜头摆了一个招牌动作。我高兴极了,头也不回地就跑开了——他们也喜欢我!

迪斯尼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每个人都是可爱的,无论你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多么的“怪异”,在迪斯尼里每个人都是孩子。

香港的迪斯尼我从来没有去过。我觉得如果高飞选择用粤语跟我说话,我还是得先适应一阵。所以在学好粤语之前,没有出行的打算。巴黎的迪斯尼和我擦肩而过。显然,我的法国家庭觉得让我在巴黎的凯旋门度过法国的中国节,看来自宣武区的爷爷奶奶们扭秧歌会更有意义。日本的迪斯尼消费水平太高,而且我想在我决定去之前,还是先弄清楚里面有没有“惊悚”的COSPLAY比较好。

由于以上种种,在听到迪斯尼落户上海的时候,我的激动之心溢于言表。但我知道,有不少关心中国下一代成长的有志之士都会感到担忧——我们的孩子会不会数典忘祖,会不会成为美国文化优秀的继承者,中国文化悲哀的后代?

从我个人的角度讲,上海修建迪斯尼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美国文化的“入侵”。白雪公主是道地的德国人,小美人鱼是纯正的丹麦人,阿拉丁和他神灯里的巨人都是阿拉伯人。他们只不过归属同一个经济公司——迪斯尼,罢了。试想,谁小的时候没有读过《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和《一千零一夜》呢?当然中国也有童话故事、民间传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孩子们只能阅读中国的充满智慧的故事,而不能欣赏其他国家著名的童话。

另外一方面,引入迪斯尼竞争,对中国的主题公园市场未必是件坏事。至少对于我来说,我更倾向于选择“未曾谋面”的葫芦娃、黑猫警长、舒克和贝塔。因为,对于他们,我更有感情。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