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商业

刘军宁:戴王冠的坐寇

    (专供搜狐财经稿件 请勿转载)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如果一个国王,动用他强大的国家机器和官僚队伍去抢劫掠夺,这位国王会因为头上有王冠就不是强盗了吗

孔子:最近我翻看《红楼梦》,看到书中第一百零五回写了这么一段故事:只听见邢夫人那边的人一直声的嚷进来说:“老太太,太太!不……不好了!多多少少的穿靴带帽的强……强盗来了!翻箱倒笼的来拿东西1贾母等听着发呆。一听到平儿说是来抄家,邢王二夫人听得,俱魂飞天外。凤姐先前圆睁两眼听着,后来一仰身便栽倒地下。贾母没有听完,便吓得涕泪交流,连话也说不出来。

什么样的强盗是穿靴戴帽身着锦衣?什么样的强盗连贾母听着都发呆、凤姐当场昏厥?哪个强盗敢抢身为皇亲国戚的贾府?原来是锦衣府奉圣旨来查抄贾府的。这邢夫人那边的人也太不懂事了吧?怎么能把穿官服的比作强盗?

老子:把朝廷比作强盗的,并非始于邢夫人那边的人。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强盗把国家抢到了,也就造就了强盗国家,这样就可以穿官靴戴官帽、堂而皇之名正言顺地抄家没产了。强盗一旦抢到了国家,就可以实施更大的抢劫计划。统治者就成了劫掠者,国家也随之成了劫掠机器。

孔子:朝廷抄贾府的家一定有其原由,我们能不能不像邢夫人的人那样一般见识,去把官方称作强盗?再说,把朝廷、政府说成是强盗,邢夫人那边的人也太过分了吧。

老子:不知道你是否读过下面这段对话?鲁阳文君计划要攻打郑国,墨翟听到了就阻止。他对鲁阳文君说:现在让鲁四境之内的大都攻打小都,大家族攻打小家族,杀害民众,掠取牛、马、狗、猪、布、帛、米、粟、货、财,那你会做出什么反应?鲁阳文君说:“鲁四境之内都是我的臣民。谁要是敢于兴兵劫掠,我就对他们诛伐不殆。”墨翟说:天下是由冥冥中的上苍来主宰的,也就像鲁国四境之内由您主宰一样。现在您举兵将要攻打郑国,上苍的诛伐难道就不会到来吗?他进而说到:您去进攻邻国,杀害它的民众,劫掠该国民众的牛、马、粟、米、货、财,并把这些事书写在竹、帛上,镂刻在金、石上,铭记在钟、鼎上,传给后世子孙,并炫耀说:“论战果之多,没有人能比得上我1现在一群为盗为寇的人,也去劫掠他的邻里,杀害邻家的人口,掠取邻家的狗、猪、食、粮、衣服、被子,也书写在竹、帛上,铭记在席子、食器上,传给后世子孙,并炫耀说:“论战果之多,没有人比我多1难道可以这样作为吗?在看到鲁阳文君基本被说服之后,墨翟又做了进一步的引申,他发现:世面上的人常常识得小事却识不得大事。比如现在有一个人,他偷了人家的一条狗、一头猪,就被称作不仁;但是他如果窃取了一个国家、一个都城,却被称作义。这就如同看到一块小白布,你说是白的,而看到一大块白布,你却说它是黑的。(《墨子鲁问》)

你觉得,白布会因为大就变成黑的了吗?有这样的道理吗?只要是盗窃劫掠,不论是谁干的,它都是盗窃劫掠。

孔子:那请问,洋人中有持这种看法的吗?

老子:只要人性不分中外,那么在政府问题上的经历和认识,也会大差不差。我很欣赏的一位古罗马圣人就是圣奥古斯叮他有跟墨翟类似的看法:如果大道正义被抛弃,那么一个王国和贼窝有何区别?贼窝是什么?它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王国吗?它也是由人组成的,按照贼王权柄所定的规则运作,藉着互相之间的协定彼此联合在一起,按照互相所商定的规则瓜分战利品和赃物。他们强占地盘,搭建住所,夺取城市,制服市民。一个王国从此就诞生了。这好像当年一个被抓的海盗回答俄国的亚历山大大帝的话。当亚历山大问海盗强占海域有什么企图,海盗大胆而自豪地说:“和你夺得整个世界一样。只是我用一个小船,所以我被称为海盗;而你用庞大的舰队,所以被称为伟大的国王。”

柏拉图曾宣称政治就是劫掠,合法劫掠。与流寇相比,坐寇把通过国家发动、实施的劫掠神圣化、合法化,赋之以高尚的、崇高的、道德的说辞。所以,历史中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形: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如果一个国王,动用他强大的国家机器和官僚队伍去抢劫掠夺,这位国王会因为头上有王冠就不是强盗了吗?

孔子:当然还是。如果朝廷过度盘剥,这跟劫掠也就差不多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苛政吧!

老子:要我说,这是暴政。美国的经济学家奥尔森在研究中国军阀冯玉祥时发现,在人类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政府都不过是最高统治者的劫掠机器。与流窜的、劫掠成性的匪帮(流寇)相比,国家政府是坐地抢钱的坐寇。根据这个坐寇理论,如果一个常驻的匪帮在他的地盘上垄断了偷窃,那么他的受害者便不必担心其他偷盗者。在一个流窜的匪帮活动频繁的世界里,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很少或根本没有动力来进行生产或积累财富。为了创造一个有利于劫掠的环境,坐寇通常把大量的人力物力用于维持社会稳定。借助枪杆子的威胁与力量,有远见的流寇会自我加冕在头上戴上皇冠,自封皇帝、天子、君主、国王,以坐地收钱取代兵荒马乱,并组织国家暴力机器,垄断掠夺权力,保护下蛋的鸡,拿走鸡下的蛋。与连填饱肚子再说的流寇不同,坐寇通常不愿意杀掉“会下金蛋的母鸡”。为长远利益计,坐寇在一开始通常都掠夺有度,而且不许其它强盗、土匪、黑帮、军阀来掠夺。但是由于坐寇的胃口越来越大,向往加入坐寇队伍的人越来越多,最终会出现蛋少寇多的局面,这时母鸡的命也保不住了。

(作者系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本文系作者“天堂茶话”系列第十九章《谁在劫掠》的上半部分。该系列其他文章请参阅刘军宁的搜狐博客

    刘军宁的微博

刘军宁的其他专栏文章

刘军宁:危险的善举

    刘军宁:为什么天道恢恢疏而不失?

    刘军宁:为什么价值投资者都信奉保守主义(“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之一

    刘军宁:“保守的投资者夜夜安枕”(“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之二)

    刘军宁:财富的秘密配方(“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之三)

    刘军宁:创富之道源于思考(“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之四)

    刘军宁:为什么忠臣的危害往往大于奸臣

    刘军宁:金钱的精神本质(“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之五)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确需使用稿件或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687。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