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商业

信仰不能代替信用

近来,债务违约事件的影响还没结束。有媒体统计,仅11月第二周,推迟或发行失败的债券规模就达190亿元,爆增近180%。而在昨天,兴业银行、光大银行、中诚信也相继被监管调查。似乎到了“草木皆兵”,“没有王法”,“能不买就不买、非要买就闭着眼睛买、领导推荐的千万别买”的至暗时刻。

当然,这都是媒体和从业者的话术。看了这几天各方的表态,发现两个有意思的现象:

 一是河南厅局级财经官员的回应:“政府要支持企业走出低谷,肯定不存在逃废债的问题。政府不会支持企业逃废债,这不符合市场规律,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但是也不会无原则地帮。”

 虽然还是一贯严谨的发言态度,但很多投资者表示:就是不会帮咯。 

二是前天发改委称:企业债今年没有一单违约。 

除去厘清最近违约的是公司债而非企业债以外,为何在这个时候放出这样的消息?用意何在? 

个人认为,这两个现象体现了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心,同时也是坚定执行“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最好表现。 

什么叫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就是投资者自己对自己的投资风险负责,而政府则逐渐退出自己在经济金融领域提供的各种隐性与显性担保。 

换句话说,我国开始在可控范围内逐步允许市场风险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