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投融资 商业

Netflix高管解读二季度财报:三季度会员或增加2800万

北京时间7月18日下午消息,美国视频流媒体服务提供商Netflix今日公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二季度营收为49.2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39.07亿美元相比增长26.0%;净利润为2.71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3.84亿美元;每股摊薄收益为0.60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0.85美元。受财报发布后的影响,截止文章发稿,Netflix盘后股价暴跌11.97%,报319.07毎股。

财报发布后,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Read Hastings)、CFO斯宾塞·纽曼(Spencer Neumann),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和首席产品官格雷格·彼得斯(Greg Peters)等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古根汉姆分析师迈克尔·莫里斯(Michael Morris)

让我们直接看财报结果和与指导的成员方差。与您之前提供的预期,本季度有哪些变化,对本季度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您并未提及内容或许也是一个因素。我认为,这是在推动周期性方面,我们过去未曾关注的因素。所以,您能否稍作解释。

哈斯廷斯:在本季度度初,我们给出财报预期的时候,我们给出的是我们最好的预期。正如你在过去三年中看到的那样,有时候我们的预测较高,有时候预测较低。本季度初的预测属于较高一类。

三年前,我们未曾对解读充满信心。接着,我们的季度收入达到了20亿美元,现在,我们的季度收入将接近50亿美元。所以,对季度会员数的增加的解读容易过头。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是向前迈进并尽力给出最好的预测。斯宾塞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纽曼:谢谢里德。我只补充一点。当我们考虑那些增加的付费会员时,我们讨论的其实是边际增长。在订阅用户群基础上,我们有1.5亿会员,所以这里的订阅用户增长幅度大约在1%、2%和3%上下,年增长率则在20%以上。所以,如果我们回望过去12个月的数据时,我们的会员基数增加了2700多万。如果展望第三季度的结果,根据过去12个月的基础,我们的成员基数将增加2800多万。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确实在为会员的持续增长而努力,但基于季节性和内容周期等因素,季节波动不可避免。

莫里斯:您是否可以详细解释下本季度的总收入增长与动态变化之间的关系,包括——定价动态。

纽曼:付费用户增长放缓发生在我们的各个地区。所以,你谈论的是我们的总收入增长。我们看到全面的增长放缓,这告诉我们,存在一定程度的季节性波动,以及其他内容时间安排的影响。以及,坦白说,在某些提高定价的地区,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流失率的提高以及较低的留存率。所以,这是两方面的组合影响。我们认为,主要问题在于季节性波动和我们内容时间安排的时机与性质,价格也确实是一个因素。但好消息是,在第三季度的前几周,我们看到增长速度有所回升。用户获得也在增长,以及用户流失率和留存率都所有改善。所以,整体上,趋势乐观。

再说回定价,这提醒了我们,定价与收入息息相关。由于定价的缘故,订阅用户增长可能出现短期放缓,但是收入的增长对我们的业务十分有利,最终对我们的会员也有意,因为我们得以将更多收入用来投资为我们的用户制作更优质的内容和产品体验。

莫里斯:那您能否再谈谈定价周期,以及我们目前所处的阶段?您能够谈谈某个特定的市场,或者其他因素,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您的会员基数在价格增长中的变化?

彼得斯:美国市场我们很清楚。但是显然从国际角度而言,我们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市场。但鉴于你所说的理解个中变化,我想,我们已经将其囊括到了我们的第三季度财报预期中,我们已经尝试将这些影响归类到未来预期中。

莫里斯:那么,我还有另外一个跟展望有关的问题。这已经是连续第二个季度您的营业收入相对高于预期指导。我知道,您提到了营销。但您能够继续解释一下,为什么,在您知道有营销的情况下,预测仍不那么清楚呢?

纽曼:我们在营销内容上可以自行选择要支持的题材。当你回顾我们的内容安排时,我们很高兴,《怪奇物语》第三季已经播出,但是其他的剧集的团队,我们可能会做些调整,有些会放到下半年末进行营销推广。

莫里斯:半年已经过去,如今您对业务整体战略的看法是否有改变?

哈斯廷斯:过去12年中,流媒体领域有Hulu、亚马逊和YouTube,以及Netflix。但是我们的增长十分迅速。流媒体如今也在全球十分流行,新的竞争中也不断进入市场。我认为,我们的地位十分优越。我们的内容量足具优势。我们的产品形势大好。我们的投资率也很高。所以,若投资者对互联网电视有信心,那么我们在市场中的地位就不会弱。而成功的关键,在于更好的内容和更好的服务。

莫里斯:好的,让我们稍微扩大一下讨论。格雷格,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已经讨论过Netflix与其他传统视频和无线供应商达成的一些合作关系。我知道,每个合作关系都不同,会计处理方法也不同。但是,您能够总体介绍一下这些合作关系吗?比如,国内的合作关系,他们如何影响您的业务?是否对本季度也有影响?当然,对未来有何影响?

彼得斯:这些合作关系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也对每一个合作关系增加了更多功能,从简单的设备集成到访问体验。与付费电视运营商呵呵移动运营商的合作,我们增加了支付集成等功能。至于说到我们处于哪个阶段,我们仍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但是,我们正在做的集成是我们用户获取的一个不错的增量促进因素,特别是对于那些不太可能直接与成为我们会员的用户群,他们或许不太青睐于高科技,家里也没有接入互联网的智能电视,没有Roku或Amazon Fire电视等产品,但是他们倒是有来自付费电视运营商的机顶盒,如果我们能将我们的应用无缝集成到这些机顶盒中的话,如果我们能将这些Netflix的订阅与他们的付费电视服务绑定的话,这可以让更多用户体验到与我们的直接付费用户一致的服务。

所以我们将继续扩大这些合作。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有很多机会,增加更多的合作伙伴关系。因而,我说,我们仍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但我们预期,绑定用户获取渠道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增量部分,但事实上也是我们整体用户获取流程中的一小部分。

莫里斯:在今天的财报发布之前,我们看到的数据显示,在某些市场上有较强的内容驱动优势,比如欧洲的法国和德国,亚洲的日本和韩国。我很好奇,您能否描述一下——我知道您之前有提到相对弱点——是否有哪些市场上存在内容驱动的顺风?

萨兰多斯:这个就要提到斯宾塞刚才提到的《纸房子里的人》这部电视剧。这是我们最大的非英语电视剧。我们也有其他非常受欢迎的西班牙热门电视剧,本季度推出了新的一季。在印度有《神圣的游戏》。在过去三个月,我们在德国、丹麦和瑞典分别推出了新剧,在本国都非常受欢迎,也吸引了全球观众。这三部电视剧都有1200万到1500万左右的全球观众。所以,我们有来自全球的各种本地化、区域化和全球化相关内容。

莫里斯:既然您提到了印度,那么我想就此更多的谈论一下这个市场。在这个市场上,我们的内容提供处于哪个阶段了?我记得,您提到过一些其他市场,在那里您已经开始制作原创剧,并且势头不错,但还需要一些资金来提供帮助。那么,在印度市场,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个问题是给泰德的。下一个问题是给格雷格的。

您提到了新的定价。那么,您能够详细解释一下印度的产品和定价?

萨兰多斯:我想补充的是,我们刚刚为印度市场宣布了5个新原创剧。然后我们对今年晚些时候将推出的Baahuballi也十分期待,这是我们在印度即将推出的第一部大范围印度原创电影。然后,印度观众的互动率也在稳步增长,对此我们可以继续努力。印度市场上的增长,实则是一场马拉松运动,需要长期的耐心,但我们已经看到稳定的进步。

彼得斯:我们正在扩展内容产品,并看到互动正在增长。我们认为,这是扩大服务访问的好机会,以便更多人可以享受越来越相关的内容产品。因此,很明显这背后的动机是增加移动内容供应,我们认为——这个较低的价格点。在付费电视套餐通常低于5美元的市场上,我们认为,我们需要提供低价格的产品来提高产品访问率,同时也需要补充我们现有的分层结构。这是我们前进的主要动力,以便我们可以扩大喜欢这些泰德的团队正在制作的内容的观众基数。当我们推出《神圣的游戏》第二季的时候,我们很高兴看到有更多的观众,意味着我们能够就该剧制造更多社交关注。我们也在印度市场上积极拓展合作关系,因为我们相信通过这些合作关系也有助于我们提高产品的访问率。

莫里斯:好的,我还有一个更广泛的问题需要问里德。您如何看到您在全球的潜在订阅用户基数?从历史上看,您认为在美国将有6000万到9000万订阅用户。那您能否就全球范围内给出一些订阅用户展望数据?如果不能的话,是什么原因呢?

哈斯廷斯:我们确实想过,在足够的时间里,我们是否可以像YouTube一样庞大?在观看时长上,YouTube是我们的7倍,更是一个现象级的服务。当时,YouTube是免费的。所以,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能否制作出足够优质的内容吸引人们为之付费?若你看一下基数,在中国,约有7亿家庭购买电视付费服务,在美国的话,差不多就是1亿,这是相对于成熟市场而言。

现在,在这些国家,我们是否有足够优质的内容吗?其中大部分消费的是本地内容。但是,互联网能够容纳更大的用户基数。因此,我们正在逐年努力,维持净增长的持续增长。我们认为,我们今年的净增长会高于去年。我们会保持这个趋势。我们希望每年都可以提高净增长。

莫里斯:我想在这里谈谈几个更广泛的战略话题。请问里德,在过去,您曾表示,您将睡眠、电子游戏等等,都视为消费者时间的竞争对手。但财经媒体更乐意将Netflix与一系列新旧平台之间的竞争描述为流媒体战争。您是否认为流媒体战争是一个较为合适的描述?

哈斯廷斯:我想是的。泰德的领域竞争激烈。对人才来说,机会更是难得。他们可以在我们、迪士尼、亚马逊等等之间来回竞价。谁愿意为内容支付更高的价格,着实是一场硬战,但这不是零和竞争。我认为,每个人都会订阅多个节目。很多Netflix员工也是HBO的订阅用户。我们喜欢他们的内容,这也激励我们制作更好的内容。所以,这是一场有助于发展行业的竞争。而流媒体战争的优势在于它可以吸引更多注意力。也因此,人们、消费者更快地从传统电视转向流媒体电视。

莫里斯:格雷格,在过去12个月里,公司在技术开发上投入了约15亿美元。我有几个问题,首先,您是否谈谈该部分支出的可扩展部分与增量部分?其次,技术投入如何在付费订阅用户竞争中成为竞争优势?

彼得斯:我们所说的大部分支出是固定成本投资,它会带来规模效益的增加。因此,随着我们业务的增长,我们从固定成本投资中获得更高的杠杆率。其中有一小部分,我认为可以算是增量,可以将其视为交付成本的一部分。我们希望在内容交付方面有所投资,使其更加有效。

从消费者的角度,你也可以看到很多好处。编码效率就是其中之一。我们试图改善编码过程,最大化我们的能力,这样我们可以在更广泛的环境中,在任何时间点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显然,消费者会从优质的画面体验和更好的内容中受益。

哈斯廷斯:你们目前正在运行多少个AV测试?

彼得斯:大约每年400个。我们有一个假设,就是如何向用户呈现更好的体验。我们会测试纸,然后基于用户的实际使用情况,再判断我们的假设是否准确。当然,若准确的话,这个体验会向全球用户陆续推出。

莫里斯:但您未提及用户界面。有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流媒体用户在打开服务的时候,知道自己想看什么。另外三分之一会花8到10分钟的时间找寻想看的内容。您觉得是这样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根据您的看法,用户界面可否对此有所改善?

彼得斯:我们当然跟踪过这些数字。我们有自己的指标。你提到的调查并不能反映一般经验。我想说,我们的付费用户增长和互动都证明,我们的服务都做的很棒。

我们也为服务引入了大量的节目,很多节目观众并不知道。所以,我们有机会继续改善我们向正确的用户呈现正确的节目的方式。这也跟我们进行的AV测试有关,通过AV测试,我们可以找到做得更好的方式。

莫里斯:接下来是内容相关的关键项目。泰德,您能谈谈您目前对投资的战略看法吗?比如,您会如何分配您手中的资源?

萨兰多斯:其中一个涉及所有这些内容的是原始内容与许可内容。而且我认为我们现在已经看到过像《怪奇物语》这样的节目全球各地表现不俗。因此,我们有很多内容是全球性的,也有很多内容非常本地化,我们在这些内容之间不断寻求平衡。

我们持续推进的首要战略是,六年前,我们开启原创剧计划,因为我们认为许可内容的获得会越来越困难。我们认为,如今这个决策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认为,继续推进原创剧的制作,以及更国际化、全球化的原创电影制作非常重要。我们有很大一部分资金投入了其中,明天初将会看到一些成果。

莫里斯:接着上一个问题,您能继续说说,为什么电影对于整个平台而言渐渐越来越重要吗?

萨兰多斯:当你看到《神秘谋杀》这样的电影在观众中间反响热烈时,你会开始思考,我们挑战的不是许可原创电影的能力,更是消费者对于周五晚上看什么内容的传统认知。所以这个竞争有关大屏幕电影,有关独立电影,乃至中间的额一切。我认为,我们团队今年的成就非凡,他们制作了不少有口碑的电影。在第四季度,我们还会有其他电影推出。

莫里斯:您正在大力投资开发自己的能力。格雷格,我想我们尚未提及的一方面是工作室和制作方面的技术。Netflix是否会在科技公司基础上成为一家媒体公司,再利用优势机会成为更高效的工作室?

彼得斯:考虑到我们制作的节目数量,意义我们在技术和分析方面的额实力,我们确实认为,我们确实有固定成本投资,以制作各种有影响的内容。但我想说,我们仍处于早期阶段。

但是,在制作完节目或电影之后,你还要制作一个预告片来推广之。通常,第一步是有人先过一遍这些节目,他们喜欢哪些角色、发生了什么等等,然后提供一些指标参数,用来制作有吸引力的预告片。但是,我们可以逐步地自动化,使用技术投资来将提取这个过程的指标参数,这样我们的预告片创作人员就可以节省下时间和精力,专心投入到创意创作过程中去。这是我们正在进行的投资的一个例子。

萨兰多斯:我想补充一点,作为一个高效的生产者无疑是一个好事,但是高效的分销商和高效的营销者也很重要。我们正在同时努力成为高效的生产者和分销商和营销者。

莫里斯:接着我想谈谈财务报告和细分数据。英国的数据十分引人注意。所以,这里我有两个问题。其一,您能谈谈英国前十名单中的任何结果吗?以及,作为消费者和会员,我们可以有哪些期待?

萨兰多斯:在Netflix上有哪些内容被观看了这件事上,我们与创作者十分坦诚,我们也逐渐让公众更多地了解这些。因为,我想,人们正在使用各种不同的输入来寻找他们想要看的内容,而人气无疑是其中之一。但我们也在平衡人气与其他个性化工具之间的关系,以便人们有更多机会了解其他人在他们国家、城市中观看了什么内容,从而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选择。不过,总的来说,我们仍在尝试最佳的实践方式。

莫里斯:最后一个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财务问题,跟业务的利润率潜力有关。我认为它可以将我们刚才谈论的很多不同事务联系在一起。但是,斯宾塞,我想听听您的看法。因为Netflix是一个单一收入流产品,您也明确表示,广告不是未来的重点。Netflix能否实现以往的有线电视曾拥有的那种利润率?

纽曼:我想,我们在过去几年中已经证明,我们专注于建立一个非常健康的长期商业牧师,并在过去几年中将利润率增加了300个基点,今年的目标是13%。当我观察利润率潜力和业务规模时,首先,我们的愿望是扩大当前的规模。

我们也关心单个订阅用户的收入,以及其是否具有双重收入流或单一收入流的优势。我们现在用于建立全球网络的计算方法是,我们最好专注于单一的收入来源,凭借出色的会员体验赢得胜利时刻,然后再制作更好的内容,创造更好的体验,再定以合理的价格。我们相信,我们可以以健康的方式持续扩大利润率规模来实现这个目标。

我们不打算提供具体的预期,但当你比较时,你会看到,有些东西有利于我们,有些则不然。所以,规模有利于我们。我们也认为,订阅模式与我们而言是一个很棒的模式。所以,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看到更多的利润率增量。但,这也需要时间。

最后,我想快速地提两件事。首先,祝贺HBO获得的艾美奖提名数量再创新高。他们仍旧是我们不断追逐的标杆,我们也真心替他们感到高兴。以及,7月26日,我们将迎来《女子监狱》第七季即最后一季的完结,希望这最终季不负观众期待。(木尔)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