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网络

前员工自述:在亚马逊工作时得了癌症

资料图

编者注:前两周,纽约时报关于亚马逊残酷工作环境的文章,让这家电商巨头陷入公关危机,公司CEO贝索斯亲自发表公开信回应此事。真相如何,外人只能猜测,不过medium上一位前亚马逊女性员工Julia Cheiffetz的文章,或许能让我们了解一二。Julia Cheiffetz

雷锋网编译如下:

上周我们家开车去海边,我坐在副驾驶位看手机,无意间看到《纽约时报》一篇长文章,名叫“Inside Amazon”(揭秘亚马逊,中文版点这里)。那时,老公正忙着用地图导航,2岁的女儿在后面跟着音乐跳舞,而我认真的读着那篇文章。等到了海滩,我们找了块地方休息,还一起做沙石恐龙。当老公和女儿奔去游泳了,我套上夹克,坐在椅子上,心里不由得难过。

2011年到2014年7月,我都在亚马逊工作。当初受聘之前,我算是位比较成功的图书编辑,聘用我是为了在纽约市建立图书出版试点,发表原创作家的作品。当时数字媒体发展迅速,各自都在攻城掠地。很多出版社的好友都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不能错过。我也很欣赏亚马逊的创新思维和追求卓越的思想。况且我当时即将读哥伦比亚的EMBA,于是抱着“工作就是学习”(earn to learn)的想法,我接受了聘用。

起初的几个月真是各种刷新我的三观,亚马逊人才济济,而且个个聪明绝顶。但我很快意识到,公司的管理层都是男性。我问副总裁有没有女性高管,就像Facebook的桑德伯格那样。还好有,是总顾问Michelle Wilson,公司高管层唯一的女性。但她第二年就离开了公司,说是休产假,但之后再也没回来。

2013年,是我来亚马逊的第二年,我生了个女儿。生下女儿6周后,我同时被确诊患了癌症。医生教我怎样喂奶,能让孩子避免癌症治疗过程中辐射的伤害。那时我摸着女儿的头,心中忐忑,不知道能不能活到她过周岁的时候。

手术之后,我依然在休产假,却接到一封公司医疗保险终止的信。接着就是各种负面邮件和来电,总之,我被各方告知,公司系统出了个小错误,但恰恰被我碰到了。经过接下来一周的来回交涉,社保系统将我转到老公保险的名下,我仍能享受医疗保险。这个影响极深的行政“小错误”,让我对亚马逊这种大公司非常失望,员工休产假期间系统出现错误,而公司居然没有后备机制来弥补这种错误。

5个月后,我高兴地回到公司,笑容满面,准备和大家分享Baby的照片。我想,离开这么久了,肯定有新人要认识,有一大堆的公司业务和公司战略要去弄明白。但万万没想到,我被一位素未谋面的女性带去吃午饭。吃萨拉的时候,她跟我说,除了其中一位,其他之前向我汇报工作的人都向她汇报。之后的几个月,我被列出业绩提升计划名单中,这意味着可能有失业危险。不久后我便辞职了。

现在我过得很好,身体健康,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我并不否认亚马逊是个很好的公司,那里精英无数,我也亲眼见识了一些非常优秀的职场女性。但可惜,她们基本上都辞职了,而对《纽约时报》文章发表观点的,也多是男性高管。

对亚马逊CEO贝索斯,我要说:你想要员工的反馈,我就告诉你,女性是整个社会的后备力量,她们照顾家庭、购物消费。我强烈请求亚马逊给女性提供更多的机会,重新审视产假政策。亚马逊连女性和非白人雇员的人数都不敢公开,缺乏了类似数据,尤其是离职数据。由于缺乏公开数据,我们只能通过每个人的故事了解真相,而这就是我的故事。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