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网络

通用电气市值蒸发 通用电气市值蒸发是怎么回事?

8月15日晚间,美股开盘后,通用电气就闪崩暴跌,盘中跌幅一度高达15%,截至收盘,通用电气股价下跌11.3%,创11年单日最大跌幅。市值蒸发8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6亿元)。

为什么突然暴跌?

原来美国会计界有个大神叫Harry Markopolos,他发了一份175页的报告,称通用电气涉嫌在虚假财务报表中隐瞒财务问题的严重程度,并将其称为“比安然公司更大的欺诈行为”!

百年老店,如果真的财务造假,这一消息无疑是惊天霹雳。

通用电气在美国什么地位?用来描述通用电气有多辉煌的字句着实太多了:

曾是美国最伟大的企业,

市值一度成为全球最高(8293亿美元),

被巴菲特称为“美国商业的象征”,

被人称为能够代表人类工业时代的标志性企业!

通用电气公司的历史可追溯到托马斯·爱迪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那位发明电灯的人,他于1878年创立了爱迪生电灯公司。

1892年,爱迪生电灯公司和汤姆森-休斯顿电气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电气公司,2016年通用电气公司排全球100大最有价值品牌第十名;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通用排名第四十一。

难以置信,这样的百年老店也炸雷了…

被指涉380亿美元作假:举报人称比安然问题更大

做空报告来自美国传奇财务专家的Harry Markopolos。

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8月15日,Harry Markopolos发布了一份长达170多页的做空报告,指称通用电气的财务欺诈金额高达380亿美元, “比安然问题更大”。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Markopolos用词激烈,称“Worldcom和安然也就撑了四个月。我们看看通用电气如何”。

“我的团队过去7个月一直在分析通用电气的会计账目,我们认为我们所遇到的380亿美元欺诈案只是冰山一角。”Markopolos在报告中指出。

Markopolos称,通用电气会计欺诈已有“悠久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95年,当时公司还是由杰克·韦尔奇经营。

Markopolos将具体的案例集中在了通用电气的长期护理保险部门,通用电气在去年曾为该部门增加了150亿美元的准备金。

通过检查通用电气在这一业务中的对手方文件, 称通用电气隐藏了巨大的亏损,而且这些损失只会随着投保人年龄的增长而增加。Markopolos表示,GE向监管机构提交了关于该部门的虚假陈述。此外,Markopolos还发现了GE的石油和天然气部门的会计问题。

这份做空报告主要有以下这几点内容。

1、这是我的会计欺诈团队在过去九年中第九起保险欺诈案,也是过去九年中最大的一个案件,比安然和世通的总和还要大。事实上,通用电气380亿美元的会计欺诈占通用电气市值的40%以上,使其比安然或世通会计欺诈严重得多。

通用电气使用了许多与安然公司相同的会计技巧,以至于我们把这称为“Genron(通用电气-安然案)”案例。

2、为了证明通用电气的欺诈行为,我们找出了通用电气作为交易对手的8笔最大的长期护理(LTC)保险交易,约占通用电气风险敞口的95%或更多。这8家保险公司向监管机构提交了虚假的法定财务报表,或者通用电气的财务报表是虚假的。我们将以美元损失和百分比损失向您展示每个再保险安排的损失,并让您确定谁说的是实话。

3、通用电气存在185亿美元保险准备金缺口。

通用电气的保险业务已经陷入困境。包括通用电气在内,很多长期护理险提供商低估了履行保单的成本,特别是随着美国人平均寿命的增加,保费无法负担不断增长的医护费用。2018年1月,通用电气宣布计入62亿美元税后支出,并提列150亿美元准备金。保险业务由通用金融(GE Capital)运营并履行保险责任。

通过将通用电气的准备金水平与竞争对手做比对,得出结论,通用电气需要立刻增加185亿美元的现金保险准备金,并在2021年财务规范变更前,另增加105亿美元额外非现金支出。

目前通用电气正在掩盖现金流恶化的严重性。

4、通用电气隐瞒了巨额损失率,这是LTC保险业有史以来最高的损失率,同时通用电气吸收了成倍增长的美元损失。损失最大的GE金融保险部门是ERAC,该部门的平均投保人年龄现在为75岁。

该部门的亏损导致通用电气在2017年末/2018年初意外触及150亿美元的准备金。不幸的是,年龄在76-80岁之间的5岁人群中,LTC索赔额将增长77%,这将使通用电气的损失增加几倍。

我们预计通用电气的一些再保险协议很快会出现750%至1000%或更高的损失率。根据行业数据,通用电气约86%的长期资本索赔先于这些索赔,随之而来的损失正以指数级和不可生存的速度增长。

5、通用电气的现金状况远比其2018年10-K表格披露的更糟糕,事实上,一旦通用电气的91亿美元会计欺诈与贝克休斯通用电气(BHGE)收购案有关,通用电气在2018年只有4.95亿美元的经营活动现金流。截至今年,通用电气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为-20亿美元。在营运资金方面。在我们计算了380亿美元的会计欺诈后,通用电气的债务股本比从其在2019年第二季度末报告的3:1到严重不足的17:1。

6、我们利用几十个公开的资源,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我们阅读2002-2018年的年度报告和10-K,同时对许多不同的绩效指标和会计分录进行建模。看到通用电气在没有重新重述收入的情况下改变了他们的数据,就足够让人震惊了。

更糟糕的是,通用电气将每2-4年更改一次报告格式,以防止分析师能够跨时间范围进行比较!换句话说,通用电气竭尽全力使其无法分析其业务部门的业绩。为什么一家公司会这么做?

我们只能想到两个原因:

1)隐瞒会计欺诈;

2)因为他们太不称职,不能妥善保管账簿和记录。

我不确定哪一个原因更糟,因为两者都很糟糕,而且每一个都是走向破产的道路。

7、我想对100万依靠通用电气支付工资、医疗或养老金的人表示同情。别搞错了,通用电气现在和过去的员工都是这里的受害者,通用电气的贷方、供应商和客户都是受害者,所有这些人都必须处理会计欺诈的后果。

唯一的胜利者是通用公司的高管,他们在将这座曾经引以为豪的美国企业灯塔推倒地面的过程中,用不当的奖金充实自己。我鼓励大家让他们负起责任。

通用电气坐不住了

CEO买入200万美元自家股票自证清白

面对这样的做空指控,估计爱迪生老爷子的棺材板都盖不住了。

通用电气称Markopolos的说法毫无根据,并简称其会计操作合理。

“我们非常失望的是,对通用电气没有直接了解的个人会选择做出如此严重且未经证实的指控。” 这位总部位于波士顿的制造商通过电子邮件表示。“通用电气坚持最高水平的诚信经营,坚信财务报告准确。”

通用电气高管也在通过提振股票来安抚市场信心。美国证监会文件显示,在做空报告公布后同日,通用电气CEO卡尔普以平均每股7.93美元的价格购入约25.2万股股票,花费约200万美元。通用电气的股票在盘后交易中上涨约2.5%。

通用电气CEO卡尔普(Lawrence Culp)及审计委员会主席莱斯利塞德曼(Leslie Seidman)在接受采访时都予以了澄清。卡尔普称报告包含与事实不符的错误陈述,报告发表前并未与公司核实有关情况。他称Markopolos意在制造股价波动,从做空当中牟利。“这纯粹是一次市场操控行为。”

通用电气董事会成员兼审计委员会主席塞德曼则指出,报告充满了误导、不准确和煽动性的陈述,通用电气完全符合美国会计准则。“我不清楚这篇报告的作者是不是真的懂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她说。

据报道,一家美国中型对冲基金向Markopolos支付费用,调查通用电气财务情况。报告发布前该基金的客户就获得了报告,并且押注股价下跌。Markopolos不愿透露该基金的名字,但表示该基金做空获得的利润中,他能得到不错的百分比分成。

美国财务大神Harry Markopolos

曾手撕金融巨骗麦道夫,一战成名

Harry Markopolos,也是一个传奇人物。2002年至2003年间,他曾担任有着四千名成员的波士顿证券分析师协会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

而他的成名,来自于20年前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金融骗局之一,“麦道夫欺诈案”。

伯纳德·麦道夫,前纳斯达克主席,堪称世界金融史上的传奇人物,其花费了长达20年的时间,精心策划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诈骗案—“麦道夫诈骗案”。

麦道夫实施诈骗的手段是基于层压式投资的“庞氏骗局”,操作方式是利用对冲基金,以虚设投资项目为诱饵,通过承诺10%-15%的高收益率,吸引了金融机构、个人投资者甚至资深银行家们的巨额资金,骗取共约650亿美元资金,受害者不乏美国政要与明星。

彼时,Harry Markopolos在波士顿的“兰帕特投资管理公司”担任证券分析员,这家公司老板则对麦道夫的成功颇为羡慕,希望能够破解其成功之道。

然而,却被Harry Markopolos发现了问题,“市场总是在上下波动,而麦道夫的投资却几乎永远是正收益。在几十年的投资生涯中,他只有4个月的收益出现了下降,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你马上就应该怀疑他在进行欺诈。”

虽然当时并无人相信,但是Harry Markopolos却从1999年开始,不断向美国证交会举报麦道夫和他的公司。

2005年,Markopolos在10月、11月、12月连续向美国证交会递交举报信,这促使证交会于2006年1月首次立案,对麦道夫公司进行调查。

直到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麦道夫面临高达70亿美元资金赎回压力,无法再撑下去,才向两个儿子,也是其公司高管坦白其实自己一无所有,一切“只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Harry Markopolos获得舞弊审查师资格,自此声名鹊起。

2009年3月,麦道夫受到包括证券欺诈、邮件欺诈、电讯欺诈、洗钱、伪造财务报表、作伪证在内的11项刑事指控认罪。

2009年6月26日晚,美国联邦地区法官下令,没收涉嫌欺诈大量投资者的纳斯达克前董事会主席伯纳德·麦道夫1700亿美元财产。检方认为,这一处罚数目与流入麦道夫欺诈活动主要账户的资金数额相当。

当日,麦道夫因诈骗案在纽约被判处150年监禁,是美国法律所允许的最高年限,一代巨骗将在牢狱中度过余生。

麦道夫曾经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家庭。其长子马克·麦道夫1986年从密西根大学毕业后,就加入老麦道夫的公司,担任高级主管,其在推销产品方面具有魅力。次子安德鲁·麦道夫也曾在其公司担任要职。马克曾经住豪宅、开私人飞机,极尽奢华。

麦道夫的妻子露丝·麦道夫,曾在2012年被媒体在佛罗里达州拍到,穷困而且沧桑。麦道夫被捕后,为了赔偿受害者,露丝不得不拍卖了豪华游艇和位于曼哈顿和长岛以及棕榈滩和蔚蓝海岸的四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

2010年,麦道夫的大儿子马克·麦道夫被发现在纽约的公寓里上吊自杀身亡,而当天正是伯纳德·麦道夫被捕两周年的日子。

据悉,马克并没有留下任何遗嘱,只是在自杀前给正在佛罗里达的妻子斯蒂芬妮发送了一封邮件,称自己无法承受由于父亲入狱给家族带来的压力。

2014年,麦道夫的次子安德鲁·麦道夫(Andrew Madoff)因癌症死亡。

通用电气早已被剔除道琼斯指数

2018年6月,通用电气被剔出道指。成立于1896年的道琼斯指数送走了它仅存的最后一名原始成分股,完成它的大换血。

通用电气曾是道琼斯指数首批12家成分股之一,自1907年11月以来,这家美国工业巨头始终保持着道指成分股的地位。也是道指首批成分股中唯一仍留在该指数中的“活化石”。

100多年之后,神话破灭。

其中股价不断下跌是主要原因,2018年那会,道琼斯指数上涨近25%,同期,通用电气的股价却下跌近58%。

陷入当前的困境前,GE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说来话长,可能要追溯到公司传奇人物杰克·韦尔奇,他80年代亲手用金融和并购让GE走上辉煌巅峰,也埋下了衰颓的种子。

股神巴菲特曾评价通用电气为“美国商界的象征”,事实上巴菲特所言不虚。在路透社报道中,上世纪90年代最大的明星企业当属GE,它的市值一度突破6000亿美元,在2012年最高市值达到了8293亿美元。

杰克·韦尔奇在任CEO期间(1981-2001)一度令GE市值从130亿美元跃升至4800亿美元,其中他视为重中之重的金融服务部门成为促进市值上涨的一把利剑。

“金融是离钱最近的行业”这句话不假,GE金融业务更是几乎包揽了所有金融服务,包括借贷租赁,能源金融,消费信贷等。在2007年至2014年的财务报表中可以发现,除了2009年和2010年受次贷危机冲击较大,其他财年,GE接近一半的利率都来自于GE金融。

通过大胆运用多元化经营、跨国并购、金融杠杆等手段,韦尔奇使GEGE成为美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电器和电子设备制造公司、全美第七大银行机构。将高回报、快速周转的金融业务引入GE一开始的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时间长到足以让韦尔奇在任时一直处于“神坛”。然而,这种模式也逐步暴露出短期思维的局限性和高风险性。

金融扩张使GE在美国工业集体沦落的年代给出了漂亮的账单,以暴涨的金融收益弥补了工业能力退化和退出决策带来的利润损失。股东价值最大化指引下,公司压缩高难度的高技术业务,转而开展周期短、但风险敏感的非相关金融业务,反正机构投资者只关心分红金额、不关心分红来源和资产负债表的变化。

和制造业相比,金融业务短期发展速度快,回报率高,然而技术进步和全要素生产率上升有限,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员越来越多。为了更多的业绩,员工不得不去开拓新的金融业务、加高杠杆、或授信给违约率更高的人,这就积累了更多的风险。企业需要进一步业绩提升,则需要扩大资产规模,同时抬高杠杆、涉足各类复杂的金融衍生品和进入更陌生的业务领域。

在金融危机之前,GE金融的资产规模、负债比例和收入利润均超过产业板块,占据了集团内的最主要地位。与主营业务关联性较小的业务,如消费者金融业务以及房地产业务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2007年合计约占据GE金融收入48%、利润 30%。投资者和外界面对GE日益庞大的金融业务不禁疑问:GE到底是一家工业公司还是金融公司?在500强的分类里GE被归为多元化金融(diversified financials),而不是工业。

2007~2008 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得美国多家银行与非银行金融机构濒临破产,和银行不同的是,GE金融本身吸收存款有限,处境更为艰难。GE金融之前采用的高杠杆被当时较高的业绩所支撑,然而金融危机爆发后,金融业务利润下降,GE一时陷入了经营紧张状态,引发市场恐慌与股价暴跌,资本运作陷入困境。

2008年,金融海啸后,美国政府加强对“非银行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GE金融因此无法进行各种高杠杆的金融操作,成为了母公司的沉重负担。公司信用担保评级降低,导致融资成本升高和利润的进一步萎缩。GE金融暴露出的漏洞与风险,使投资人对GE回归专业化、削减金融施加了更大的压力。

通过一系列的金融资产剥离、重组、成立新公司、减少投资等方式,GE实现了金融业务的瘦身。出售包括GE信用卡和零售金融、房地产金融等业务,强调“专注”。

2017年,曾于2008年斥资30亿美元解救GE渡过金融危机难关的巴菲特,也抛售了手头上所持有的全部通用电气股票。

被金融业务迷了眼的那些年,GE把国际扩张的渠道放在了买买买上。

资料显示,近些年GE主要的资金聚集在国际上的兼并收购上。

为了保持业绩增长通用电气继续买买买,斥资55亿美元买下维旺迪娱乐公司、95亿美元买入英国医学影像公司……

在能源领域还在买买买,100亿美元收购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140亿美元买下油气资产,而实际上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下滑,导致通用电气手里积压的发电机组卖不出去,让公司的现金流雪上加霜。

也有分析师认为,通用电气陷入今天的局面,是公司多年来大规模收购、扩张造成的。

摩根大通分析师Stephen TusaJr。表示,通用电气的管理层几乎从未先于市场变化而行动,甚至特别容易在市场中迟到。当前几个火热的科技趋势行业,如电子商务、AI人工智能、自动化设备等议题上,通用电气并没有显著的发展。在科技竞争之中失去了先机,是通用电气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通用电气业务曾经遍及医疗、航空、能源等多个领域,从成立至今,在多个行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也曾经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但近年来在多个关键的市场遇挫。去年重组后,公司仅保留三大主营业务,即喷气发动机、发电机和风力涡轮。目前,公司业务遍及世界上100多个国家,拥有员工315000人。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