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网络

重磅!巴菲特发布2020年致股东公开信(全译收藏版)

 

留存收益的力量

1924年,名不见经传的经济学家兼财务顾问埃德加·劳伦斯·史密斯写了《普通股票作为长期投资》(Common Stocks as Long Term Investments)一书,这是一本薄薄的书,却改变了投资世界。的确,写这本书改变了史密斯本人,迫使他重新评估自己的投资信念。

他打算在书中指出,在通胀时期,股票的表现会好于债券,而在通缩时期,债券的回报会更高。这似乎已经足够明智了。但是史密斯让人大吃一惊。

他的书以一段自白开始:“这些研究是失败的记录 —— 失败的事实无法支持一个先入之见的理论。”对投资者来说,幸运的是,这一失败促使史密斯更深入地思考应该如何评估股票。

关于史密斯的真知灼见,我要引用一位早期的评论家的话,他就是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我把史密斯先生最重要的,当然也是他最新颖的观点保留到最后。通常,管理良好的工业公司不会将其全部盈利分配给股东。在好年景里,即使不是所有年景,他们也会保留一部分利润,重新投入到业务中去。因此,好的投资存在一个有利的复利因素。经过多年的时间,除了支付给股东的股息外,一家稳健的工业企业资产的实际价值会以复利形式上不断增长。”

在圣水的洒落下,史密斯的真知灼见变得浅显易懂。

很难理解为什么在史密斯的书出版之前,留存收益没有得到投资者的重视。毕竟,早前像卡内基、洛克菲勒和福特这样的巨头积累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财富,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他们都保留了大量的商业利润来支持增长和创造更大的利润。同样,在整个美国,长期以来也有一些小资本家遵循同样的方法致富。

然而,当企业所有权被分割成非常小的碎片——“股票”,前史密斯时代的买家通常认为他们的股票是对市场波动的短期赌博。即使往好里说,股票也被认为是投机。而绅士更喜欢债券。

尽管投资者很晚才明白这个道理,但保留利润和再投资的数学原理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今天,学校里的孩子们也能理解凯恩斯所谓的“新奇言论”: 即储蓄与复利的结合创造了奇迹。

在伯克希尔,芒格和我长期以来一直专注于有效地利用留存收益。有时这项工作很容易,有时却很困难,特别是当我们开始与数额巨大且不断增长的资金打交道时。

在配置我们留存的资金时,我们首先寻求投资于我们已有的多种不同业务。在过去10年里,伯克希尔的折旧费用总计为650亿美元,而公司在房地产、厂房和设备方面的内部投资总计达到1210亿美元。对生产性资产的再投资将永远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此外,我们不断寻求收购符合三个标准的新企业。首先,它们的净有形资本必须取得良好回报。其次,它们必须由能干而诚实的管理者管理。最后,它们必须以合理的价格买到。

当我们发现符合标准的企业时,我们的首选是购买100%股份。但是,符合我们标准的大型收购机会少得可怜。更常见的情况是,变化无常的股市为我们提供了机会,让我们可以买进符合我们标准的上市公司的大量但非控股股份。

无论我们采取何种方式,控股公司还是仅通过股票市场持有大量股份,伯克希尔的财务业绩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所收购企业的未来收益。尽管如此,这两种投资方式之间存在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计差异,这是你必须了解的。

在我们的控股公司(定义为伯克希尔拥有50%以上股份的公司)中,每项业务的收益直接流入我们向你报告的运营利润。你所看到的即是你所得到的。

在我们拥有有价股票的非控股公司中,只有伯克希尔获得的股息记录在我们报告的营业中。留存收益?它们正在努力创造更多的附加值,但我们并不将其直接计入伯克希尔公司的报告收益中。

在除伯克希尔以外的几乎所有主要公司中,投资者都不会发现我们称之为“无法认列盈利”的重要性。但是,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突出的遗漏,我们在下面为你介绍其规模。

在这里,我们列出我们在股票市场上持股比重最大的10家企业。根据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该表格向你分别报告了收益 —— 这些是伯克希尔从这10个投资对象获得的股息,以及我们在投资对象保留并投入运营的利润中所占的份额。通常,这些公司使用留存收益来扩展业务并提高效率。有时候,他们用这些资金回购自己的股票中的很大一部分,此举扩大了伯克希尔公司在其未来收益中的份额。

公司  年底持股比例  股息(1) 留存收益(2)

伯克希尔的份额(单位百万)

美国运通 18.7%      $261          $998

苹果公司 5.7%         773            2519

美国银行10.7%       682           2167

纽约梅隆银行 9.0%   101            288

可口可乐 9.3%         640             194

达美航空 11.0%       114             416

摩根大通 1.9%         216             476

穆迪 13.1%              55               137

美国合众银行9.7%   251             407

富国银行8.4%         705              730

总计                       $3798         $8332

(1) 基于当前年率。

(2) 基于2019年利润减去已支付的普通股和优先股股息。

显然,我们从这些部分持股的每家公司中最终记录的已实现收益,并不完全对应于“我们”在其留存收益中的份额。有时留存收益没有任何效果。但是逻辑和我们过去的经验都表明,从其整体中,我们获得的资本收益至少能等于、还可能超过我们在其留存收益中的份额。(当我们出售股票并实现收益时,我们将按照当时的税率缴纳所得税。目前,联邦税率为21%。)

可以肯定的是,伯克希尔从这10家公司以及我们许多其他持股公司中获得的回报,将以非常不规律的方式表现出来。定期会有损失,有时是特定公司的损失,有时损失与股市低迷有关。在其他时候(去年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的收益将会大大增加。总体而言,我们投资对象的留存收益必将对伯克希尔公司的价值增长起到重要作用。

史密斯先生说的没错。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