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网络

660亿美元大单还是黄了!英伟达、软银:心塞 ARM:最难的是我

北京时间2月9日早间消息,据报道,英伟达(Nvidia)昨日正式终止了以660亿美元收购芯片设计公司ARM的交易,从而结束了为期18个月的监管审查程序。分析人士称,英伟达和软银集团为该交易设定的这18个月的审查期,之前就已注定失败,因为该交易招致了依赖ARM技术的半导体行业各方的反对。

这笔巨额交易的失败,引发了一系列棘手的问题。例如,作为一家独立的公司,ARM将如何产生足够的现金,以跟上英特尔等竞争对手的步伐,并应对客户对开源技术(ARM竞争对手)日益增长的兴趣?

此外,目前尚不清楚,软银能否找到一条新的ARM“退出方案”,能像“英伟达收购ARM交易”这样有利可图?虽然英伟达股价近日有所下跌,但在过去一年中仍上涨了70%以上。当初,英伟达宣布以现金加股票的形式收购ARM时,为这笔交易估值约400亿美元。而如今,这笔交易的规模已超过600亿美元。

软银昨日宣布,将与ARM合作,在截至2023年3月31日的财年内,开始筹备ARM的上市事宜。但考虑到ARM的财务状况,软银可能很难收回2016年为ARM私有化而支付的310亿美元。当前,软银为ARM估值仅约240亿美元。

知情人士称,在严峻的监管压力下,英伟达CEO黄仁勋(Jensen Huang)和软银集团CEO孙正义(Masayoshi Son)最近几周,几乎每天都在就是否取消这笔交易进行谈判。最终,孙正义决定在周二公布新季度财报前做出决定。

ARM:找不到出路,日子将不会好过

 

不出售给英伟达,ARM几乎没有其他好的选择。ARM总部位于英国,而英国监管机构已经表示,将ARM出售给另一家外国公司可能会引发国家安全担忧。这意味着,高通CEO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提出的建议也很难实现,即由包括高通在内的ARM大客户组成财团对ARM进行投资。

ARM在芯片行业具有独特的地位,即同时向多家客户提供知识产权,而这些客户之间又相互激烈竞争。这意味着,英国或其他国家的反垄断监管机构,不太可能让它落入单一一家芯片公司(ARM客户)的控制之下。

在出售交易被终止后,ARM还任命内•哈斯(Rene Haas)为新任CEO。哈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计划在2023年3月之前让公司上市。哈斯称,ARM目前尚未确定其股票将在哪里上市,以及是否会将整个公司上市,或者是否会在上市前与任何其他投资者接洽。

哈斯说:“我们在云和基础设施市场的份额大幅增加,在汽车市场的份额也迅速增长。而且,我们拥有在这个市场长期取得成功所需要的一切。我们认为,ARM已经做好了非常充分的准备。”

但是,作为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ARM的日子将不会好过。尽管ARM向苹果、谷歌和三星电子等大型科技公司提供关键的知识产权,但该公司的销售额并不高。

在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六个月内,ARM仅创造了14.6亿美元的营收。虽然同比增长了56%,但与规模更大的芯片公司相比,营收规模仍相形见绌。以英伟达为例,分析师预计其本财年的销售额将达到近270亿美元。更糟糕的是,ARM还迫切需要更多现金才能跟上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的步伐。

在从前任CEO西蒙•西格斯(Simon Segars)手中接管ARM之前,哈斯曾负责公司的知识产权部门。他说,近年来,ARM在创造现金方面变得更加自律。他还表示,ARM已经停止了用于显示和视频芯片的商用芯片技术,转而支持其在数据中心和其他地方使用的更有利可图的计算技术。

哈斯说:“有一种说法是,当ARM还是软银的一部分时,我们拥有一张免费的支票,可以让我们大手大脚,不需要做一系列的权衡。事实上,ARM有能力做出这些权衡。”

当前,资金正源源不断地涌入RISC-V生态系统(ARM竞争对手,一个基于精简指令集(RISC)原则的开源指令集架构(ISA)),风险投资者和大型科技公司为一系列使用这项技术的初创公司提供资金,如SiFive、安第斯科技(Andes Technology)和文塔纳微系统公司(Ventana Micro Systems)。英特尔周一就表示,将拨出10亿美元资金投资开发RISC-V,并计划将RISC-V与其专有x86技术一起使用。

SiFive首席执行官(CEO)帕特里克•利特尔(Patrick Little)称,对于ARM来说,“这些投资从何而来?以前,来自软银和其他公司;但现在,只能来自自己的损益表,这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

不过,多家ARM客户向监管机构表示,RISC-V在未来7~10年内不太可能影响市场。

哈斯称,ARM相对于RISC-V的主要优势在于软件。几十年来,世界上大多数领先的操作系统,包括Linux、Android和Windows,都经过了修改,可以在ARM上运行。但这些操作系统中的大多数要么刚刚起步,要么还没有在RISC-V上开发。

哈斯说:“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生态系统和合作伙伴基础,他们为ARM制造硅。因此,他们与我们合作,协助我们为生态系统制造产品。我不想贬低RISC-V,但在与RISC-V对阵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增长机会。”

英伟达:可能影响未来的收购交易

 

相比之下,英伟达的赌注可能没有ARM那么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英伟达在交易开始时获得ARM架构许可后,于近期推出了基于ARM架构的数据中心CPU。

研究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斯泰西•拉斯贡(Stacy Rasgon)称:“英伟达不需要收购ARM。英伟达的股票就是‘硬通货’,而且他们有充足的现金。”

不可否认,这笔交易的失败确实给英伟达留下了“空缺”。该公司CEO黄仁勋经常说,他认为数据中心是新的计算基本单元,而每个数据中心都需要CPU。当前,英伟达在开发GPU市场处于领先地位。而且,凭借69亿美元收购Mellanox Technologies交易,在网络芯片领域也发挥着强大的作用。

但是,英伟达缺乏CPU业务,而基于ARM技术的“Grace”处理器有望填补这一空白。英伟达表示,希望在明年发布Grace CPU。但除了ARM,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可以帮助英伟达开发它。随着该交易的取消,英伟达将无法影响该芯片的开发速度。

Creative Strategy首席执行官(CEO)兼首席分析师本•巴加林(Ben Bajarin)表示:“目前唯一可靠、值得信赖的CPU知识产权来自ARM。”

当前,英伟达在机器学习芯片市场面临一些新的挑战者。例如,谷歌和亚马逊都通过各自的云计算部门推出了与之相竞争的芯片。为了取悦华尔街,英伟达仍要维持增长。

作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开发商,英伟达将来的任何收购交易,都可能遭到严格的审查。将来,英伟达可能在驾驶员辅助系统(DAS)领域展开并购,这也是英伟达收购ARM的一个关键理由。

知情人士称,英伟达将来可能会收购德国芯片公司英飞凌科技(Infineon Technologies),收购英飞凌面临的审查可能要少于ARM。但是,依赖英飞凌芯片的德国汽车行业,几乎肯定会提出反对意见。

软银:少了一笔“意外之财”

 

这笔交易的失败,对软银的不利之处纯粹是财务方面的。一位知情人士称,软银几个月前就意识到,这笔交易不太可能完成,只是不愿放弃获得巨额回报(通过出售ARM)的可能性罢了。

然而,在去年11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提起诉讼阻止这笔交易,以及其他国家也展开漫长的审查程序之后,软银意识到这笔“意外之财”将永远不会变为现实。

鉴于将ARM出售给另一家买家,面临着极大的困难,软银不得不寻求通过IPO退出(ARM)。但这一选择的回报,可能并不会太高。ARM去年曾在一份监管文件中称,软银曾考虑过让ARM在2019年和2020年进行IPO,但后来放弃了这一想法,因为“市场不会给软银带来必要的投资回报。”

分析人士称,寻求ARM上市的决定,将对软银的“愿景基金”造成打击,后者在2017年收购了ARM 25%的股份。

近年来,软银一直在剥离资产,希望专注于愿景基金的风险投资业务,并从其中一些投资中弥补巨额亏损。近期,软银出售了在美国移动公司Sprint、以及资产管理公司Forresse Investment Group的股份,并可能继续出售非核心业务。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