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网络

特斯拉交付不及预期,蔚小理抓紧驶入“弯道”

 周一美股特斯拉收跌8.61%,创近四个月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两天前,特斯拉公布了2022年第三季度的交付数据,交付量为34.3万辆,低于华尔街预期的约35.8万辆。

  而在国内则是另一番景象:最近这段时间,造车新势力特别喜欢用“弯道”一词来代称遇到的一些问题,尤其是蔚来和小鹏汽车,李想虽然没有说,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理想汽车也在他们所说的“弯道”里。

  以前,“弯道”是互联网公司更爱用的术语,一般都是说“弯道超车”。

  实际上,“弯道超车”是一个不好的驾驶习惯,是不值得提倡的,因为容易发生事故,正常的交通管理都是要求过弯道要减速慢行。就这一点来看,新造车们所提的“弯道”更贴近实际。

  2020年,以蔚来成功获得合肥的融资为起点,新造车势力刚刚穿过了生死线。在2021年,蔚来、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三家造车新势力的代表,年销量几乎触及10万辆的门槛。看起来一片繁荣的背后,他们为何在2022年,又集体进入了弯道?

  弯道的两端:没有起飞的销量、用户抱怨

  保时捷是燃油时代的标杆,小鹏G9是这个时代的标杆,也是智能汽车迈向无人驾驶汽车前的最后一代。

  2023年实现月销过万辆,超越奥迪Q5。

  G9是50万以内最好的SUV。

  9月21日的晚上,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第四款车型小鹏G9的上市活动上一番豪言壮语,却没有博得满堂喝彩。相反,除了寒暄式祝福之外,他听到了更多吐槽的声音——“配置复杂,看不懂”、“基本款既然没有一点智能配置”。

  第二天早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也和这些用户的质疑有关系。当时,他拍着胸脯说,“小鹏汽车可以在两天内完成SKU的优化。”

  在连续熬了两个晚上后,小鹏汽车的确完成了SKU的优化,看起来不那么复杂,让用户难以理解。同时,还靠着“加量不加价”平息了一些质疑的声音。

  这是中国汽车历史上很罕见的一幕——一家车企在旗舰车型刚上市两天后,就对SKU做了修改,还增加了车辆的配置。这一幕发生在造车新势力身上,既是幸运,也是不幸。

  幸运的是,小鹏汽车能够立刻认识到问题,然后很快就能改正,并且赢回了一些用户的好感;不幸的是,作为一家成立八年的造车新势力,在所谓的旗舰车型上,仍旧犯之前出现的错误。

  壮举,往往是运气和教训的集合体。

  小鹏汽车不是唯一的一家。在小鹏汽车之前,蔚来、理想汽车已经不止一次遇到各种问题,比如蔚来被质疑“销量掉队”、“新产品乏力”、“亏损大”;而理想汽车,从理想L9上市到理想ONE的停产,再到理想L8的发布,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出现,让很多老车主感到不满,“认为自己被割了韭菜”。

  这些声音,在三家头部造车新势力的销量没有随着大市实现阶梯式增长的当下,更显尖锐。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2年1-8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97万辆和386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2倍和1.1倍。

  小鹏汽车在2022年前8个月交付量为90085辆,同比增幅为95.87%。其中在今年7月和8月,小鹏汽车的销量连续环比下滑。“完成25万辆年销量的目标几无可能。”一位小鹏汽车的员工表示。

  2022年1-8月,理想汽车累计新车交付75396辆,比去年同期的45176辆增长了66.89%。成绩最不如意的是蔚来,2022年前8个月,蔚来交付新车7.16万辆,同比增长仅28.3%。

  对比来看,比亚迪的同期销量增幅达到164.03%。而三家的交付量之和,还不如特斯拉Model Y一款车型的销量,今年前八个月,这款车型的销量增幅达到248.5%。

  销量只是一个最直观的体现。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造车新势力的产品布局还处于前期,并不是特别完整的谱系型布局,在调整的过程中就会走一些弯路,“他们需要重新规划、梳理产品体系。”与传统车企相比,造车新势力还没有充足的缓冲来度过这些阵痛。

  就客观来说,崔东树认为,目前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仍然不完善,新造车势力因为体量还比较小,所以对产业链的议价能力和对上游的保障能力比较弱,所以也会导致造车新势力处于比较被动的情况。

  而一位曾经在多家车企,也在造车新势力做过中层的人士则直言,如今的“弯道”更像是造车新势力给自己的节奏调整找的借口。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何小鹏直言小鹏汽车仍处于弯道之中,且新势力的第一代都是处于弯道之中。“产品和技术要进入下一代,但客户的需求在变化,所以如何能够在弯道上控制好速度,又能够把弯过快,就是一个当下的挑战。”

  提升销量,仍是第一要务

  销量是进入弯道的标志,同样也是驶出弯道的象征。

  8月26日,成都车展开幕,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表示,过去一年,在终端市场增长快速的情况下,蔚来没有赶上红利。2022年蔚来交付三款新车,并布局大众化品牌,就好像在赛车道上,蔚来率先进入弯道,产品换代就是第一个大弯道。在弯道中速度会调整,出了弯道后速度会重新上去,现在蔚来快驶出弯道了。

  与此对应的是,蔚来在2022年8月的交付量达到了10677辆,是历史第二好的月度交付成绩,在榜单上重回造车新势力前三。

  蔚来前8个月的交付量不足全年15万辆目标的一半。“最后4个月,蔚来会全力冲刺,销量会有个很大的突破。”一位蔚来员工谈到。在ET7之后,蔚来的另外两款新车型ES7和ET5陆续在今年第四季度进入大规模交付。不过,蔚来想要达成目标,仍有很大的挑战。

  销量也是另外两家头部造车新势力的首要目标。特别是小鹏汽车,前述接受采访的小鹏员工谈及了小鹏汽车在G9上的犹豫不决,“被定位于走量车型的P5,达不到预期,如果G9还不行,那么小鹏汽车就容易进入一个产品青黄不接的阶段,所以定价的压力很大。”他说。

  甚至,小鹏汽车为了在G9上赢得对其他对手的优势,从而在电池上进行了成本压缩。宁德时代不再是小鹏的首选,而是转向了中创新航等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将最高的续航能力压缩到702km。

  “这款车还是要提价的同时,更要走量。”该小鹏汽车员工说。何小鹏对G9的目标也很高,“2023年月销过万辆,超越奥迪Q5。”这是他在G9的上市仪式提出的标准。

  理想汽车则把理想L8的发布时间提前了1个多月——从9月1日公布的“11月上市即交付”提前到了9月30日上市,距离小鹏G9的上市仅仅间隔了一周多的时间,颇有拉开架势抢潜在用户的意思。

  2020年6月,何小鹏、李斌和李想三人见了一面,随后何小鹏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张三人的合照,配文是“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从那之后一直到2021年初,对于三家头部造车新势力来说,都是一段甜蜜期,不管是用户口碑,还是在资本市场,都比较顺利。

  如今身处弯道,终于又进入了一个“思变”的轮回。不管是在网上备受争议的李想,还是真金白银支持小鹏汽车的何小鹏,还是带着高管在开拓欧洲市场的李斌,个中滋味他们都已经是各自感受了。

您可能也感兴趣: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