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打印机与耗材分离的商业模式带来根本矛盾

打印机与耗材分离的商业模式带来根本矛盾

图为纳思达市场总监臧晓刚


  主持人:337的案子很多网友都听说过,这个案子长达1年半,并且很多媒体也进行了广泛曝光,现在很多网友都听说了337这个词,但是这个案子到底怎么回事,可能很多网友还不很了解,我知道臧总你们的公司也是亲身经历了这个案子,也是积极的参与者,能不能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这一年半大概发生了什么?

  臧晓钢:纳思达在过去并不是一个非常突出的或者非常有名的一家企业,但是这次在美国的337的墨盒调查案,一下子把纳思达推向了整个知识产权纠纷的风口浪尖上。所以,大家也都非常想了解这一个小小的墨盒怎么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浪,一时间在全球,网上包括在IT界造成的影响非常大。实际真正的原因在里边还是蛮复杂的,我就先向大家介绍一下纳思达公司。

  纳思达公司是一个专业制造打印耗材的企业,多年来纳思达公司一直不断的创新,一直不断地推出一些新产品,使这个企业得到了一个快速的发展。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已经是一个由十几家企业和有很多海外公司和国内的公司,由内资、外资构成的一个产业集团,在中国耗材领域应该也是属于规模比较大的企业之一,在全球这方面也引领着一个通用耗材产业的发展方向。

  这次在美国发生的337的墨盒调查案,源于日本爱普生公司利用它在美国的子公司,利用美国的《关税法》337条款来状告全球24家公司,但实质上这24家公司背后主要是中国的制造企业,其中有17家中国的制造企业。通过337的调查,使中国的通用耗材产业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也对中国通用耗材企业尤其是墨盒的生产企业构成了一个重大的打击。

  虽然从墨盒这个产品上来看,它并不是一个非常大的产品,它是一个耗材的产品。但是因为纳思达所做的耗材产品,实际是依靠自己的创新技术,不断推出新产品,不断扩大自己的市场,近几年来纳思达公司在全球的通用耗材产业第一个推出了带芯片的墨盒产品,实际这个产品推出,也打破了一些打印耗材行业的巨头企业对市场的垄断。纳思达公司也是在全球通用耗材业第一个推出了无海绵的墨盒,这种墨盒的推出使墨盒所残留的残墨可以减少到最少,是一种最环保的墨盒。同时,纳思达公司也是在全球第一个提出分体、分色没有电子垃圾污染的分体墨盒,在通用耗材行业里边也是第一个推出。这一系列的产品推出,使纳思达的产品在市场上得到了全球用户的喜爱,尤其得到了美国市场用户的喜爱。所以,美国市场的用户纷纷在购买纳思达的产品,也使纳思达的产品在美国市场的销量节节上升。

  这种情况下,实际上337的到来是因为市场竞争的因素,因为我们的市场在美国做大了。

  再一个,纳思达所从事的打印耗材这个行业,有一些行业的同仁们在讲它是一种巨人的游戏,可以看到实际真正在打印机这个行业里边,真正做的比较大的就是那么几家公司,像佳能公司、惠普公司,还有爱普生公司。为什么说它叫巨人的游戏呢?在这个游戏中间大家都有用过打印机的经历,现在有一种说法,“我买得起打印机,用不起耗材”。前两天碰到一个朋友聊起来,他说我在中关村买打印机,400多块钱一台,我说再带一套耗材,耗材一买也要400多块钱。我就跟他开玩笑,你能不能把打印机的耗材墨盒拿出来,拿出来墨盒卖给你400块钱,把打印机拿走?当然肯定是不行的(笑),因为这样设定的是一种游戏规则。这样的一种商业模式设定下来,使在打印机这个行业的进入者非常困难,设定了一个非常高的门槛,没有人、没有投资者会投资一个不赚钱的行业,也就是说打印机这个科技含量很高的产品在市场上卖出了一个很低的价钱,但是相对来说技术含量不是特别高的耗材产品,反而卖出了一个非常高的价格,因为耗材是要不断去使用,通过耗材可以赚取的是连续的利润,实际上耗材所产生的是暴利。

  纳思达所从事的这个行业做的是兼容耗材,兼容耗材进入以后,为什么深受消费者的喜欢?就是因为它充分考虑了消费者的利益,考虑了消费者的需求,被用户所喜爱。所以,我们的产品一上市以后,受到市场很多用户的追捧,受到他们的喜爱。因为原有的商业模式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我们进入以后,使消费者有了更多的选择权。

  主持人:也正是由于存在这种商业模式才有了像纳思达这样的企业才有了市场的生存空间。

  臧晓钢:这个行业里,因为我们看到了这种商业模式,也看到了消费者市场的需求,所以我们进入了。但是进入这个行业,坦率地说面临很大的风险,也就是现在流行说的专利权或者知识产权的风险。因为几大巨头在设计打印机的时候,同时对他们的耗材也做了很多专利的壁垒。举一个例子,一个小小的墨盒可能为了保护它的暴利,防止竞争对手生产,注册了有上百项专利,有上百项的权利要求。你要想做这个产品,不能侵犯它的权利,所以必须要回避。所以,你想上百项的要求在一个墨盒周围放着,是不是构成了一个地雷阵。如果这脚下去踩不好就踩到地雷了,一定是把自己炸掉了。所以,这个行业风险比较大。但是我们做这个行业中,我们也分析了我们自己的技术实力,前边讲到了我们有很多新的技术、新的产品,而且引领着我们通用耗材的产业在走。但是我们不是去抄袭他们,或者是侵犯他们的专利做出来这样的产品。即使这样做出来以后,当你这样的产品在市场上销售以后,被市场用户所喜爱时,同样对方也会看到你,因为你破坏了一个商业模式,你要加入一个巨人的游戏,而且希望这种游戏按照纳思达定的规则来玩,这个时候一定会产生一个非常巨大的压力,而且实际这种知识产权的纠纷,我认为是一个高层次的市场竞争的手段,真正在市场竞争中,你说打价格战,现在大家都知道是一个低端的竞争,真正高端的竞争在哪里?是知识产权的竞争,是专利权的竞争。

  这次在ITC裁决的结果,发出了一个普遍的排除令,除了纳思达的新产品之外,还有除了兼容爱普生打印机宽幅墨盒和无海绵、无芯片的墨盒在这次打的中间被打出来之外,其它的主流产品全部被排除在外。通过这样一种知识产权的保护,通过这样一种法律的约束,使你市场大部分一下子短时间内就退出了。这种竞争是和普通的商业竞争是不一样的。

本文导航:
·纳思达:337调查不追究过去 即使侵权也不能放弃
·打印机与耗材分离的商业模式带来根本矛盾
·“337调查不追究过去 即使侵权也不能放弃”
·337墨盒调查案对纳思达是“塞翁失马”
·中国企业应从战略上做好知识产权纠纷准备

[Page: ]

臧晓刚:337调查不追究过去即使侵权也不要放弃

图为中国电子音像协会首席律师张旭廷




  主持人:这个是不是也印证了IT行业的一句话,一流的企业做标准,最高层次的竞争是在标准的竞争上。我知道这次纳思达能够胜诉还有一个原因,至少它是应诉的,但是其它的墨盒公司都选择沉默。问一下张律师,您是在做知识产权方面非常有经验、非常资深的律师,就您观察,为什么像国内其它墨盒企业都选择了沉默,而没有像纳思达这样积极应诉?是不是他觉得经济上不划算?

  张旭廷:这不是在墨盒这个行业里边特别的一个现象,其实你要回顾过去几年类,被全入这类行业诉讼当中的其它企业,也有很多人选择了放弃。选择放弃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基本上他是从心理层面,从战略层面,对诉讼对这个企业的影响没有一个认识,就像臧总讲的知识产权本身不仅仅是一个诉讼,不能单纯说从一个法律的角度或者是律师的角度去看这个诉讼本身,而是说企业尤其是海外的跨国性大企业,通过诉讼的目的不是取得某一个专利上的一个胜利,而是通过取得这个胜利以后,在整个市场地位上奠定它的独占性、相对的优势地位,打击竞争对手。

  我们中国的企业第一主要是战略上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第二,所谓知识比较缺乏。比如337也好,比如在联邦法院提出的专利诉讼也好,到底这个官司怎么打?中国企业基本上面临着刚刚开始所谓走出去的潮流,走出去对海外的法律环境、市场环境都不了解,必然出现这种事情也没有准备。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大家首先比较紧张,不了解。第二方面,当然也是财力上,因为打知识产权的诉讼确实很耗时、耗钱,很多选择放弃这件事,这是非常可惜的。但是随着像纳思达这样的企业,包括过去像华为这样的企业敢于应诉,敢于应诉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你敢于利用专业的队伍、知识取得这样的效果,比如当年像华为和思科诉讼过程中取得的成果,还有包括像最近珠海的炬力半导体和纳思达这样的公司。其实整个在行业上,对它的影响非常大。至少我们从广告的效应来讲,现在每个人都知道纳思达,你可以站在一个舞台上和巨人进行挑战,而且最后还能赢得胜利。这样不光保护了你在专利上的权利或者是理清了专利上的纠纷,而是商业地位的改变对企业是非常非常大的。

  臧晓钢:刚才张律师讲的也确实这样,最近我刚刚在商务部的会议中,我们了解到其实知识产权纠纷不可怕,我听到一个律师事务所介绍,真正在美国打的由法院裁决出的知识产权的纠纷案子不到4%,大部分是在打的中间和解了。其实知识产权的案子不可怕,即使在ITC这种案子也介绍,最后ITC裁决下来定案不超过25%,而在联邦法院推翻ITC裁决的案子也接近50%。那你推算下来,即使在ITC下面的案子也就是百分之十几。所以,知识产权的纠纷并不可怕。

  我非常同意张律师讲的,中国企业很多对知识产权的纠纷,尤其对ITC这种纠纷很多不够了解,非常不了解。所以,之后的很多企业,我们跟爱普生打ITC的专利权纠纷以后,当时ITC美国贸易委员会做出裁决之后,就有打电话,“你们要赔多少钱”?“赔多少钱,对方的律师费肯定花的也很多吧,你们是不是要承担?”听到以后,而且国内一些比较大的企业都在问,就是因为他对知识产权没有概念,其实ITC打的不是过去,很多企业我也了解过,“张总,真的我跟你谈,我们的产权,他告了我们,我们检查了自己,确实是侵权的,我们不在理”。但是我说那你想不想在美国市场做?其实ITC打的不是过去,不追究过去,你是有侵权。但是通过ITC这种官司打的中间,要迫使你改进自己的产品,你的新技术没有侵犯他技术、侵犯他的产品,让ITC的法官看到,你有这样的技术,未来卖到美国市场是这样的产品。过去你有侵权或者是有侵权嫌疑,或者是有侵权分歧,这种产品我不卖了,我卖的是一个全新的,我没有侵权你的产品可不可以?ITC的法官会允许你再卖入美国市场,因为你代表一种新技术的产品,推动的是一种新技术,或者是对科技是一个进步。通过在打的中间不断改良自己的产品,对创新是有好处的。但是你不打,就承认自己是侵权了,我也就放弃掉了。而且打的中间并不对你过去一些侵权产品,你要对它做出一些赔偿,在ITC里没有的。只是打的新产品的总入。其实这个概念很清楚,但是很多企业不清楚,ITC一到了以后,首先说“我放弃了”,因为最后仔细研究自己的产品,没有避开他的专利,就觉得没有信心了。但是你现在没有避开,未来在打的中间是不是可以向法官陈述你可以避开,这时你的企业是一个进步,你的产品也是一个进步,你的整个队伍核及术人员也是一个进步。华为就是这样,巨力也是这样。巨力打之前也是一个不知名的公司,在整个打的中间,巨力的名气多大?巨力的产品怎么样?提高了很多。纳思达同样也是这样,打的中间我们不断改良我们自己的产品,有争议的东西我们回避。最新这次打出来的产品就是完全没有争议的,我们没有任何侵权的产品,是这样的一种方式出来。向全球的用户证明,我们是有实力的,我们是尊重对方知识产权的,但同时我们也希望对方尊重我们的知识产权。不能是我们尊重了你的知识产权,我们回避了你的专利,我们出来的专利你就认为是侵权,就一直打到底。那我们也有信心,我们为什么坚持打下去?就是对我们自己的技术、对我们的产品充满信心。而且我们也相信最终的法律也一定是公正的。

[Page: ]

  主持人:臧总,您刚才提到张律师刚才说我们在战略当中认识上还认识不到,关于ITC的诉讼到底是怎么回事。另外一个问题,臧总刚才说到很多企业没有多大财力,有一个财力的问题。问一下臧总,纳思达公司这一年半的案子,一共花了多少钱?

  臧晓钢:这个案子本身,前两天我在商务部开会,他们也在分析我们这个案子中间,也都提到了,觉得我们的费用比较大。但是你要看我们这个案子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因为对方当时在告我们的时候,最早告我们提出了9项专利权利要求,而每一项专利上面都有几十项权利要求。而随后又感觉到证据不足,又追加了两项,到十一项。你设想一下十一项专利权要求,其中每一项又有几十项权利要求,展开的面有多大?而且时间特别短,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要做出这么多的陈诉文件,花费大量人力、精力,律师也花了很多精力来做。为什么ITC的官司比较大?就是因为这样的工作量,在短时间内应付大量的文件,陈诉大量的说明以后造成官司的费用比较大。

  但是从这种费用来看,虽然它比较大,但是从我们这么长时间应诉的过程中间,我认为我们是值得的。一个是通过打,使市场的用户认识到我们的产品。通过这种应诉,巨大的费用花出去以后,也要这里面证明我们的商品是有技术的,我们是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也就是刚才我说的,我们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也希望别人尊重我们的。我尊重你,你不尊重我,那我们要应对,多少钱也要继续花。

  主持人:这个案子对纳思达而言,有的人会说这个公司现在做耗材做得非常大,非常有实力,所以愿意花很多钱打这个官司,同时也获得的回报比花的钱更值得。但是有很多略微小一点的耗材公司会不会觉得,我找了律师,律师给我报了一个价格,我觉得一共要花这么多钱,我已经难以承受,就放弃了,张律师,是不是也有这种情况?

  张旭廷:这个问题解决的办法是同一个行业的人可以联合起来,比如通过一个协会的方式,或者是联合的方式。因为我们是共同的被告,可以请一个共同的律师,来替所有里边一部分的被告代理诉讼,这样至少做了费用的负担,减轻大家的负担。如果你就这么放弃,当然大家都要算这个所谓好处和坏处的分析。特别小的不说,如果在这方面你还是有很大的潜力,要发展,而且对你来讲是发展到一个进入国际市场最关键的时刻,这时不能退下去。

  这方面,过去比如地板行业,打火机、彩电、手机,这些都是行业性集体诉讼。要么是单独的采取行动,集体采取行动特别少。这就特别需要我们同一个行业大家能够形成共识,能够形成集体权益,达到一个分担费用、分担风险,将来能获得更好诉讼效果的方式。在这方面,过去我们能够看得到的,因为过去我自己在律师事务所的时候,也代理过国内的一些企业,非常成功地进行集体谈判,比如大家请一个律师事务所代理4、5家事务所,就某几项或者数个专利所有人进行谈判,这样效果是非常好的,这都是可以使用的一个方式。

  主持人:据你来讲为什么这次337墨盒专利案没有集体诉讼,而是纳思达一个公司在应战?

  张旭廷:很重要的一点,这个行业里边的人,大家对这个诉讼一个是不了解,另外这个诉讼对他本身公司带来的影响,从成本分析和将来的结果分析有不同的认识。纳思达很重要的一点,我已经是企业的领头羊,对我来讲生死攸关的一场战役,而且能够认识到我不打是根本没有机会的,我打可能还会有机会。一个方面我想肯定也显示了他们对自己的了解,比如自己的专利、自己研发的技术本身有信心。所以,在战略上各方面选择了专业队伍、合适的诉讼策略,取得这样的效果。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就像臧总讲的,除了纳思达里边的一些产品没有被排除在外,行业的其他人可能永远排除在这个市场之外了,对他们来讲这无疑是灭顶之灾。因为从中国整个企业的市场发展战略来看,成本竞争的结果是这个行业的每一个人利润不断下降,甚至难以维系。往高端走这是唯一的趋势,但是高端走第一个问题就是知识产权的问题,不能够回避。其它案子都能给我们企业提出一个很好的警示作用,如果你不走出去,走到高端市场上,首先你要对自己的知识产权做准备,你有没有所谓自己的核心、自己的技术。第二,你的产品出去之前有没有做你目标市场的竞争者的专利侵权分析?你要知道你这个产品到那儿会不会被对手所起诉。所以,这个时候就要请专家分析。比如刚才张总讲,有些企业说我的工程师一看了我的产品,真的是侵权了,真的算了,我打有什么用?其实专利或者是一个技术有没有侵犯别人的专利权绝对不是一个技术的问题。虽然不仅仅是一个法律的问题,它是基于技术上的一个法律判断。所以,最终这个判断,虽然从诉讼的程序来讲是法庭做出的,但是过程当中,你在做这个结论之前,向自己的领导呈出这个报告之前,一定是专家帮你分析是不是有侵权。所以,这样的判断可能是自己把自己的路给葬送了。所以,专业技术、专业队伍的利用,自有知识的积累,对于选择这个战略、选择这个策略有非常大的影响。

  臧晓钢:我再补充一点。张律师刚才讲到,因为具体到这个案子,它的背景和详细情况张律师都十分清楚。

  因为337墨盒专利案这个案子在打的时候整个是一个普遍排除性,而美国市场在全球的通用耗材市场占的份额比例非常大,在30%,以上甚至是40%以上。这个市场丢失以后对于整个基于中国制造的墨盒的产业来说影响是致命的。为什么在日本的爱普生公司利用美国的法律控制美国市场,垄断美国市场,从美国市场把我们打出?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对我们影响是非常大的。基于这样一种方式下才采取这种措施。

  在应对中间,刚才提到很多企业没有应诉,可能是基于对337了解不够,这是一个原因。我也看到国内一些企业337案子出来以后发表声明,说我们有自主创新的知识产品,我们的产品不在这次被告之列,我们的产品还可以继续卖到美国市场。这是一个非常无知的,对337排除令非常无知的,还是律师发出的声明,这说明中国企业对337不够了解。我们为什么坚持打下去?不是我们在美国有巨大的商业利益,我们可以把律师费全部承担下来。而且通过打官司,当然我们获得了很多,我们的技术、我们的市场、我们的品牌都获得了,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是现在的一种投入。但是你现在不可能得到回报,但是看重的是未来。你必须在这个市场中把这个打下来,如果我们不打,设想一下,中国的耗材企业、中国的墨盒产品是不是被美国这次普遍排除令一个不留的全部排除掉?普遍排除令是任何都进不去的。

  张旭廷:是针对这一类产品,不是针对某一个企业。

  臧晓钢:是针对某一个产品,不是针对企业。

  张旭廷:甚至包括不在诉讼之列的企业,只要你的产品属于这一类都被排除在外。所以,像臧总说的,这种声明真的要很小心。

  臧晓钢:我们现在打的坦率地说,不只是为了我们,不仅仅是为了企业自身的利益。其实再推后,我们是维护的一个行业的利益,也就是中国制造墨盒产业的一个利益。再说大点,也是一个国家的利益。到了这个时候,我们要推掉了整个全线就崩溃了,中国的墨盒产业就面临着灭顶之灾,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你找不到任何新的产品可以再卖到美国市场。那你说这种打击多大?如果这个时候你退出了,我认为后期中国的打印耗材产业没有希望了,甚至延伸到中国的打印机,现在中国还没有自己制造的喷墨打印机,但是如果有自己的耗材在这里撑着,至少还有一个赚钱的行业能够撑得住,未来的打印机还有机会诞生出来。如果你不做了,整个打印机这个行业基本上被别人占领。不要小看打印机,大家最近也看到了,现在传真机、扫描仪、复印机、打印机合在一体都做成一体机了,就是一个家庭的家电的一部分,将来是生活必备的,离不开的。这样的一个产品,中国的企业没有任何参与机会。所以,我们打的是未来的一个机会,也是为了自己的希望在打。如果我们退掉,我们的后路、未来在哪里?看不到。所以我们坚持打下去,即使ITC这样做出的裁决,我们还认为不合适,我们继续向美国地方联邦法院继续告它的专利无效,在美国的专利商标局告它的专利无效。

  主持人:这是为什么?

  臧晓钢:继续再告。为什么?你设想一下如果我们把它的专利告到专利无效了以后,ITC的判决基础在哪里?最后就是基于这样一项专利。如果这个专利无效,ITC的判决无效了,釜底抽薪,中国所有的墨盒企业都受益了,大家都可以进去做。如果这时我们只考虑我们自己,我们用不着打,我们的产品可以卖进去了。但是作为一个中国的企业,基于中国成长起来的企业,我们不能这样做。因为我们基于对自己产品、对我们专利技术的信心,这种信心用一个事实来讲,同样母专利的发源地是在日本注册的,我们的母专利在它的母专利日本,我们的产品也都卖到日本,也都遭受过同样的专利权的诉讼,但打的结果怎么样?对方要求撤诉,主动提出撤诉,要求和解。和解的结果是什么?这种和解的情况是,承认我们的产品没有侵权,否则肯定是把你打趴了,败诉了。承认我们的产品没有侵权,我们的产品可以继续在日本市场销售,这是事实。同样的专利权,在母专利的国家里,通过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的裁决认为我们的专利没有侵权的东西,那么同样的东西在美国就可以裁决到它侵权吗?那么全球的法律就完全不一样了。

  张旭廷:专利的有效性是一个新颖性的问题,新颖性不是地域性的。假如证明这个专利有效,第一个符合新颖性,就是在全球的范围内,在已知的已发表的领域,你没有先前的技术。在日本从理论上讲如果发现这个专利是无效,如果因为新颖性而无效,基本上断定在全球就可行。

  臧晓钢:在日本的案子里就法律的角度证明我们的产品是不侵权的。但是ITC这次裁决出来,大家对ITC很多不了解,ITC所做的不是一个真正法律意义上的裁决,是一个总行政或者总法律的决。所以地方的联邦巡回法院是可以否定这种裁决的,ITC日本的案例可以不参考,但是在一些美国的联邦巡回法院要参考相关的一些案例,我们基于对我们自己产品的信心,对我们专利产品和我们自己专利没有侵权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应该放弃。你自己想一下,你自己有理,被别人告,你自己还要放弃掉,至少目前在我们现在的国家里,在我们目前中国的企业里,我相信即使不是我们,碰到其它企业也会坚持下去。

本文导航:
·纳思达:337调查不追究过去 若侵权也不要放弃
·打印机与耗材分离的商业模式带来根本矛盾
·“337调查不追究过去 即使侵权也不能放弃”
·337墨盒调查案对纳思达是“塞翁失马”
·中国企业应从战略上做好知识产权纠纷准备

[Page: ]

中国企业应从战略上做好知识产权纠纷准备
图为纳思达臧晓钢、律师张旭廷与主持人(新浪科技 卞志国摄)

  主持人:中间的过程,最终的结果也是判纳思达是胜诉的,就像在日本的判决
一样,爱普生中途有没有提出过和解?

  臧晓钢:我纠正一下,前面讲到并不是ITC看到我们胜诉,只是我们的不侵权产品,还有其它在我们打的中间,打的拖出来的一些产品,比如宽幅的大墨盒,还有无海绵、无芯片的墨盒,还有我们的不侵权产品,这部分是排除的。

  主持人:他们的产品没有被纳入排除令里边。

  臧晓钢:中间拖出来那么几个产品提出来。但是这种判决大部分主流的产品还是在里边,我们认为这种裁决是不公的,所以我们要继续提出上诉。刚才讲到ITC这次判决的结果是这样的。我们之所以上诉是因为我们对我们自己的产品含有很充分的信心,我们坚信我们在联邦巡回法院最终能够打出最终的胜利,我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主持人:网上看到很多网友也在线上,给我们提出了很多问题。一个网友问张律师,现在中国很多企业也正在走出去,他们手上也握有很多知识产权,但是出去的时候还会遇到很多知识产权的纠纷案例,还会遭遇到国际巨头知识产权的围截。张律师,您觉得像纳思达这样的有专利的公司怎样应对这些纠纷?

  张旭廷:有些公司已经获得知识产权,比如在某一个产品下拥有自己的专利,首先你要看你的专利是在哪儿生效、哪儿申请?如果只是一个中国的专利,这个专利从法律来讲只是受到中国范围的保护。你这个专利上所依附的技术,在境外会不会得到保护,要取决于境外的法律是不是能够得到认可。所以,要做的第一件事,对于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道路第一步、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可能就是遇到知识产权的问题。因为对于跨国的大企业来讲,已经把知识产权的这种诉讼,已经是作为整个国际市场战略非常重要、非常基础的一部分,它们可以说是在中国这个本土以价格的方式打你打不过的时候,它对你出国的企业,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制裁。因为他们手中握有的专利可能更多,他们对运用专利战略、运用专利诉讼的办法可能更加娴熟。所以,对于我们中国企业来讲,必须要充分对这个东西有一个心里上的准备,还有一个时间上的准备。时间上的准备无非是出国之前,我们有一个所谓的防御性的战略。第一能够给的建议是目标产品在目标市场上的专利侵权性分析。如果我知道我这个产品在目标市场的竞争对手可能有同样的技术,我首先要根据目标国家的专利法,对你的竞争对手相同或者是相似产品的专利技术做一下分析,看你的产品是不是会落入它的专利权利保护的范围之内。如果是,就要做相应的应对,或者你要做一些比较规避性的设计,这是最主要的。但是在做这个事情的同时,很多公司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老是用自己的工程师来做这种判断,因为现在资讯比较发达,各个企业的工程师第一专利是他写的。第二,他可以在网上收取一些资料做分析,但是这只是技术分析。技术分析绝不能代替法律的分析,尤其是中国的一个工程师利用你可能对中国专利法和你自己知道的技术数据进行分析的结论,在国外目标市场可能是不适用的。我自己所经历类似的情况就是工程师一分析,工程师说我们这个产品没有问题,工程师判断的结果可能是两种,一种是没事,这可能误导企业。你说没事,要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事。说有事也可能误导这个企业,主要是你不分析你的产品在目标市场的国家到底有没有侵权。

  所以,在企业把自己的产品推向某一个目标市场的时候,一定要请在那个目标市场的专业法律人才对你这个产品,比照当地的专利法或者是当地你竞争对手的专利技术来进行分析,这样才能帮助你企业做一个正确的分析。这个正确的分析至少对这个公司在这个特定国家的产品战略、市场战略是决定性的。如果不做分析,或者是分析错了,你出去面对的就可能是一场诉讼。一场诉讼对于比较有实力的企业来讲可能是影响不大,但是对于实力不大的企业来讲可能是非常重的负担。再加上我们的经验不足,看看比较大型的跨国公司在打知识产权诉讼的时候,他们基本上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手段,比如法律上的准备、专家队伍的准备,财力上的准备不用讲了,公关宣传上的准备、客户关系上的准备、政府关系的准备,他是非常有经验的,组织得非常好。包括在诉讼的地点、诉讼时机的选择上,提前都做了很多准备才开始。往往有一个特点,大公司之间的战役经常有点像偷袭似的,我记忆当年思科诉华为就是大年除夕的前几天。

  我们如果不具备这方面的经验和能力,没有充分的准备,可能会对我们刚刚迈开跨向国际市场第一步的企业来讲,可能就会有非常大的挫折。我的建议是真的要请专业队伍来做评估。

  主持人:请专业的律师团队来评估到底有没有侵权。

  张旭廷:对。

  主持人:臧总,通过这次案子你们也获得了很大利益,当然也付出了很大代价,总体上讲您说还是非常划算的。您也注意到了国内其它公司的一些做法,能不能总结一下,告诫国内的公司再遇到这种情况要注意到什么?

  臧晓钢:华为也是这样,在春节之前受到诉讼。中国的耗材行业也是这样,其实选择的时间点就是这样,我们是在2006年2月17号,春节刚刚过,我们都在休假,没有想到突然收到,而且ITC的337调查有一个特点,速度非常快,通常在一年左右。像我们这个案子已经拖了很久,通常是一年到18个月,我们这个案子打了20个月,一直在延后,一直在延后。

  从这里可以看出它的时间点,对方起诉人、原告人,像日本爱普生公司准备了好几年,可能2、3年前就开始准备了,但是轮到我们来应诉的时候,真正准备文件只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大量的文件准备,需要巨大的工作量。很多企业,尤其是管理不严谨的企业,文件都找不到,还谈什么应诉?所以,有一个启示,我们的企业在做国际贸易的时候,务必在开始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基本功扎牢,多检索一些专利。每开发一个新产品,都把这些过程记录下来,把文件做好,把管理做好。一旦有这种纠纷,速度非常快,马上拿出来就可以应对,不需要准备,更不需要做假,拿出来就是实实在在,而且你想准备是来不及的,所有的文件都要呈送给法庭。中国的企业平时没有准备,没有这些文件拿什么?

  所以,要想做国际贸易就要遵循国际贸易的法则,337就是一个法则,有它好的一面,也有它不好的一面。但是337调查的同时也会帮助你企业有一个进步,给我们企业有压力,这也是它好的一面。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案例也能够给国内的企业有一个启示,在这个过程中间自己每一步做的中间要规范,要有创新,要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但同时也要了解国际的贸易规则、国际的法律规则。

  昨天我跟一个律师朋友在一起聊天,他讲到了,中国做国际贸易必须了解国际贸易的规则,必须了解国际贸易中涉及到的法律和知识产权纠纷应对的策略,否则是不行的,站不住脚的。最后我跟他聊了以后,他说这种官司打到后边,打到一定程度不简单是技术层面的东西,最后打到一种法律层面,再打到上面,其实法律层面都是律师之间一种市场的制衡,是市场垄断和反垄断的较量,是一种高层次市场的竞争。所以,我们的企业一定要认识到,不要认为打知识产权的官司觉得丢人,尤其是打了以后,有了纠纷不敢说、不敢讲,其实不丢人的。因为你在打,证明你是有技术的,你就光明正大地讲我们跟它有什么纠纷,没有关系的。这些方面中国的企业要扭转一种观念,要适应国际贸易的观念。像美国大的公司,通用、微软,天天都收到法律诉讼,丢人吗?没有丢人,说明它实力大,因为它到了知识产权竞争的层面。你如果连知识产权都没有或者说你到不了这种程度,别人一打你,你就死,别人一打你,你就跑,那你还是停留在低层次的做一些没有知识产权的产品,做一些别人在20年前已经注册过专利,后来放弃掉的专利,也就是给你们一份免费的午餐你吃吧,但是这种免费的午餐肯定不是一个好吃的。如果你只是想吃这样的午餐,肯定你的层次是上不去的。所以,中国的企业还是要从开始做国际市场中就要考虑到未来,考虑到对未来做好准备,在产品、在技术、在人才、在法律的知识方面、在专利技术的知识方面,包括律师队伍各方面都要把它做一整套的策略。

  刚才张律师进来之前跟我讲到了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事情,我觉得他的很多概念都是非常好的,他是从战略层面来考虑企业的产业怎么来发展,这样即使有纠纷的时候,就不会出现应付不足。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非常感谢各位网友的参与,也感谢臧总和张律师今天来新浪网跟我们谈知识产权的话题,谢谢各位,谢谢各位网友,再见!

  (聊天结束)

本文导航:
·纳思达:337调查不追究过去 即使侵权也不能放弃
·打印机与耗材分离的商业模式带来根本矛盾
·“337调查不追究过去 即使侵权也不能放弃”
·337墨盒调查案对纳思达是“塞翁失马”
·中国企业应从战略上做好知识产权纠纷准备

您可能也感兴趣: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