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Uber正式递交IPO:拟登陆纽交所 去年亏损18.5亿美元

美国网约车巨头Uber周四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提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申请文件。招股书显示,Uber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挂牌上市,代码为“UBER”。

Uber在招股书中将用作“占位符”的最高筹资金额定在了10亿美元,但并未具体披露IPO筹资规模,也未披露发行价格区间及股票发行数量。路透社在本周早些时候报道称,Uber计划发售价值约100亿美元的股票,估值在900亿美元到1000亿美元之间。而投行此前向Uber表示,其估值最高可达1200亿美元。

本次IPO主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和高盛。

在公开提交IPO招股书后,Uber将面向投资者开始进行一系列路演。路透社此前报道称,Uber将于4月29日当周启动路演。预计Uber将于5月初确定IPO定价,并开始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在路演中,Uber很可能将寻求利用自己的一大优势来招揽投资者,那就是在该公司拥有业务运营的许多市场上,Uber都是最大的市场参与者。分析师认为,打造规模对Uber的业务模式实现盈利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而对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来说,他不仅要回答投资者有关公司财务状况的问题,还要负责说服投资者相信,在过去两年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尴尬的丑闻后,现在他已成功改变了该公司的文化和商业实践。这些丑闻包括性骚扰指控、向监管机构隐瞒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使用非法软件绕过当局以及海外贿赂指控等。

科斯罗萨西在2017年从在线旅游服务提供商Expedia跳槽到Uber,取代公司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出任CEO。

Uber现在面临的问题之一是,投资者质疑该公司将如何朝着自动驾驶汽车的方向过渡,这种技术可能会使其成本大幅下降,但同时也可能会扰乱其业务模式。

Uber还在招股书中表示,该公司在美国和加拿大市场上的打车业务“受到了负面公关事件的严重影响”,而且其它打车服务公司采取的折扣措施也已令其在许多市场上的地位受到威胁。

以下为招股书概要:

财务和运营情况

Uber的用户总数达到了9100万人,但增长速度正在放缓,而且可能永远都无法实现盈利。

对于这家成立于2009年的网约车巨头来说,招股书文件首次全面披露了该公司的财务状况。招股书强调指出,Uber业务在过去三年中迅速增长,但同时也表明一系列公众丑闻和竞争压力的加大已经导致其吸引和留住打车者的计划承压。

招股书还凸显了Uber距离实现盈利还很遥远,该公司警告称,预计运营支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将大幅增加”,而且“可能无法实现盈利”。2018年Uber的运营亏损为30.3亿美元,其中不包括一次性收益。

Uber在招股书中披露信息称,截至2018年底,该公司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9100万人,其中包含了送餐服务Uber Eats的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与2017年相比,这一数字增长了33.8%,但增速低于一年前的51%。

在2018年中,Uber的营收为113亿美元,与2017年相比增长约42%,同样低于此前一年106%的增幅。

在分项业务方面,去年打车业务的总预订额为415亿美元,占平台总预订额497.99亿美元的比例为83.3%;打车业务的全年总出行量为52.2亿次,较2017年的37.4亿次同比增长了39.6%。打车业务作为主营业度的营收为92亿美元,占全年营收112.7亿美元的比例为81.6%。

分地区来看,主战场北美地区(美国和加拿大)年度营收61.5亿美元,第二大市场拉美地区的营收为20亿美元,欧洲、中东和非洲的营收为17.2亿美元,亚太地区营收为10.3亿美元。

业务相关风险

- 个人出行、外卖派送和物流行业竞争激烈,成熟且低成本的替代方案已经存在数十年,低市场进入门槛、低转换成本和资本充足的竞争对手几乎存在与每个主要的地理区域。若我们未能在这些行业内有效竞争,我们的业务和财务前景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为在某些市场保持竞争力,我们在过去曾降低,并或将继续降低票价或服务费;我们在过去曾提供,或将继续提供显著的司机激励和消费折扣与促销,这或对我们的财务表现造成不利影响。

- 自公司成立以来,包括在美国和其他主要市场上,我们曾遭受重大损失。我们预期,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的营业支出将大幅增加,我们或可无法实现盈利。

- 若司机被归类为雇员而非独立承包商,我们的业务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若我们未能吸引或维持大量的司机、消费者、餐厅、派送员和快递公司,无论是由于竞争压力或其他因素,我们的平台对平台上的用户将变得不再有吸引力,我们的财务结果或将因此受到不利影响。

- 我们的企业文化和前瞻性的策略给运营、合规和文化带来了挑战,若我们未能解决这些挑战,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前景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维持和提升我们的品牌与声誉对我们的业务前景至关重要。我们之前曾有过大量的负面的关于我们品牌与声誉的媒体报道和宣传,尤其是在2017年,未能恢复我们的品牌与声誉或可导致我们的业务受损。

- 自公司成立以来,我们的员工队伍和运营业务已大幅增长,我们预期未来将继续保持增长趋势。若我们未能有效管理这一增长趋势,我们的财务表现和未来前景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若平台用户参与、或受到导致重大安全事故的犯罪、暴力、不当或危险活动的影响,我们吸引、留住司机、消费者、餐厅、派送员和快速公司的能力或将受到损害,并对我们的声誉、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 我们正在对新产品和技术进行大量投资,并预期未来这类投资将继续增加。这些新的业务存在与生俱来的风险,并且我们或可永远无法从中获得任何预期收益。

- 我们的业务主要依赖于美国以外的经营,包括我们在其中经验较为有限的市场。若我们未能管理我们的国际业务模式所带来的风险,我们的财务业绩和未来前景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我们对拥有少数股权的附属公司的影响力有限,这或将使我们面临重大风险,包括可能的价值损失。

- 我们的经营业绩或可出现重大波动。若我们未能实现或保持盈利能力,我们的前景或将受到不利影响,投资者或将失去部分或全部的投资价值。

- 若我们的增长放缓速度远超我们的当前预期,我们或可无法实现盈利,这或将对我们的财务业绩和未来前景造成不利影响。

- 我们的总预定量中的相当大比例来自大都市区的出行和往返于机场的出行。若我们在大都市区的运营或提供往返于机场之出行的能力受到负面影响,我们的财务业绩和未来前景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若我们未能开发并成功商业化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或未能在我们的竞争对手之前开发出此类技术,或若此类技术未能达到预期效果、不如我们竞争对手拥有的技术、或被认为不如我们的竞争对手所拥有的技术或非自动驾驶汽车那般安全,我们的财务表现和前景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我们的业务依赖于留住和吸引高质量人才,持续的减员、未来的减员或不成功的继任计划,均或可对我们的业务造成不利影响。

- 经济状况的影响,包括对可自由支配的消费者支出的影响,或可对我们的业务和经营业绩造成伤害。

- 燃油、食品、劳动力、能源和其他成本的增加或可对我们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 我们将需要额外的资金来支持我们的业务增长,但这些资金或可无法通过合理条款、或完全无法获得。

- 若我们遇到安全或数据隐私泄露问题,或其他对我们专有或机密数据、员工数据、或平台用户数据的未经授权或不当访问、使用或破坏,我们或可面临收入损失、品牌受损、业务中断及重大责任等结果。

- 若我们未能引入司机、消费者、餐厅、派送员和快递公司等认为有价值的新的或升级的产品、服务或功能,我们或可无法为我们的平台留住或吸引此类用户,我们的经营业绩亦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若我们未能管理个人出行类别下与新的出行产品(如无充电桩的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滑板车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等先进技术)有关的供应链风险,我们的运营或将会中断。

- 我们使用内部系统和工具来跟踪某些运营指标和我们的类别定位,以及跟踪我们在持有少数股权的附属公司的股权,该信息由这类持有少数股权的附属公司提供,且不会独立验证此类指标。我们的某些运营指标受到评估系统中固有挑战的约束,这类真实或看似不准备的指标或可影响我们的品牌,并对我们的业务造成负面影响。

- 在某些司法管辖区,我们允许消费者使用现金支付乘车和送餐费用,这会引发诸多监管、运营和安全问题。若我们未能成功管理这些问题,我们或可受到不利的监管措施约束,声誉受损或面临其他不利的财务与会计后果等。

- 我们的信用卡使用优势的丧失或重大修改,或可对我们的业务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 我们业务的成功运营取决于不受我们控制的互联网、移动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性能与可靠性。

- 我们依赖第三方来维护开放的市场以分发我们的平台并提供我们在某些产品和服务中使用到的软件。若这些第三方干扰我们的产品或服务的分发或干扰我们对这类软件的使用,我们的业务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 我们的业务取决于我们的平台在不受我们控制的不同设备、操作系统和第三方应用之间的互操作性。

- 我们依赖第三方来获取平台内支付处理基础架构的要素。若这些第三方要素无法获得或无法以有利条款获得,我们的业务或可受到不利影响。

- 计算机恶意软件、病毒、垃圾邮件和网络钓鱼攻击等或可损害我们的声誉、业务和经营业绩。

- 我们的平台有很强的技术性,任何未检测到的错误都或将对我们的业务造成负面影响。

- 我们目前依赖少数第三方服务供应商来托管我们平台的重要部分,这些第三方服务的中断或延迟或可影响我们的产品与服务的交付并损害我们的业务。

我们使用的第三方开源软件或可对我们提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造成不利影响并使我们面临可能的诉讼。

- 我们已承担大量债务,并可能在未来继续产生额外债务。我们在这些债务下的偿还义务或可限制我们的可用资金,我们的债务协议条款或可限制我们经营业务的灵活性。

- 我们或可面临大大超过预期的税款债务。

- 全球和美国税法的变化或可对我们的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

- 我们使用净营业亏损结转和某些其他税务属性的能力或将受限。

- 我们面临货币汇率波动的风险。

- 我们对Careem的潜在收购受诸多风险与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 若我们未能识别并成功收购合适的企业,我们的经营业绩和前景或将受到损害,我们收购的任何企业或无法按预期运营或有效整合。

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沙西的信

十年前,Uber诞生于科技的分水岭。智能手机的兴起、应用商店的出现以及对按需工作的渴望推动了Uber的发展,并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消费者便利标准。最初的“按动按钮即可骑车”理念已经变得更加深远:出行共享、拼车;送餐和货运;电动自行车和踏板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城市航空。

当然,在从A点到B点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把一切都做好。Uber之所以成为一家成功的初创企业,归功于一些原因,例如强烈的企业家精神,我们甘冒其他人可能不愿意冒的风险,同时,Uber 也经历了一系列众所周知的失误。事实上,当我作为首席执行官加入Uber时,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离开原先稳定的工作,去往一家一无是处的公司。我的回答很简单:Uber是一家千年不遇的公司,未来的机会是巨大的。

如今,Uber在全球行驶里程中所占比例还不到百分之一。在Uber业务可达的国家,只有一小部分人使用过我们的服务。而且,当涉及到食品和物流等大型产业,以及未来城市流动性将如何更好地重塑城市时,我们仍然几乎没有触及到皮毛。

建设这个平台需要有挑战正统观念的意愿,有时甚至会颠覆自我。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客户需求和偏好的变化,我们也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又变得与众不同了:成为上市公司。

采取这一步骤意味着我们对股东、客户和同事负有更大责任。为此,在过去的18个月中,我们改善了公司治理和董事会监督;建立了一支更强大、更具凝聚力的管理团队;做出了必要的改变,以确保我们的企业文化鼓励团队合作,并鼓励员工做出长期承诺。

我们尚未完成百分之一的工作,因此,我们将着眼于未来。我们将优化客户的幸福感和忠诚度,而不是出行的边际效益或交易增长。我们不会回避短期的经济牺牲,因为我们着眼于清晰可见的长期利益。

我们的持续成功将来自卓越的执行力和平台的力量,为此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我们的网络跨越数千万消费者和合作伙伴,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工作平台之一。我们的工程和产品团队正在解决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交汇处一些最困难的问题。我们的区域运营团队使我们能够以业务所在城市真正公民的身份,去建立和运营我们的业务。

在这封信的结尾,我向您承诺:我不完美,但我会倾听您的声音;我将确保尊重我们的客户、同事和城市;我会以热情、谦逊和正直的态度来经营我们的业务。

达拉·科斯罗沙西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