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特斯拉官方销量数据引质疑:不同版本偏差不小

特斯拉每个季度的电动车产销量,是分析师和资本市场高度关注的数据,比如一季度电动车销量大跌,直接引发特斯拉股价大幅下跌。

不过据外媒最新消息,外界注意到,特斯拉本身针对汽车产销量公布不同版本的数据,偏差十分明显,这引发了外界有关特斯拉数据统计质量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质疑,尤其是数据变动会不会成为高管实施内幕交易牟利的机会。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般来说,特斯拉公司在每个季度结束后立即发布一份新闻稿,简要介绍前三个月生产和交付的汽车数量最新情况。这份新闻稿还披露了向客户运输过程的汽车数量,以及这些关键指标在今年开始到现在的累计总数。

当特斯拉随后正式宣布季度财务报告(通常是季度结束后一个月)时,公布的上一季度电动车生产和交付数字往往会发生变化,有时会增加,有时会下降,但很少与先前发布的声明一致。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会计学助理教授约瑟夫·施罗德(JosephSchroeder)告诉外媒称,“(上市公司的)信息就是重要的,尽管交付数量上的差异本身对于财务报表来说可能并不重要,但特斯拉的每一条新闻似乎都经常对投资者对公司未来的看法产生巨大影响。”

例如,2019年1月2日,特斯拉发布了去年第四季度生产和交付电动车的新闻稿,宣布2018年交付245240辆汽车。特斯拉还提供了2018年交付的Model 3总数(145846辆)和交付的Model S和Model X车辆总数(99394辆)的细目。

1月2日的新闻稿按车辆型号分列了2018年的汽车交付情况,但这些数字突出表明,与全年累计报告的244920辆相比,特斯拉交付量多出了236辆Model 3和84辆Model X和Model S。

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于1月30日发布时,2018年交付的两款豪华车型总量再次上升,目前为99475辆,比1月2日发布的数字多出了81辆。

直到2月19日,在未经审计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收益公布近三周后,特斯拉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2018年10-K年度审计报告。10-K有另一个新的年终总交付数量,比1月2日公布总交付数量多出了266辆,比公布四季度财报公布的总交付数量多出了32辆,为245506辆。

1

根据统计图表可以看出,特斯拉在汽车销量统计上的偏差,时有发生。

特斯拉汽车销售收入的大部分是在将车辆控制权移交给客户时确认的。Model 3型号的平均销售价格为57000美元,Model X和Model S型号的平均价格为72750美元,上述的数据偏差相当于2018年1月2日宣布的收入比全年四个季度每个季度累计公布的收入高出约1950万美元。

特斯拉2018年全年的汽车收入为176亿美元,额外的1950万美元收入仅占其中的0.11%。这远低于“经验法则”的5%收入差异(对投资者来说,超过5%的差距可能被认为是一个实质性的区别)。

不过,如果投资者认为这些数据是重要的,那么这些数字就很重要,而特斯拉的股价往往会对来自该公司的消息做出回应。

特斯拉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外媒称,该公司的生产/交付新闻稿已经提到,这些数字可能会有微小的变化。

特斯拉表示,该公司在季度生产和交付量统计报告包括以下措辞:“我们的交货数量应被视为略有保守,因为我们只将一辆汽车移交给客户,而且所有文书工作都是正确的,我们才会将其视为已交付。”如果相关客户已订购或已支付该车辆的全部购买价格,则我们将已生产但未交付的车辆视为在运输中。最终的数字可能变化高达0.5%。特斯拉汽车交付量只是衡量公司财务业绩的一个指标,不应将其作为季度财务业绩的指标,而季度财务业绩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销售成本、外汇波动和直接租赁车辆业务。”

这位发言人说,该公司认为这些差异不是严重问题,而是所有文书工作的最终确认问题,而这些差异并不重要。他告诉外媒,交付数量可能略有不同。

上述学者施罗德对媒体表示:“上市公司会对文件和新闻稿统计数字进行四舍五入,但如果到年底这些差异累积到更大的程度,它们就有可能改变用户对信息的解释。这就是为什么对特斯拉这样的公司来说,加强对监管报告和披露关键数据的控制是很重要的。”

一位密切关注该公司的人士表示,特斯拉对汽车生产和交付辆的统计方法与其他汽车制造商不同。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特斯拉没有遵循主要制造商常见的生产和交货跟踪和报告标准。这为特斯拉作为一个行业参与者在这一阶段的发展提供了最大的灵活性。”汽车网站TheDrive.com移动技术高级编辑倪德曼(E.W.Niedermeyer)如此表示。

倪德曼表示,由于特斯拉是一家新的汽车公司,它可能觉得有义务提供有关电动车生产和交付进度的详细更新数字。

“特斯拉希望表明,他们有能力从2017年开始提高Model 3的产量。当主要汽车制造商推出一种新车型时,这从来不是一个问题。他们不再太多地披露车辆交付数据,定期的分拆到不同车型的生产数据几乎已经消失。”倪德曼表示。

据国外媒体报道,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和特斯拉受到了2018年与美国证交会达成的和解协议的制约。更早前,马斯克突然在社交网络上宣布将对特斯拉实施私有化收购,引发外界批评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随后马斯克和该机构签署了和解协议。

2019年2月,马斯克再次引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注意,因为他没有有效地控制可能很重要的上市公司非公开信息,包括电动车生产和交付数据。

马斯克在推特网站提供了2019年汽车产销量预期数据,并且稍后又修改了数字。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工作人员再次要求马斯克和特斯拉确认,马斯克在2月19日发布的新推文是否符合去年9月对特斯拉要求的预先批准程序。随后,马斯克和特斯拉的律师证实,马斯克在推特上披露的生产数字指导意见没有得到该公司律师的事先批准。

在过去三年里,特斯拉还在关键的会计和财务岗位上出现了频繁的高管变动。该公司首席会计官戴夫·莫顿(DaveMorton)于去年9月9日辞职,此人只在特斯拉工作了一个月。据外媒报道,莫顿原来计划准备接替迪帕克·阿胡加(Deepak Ahuja)担任特斯拉首席财务官。

根据公司文件,阿胡加在2015年退休后于2017年重返首席财务官职位,然后在今年1月宣布他将再次退休。特斯拉任命扎卡里·柯克霍恩(Zachary Kirkhorn)为首席财务官。柯克霍恩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特斯拉工作,自去年12月起担任公司财务、金融规划和业务运营副总裁,3月份担任首席财务官。瓦伊布哈夫·塔内亚(Vaibhav Taneja)以前是特斯拉的财务总监,他后来被任命为特斯拉的新任首席会计官。

一位专家表示,不断变化的统计数据也让特斯拉公司的高管和董事会成员有机会提前利用影响股价的重要信息进行股票交易。

特斯拉的报告中描述了特斯拉的内幕交易政策,但没有提供有关高管限制股票交易的任何细节。

特斯拉的一位发言人说,特斯拉确实有限制高管交易股票的时间期限,比如在电动车销量数据公布之前一直到季度财报发布之后。他说,与许多上市公司一样,特斯拉也有强制执行的交易禁令,其高管可能也有预先确定的10b5-1股票转让计划。

10B5-1计划是有关上市公司高管证券交易的书面计划,如果在某位高管不知道重要的非公开信息的情况下制定计划,该计划能够为高管员或企业董事提供针对内幕交易指控的辩护。

印第安纳大学的学者施罗德表示:“鉴于特斯拉的生产和销售报告是重要的披露信息,关键内部人士在发布这些信息之前不应该进行交易,这一点很重要。这些报告是在季度结束后不久发布的,因此内部人士必须确保相关不会违反对重大非公开信息的交易禁令。(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