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斗鱼虎牙会不会合并?这个事情是关键

4月3日,虎牙宣布腾讯控股全资子公司Linen Investment Limited向虎牙及其大股东欢聚集团发出通知函,称已行使认股权,购买了1652.38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总收购价约为2.63亿美元。交易完成后,腾讯成为虎牙最大股东,投票权提高到50.1%,并将合并财务报表。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2018年就明确的事情。据市界报道,2018年3月,虎牙上市前夕公布了腾讯4.6亿美元的B轮融资。与此同时,双方有一条协议明确约定,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之间,按照届时的市场公允价格购买虎牙的额外股份,达到50.1%投票权。

“斗鱼、虎牙最终是否会合并全看腾讯的态度。”一位直播行业投资者分析认为,此前,腾讯就持有另一游戏直播巨头斗鱼37.18%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不久前,斗鱼CEO陈少杰也曾在财报分析师会上表示,斗鱼、虎牙二者合并的问题主要取决于大股东腾讯决策,但与腾讯增持虎牙并无关系。

而虎牙幕后掌舵人李学凌则早在2018年11月就预言,“最后的情况就是腾讯会将斗鱼和虎牙联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

关于斗鱼虎牙可能合并的消息,早有流传。

据晚点报道,2019年初,腾讯成立了一个新部门——游戏直播业务部,核心业务是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意图平衡三家互挖主播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也是在这时,第一次传出腾讯内部曾小范围讨论过整合斗鱼、虎牙的可能性,但结论不得而知。

接着,2019年8月,腾讯推出“游戏主播认证计划”将斗鱼、虎牙、企鹅电竞旗下200多名头部主播招揽,赠与流量曝光、产品权限在内的四项特权,条件是主播每日必须直播腾讯旗下某款游戏时长需超过70%。此时腾讯开始联合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资源,为整合游戏直播业务铺路。

2020年3月24日,腾讯同时变更派驻在斗鱼、虎牙两公司的董事,任命互动娱乐事业群财务管理副总经理周颂为斗鱼董事;任命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用户平台部总经理郑磊为虎牙董事。此消息再次被看作是腾讯撮合双方合作的信号。

骂战、诉讼、互挖墙角,斗鱼虎牙昔日势如水火“斗个不停”

斗鱼和虎牙,曾是一对冤家。

2012年,多玩YY官方推出了一款游戏直播的产品,它成为了国内首个游戏直播产品,也就是虎牙直播的前身。

同一时间,虎牙的宿命对手陈少杰也进入直播行业,先后推出酷秀直播和飞火直播两个项目,但均因未找准定位而草草收场,直到后来用400万的“白菜价”买下AcFun,才在内部孵化出斗鱼。

在斗鱼开始发力时,虎牙早已是头部玩家。背靠YY,虎牙不差钱、不缺观众,当时就拥有一大批游戏领域的头部主播,全然未把初出茅庐的斗鱼放在心上。

也正因为不被关注和限制,斗鱼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起来,运用赞助并冠名头部游戏玩家ID、聘请现象级主播等营销打法迅速出圈,而当时虎牙的母公司欢聚时代的注意力正被在线教育所吸引。

当虎牙注意到异军突起的斗鱼时,斗鱼已悄然成长起来,用不到5年的时间完成6轮逾70亿人民币融资,一笔笔现金流让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和底气与虎牙叫板。

虎牙联合创始人古丰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斗鱼的崛起,“直接用签约费代替分成来获得头部主播,这是斗鱼能反超的核心原因。”

也正是因为对主播的抢夺,斗鱼与虎牙第一次“杠上”。

2014年,斗鱼从YY游戏直播引进多位曾与对方签约的Dota主播,虎牙则高价从斗鱼"抢"来PIS、Dopo等主播......

其中,斗鱼将知名游戏主播蛇哥colin以违背“独家合作协议”的原由告上法院,并提出1.45亿的天价赔偿,更是让一众吃瓜群众瞠目结舌。而虎牙也曾以类似的理由状告出走主播嗨氏,索赔4900万人民币。

这还不算完,从2018年8月到2019年2月期间,斗鱼曾就盗播、主播违约跨平台直播等事项向苹果公司投诉虎牙直播多达23次,并要求对虎牙直播程序予以删除下架。

李学凌对此直接在朋友圈转发文章并开怼:“打不过,就耍赖”。

这也并非双方高层首次下场开撕,在双方就“黑公关事件”相互指责时,陈少杰在朋友圈晒图表示友台黑公关行为明显。而当时,斗鱼正处于IPO关键时期,上市计划也因多重未知因素被搁置,直到一年后才登录纳斯达克、敲响上市钟声。

后续几年,双方的互相挖角愈演愈烈,斗鱼花6000万从虎牙挖走卢本伟、洞主等人,虎牙则抢来大司马、文森特等主播作为回应,双方你来我往,也因此开始打起口水仗,不惜对簿公堂。

上述这些还只是被公开报道的部分,有知情人士曾表示,曾经双方之间的恶意竞争远不止于此,不过随着腾讯游戏直播业务部的介入,斗鱼、虎牙的关系已经逐渐走向缓和,彼此之间恶意高价互挖主播的事情几乎不再发生。

另一位斗鱼的在职员工也直言,双方已经很久没撕了,“基本都是明牌在打、相互学习,早就没有恶意竞争了。”

同时他认为斗鱼、虎牙合并的消息传了数个月并非空穴来风,双方公关及高层均未直接否认,且态度暧昧,很可能是正在推进相关进程。即便不合并,更大范围地合作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

斗鱼虎牙如果合并,腾讯的意图是什么?

2018年被视作千播大战结束的一年,3月8日腾讯同日掷69亿人民币投资虎牙、斗鱼,两者也被视为游戏直播领域活到最后的“王者”,全民TV、熊猫TV等其他平台要么失去战力苟延残躯,要么资金链断裂直接倒闭.......

但活到最后的斗鱼、虎牙并没有如愿成为游戏直播界的“一哥”,反而在数据层面被猥琐发育的快手迅速碾压。

从2016年开始快手就逐渐发力游戏直播内容,并猥琐发育数年,用户数据一举超过斗鱼、虎牙之和。2019年7月,快手公布游戏直播数据,日活达到3500万。到了12月这一数据超过5100万,其中仅在 10 月12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首轮小组赛的前5个小时里,快手平台上用户在线观看人数就突破 2500 万。

反观斗鱼、虎牙,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5日,斗鱼日活为1500万,虎牙为1100万。快手几乎凭一己之力就打破了斗鱼、虎牙在游戏直播领域躬耕多年的天花板。

除此之外,斗鱼、虎牙还面临着移动化不算顺利的困境,在最新发布的财报数据里,斗鱼2019年第四季度月活为1.66亿,其中移动端月活仅为5440万;虎牙2019年第四季度月活为1.50亿,移动端月活为6160万。

由此可见移动用户只占到斗鱼、虎牙用户中较小的一部分,可以说抢占移动端用户能力不足是他们输给快手最关键的要素之一。

而随着时间的推进,PC端注定无法与移动端相抗衡,届时斗鱼、虎牙的弱势极有可能被继续扩大,如何挽回局面是他们必须考虑的事情。

而外部压力远不止于此,B站对游戏直播这块蛋糕同样虎视眈眈,不仅成立电竞俱乐部、推出一系列游戏创作者扶持计划,还耗资8亿人民币抢下全球电竞赛事最大流量——英雄联盟S赛独播权、签约曾经的“斗鱼一姐”冯提莫,对游戏直播势在必得。

与此同时,抖音等头条系产品对游戏内容的下注也毫不吝啬,有消息称从2018初开始今日头条就有意投资、收购游戏工作室,到2020年头条系旗下游戏团队已扩展至1000多人。与游戏制作相辅相成的游戏内容也同样被抖音、西瓜视频等产品极为重视。

除了需要面对外部压力,斗鱼、虎牙两个平台还面临着盈利模式单一的窘境,从计划上市之初两个平台就一直被诟病盈利过于依赖打赏和广告,超九成的营收来源于直播收入,商业多元化的道路依然道阻且长。

3月,斗鱼悄然重启直播电商,户外主播“峰峰三号”分别在宁波万达阿迪达斯门店和耐克门店尝试了一次直播带货,两场直播带来近600万销售额。斗鱼内部把重启的直播电商项目称为“斗鱼购物”。据悉,这是斗鱼平台在游戏推荐之外,满足用户多样化消费需求的一次全新尝试。

其实,早在2016年双十一期间,斗鱼就曾尝试过电商业务,当时斗鱼与淘宝合作,在冯提莫等主播直播间加入购物链接。此后,斗鱼又与当时的网易考拉、京东618等电商平台合作带货,不过效果并不好。

从斗鱼、虎牙两家来说,合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对于腾讯来说,字节跳动是对手,其多款产品已经开始在蚕食腾讯产品的用户时长,而其进军游戏之心,更让腾讯警惕。斗鱼、虎牙、B站、快手,则是腾讯的被投企业,有消息称,这也是腾讯用来封堵字节跳动的一条锁链。

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表示,从这个角度来说,合并斗鱼、虎牙,并不是最佳选择,因为这对字节跳动造成的压力并不大。也许把斗鱼、虎牙交给快手,做大做强快手,才是对抗字节跳动最好的做法。此前,腾讯在电商领域,也是全力扶持京东来对坑阿里。

目前,唯一的顾虑是,腾讯仅在快手占股20%,宿华对完全融入腾讯也不是很热情。此前,据晚点报道,腾讯还曾考虑过将微视与快手合并,但也没有下文。

不过,腾讯增持快手的决心,还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斗鱼或虎牙来说,快手的互补性也要强得多。

“快手进入游戏直播目前对我们没有带来直接竞争,相反快手的流量大,对整个行业提升是非常有利的,作为内容平台,我们提供最优质的内容群体,这对我们会有更好的促进作用。”斗鱼创始人、CEO陈少杰认为,从用户群体的观点来看,斗鱼与快手这类短视频平台覆盖的游戏品类不同。斗鱼的用户集中在硬核的电竞游戏用户和重度游戏玩家,用户粘度高。从用户体验来说,快手短视频平台是一个情景式的观看,与斗鱼平台完整的观看体验是有区别的,并不构成直接竞争。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