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复盘美国政商合谋围猎TikTok这一年

直接开口要好处费

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阳谋洗劫,也是一场步步逼进的围攻狩猎。白宫完全无视公平竞争和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准则,毫不掩饰地完成了一次组合抢劫,更是赤裸裸地直接伸手索要好处费。即便是习惯了美国对中国企业的经济制裁,这次白宫亲自出马围猎TikTok的高规格举动也是前所未有和令人大跌眼镜。

美国总统特朗普本周给了最后通牒,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或者其他美国公司,否则就会在美国遭遇封杀。他公开表示,“(TikTok)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在美国广受欢迎,人们都为此着迷。但我们不能承受包括华为的这些公司带来的安全风险。”

对于白宫亲自下场逼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特朗普感到相当得意。他在记者发布会上表示,没有美国政府就没有这笔交易,所以美国政府必须从中抽取一大笔费用,这就是所谓的Key Money(这是美国地产行业术语,即租房者付给房东的看房费,地产商人)。最后微软也同意支付一笔“没有先例”的费用。

白宫对此得意洋洋,微软却在半遮半掩。微软发布的相关声明却非常耐人寻味:一方面确认公司正在收购TikTok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业务,另一方面却在不断强调这笔交易是白宫在施压推进的。或许微软也觉得这事太不光彩,想就此撇清责任:我们并没有趁火打劫,这是白宫逼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之后,我们才介入谈判接盘的。

从TikTok美国业务本身来看,被微软收购或许是一个延续平台实力的最好选择。微软拥有良好的政府关系,可以抵御未来可能的政治风险,微软有雄厚的云服务和安全实力,可以增强TikTok的技术实力。微软CEO纳德拉也有浓厚兴趣在社交领域拓展。但微软的公司基因侧重于企业用户和生产力,与TikTok的文化有着明显差别,在消费领域和年轻市场的成功或许仅限于Xbox游戏业务。

另一方面,在美国媒体曝光苹果也有意收购TikTok之后,苹果迅速出面否认这一传言。从各个方面来看,苹果都没有必要趟这一打劫分赃的浑水。尽管拥有几千亿美元的现金储备和上万亿美元的市值,苹果从没有天价收购的历史(最大交易仅为30亿美元收购Beats),苹果也从未通过收购来横向扩张业务版图。而且,苹果目前也面临反垄断审查,其中一个指责就是涉嫌利用自己平台优势地位倾向于自己的互联网业务。

精心策划打压一年

尽管外界直到过去一周才了解事态的进展,但为了逼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美国政府已经策划了近一年时间。在去年正式封杀华为之后,美国数位鹰派国会议员将目光投向了社交网络,要求联邦政府审核中资背景的TikTok给美国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指责中国可能会通过这一软件获得美国用户的个人数据。

需要强调的是,打压TikTok并不是共和党单方面推进的,民主党国会领袖、参议院少数派领袖舒默同样支持对TikTok展开调查。驴象两党在这一问题上并不存在分歧。中国威胁论从来都是美国大选之年的一个必出牌。在共和党政府决定打压中国企业之后,民主党不太可能提出反对意见,以免被对手扣上一口“通中”的黑锅。

去年11月,美国联邦政府正式指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TikTok美国进行国家安全审查,调查2017年字节跳动收购中国短视频创业公司Musical.ly的交易。7月初,美国国务卿蓬皮奥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等政府高层开始造势,公开向媒体表态抨击TikTok有安全风险,但一如既往地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7月31日周五,美国媒体收到消息,白宫即将发布行政命令,逼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否则就会遭到封杀。同一时间,美国媒体开始报道字节跳动正与微软就出售TikTok事宜进行深入谈判。或许一些网友因此误以为字节跳动是当天才开始与微软谈判的,才有了所谓的“秒跪”指责。

但实际情况如何呢?据美国媒体最新曝光,过去一个月白宫和联邦财政部一直以彻底封杀为威胁,逼迫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在收到来自白宫“不出售就封杀”的最后通牒之后,字节跳动在经过评估之后,终于同意出售TikTok美国的多数股权。

最初有意接盘的是几家美国基金组成的财团,而后互联网巨头微软也表达了兴趣。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与微软合作都是字节跳动当时可以选择的最优方案。上周五媒体曝光的时候,双方已经接近达成框架协议,由微软获得TikTok美国的多数股权,而字节跳动保留少数股权。这是美国财政部长努钦此前所允许的解决方案,财政部长是外国投资委员会的主席。

极限施压得寸进尺

然而,就在谈判各方以为此事已经达成一致的情况下,特朗普周五晚上却突然公开表示,自己反对美国公司收购TikTok美国。他还声称,自己第二天就会签署总统令,坚持要在美国彻底封杀TikTok。特朗普还专门强调,自己完全有权这么做。

这一突发状况让包括财政部、微软和字节跳动在内的各方都感到意外,谈判不得不暂时搁置,以等待白宫确定最终立场。特朗普突然变卦并不奇怪:和此前的诸多谈判一样,他的白宫决策层存在着明显的意见不合:鸽派财政部长努钦希望见好就收;而纳瓦罗等鹰派官员却要求赶尽杀绝。

上周六特朗普去了高尔夫球场,还去了一次医院,手背出现大片淤青,应该是进行了静脉输液。当天他并没有签署任何命令。从后续情况来看,特朗普的“彻底封杀TikTok”应该是又一次施压举动。微软CEO纳德拉随后和特朗普通话讨论TikTok收购事宜。

8月3日周一,特朗普宣布他改变了立场,允许字节跳动在9月15日之前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给微软或是其他美国公司。然而,他“态度改变”的背后,字节跳动却不得不接受更大的让步:被要求出售TikTok美国的全部股权,不得保留少数股权,同时还可能出售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不过,字节跳动的美国投资者则获准保留TikTok的少数股权。

毫不夸张的说,这场交易就是美国官商联合洗劫字节跳动。TikTok目前已经在全球拥有8亿月活用户,在全球市场仅次于Facebook和谷歌(腾讯市场主要在国内),估值至少达到500亿美元,已经成为Facebook的最大竞争对手。如果TikTok保持目前的增长速度,这一应用的估值甚至可能突破千亿美元。

但在美国政府的极限施压下,TikTok很难以公允价格出售核心资产美国业务,这也是微软愿意接洽字节跳动谈判的主要原因。要收购目前最火的社交网络明星资产,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而谷歌和Facebook因为目前反垄断调查,也不可能出手接盘TikTok业务。

没有发现违规证据

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的交易并不是过去几天的临时举动,而是在白宫过去一年的持续施压下,一步步逼迫推进的。作为“猎物”的字节跳动并不是没有努力过,过去一年时间他们一直在积极自救。然而,当TikTok成为美国互联网巨头眼中钉,当美国政府围剿TikTok决心已下的时候,任何一家企业在超级大国面前都是脆弱无力的。

字节跳动或许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最有全球视野和扩展野心的。因此,他们也早早做了风险规避准备:海外市场的TikTok和国内市场的抖音完全隔离,TikTok的服务器和内容审核团队都设在海外;为了规避卷入美国政治斗争的风险,TikTok早早宣布彻底拒绝所有政治广告,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娱乐性质的社交平台。

去年年底美国政府宣布调查TikTok之后,字节跳动也在想尽办法:积极配合CFIUS的项目审查,展示平台在保护用户数据安全方面的工作;聘请迪士尼高管出任TikTok CEO,担任公司形象代言人;砸钱组建美国游说团队,拉拢共和党阵营的资源;宣布海外设立全球总部,投资为美国创造就业。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尽管美国政府宣称TikTok的中资背景带来了信息安全风险,但白宫却拿不出任何TikTok违规的证据。即便美国的盟友澳大利亚总理本周也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在经过调查之后,没有发现TikTok有滥用用户数据的违规行为。

白宫施压字节跳动是让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推进的。这和TikTok的前身有关。2016年底,字节跳动在国内推出了短视频服务抖音,随后以TikTok应用在海外拓展。2017年,字节跳动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总部在中国上海的短视频应用Musical.ly。2018年完成收购后,Musical.ly的海外用户随即并入TikTok。

在收购当时,Musical.ly已经在美国市场拥有2000万用户,理论上意味着这笔收购交易已经达到了申请CFIUS审批的门槛。但理论上Musical.ly也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而且尽管CFIUS的交易审核门槛很低,但当时却并不是必须审批,审批结果可能就是否决。阿里申请收购MoneyGram的交易最终就是被CFIUS否决的。

多重手段可以打压

尽管字节跳动过去一年积极自救,但并没有改变白宫强吞TikTok的想法;或者说当美国政府展开围猎的时候,TikTok的命运其实早已决定。那白宫到底有没有权利直接逼迫字节跳动放弃TikTok美国,有没有可能直接封杀TikTok业务?字节跳动可以通过起诉美国政府来改变命运吗?

美国有没有权利迫使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很遗憾,美国政府完全有权这么做,而且符合法律。毕竟CFIUS逼迫外国公司吐出收购资产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CFIUS完全有权以“存在国家安全风险”的理由,在不提供实际违规证据的情况下,否决外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哪怕是已经收购多年也可以强行分拆。

去年5月,美国政府同样通过外国投资委员会施压,逼迫中国企业昆仑万维卖出了2016年收购的美国同性交友网站Grindr(给了昆仑万维更多的时间寻找买家,交易在今年年初完成),理由同样是危害美国用户数据安全。今年美国政府又要求中国公司中长石基出售两年前收购的美国酒店系统管理公司StayNTouch,唯一的理由就是“中资背景”。

今年年初,美国还实施了更为严格的《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进一步扩大了CFIUS的审查范围。FIRRMA规定的外国敏感投资领域包括了关键技术、关键基础设施、敏感个人数据(TID)领域,包括了外国公司获取美国民众个人数据领域,而TikTok所在的社交平台显然就撞上了这两条规定。

除了CFIUS来否决收购交易,特朗普所说自己有权彻底封杀TikTok也是事实,美国总统有着极大的行政权力。1977年的《国际应急经济权力法》(IEEPA)获取是一个法律依据,美国总统有权根据国家安全威胁状况,宣布紧急状态,对国际市场商业行为采取行动。此外,2001年的911事件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爱国者法案》,授权政府在国家安全风险调查期间对外国资产展开行动,这意味着并不需要提供切实的证据和理由。

只要认定存在“国家安全威胁”,白宫可以采取的紧急封杀措施包括(但不限于):要求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下架TikTok(印度也通过这一方式封杀);将字节跳动列入商务部实体清单,禁止美国公司与其进行业务往来;禁止美国广告主在TikTok投放广告。此前美国商务部曾经将大量中国公司都列入实体清单,并不需要提供具体的违规证据。而一旦被列入实体清单,要申请取消制裁则是难上加难。

强行对抗无谓牺牲

那么字节跳动有可能反抗吗?很遗憾,当美国政府想制裁一家外国企业的时候,后者几乎是没有什么反抗可能性的。2013年,美国司法部直接抓捕了法国工业巨头阿尔斯通的高管,获得阿尔斯通在亚太拉美地区行贿的证据,开出了7.72亿美元罚金;陷入经济困境的阿尔斯通次年被迫作价170亿美元把旗下能源业务出售给美国工业巨头通用电气,而不是竞购条款更为有利的德国企业西门子。

2018年美国通过《国防授权法案》和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决议,禁止美国运营商采购华为和中兴电信产品,实际上把华为彻底踢出了美国市场。2019年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国企业与华为的业务往来,给华为的运营商业务和终端业务带来了直接影响。2020年,美国政府通过外交手段,迫使盟国将华为排除出5G市场。

TikTok没有选择,他们不可能直接退出第二大市场美国市场。美国是全球用户价值最高的互联网市场,也是全球社交广告支出最大的市场。TikTok在美国市场不仅有4000万活跃用户,更有最吸引用户粘性的明星博主。如果平台被制裁,他们流失到其他平台,也就意味着TikTok失去了大半内容吸引力。如果按TikTok估值500亿美元算,那么美国业务至少价值250亿美元。

如果强行对抗美国政府,被列入美国政府实体清单的封杀名单,遭受美国科技行业彻底屏蔽,甚至被踢出苹果和谷歌的应用商店,那意味着TikTok的全球业务都可能会遭受影响,还可能影响到字节跳动本身的上市进程。字节跳动是一家创业公司,必须考虑到投资人的利益,从实际角度评估风险,强行对抗美国政府是不可能接受的选择,那意味着遭受几百亿美元甚至更大的损失。

起诉美国政府是徒劳无功的。美国联邦法官基本不可能干预联邦政府以国家安全名义的行政操作,也不太可能叫停政府对TikTok的封杀行为。指望以起诉来拖延封杀时间是不太现实的。去年华为曾经起诉美国政府无理由封杀自己产品服务的行为违反美国宪法,但直接被联邦法官否决了,理由是国会完全有权立法这么做。

如很多网友所说“暂时关闭TikTok,等待政府换届”也是毫无意义的。如今美国政治环境已经不同于以往,两党都希望在中国问题上展现出强硬态度,“软弱示好”可能会成为对方的攻击把柄。即便半年后民主党总统上台,也不太可能撤销前任对TikTok的制裁,给自己背上一个通中的罪名。而且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极为激烈,明星博主需要找到新平台继续谋生,Facebook已经推出了模仿TikTok的竞争产品,TikTok关闭半年和变相自杀并没有什么不同。

实现突破另类肯定

这么多年来,只有华为和TikTok等寥寥几家中国科技企业被美国政府认定为“危害国家安全”,被直接行政干预的方式强行驱逐出美国市场。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对这几家中国科技公司实力的另类肯定,因为他们真正打入了电信和互联网行业的上层空间,影响到了美国竞争对手的利益,才会促使美国政府抛开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原则,选择直接行政干预封杀。逼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给美国公司也有利于特朗普打造自己对华强硬的形象,迎合他的基本盘选民。

虽然中国也诞生了BAT等互联网巨头,但却只有TikTok冲破了那个看不见的玻璃天花板,真正打破了国内市场和华人市场的限制,成为唯一一个由中国公司打造、获得全球主流用户欢迎的互联网产品。微软联合创始人盖茨也表示,自己是从女儿那里了解TikTok的,他认为TikTok的创新功能是赢得年轻用户的主要原因。

正因为TikTok进入了美国主流社交市场,成为了Facebook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获得了数千万美国年轻用户的青睐,才会成为美国政府的制裁对象。就在美国政府打压TikTok的同时,Facebook在过去一年紧锣密鼓开发了自己的类似产品,并在本周正式以Reels的功能在Instagram平台上线,试图争夺TikTok流失的明星博主与年轻用户。

打压TikTok能给美国带来什么?最直接的全球受益者就是美国互联网巨头Facebook,这也是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不断附和美国当前盛行的“中国威胁论”的主要原因。张一鸣也在昨天的公司邮件中提到,问题焦点并不是CFIUS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否决Musical.ly收购案从而强迫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对方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封禁以及更多。

去年华为先后在美国起诉美国国会和联邦通讯委员会,前一起诉讼已经被法院驳回,后一起诉讼尚未结束。但从以往案例来看,美国法院基本不会干涉立法和行政机构基于“国家安全”对外国企业的封杀行为。这两起诉讼也改变不了华为在美国市场被彻底封杀的现状,华为的起诉更像是在被打压之后表明自己的抗争态度。华为并没有起诉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这属于行政部门的执法权限,也并不需要切实证据。

在被美国政府直接封杀之前,华为已经在美国市场被排挤和打压了十年时间:多次收购被否决,电信订单被取消,手机上市被叫停。在这十年期间,华为也一直没有放弃在美国市场的拓展努力:重金打造游说团队,不断发布旗舰新品,打造硅谷研发基地,开辟美国农村小运营商市场。但在过去两年时间,由于美国政府的一连串制裁措施,华为彻底退出了美国市场,华为手机失去了谷歌服务,华为产品失去了大量供应链支持,影响到了未来的产品研发,在欧洲5G市场原先的优势地位也被行政封杀。

后言:

中国科技企业终于进入产业价值链的上层,真正对美国科技巨头构成竞争威胁,从而遭到美国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封杀打压,以“中资背景存在安全风险”的理由,被行政干预方式驱逐出美国市场。但遗憾的是,一些网民或是因为并不了解情况,反而对遭受封杀洗劫的企业进行冷嘲热讽,甚至指望他们鱼死网破进行毫无意义的牺牲。

这并不该如此。没有置身其中,就无法体会到全球超级大国彻底封杀威胁带来的巨大压力。只有保存实力才能在未来继续创新。实际上,努力创新、拓展全球的中国科技企业都值得尊重。只有越来越多这样的中国企业浮现,国家经济科技实力才能真正强大对等,才能无惧美国的封杀大棒。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