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老股东亲述:易果生鲜如何从宠儿走到破产重整?能否逆势翻盘?

来源:21Tech(News-21)

作者:陶力

编辑:李清宇、刘雪莹

 

易果生鲜的破产重整仍在进行中,等待法院最终的裁决。

而对于各方的投资人来说,这个过程只能等待。 “破产重整和破产清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破产清算是倒闭,而破产重整相当于是涅槃或者是浴火重生的意思。”10月24日,晟道投资CEO薛宇宁在接受21Tech专访时澄清道,作为老股东,非常看好易果的创始团队,目前正在积极配合参与重整,希望通过破产重整,让企业焕发新生,能够重新做起来。

公开数据显示,易果生鲜成立于2005年,2013年获得阿里巴巴数千万美元A轮战略投资;2014年阿里巴巴联合云峰进行B轮投资,此后获得天猫生鲜区独家运营权;2016年,该公司获得阿里巴巴、KKR投资的2.6亿美元C轮融资后,在同年年底,获得苏宁云商、晟道投资、瑞信等机构的C+轮融资。其最后的D轮融资,停留在2017年8月,天猫投资3亿美元。整体来算,阿里系持股超过38%,最高估值曾达20亿美元。

作为2016年年底进入的投资方,在近4年的时间里,易果生鲜走过的历程,薛宇宁认为主要原因是因为大股东战略上的调整,导致合作方以及上下游关联方产生了挤兑,导致了资金紧缺。而此后的融资方案,也因一名股东不愿意降低估值一票否决,而不得不中止。但易果现有的B端业务增长迅速,若破产重整方案获得法院、债权人、股东们的一致认可,逆风翻盘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我们对于生鲜行业还是非常看好的,包括易果现在转型做的冷链物流和供应链等业务。” 

重整正在推进

“作为股东,大家也经常交流,走到今天这一步肯定是很可惜的。毕竟是国内第一家做生鲜电商的公司,无论是品牌还是规模上来说,都是有口碑的,这个行业我们还是会继续经营下去。”薛宇宁毫不掩饰自己的惋惜之情。

易果集团联合创始人金光磊曾透露,2017年易果集团GMV达100亿,较2016财年披露的36亿元增长178%,预计将在2018年实现盈利。根据2017年的数据,易果生鲜的订单有九成来自天猫超市,呈现出高度的依赖性。此外,易果实现批发、分销、零售、线上线下餐饮全渠道覆盖。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2018年12月的报道称,来自阿里巴巴的订单,占据了易果集团收入的50%。

转折同样发生在2018年12月,阿里巴巴组织架构调整,将此前易果负责的天猫超生鲜运营转交给盒马鲜生,并与盒马深化合作,以进一步打通线上线下,加速建设和升级生鲜供应链体系,推进阿里生鲜全链能力。

“阿里战略调整造成的后果,ToC业务本身会直接受到一些影响,但这不是大问题。因为本来在阿里没做这个决定之前,易果就已经转型做供应链了,做冷链物流。但是更麻烦的问题是,阿里的动作导致一些连锁反应,比如一些债权人会要求提前还款,或者就不再给你续贷,或者是供应商会担心没有阿里之后的问题,于是就出现了挤兑,所以把公司逼到这一步。”薛宇宁进一步透露,易果生鲜的B端营收占比已经超过50%。 

因此,目前的破产重整可以说是非常关健的节点。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市律师协会破产与不良资产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朱小苏认为,我国的《企业破产法》提供了破产清算、破产重整、破产和解三种不同的破产制度。

相较于破产清算,破产重整的目的通常不在于对债务人的财产进行清算变价,并最终使债务人退出市场,而是在对债务进行概括清理的同时,通过引入新的投资者或调整企业内部架构,对债务人进行拯救。一旦完成重整,债务人就能摆脱困境,企业营运价值得以维系,企业财产继续得到有效运用,并走上涅槃重生的复兴之路。

“一般来说,破产之后有两条路,一是破产重整,一个是破产清算。只有破产清算,才说明没有继续运营的必要和前景,关掉后或者清算或打折卖掉。”FTI Consulting 资深董事总经理、亚太区企业转型业务负责人何冶强在接受21Tech采访时表示,破产重整是指业务还要继续进行下去,一般首先会引进战略投资方,变成新的公司,同时管理层会继续经营下去。

在他看来,破产重整也有成功和不成功两种可能,对于困境中的企业来说,仍然还有机会。另外,破产重整的流程可长可短,从半年到几年的跨度不等。主要取决于新的投资人参与意愿。

易果价值几何? 

创业15年,易果生鲜不断成长,也在不断试错。从业界瞩目的宠儿,到巨头旗下的重要棋子,再到无奈的弃子,其命运也与背后的资本、行业变迁紧密相连。

2018年12月,阿里巴巴组织架构调整,易果生鲜将此前负责的猫超生鲜运营转交给盒马鲜生。而易果生鲜则开始转向B端,强化数字驱动的生鲜全产业链协作平台的定位,发挥供应链、冷链物流的优势,以进一步打通线上线下,推进阿里生鲜全链能力,为盒马、大润发、天猫超市生鲜、饿了么等提供供应链、冷链物流方面的支持。

在转型的阵痛下,易果生鲜陷入了困境中。“其实太过于依赖阿里这个情况存在风险,确实团队也没有选择的余地,毕竟阿里是大股东。此外,你也不能诟病阿里,毕竟因为阿里的支持,易果才快速发展起来,成为中国最大的生鲜电商。在阿里战略上变化之后,我们需要重新设计之后的路径,解决掉这个单一的风险。”薛宇宁透露,此前的融资因为强补贴的模式,大规模烧钱之后已经所剩无几。从去年的销售收入来看,B端业务已经超过C端了数倍。

因此,易果生鲜管理团队并没有想放弃,而是坚持重整。毕竟,生鲜电商B端业务还是存在盈利空间。

“易果生鲜是从2018年开始转型的,到了2019年B端已经比C端大很多。如果融资能顺利进行,一点点来的话就会比较平稳,渡过这个转型期,变成一个供应链B端的公司。”另一名知情人士向21Tech透露,融资过程中存在的难点在于,估值如何计算?大家对易果生鲜的定位是阿里旗下C端为主的电商公司,如今你变成了一个B端公司。而过去的估值已经很高了,重新计算的话牵涉到的问题太多,至少20亿美元的估值是得不到认可的。

“当时,阿里那边出事的时候,我们想法就是做重整,重新把公司估值降低,融一笔钱不就过去了吗?你买股票都有涨跌,公司估值降低一点也无所谓。但是这个事没做成。”薛宇宁也表示了遗憾。

一定程度上来说,破产重整是一个好的解决路径,所有参与方按照一个破产重整后的估值再重新融资。

将继续专注B端 

目前,除了与跟阿里相关的C端业务,处于停滞状态之外,易果生鲜其他业务还在正常进行中。

“易果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从C端转型B端供应链,不同于C端零售模式的快速爆发,供应链是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沉淀的。但在2018年底B端转型刚有起色之时遭遇变故,转型受到很大的影响。现在只能期待重整早日完成,把受阻的供应链转型业务进行下去。”薛宇宁的信心在于,阿里巴巴在易果的B端业务里,已经是较小的客户,并不需要太过于依赖。

“从我的角度来看,易果放弃C端业务是对的。整个生鲜电商的C端市场,烧钱何时能结束还看不到头。除非是有超级巨头愿意持续补贴,再加上规模效应,否则难以持续下去。”薛宇宁判断认为,在没有流量入口的情况下,独立电商平台做生鲜会面临巨大的压力。

他透露,在破产重整完成之后,易果生鲜的三块业务发展路线也已经十分清晰,C端业务会换一种模式来做,而不是以烧钱补贴的方式去做。B端业务已经开始盈利,增长速度还很快,因此会持续专注去做。另外的冷链物流,也会继续进行投入。

据悉,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已经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开庭时间为2020年11月3日。从7月30号开始,该法院已经开始受理破产重整。

而就在上周六(10月24日),易果集团旗下的易果电子、安鲜达物流和云象供应链管理人已发出公开招募投资人的公告。希望招募投资人围绕着全面优化重整易果电子、安鲜达物流和云象供应链的资产结构、债务结构、资本结构、业务结构等,整体化解债务风险,提升债务人的可持续盈利能力。

至于结果如何,整个团队仍然还在等待和煎熬中。易果生鲜能否逆风翻盘,仍取决于法院对破产重整计划的裁决。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