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揭秘医疗公司Haven:亚马逊、摩根大通和巴菲特如何搞砸一家公司

当2018年1月Haven成立时,美国整个医疗健康行业都感到瑟瑟发抖。

Haven成立的消息是在一份措辞隐晦的新闻稿中宣布的。当时,这家合资公司的发起方亚马逊、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表示,将成立一家独立公司,不受盈利压力,专注于改善企业员工的医疗健康服务并降低成本。

有知情人士2018年表示,成立Haven的想法来自于这些公司CEO,包括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杰米·戴蒙(Jamie Dimon)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个人对企业员工医疗成本持续上升的不满。

巴菲特在当时的声明中说:“我们对这个问题并没有答案,但我们也不认为问题是不可避免的。相反,我们都相信,将我们共同的资源投入到这个国家最优秀的人才手中,就可以及时遏制医疗成本的上升,同时提升病人的满意度和医疗成果。”

与之类似,贝索斯在声明中说,这家合资公司成立之时即很清楚,实现期望的目标很难,但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戴蒙则补充说,这家公司取得的成果最终可能会让所有美国人受益,而不仅仅是这些发起方公司的员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Haven都不允许披露具体信息。

每年,美国雇主为大约一半美国人提供保险,每年医疗健康上的总支出能达到8800亿美元。作为Haven发起方的三家公司所面临的情况尤为严峻。2019年,它们负担了超过120万名员工的年度医疗费用,总支出超过了40亿美元。

就在Haven宣布成立的当天,全美医疗健康类公司的市值蒸发了数十亿美元。外界普遍认为,三家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公司CEO希望从这些行业公司,包括医疗保险公司、制药公司和医药代理机构手中抢饭碗。

然而回过头去看,Haven从一开始就存在根本性的缺陷。

新闻稿中说,新公司正处于“初期规划阶段”,没有确定名称、总部、CEO、长期管理团队以及使命。除了降低医疗健康服务成本这个目的是明确的之外,Haven并没有设定某个特定领域。

简而言之,这家新公司的细节非常粗略。在接下来的3年时间里,该公司的使命从未真正实现。

正如CB Insights前分析师、作家尼基尔·克里什南(Nikhil Krishnan)在数据新闻“科技公司进军医疗行业”中所展示的那样,雇主出资的医疗健康服务是出了名的组织架构难题。

克里什南认为,尽管“所有人都应该为医疗健康领域的改革尝试而鼓掌”,但将美国三家员工群体迥然不同的大公司放在一起共事,会让合资公司的处境更困难。实际上,亚马逊内部关于员工医疗的工作也是问题重重。

他指出:“从一开始就会很复杂。”

缺乏明确重点

2018年6月,Haven找到了自己的领导者阿图尔·加万德(Atul Gawande)博士。这位执业外科医生、美国前总克林顿的顾问、哈佛大学教授、作家和《纽约客》特约撰稿人被认为富有远见,有能力去解决棘手的行业问题。

加万德当时有一个初步构想,他一直倡导在医药行业引入简单的“核对表”,从而将手术差错减少50%。然而有报道称,加万德此前没有企业管理经验,也没有离开其他角色,全身心地专注于Haven的工作。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健康管理负责人金伯利·麦克弗森(Kimberly MacPherson)表示:“阿图尔很有远见,但不适合担任一家经营性公司的CEO,没有办法在医疗健康领域去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在担任这个职位后的一段时间里,与贝索斯、巴菲特和戴蒙一样,加万德也不清楚Haven应该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在加入5个月之后,他在一场公开活动上对观众说,他估计Haven可能会专注于那些负担不起商业保险,但也没有资格接受联邦援助的中下层人士。

直到2019年3月,即加万德加入这家公司的9个月之后,公司才有了正式名称。

根据媒体报道,由于对初级医疗服务充满热情,加万德带领Haven进行了第一个试点,代号为“Starfield”,希望将企业员工与专门的初级医疗服务团队连接起来。

这次试点于2019年11月启动,但仅仅5个月就失败了。

唯一的大项目失败

Starfield关注摩根大通在俄亥俄州的员工,并依靠本地供应商俄亥俄中部初级医疗公司。这个项目在多个方面遭遇了不利因素。首先,Haven的保密文化导致符合条件的员工无法知道:新应用已经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启动运行。此外,该项目也没有得到亚马逊的支持,因为亚马逊内部正在建设一个类似项目。

导致问题更复杂的是,发起方公司的业务和员工分散在美国各地。

美国健康商业集团总裁及CEO布莱恩·马克特(Brian Marcotte)认为,类似这样的本地化试点项目很难离开特定市场,向全美推广。“我认为,医疗健康服务的改革需要从某种虚拟的、可扩展的解决方案起步。这样的解决方案可以与本地化服务相结合,但不会被后者所限制。”

今年4月,加万德对员工表示,Haven正在停止Starfield项目,这是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商业压力。该公司随后裁掉了大约20%的员工。几周后,加万德辞去公司CEO一职,转而担任董事长。

然而这时候,Haven已经面临很大的压力。LinkedIn数据显示,今年5月到12月,Haven失去了21名员工,公司只剩下59人。根据媒体报道,产品管理、招聘、供应商分析和产品设计的负责人都已经离职,其他离职的还包括首席技术官塞尔坎·库坦(Serkan Kutan)和工程开发副总裁伊维特·帕斯夸(Yvette Pasqua)。

到12月,Haven证实,已经不再关注初级医疗服务。尽管各种试点和至少一个数据项目还在运转,但这家公司从未找到另一个令所有发起方都满意的指导性战略。

与发起方关系紧张

接近Haven的消息人士透露,尽管加万德是Haven的合适领导者,但他缺乏发起方人力资源部门的必要支持。

Haven的创立原因是三家发起方公司的CEO对现状感到不满,但公司CEO有不满和这些公司负责日常决策的运营经理们重视这个问题并真正想推进这个项目是不一样的。例如,亚马逊就没有配合招募员工,参与到Haven的初级医疗服务试点中来。

消息人士说:“一旦将机构和预算集中在一起,你最好能保证所有各方达成一致,都知道作为合作者如何取得自己的成功。但这样的协议并没有达成,直到现在也没有。”

Haven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三家公司未来将继续开展松散的合作,追寻各自的理念,具体将取决于他们认为对各自员工群体来说什么样的做法是最合理的。

亚马逊自己开展了项目Amazon Care,尝试在公司内外去控制医疗费用开支。这个服务与Haven的试点类似,为员工提供医生家访、远程医疗和处方药快递等服务。亚马逊计划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推广该服务,并希望将其推给更多其他公司。

亚马逊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贝斯·加莱蒂(Beth Galetti)也是Haven的董事会成员。接近亚马逊的消息人士说,她参与了Amazon Care的孵化,而这是由亚马逊人力资源部门和机密实验室Grand Challenge的项目合并而来。

知情人士称:“亚马逊没有人对Haven感到满意,因为这其实是贝索斯在敲打内部团队,认为内部团队没有做好成本控制。因此,Haven提出的所有想法一开始就没有话语权。”

消息称,摩根大通也将继续推进自主项目Aetna和Cigna的试点。该公司于2019年在俄亥俄州和亚利桑那州开始向员工推广Haven的项目。这些项目取消了免赔额,而员工如果达到一定的健康目标还能获得额外的补贴。

第三家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也不擅长去推行统一的福利计划。伯克希尔哈撒韦作为一个集团旗下有大约60家公司,在全球有超过36万名员工。接近Haven的消息人士说:“在巴菲特的投资中,管理层保持着决策权。这也是巴菲特运营控股公司大获成功的关键。巴菲特收购一家公司并不是为了彻底改变它们,因此除了提供一些选择之外,他不会去做更多的事情。”

 

潜力:依然存在

目前,Haven的理念依然得到看好。太平洋健康商业集团CEO伊丽莎白·米切尔(Elizabeth Mitchell)表示,现在,实现Haven背后的目标比3年前更有意义。美国的医疗系统正在不断整合,导致价格上涨,而新冠病毒疫情则给企业带来了关于如何削减成本的更大压力。

她说:“Haven的高级管理层令我们非常鼓舞。”目前,太平洋健康商业集团正在孵化一家保密企业,其基础是成员公司沃尔玛、麦克森和劳氏在8年前引入的概念。

米切尔说,这家公司将为雇主寻找最优质的医生,重点专注于专科和初级医疗服务。雇主将在认为最合适的时候参与其中,而太平洋健康商业集团将做好基础工作,寻找最优质的服务,并确保服务的可拓展性。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