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台积电南京扩厂 阴谋还是阳谋?

TechWeb 文/卞海川

“台积电在南京扩张28nm产能”一事持续发酵,包括多家媒体对此事发声,国台办也对此事进行回应,台积电的目的何在?我们该支持还是反对?

根据台积电临时董事会上宣布的消息来看,为满足结构性需求的增加,并应对从车用芯片短缺开始扩及整个全球芯片供应的挑战,将投入28.87亿美元资本支出计划在南京厂扩充28nm成熟制程产能。

该消息的发布,引发了行业热议。其中,知名通信行业大V在微博中表示,台积电利用大陆的政策、资源、水电、低成本的人才,大量生产制程较落后的芯片,在大陆低价倾销,挤垮中国新兴的芯片制造企业,这种情况决不能出现。我强烈呼吁相关政府部门进行研究、审查,保护大陆芯片制造企业,防止台积电的市场垄断行为。”

随后,多加媒体相继发声,认为台积电南京扩产一方面可以培养技术人才,另一方面也激活了市场竞争,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

之后,新华每日电讯发表评论文章表示,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开放融通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人为“筑墙”“脱钩”违背经济规律和市场规则,损人不利己。“越是面对复杂的国际局势,中国芯越是要和国际产业链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也不是谁想‘摆脱’就摆脱得了的。

一时间,两方观点看似都有道理,台积电扩产这一举动在芯片行业引起轩然大波。

台积电的“野心”

两方争论的焦点在于台积电在南京建厂的目的,这其中,28nm制程厂是关键。

业内普遍认为,28nm一直被认为是芯片制造的“黄金线”,28nm(含28nm)以上为成熟制程,以下为先进制程。

独立ICT评论员孙永杰向TechWeb表示,芯片产业的发展一直遵循着摩尔定律,但随着芯片产业的发展,半导体厂商们发现,要维持摩尔定律继续推进的成本变得越来越庞大,制程微缩不再跟随着晶体管单位成本跟着降低的效应,产业界从32/28nm节点迈进22/20nm制程节点时,首度遭遇了成本上升的情况,也就是在28nm制程节点,摩尔定律失效了。

IBS的数据显示,28nm之后芯片的成本迅速上升。28nm工艺的成本为0.629亿美元,到了7nm和5nm,芯片的成本迅速暴增,5nm将增至4.76亿美元。

相关资料显示,28/22nm采用高介电层/金属闸极(HKMG),是平面式技术世代中最高阶的制程,价格比16/12nm 所采用的 FinFET 技术低廉,可提供客户兼具效能与成本的最佳解决方案。

通俗的来讲,28纳米将是完全符合摩尔定律的最后一个工艺制程,是芯片工艺发展最具性价比的一个关键节点。

电子创新网CEO张国斌也指出,28nm工艺是体硅工艺最具性价比的节点,相较于40nm及更落后制程,28nm工艺在频率调节、功耗控制、散热管理和尺寸压缩方面具有显著的优势。另一方面,由于20nm及更先进制程采用FinFET技术,维持高参数良率以及低缺陷密度难度加大,每个晶体管的成本都要高于28nm工艺所以28nm节点会有较长的生命力。

Gartner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世界的28nm芯片市场规模约94亿美元,台积电发布的财报显示,去年28nm制程占据其营收的12.67%,约合60.1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92.5亿元。

虽然成熟制程芯片占台积电总营收份额不大,但同样也可以为台积电贡献很大一部分收入,并且利润收获颇丰。

从另一个角度看,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生活方式发生结构性的改变,PC、 NB、手机、车用需求暴增,驱动面板、驱动 IC、电源管理IC、MCU、 CIS 等芯片需求增加,成熟制程产能供不应求,不少需求转至 28nm 以期获得更多产能,并提升产品效能,争抢份额。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市场需求角度还是企业经营角度来看,台积电南京建厂目的并非“阴谋”。

中芯国际需要敲响“警钟”

台积电南京扩厂,虽然没有像部分专家说的那么“危言耸听”,但也从某种程度上对中芯国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2021年一季度,中芯国际财报显示,公司营收73亿元,其中,14/28nm 制程营收约 5.0亿元 ,占比6.9% 。28nm以上成熟制程营收约 67.9 亿元,占比 93.1%。

财报数据表明,中芯国际成熟制程贡献了绝大部分营收,也正因为28nm产品线的“黄金属性”,中芯国际未来将在28nm重资投入。

去年,中芯国际联手国家大基金二期成立合资企业中芯京城,斥资500亿元扩产28nm产线。

今年3月,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将和深圳政府拟以建议出资的方式,经由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深圳)有限公司进行项目发展和营运,重点生产28纳米及以上的集成电路并提供技术服务。

在国家政策方面,国务院发布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下称《政策》)。根据《政策》,国家鼓励的集成电路线宽小于28纳米(含),且经营期在15年以上的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或项目,第一年至第十年免征企业所得税。

可以看出,中芯国际在北京、深圳豪掷百亿美金,借助国家政策力量,在28nm产线“放手一搏”。

28nm寄托着中芯国际对未来的希望,台积电南京建厂之后,中芯国际将会面临以下几方面的压力。

首先是产能过剩的压力。

此前,包括台积电和英特尔的CEO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全球芯片短缺将持续到2023年,在疫情过后,所有工厂恢复正常,缺芯的局面或将不复存在。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曾公开表示,世界将来一定会是芯片过剩的时代。

按照规划,中芯国际的28nm产线将在2023年左右投产,所以届时的市场是否会出现供过于求的局面,这是要思考的问题。

如果市场不需要那么多芯片,那台积电南京扩厂后所生产的芯片,将压缩市场空间。

其次是折旧设备周期带来的成本压力。

众所周知,台积电的折旧周期相对激进,一般为5年,也就是说在5年之后,台积电可以通过产线运转,将此前的投入成本收回。

折旧周期需要考虑产品良率以及工厂是否满负荷运转等情况,台积电2011年就开始了28nm制程的量产,如今过去10年的时间,其产品良率已经非常稳定,况且已经过了折旧周期,其在成本方面将会有巨大优势。

即使按照最快的时间来算,中芯国际的折旧也要延长到2026年,这段时间中芯国际将承受巨大的成本压力,出现产能过剩的机率倍增。

最后是28nm“黄金线”是否会发生转移?

台积电去年公布的财报显示,其28nm以下的先进制程营收已经占据接近60%的份额,其中,7nm营收占比高达33.5%。作为当之无愧的行业领跑者,台积电的规划在影响着整个产业链的进步。

按照台积电的制程部署,未来5年包括16nm、7nm等先进制程早以过了折旧周期,产品成本将近一步压缩,加上智能驾驶、新能源汽车的飞速发展,整个产业“黄金制程”是否会向前推进,28nm的黄金线还能停留多久?

总体来看,台积电南京建厂,笔者认为是正常的市场竞争行为,但从更深层次来看,也让中芯国际面临不小的竞争压力,背水一战的中国半导体产业,需要前进,唯有不断提高自身产品竞争力,才能真正实现进步,切勿好高骛远,一味的追求先进制程的赶超。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