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谁的鸣石?袁宇:自己才是实控人 公章被“恶意侵占”

引爆市场关注的鸣石投资控制权争夺事件又迎来了反转。

10月13日晚间,事件当事人之一的鸣石投资创始人袁宇发布《告全体员工书》,称此前鸣石投资公众号发布的《说明》为不实信息。袁宇表示,他才是鸣石的实际控制人。

袁宇还透露,他近日曾遭遇李硕纠集社会闲散人员以暴力、人身威胁等方式阻止其进入鸣石办公室,并恶意侵占鸣石公章,妨碍其对鸣石的正常经营管理。

这份《告全体员工书》,也进一步曝光了袁宇和李硕签订的代持协议。根据协议,2017年1月16日,松盟投资作为甲方和乙方李硕经友好协商,就代为持股事宜达成协议。松盟投资自愿委托李硕作为自己对鸣石投资人民币 500万元出资(该等出资占鸣石公司注册资本的50%,)的名义持有人,并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

image

袁宇发《告全体员工书》

“本人是鸣石的实际控制人。”袁宇在这份《告全体员工书》中简洁了当地指出。

他表示,自己控制的上海松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松盟投资”),持有鸣石50%及35%共计85%股权。而李硕名下的全部鸣石50%股权,均为松盟委托其代持,李硕并非鸣石的股东。10月12日,松盟投资已正式函告李硕,解除委托代持关系,收回鸣石的50%股权。

袁宇透露,这一代持情况在投资尽调过程中,鸣石均曾披露。

在控制权争夺发生后的10月12日,袁宇控制的松盟投资已正式函告李硕,解除委托代持关系,收回鸣石的50%股权。

不过,在此声明中,袁宇并未就为何代持一事作更多解释。

袁宇强调,近期李硕关于暂停本人职务、以及对于他本人的不实抹黑,以及以鸣石名义发出的《说明》,既不属实,也未经鸣石股东会决议通过,不具有法律效力。

对于李硕近期出现的违反协议、不实造谣、违法控制公司等种种行为,袁宇称,这是完全置鸣石利益于不顾。而这些情况,将可能触发“关键人条款”,导致鸣石遭遇巨额赎回,造成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

“这是极不负责的做法。”袁宇说。

“本人作为鸣石的实际控制人及创始人,充分保留追究李硕等相关责任人全部法律责任的权利。”同时,袁宇称自己将尝试尽最大可能为鸣石挽回当前不利局面,维护全体鸣石同仁多年努力取得的成果。

在控制权纠纷过程中,袁宇还透露,近日进入鸣石办公室时,他曾遭遇李硕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占据公司办公室,以暴力、人身威胁等方式阻止其进入,并恶意侵占鸣石公章,妨碍本人对鸣石的正常经营管理。对此,他也将积极通过法律途径主张自身合法权利。

代持协议曝光

袁宇的《告全体员工书》,也进一步曝光了他和李硕签订的代持协议。

2017年1月16日,松盟投资作为甲方和乙方李硕经友好协商,就代为持股事宜达成协议。

image

协议称,松盟投资自愿委托李硕作为自己对鸣石投资人民币 500万元出资(该等出资占鸣石公司注册资本的50%,)的名义持有人,并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

同时,李硕名义持有鸣石公司50%的股份,他愿意接受松盟投资的委托,并代为行使该相关股东权利。

在委托权限中,这份协议指出,松盟投资委托李硕代为行使的权利包括:由李硕以自己的名义将受托行使的代持股权,作为在鸣石公司股东登记名册上具名、在工商机关予以登记、以股东身份参与相应活动、代为收取股息或红利、出席股东会并行使表决权、以及行使公司法与鸣石公司章程授子股东的其他权利。

而松盟投资作为代持股份的实际出资者,对鸣石公司享有实际的股东权利并有权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同时,李硕仅以自身名义代松盟投资持有该代持股份所形成的股东权益,而对该等出资所形成的股东权益不享有任何收益权或处置权(包括但不限于股东权益的转让、质押、划转等处置行为)。

另外,在委托持股期限内,松盟投资有权在条件具备时,将相关股东权益转移到自己或自己指定的任何第三人名下,届时涉及到的相关法律文件,李硕须无条件同意,并无条件承受。

松盟投资作为代持股份的实际所有人,也有权依据本协议对李硕不适当的受托行为,进行监督与纠正,并有权基于本协议约定要求李硕赔偿因受托不善而给自己造成的实际损失,但松盟投资不能随意干预李硕的正常经营活动。

当松盟投资认为李硕不能诚实履行受托义务时,有权依法解除对李硕的委托并要求依法转让相应的代持股份给委托人选定的新受托人。而未经松盟投资事先书面同意,李硕也不得转委托第三方持有上述代持股份及其股东权益。

谁的鸣石?李硕亦称自己为实控人

根据此前传遍量化投资圈的一张疑似出自袁宇之手的微信截图,百亿量化私募“鸣石投资”出现公司控制权纠纷。李硕宣布解除创始人袁宇在公司的职位及其对策略组的管理,这打破了二人之间的默契,并直接触发了“关键人条款”。

image

随后,在10月12日傍晚,鸣石投资在其公众号发布说明公告称,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由持股超50%的单一大股东李硕控制,股权结构稳定清晰,从未发生过变化,公司各项投资决策和管理制度健全。

image

该《说明》称,鸣石作出两个重要决定:鉴于袁宇在策略技术部管理过程中,出现了不利于公司长久发展的举措。根据公司管理制度,公司董事会决定暂停袁宇策略技术部负责人的职务,由公司股东、合伙人王晓晗负责策略技术部日常工作。目前公司日常经营一切正常,策略研发一切正常。

与此同时,为保障投资人利益,鸣石决定,自10月14日起暂停公司旗下产品申购,产品赎回不受影响。

在上述回应说明中,鸣石投资还提及公司特有的“五环十核”的投研模式。据介绍,在该投研模式下,可不依靠某一两个核心人物进行策略研发,淡化核心人物在整个投资策略中的影响。

该声明称,这一模式更加强调专业和分工,投研模式被分成了“因子、AI、优化、风控、交易”5个环节,共有10位核心PM分别负责各个环节,形成了机构化、流水线式的投研模式,每个环节专注于提高自身的研发边际,从而带动整个策略研发效率和研发质量的提升。

百亿私募创始人“声援”

在袁宇的声明发出来后,另一家百亿私募创始人——希瓦投资董事长梁宏,也通过社交媒体发文予以“声援”。

image

梁宏表示,鸣石的李硕明明是替袁宇代持50%鸣石股份,却想把公司占为己有,是想把创始人袁宇赶走。

他直言,“且不论代持这个行为是否合规。但是这个李硕利益面前不顾朋友情,真是纯小人。”

从公开的简历信息来看,袁宇是量化投资圈公认的大牛之一。作为鸣石投资高级合伙人,他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自鸣石投资创立之时就担任公司CEO,现任公司首席策略负责人。

袁宇曾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美国联邦储蓄银行研究员等,主要研究领域为资产定价、行为金融、国际金融,是国内关于行为金融学及资产错误定价研究领域的翘楚,所著学术论文“SizeandValueinChina”发表于国际顶级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这也是第一篇关于中国股票市场的学术文章。

而李硕的简历在一众量化顶尖学霸中,则显得有些普通。

在进入鸣石投资前,他曾先后担任无锡傲信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委派代表、吉林市中信出国服务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吉林市维信就业信息咨询服务执行董事、吉林国际语言文化学院留学服务中心经理。

另据公开报道,在鸣石成立初期,李硕主要负责市场、经营、运营等业务,而袁宇则主要负责策略的开发。

近期因“限电”失手

从业绩看,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月1日,鸣石投资的收益率高达39.88%,在20家百亿量化私募中排名第一。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鸣石投资目前在管基金数量213只。

不过,鸣石投资产品近一个月业绩表现并未跑赢市场指数。以其代表作鸣石春天十三号为例,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该产品以股票策略运行,子策略为量化多头,今年以来获得52.01%的收益率,超额收益率为57.41%,不过,截至10月8月,该产品近一个月的回撤幅度达到9.15%,跑输沪深指数。更具体来看,此次回撤从9月下旬开始发生。

在9月底,鸣石投资曾分析了自家指增产品近期小幅跑输同行的原因,“这周我们预估指增超额回撤2.7%左右,具体等待数据组下午的预估,预计同行超额回撤水平在1%~2%之间。”

谈及原因,鸣石提到,公司的机器在此前的一周根据市场动量及舆情信息,超配煤炭化工等周期行业的股票。而限电政策出来之后,周一周三周期板块集体大跌,不少周期股票直接全天跌停。

“因为超配周期板块,使得我们经历了较大的回撤。”鸣石称,不过,该公司表示,回撤只是暂时的。他们看到AI 在这几天也在积极学习市场最新情况,主动进行仓位调整。

“我们相信随着 AI 学习的深入,会逐步消化这次限电带来的不良影响,并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