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TT语音母公司递表:半年亏损近10亿、游戏社交隐患多

游戏陪玩行业还在整改的寒冬期,同样具有陪玩功能的TT语音母公司趣丸集团已于近日递交了港交所上市申请。

从招股书来看,趣丸集团定位为国内最大游戏社交平台,核心产品是TT语音,营收占比高达97.9%。

近年来,为了突破单一业务的局面,趣丸大力投入电竞赛道,财务方面也从盈利变为亏损,其中2020年亏损1.54亿元,2021年上半年亏损扩大至近10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2946万元。

在盈利状态亮红灯的同时,行业整体的强监管环境,也让TT语音的未来面临更大不确定性。

目前来看,因游戏电竞产业火爆而增长起来的语音游戏陪玩类应用,正在被重新定义,等待命运裁定。即使暂未被监管波及,也开启了上市冲刺,但趣丸集团背后隐藏的诸多问题,仍可能会成为其上市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陪玩行业的幸存者?

“上TT,随时有玩伴。”今年7月,TT语音官宣杨超越为其首位品牌代言人,宣传词就主打陪玩。但是随后,陪玩行业迎来寒冬——欢聚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等几款陪玩App都被无限期下架。

新浪科技搜索应用市场发现,这些App目前仍未恢复上架。

然而在这场陪玩大整顿中,TT语音却侥幸存活了下来。此波冲击后,TT语音甚至被指在陪玩行业被整改期大肆“挖角”,于多平台发布陪玩招募帖,招聘陪玩人员。虽然该招聘信息不是官方所发,但从市场情况来看,随着其他游戏陪玩产品的下架,确实让TT语音在一定程度上受益。

不过,TT语音问题不少,未来能否顺利上市,还有待观察。

“变味”的游戏社交

“行业乱象一直在,但是一些大厂被约谈之后,不法分子都挤到TT这样的平台上了。”

一位家长告诉新浪科技,据自己体验和观察,TT语音平台上的未成年人特别多,根据孩子的反馈,身边的同学很多在使用TT语音,主要是在里面聊天和组团玩游戏。而根据趣丸集团招股书,截至2021年6月30日,超过90%的用户年龄在30岁或以下。

“它上面的青少年用户非常多,又在打社交的概念,老实说我是很担忧的。”这位家长表示,自己下载了TT语音后发现,在该产品的首页“扩列”模块,未成年用户数量较多,且多数涉及未成年人早恋情况并且极为严重——通过聊天发现,很多13、14岁的未成年人公开发帖找男友、甚至还有色情内容予以明显推荐位置显现。甚至有帖子发布隐晦信息,随后会引流至QQ进行涉黄服务。

图片由受访家长提供

此外,TT语音上还存在一些诈骗、诱导未成年人付费等问题。

湖南郴州市永兴县公安局官微近日就发微博称,于近期打掉了一个打着“玩游戏送装备、送皮肤”,实则专门诈骗的犯罪团伙,其诈骗对象专门针对“网瘾少年”。犯罪嫌疑人在TT语音App中开设游戏语音交流房间,冒充游戏官方推广人员,谎称玩游戏送装备、送皮肤,等待游戏玩家进来后请求带玩,随后进行诈骗。

此前,一则《免费送游戏皮肤?9岁女童被骗上万元》新闻报道的事件,也发生在TT语音聊天交友平台。今年6月的一则新闻提到,一位16岁的少年玩手机游戏时在TT语音上找“陪玩”,用父母的银行卡打赏了6万多。

另有网友还反映,TT语音存在以未成年人名称命名的语音房间,部分语音房间中存在疑似淫秽、谩骂等语音内容。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TT语音的投诉达2638条结果,主要包括诱导消费、未成年充值打赏、骂人等问题。

可见,TT语音不仅缺乏对未成年内容的监管,也缺乏对内容的审核。实际上,语音聊天室本身审核就比较困难,用户容易被导流到其他平台被诈骗,这种模式存在很大的安全和监管隐患。

不过,除了在监管和未成年人保护上面临的诸多风险,从产业来看,TT语音还是备受资本和上游游戏厂商青睐的。

其招股书显示,趣丸的股东中还有腾讯的身影,持股比例为3.53%。

今年2月,趣丸集团宣布完成总金额为1亿美元的B轮系列融资,投资方为经纬中国、兰馨亚洲等知名美元基金。该轮融资完成后,TT语音估值约5亿美元。

但当时的背景是,Clubhouse大热,国内资本和互联网公司纷纷跟风类似语音产品。

不久后,火爆一时的Clubhouse热度下降,如今已经少有人关注了。当时,映客推出的中国版Clubhouse“对话吧”也在上线12天就下架,其他类似的产品也均以熄火。实际上,语音聊天室社区面临监管难的问题,在国内基本很难有更大的市场。

趣丸的尴尬

根据招股书,趣丸集团定位的是中国较大的移动语音社交平台及以玩家为核心的移动社交平台,公司运营TT语音应用,其2021年上半年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为1620万人。

TT语音早期的定位只是一款游戏语音工具。但是工具类App无法独立发展,只能借助游戏应用来打破天花板。

2018年起,TT语音开始向游戏社交领域扩张,陆续增设了语音直播、扩列聊天、语音聊天室、动态等功能,想要通过陌生人语音社交寻找增量。

虽然TT语音是趣丸集团旗下其中一款产品,但是这几年趣丸集团来自TT语音的收入占比逐年大增,2018-2020年间分别占比58.6%、85.7%、90.9%,截至2021年上半年,占比高达97.9%。如今,趣丸集团营收已经高度依赖TT语音业务。

而从早期的游戏语音工具转型为游戏社交平台后,TT语音及背后的趣丸集团正面临尴尬的局面。

一方面,语音社交存很大的风险隐患,这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另一方面,如果产品弱化社交吸引,强调更为纯粹的电竞陪玩,对TT语音来说,市场就小了很多。毕竟,TT语音并不算是刚需应用,大部分热门游戏都内置了语音互动功能,可以满足大部分游戏玩家的语音沟通、社交需求。

一位游戏玩家告诉新浪科技,对于专业的电竞比赛来说,TT语音的作用体现比较明显。“创建一个大厅,里面可以建N多个房间,设置对应密码,只有对应组的参赛人员可以进入,裁判每个房间有一个监管。”他表示,游戏自带的语音系统,对于比赛方来说,不方便监管。

电竞赛事还是一个小众的市场。虽然TT语音从去年开始就接连赞助LPL、KPL国内两大顶级职业联赛,还收购了XQ王者荣耀战队和英雄联盟的DMO战队,成立了自己的电竞俱乐部,今年9月还成为了和平精英职业联赛(PEL)官方指定语音平台,以此布局电竞赛道。但其营收主要还来自TT语音的用户赠送虚拟礼物、会员订阅等增值服务。

同时,趣丸集团近几年亏损不断扩大,从2018年、2019的净利润1338万元、1.31亿元,到2020年亏损1.54亿元,2021年上半年亏损扩大至近10亿元。这一年多间,正是趣丸大力投入电竞业务的阶段,今年以来,更是扩大电竞方面的投入,签下明星代言人。但目前来看,电竞业务还尚未为其带来相对独立的商业化收入。

目前,单靠TT语音收入,趣丸集团面临可见的风险,其在招股书披露的业务风险提到:公司业务短期内将继续依赖自付费用户收取的收入,但付费用户数量或ARPU值(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支出)的下降都将对公司业绩产生严重不利影响,而且用户支出等重要变量也不太可控,例如用户消费习惯的改变或选择免费访问而不另行付费等,使得公司未来收益及收入潜力难以评估。

当然,不可否认“陪玩”仍是一种可商业化的模式,只是目前,陪玩和陪练,行业没有明确标准,目前以社交目的居多,容易打擦边球。而由专业电竞师提供的陪玩服务,在流量和收入上又有一定的局限性。趣丸需要思考的是,未来TT的游戏社交被弱化,或是营收增长见顶后,下一个商业化依靠是什么?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