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韩国散户“中毒”背后,多少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新“病毒”来了!

韩国散户“中毒”严重。

自疫情爆发之初,韩国触底后迅速反弹,并持续走高,眼热的民众纷纷涌入市场。

同时,由于韩国允许一人多户,到今年2月,韩国股市活跃的账户已经超过6000个,约为全国人口的1.16倍。

毕竟,与高涨的股票对比,韩国的工资水平却停滞不前,失业率居高不下。加之愈发严重的通胀,股市成为大部分年轻人快速积累财富的主要寄托。

糟糕的就业环境,使得大学生们不得不加入炒股行列,希望凭此获得收入。许多人甚至出现厌学情绪,为赚取本金去打工的越来越多。

上班族也无心工作,有的拿出七八成薪水投进股市,借贷投资的,更不在少数。

直到因为投资股票,导致工作频频出错,与周围的人关系不和后,人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不得不去求医问诊。

当地媒体,把这些症状形容为“股票中毒”。

韩国赌博问题管理中心透露,去年共接到“股票中毒”相关咨询案件超过1600件,比疫情前的2019年增加近2倍。

症状多以沉迷短线操作、不看行情就出现不安等等。

以上这些,看起来有些好笑,我们平时调侃A股股民时,也常常看到类似的段子。

但细看背后种种,并不好笑。

01 艰难反抗

首尔的马坡大桥,又称“死亡之桥”,韩国最臭名昭著的自杀地点,有超过800人从这里跳河自杀。

他们为何轻生?

因为沉重的债务。

隐形的债务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如影随形,慢慢吞噬他们的精神和自我。

著名杂志《外交政策》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是“韩国不再是年轻人的国家”,副标题是“《鱿鱼游戏》描绘了一幅绝望的风景”。

《鱿鱼游戏》是韩国继奥斯卡最佳影片《寄生虫》后,又一部蜚声海外的作品,可没有人为此而高兴。

因为在这部剧中,每个韩国人似乎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在国际经济体系中,韩国被称为“金丝雀”,美丽又脆弱。

全球经济的任何动荡,这里都会迅速作出反应。

美国大放水,身为小弟的韩国,自然紧随其后。自欧债危机起,2016年,韩国央行就把基准利率从3.25%降到1.25%;到2020年,更是降低到0.5%。

股市和楼市节节攀升,一个又一个资本泡沫被制造出来。

比如,2017年,首尔公寓的均价还是6.06亿韩元,但到了2021年,已经超过12亿韩元,涨幅过半。

而且上涨的趋势,根本看不出会有所缓和。

尽管文在寅政府一直在努力抑制房价,陆续推出28项调控措施,意图通过税金来控制房价。

然而,韩国是私有土地制,大部分土地都在财阀手中,前5%的有钱人掌握着全国83%的房产,用赚取的租金和利息极低的贷款,再去买更多房产。

进一步推动房价上涨。

即便加息,这种情况也很难好转。

因为政府早已负债累累,没有能力,更没有财力与财阀讨价还价,拿回土地。

政府的一系列举措,非但没有实现“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社会环境”的承诺反而让那些耗尽毕生积蓄并借贷大量钱财买房的人,还要继续支付高昂的税金,从而背负更多债务。

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

到现在,这列脱轨的列车,凭人力已经很难制止。

韩国是亚洲第四大经济体,仅次于中国、日本、印度。看似辉煌,但其国内家庭债务与GDP之比,同样冠绝亚洲。

据韩国央行统计,到去年底,韩国家庭欠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共1862.1万亿韩元,创历史新高,比2020年上涨10.3%。

与收入相比,债务的增长速度要快得多。

也许很多人都知道,韩国民间广泛流传着“汤匙阶级论”。这套理论的背后,是严重的阶级固化现状。

并且,未来似乎更加灰暗。

根据韩国开发研究院的调研,近十年社会中上流、中产、贫穷三层阶级的对比,中产不断减少,贫困人群持续扩大。

而想要让自己或者子女的阶级上升,在读书、就业上获得更多机会,在首尔买房是首选。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梦想,渐渐成为幻想。

朴槿惠在任时期,普通韩国家庭平均攒够11年钱就可以在首尔买房,但随着最近几年房价和税金的螺旋上升,这个时间周期延长到了14年。

《鱿鱼游戏》里,所有参赛者都拿命在赌,希冀自己能成为最终的哪个幸运儿。

现实中也一样,残酷的“汤匙阶级论”,让所有处在底层的人窒息。

这也是为什么,韩国年轻人们如此醉心于投资数字货币和股票。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概率实现财富飞跃,才可能买得起房,才能摆脱“土汤匙”阶层。

虽然这个概率很小,但总归有些许希望。

对长期饥饿的人来说,乌托邦是一个遍地美食的地方。生活的意义就是填饱肚子,哲学、爱、自由,此刻都是无用的奢侈品。

02 靠赌翻盘

前几年,国内P2P盛行,年轻人之间超前消费的趋势直线上升。更有不少没有收入的大学生,被诱惑借贷,引发一桩桩悲剧。

他们借钱干什么?或是旅行,或是购物,基本逃不过吃喝玩乐。

韩国年轻人的贷款之风,比之更甚。但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并不是要拿这笔钱去享乐。

韩国人是发达国家组成的经合组织中,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群体,有四分之三人在高中毕业后继续上大学。

但在去年上半年,韩国20-29岁的失业率高达25.4%,超过四分之一,这是有史以来的最差水平。

一方面,韩国有400多万65岁以上的老人还在打拼,另一方面,还有300多万青年处于长期失业状态,在家中啃老。

这是全世界内卷最严重的国家。

当一个人,不可能考上名校,不可能进入名企,不可能靠微薄的薪水翻身。这个时候,他只有选择赌。

炒房无疑是最好的途径。目前,靠着低利率,韩国年轻人中贷款购买公寓的比例,已经创纪录达到42%。

但炒房毕竟需要大量原始资金,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

再加上,政府不断提高税金限制炒房,大部分人一夜暴富的梦想,几乎都成为泡影。

那就只能找其他路子。

疫情期间,大量韩国新手投资者,用从礼物、玩具交易和自动贩卖机中获得的资金,开始追求蓝筹股的“价值投资”,引领散户投资迅速增长。

尤其是在全球大放水的背景下,韩国央行也大大调低了贷款利率,这更加剧了年轻人的借贷投资心理。

用自己微博的积蓄,用父母的积蓄,还不够,就去借贷。

据调查,在20-30岁的年轻人中,有80%涉及股票、基金、加密货币相关投资。

今天,年轻的散户投资者,已经占韩国股票交易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而在2019年,这一比例还不到50%。

与此同时,2021年上半年,因为很容易就能获得低息贷款额度,从10多岁的小孩,到30多岁的大龄青年,韩国年轻人共从证券公司借走38万亿韩元,用于股票投资。

2020年,韩国20-30岁年轻人的总债务为8万亿韩元,抵押贷款在一年内从28亿美元飙升至160亿美元,部分人的债务总额占年收入的270%。

而在年轻人的失业率已经超过四分之一的环境下,2021年的债务数据,只会更糟糕。

面对难以偿还的债务,大部分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贷款的人(失业者、学生),只能求助高利贷。

这背后,隐藏着多少悲惨故事,不难想象。

与资本相对雄厚的中老年人比,年轻人投资者的生活,更容易受到资本市场波动的影响。

他们已经因为投资,背负了太多债务。现在韩国股市看似还算繁荣,但因为各种宏观因素,已经不复过去两年的大好势头。

一旦出现颓势,导致债务无法还上,后果是灾难性的。

这个不是未来,而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如今,韩国的年轻人,已是破产人数增长最快的人群。

韩国国内,曾把80、90后成为“MZ世代”,意为在经济高速发展时代中,最有消费实力的群体。

这批人自己却不这么想,自嘲为“三抛世代”:放弃恋爱、结婚、生育。

甚至到现在,还出现了“N抛世代”一说:除了生命,一切都能抛弃。

包括尊严。

如果肩负未来的年轻人,真的都变成这副模样,这个国家的未来可想而知。

03 尾声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

韩国发生的种种,对我们也是一种警示。

A股股民已经有2亿,是韩国的四倍以上,“中毒”者应该也不在少数。

其中,倾家荡产,甚至妻离子散,乃至丢了小命者,并不是没有。

并不是股市本身有多大吸引力,而是人性使然。上班赚一万,与炒股赚一万,感受完全不同。

但是,几乎没有人能一直赚钱,不要幻想自己是二八原则中的“二”,更不要想单靠炒股发家致富,成功的几率几乎是0。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不是凭空而来的。

巴菲特曾经说:大多数人在别人也感兴趣的时候买入股票,实际上最好的买入时机是别人不感兴趣的时候,买热门股不会有好成绩的。

当然,也不是让你买超级冷门股,A股市场永远是具备前瞻性眼光的人才能把握先机。

股市就是这样一个地方,确实有人在里面实现了财富自由,但以这个作为目标的人,却往往无法到达终点。

这地方美极了,似仙也是仙,似魔也是魔,似天堂也是天堂,似地狱也是地狱。

变幻无常。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