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马斯克终于承认了:入主推特就迎回特朗普

这是所有人都猜到的结果,就等着马斯克亲口说出来。现在他终于承认,买下推特就会迎回特朗普。

马斯克今天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自己认为推特封杀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是一个“非常明显又愚蠢的错误”(clear and foolish in the extreme)。“我认为封杀特朗普是不对的,这是一个道德错误决策(morally wrong),这疏远了美国一大部分人,也不会让特朗普最终无法发声。”

此前马斯克并没有明确就此事表态。今天是他首次正式表明立场,“我会撤销对特朗普的封杀。显然,我现在还没有拥有推特,所以这也不一定会发生。”但马斯克也透露,最好情况下他会在两到三个月完成收购。这一表态无疑印证了外界的预期:马斯克买下推特后,一定会让特朗普回归。虽然他花440亿美元收购推特,并不全是为了特朗普,但马斯克入主推特之后,几乎肯定会解除对这位前总统的封杀。

永久封杀特朗普

简单回顾一下推特封杀特朗普的过程。2020年美国大选之后,特朗普拒绝承认大选结果,指责存在大选舞弊,并通过社交媒体煽动自己支持者,直接导致了去年1月6日国会山暴乱事件。暴乱事件发生之后,推特以特朗普“煽动暴力危害公众安全”为由,成为第一家封杀特朗普的社交媒体。拥有8000多万粉丝的特朗普就此在推特平台消失,随后YouTube、Facebook等诸多社交平台也先后效仿。

早在封杀之前,时任总统特朗普就和推特多次发生冲突。推特总部位于旧金山,管理层和员工政治立场都倾向左派。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期间,推特员工的政治捐款有96%都支持民主党,是硅谷政治捐款倾向最左的科技公司,仅次于Netflix的97%。

过去两年时间,推特通过打标签、提供背景信息和折叠等多种方式,对特朗普关于新冠疫情、种族骚乱以及大选舞弊指控的诸多争议和不实言论进行了处理。特朗普也因此发布行政命令,威胁对推特等社交媒体采取报复措施。但这需要修改法律,总统令无法直接惩处推特等公司。

在封杀之后,特朗普并没有就此罢休。去年7月,特朗普律师在推特总部所在地的旧金山联邦地区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撤销推特对他的永久封杀,诉称封杀令侵犯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论自由权,但这个月初毫无悬念地遭到法院驳回。联邦地区法官在17页判决中表示,第一修正案只适用于政府限制言论,不适用于私营企业。

过去几年美国保守派人士已经对推特等社交媒体提出多起类似诉讼,但都以同样的原因被驳回。而且根据《联邦通信法》230条款,互联网公司对自己平台上的内容进行管控,政府无权干涉这一权利(注:儿童色情和性贩卖内容不在保障范围,互联网公司需要承担责任)。

特朗普律师团还有权对这一判决提出上诉,但现在看起来,他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上诉了,马斯克成为推特所有者之后就会满足他的要求。虽然此前特朗普曾经公开表示,自己对马斯克表示赞赏,还会留在自己的平台Truth。

但没有多少人对他的当真。Truth和推特的影响力天差地别,如果特朗普还打算继续在2024年参选,就一定会回到最具影响力的推特平台为自己拉票筹款。如果特朗普回归推特,无疑将给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和2024年总统大选形势带来巨大冲击。

推特不仅是一家社交媒体,也是美国政治两派的舆论战场。在马斯克宣布收购推特之后,美国共和党诸多国会议员和保守派舆论领袖都对这一交易表示了强烈关注。密苏里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佐治亚州联邦众议员格林(Majorie Taylor Greene)、FOX主持人卡尔森(Tacker Carlson)等特朗普忠实支持者更对马斯克收购推特这一交易表达了强烈的期待。

按照此前达成的收购协议,马斯克440亿美元收购推特的交易将于今年年内完成,届时推特将从纳斯达克退市,成为马斯克的私人控股公司。据媒体报道,马斯克在融资过程中曾经表示,计划几年之后让推特再度上市。

三个月完成猎杀

从悄然潜伏到迅速出击到完成猎杀,马斯克只用了三个月时间就迫使推特董事会缴械。从今年1月底开始,到4月初提交信息披露文件,马斯克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悄无声息地在公开市场购入了推特7365万股普通股,持股比例迅速达到9.2%。当他以推特最大股东身份突然浮出水面的时候,推特董事会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推特董事会第二天就邀请马斯克出任董事,试图换取他承诺不再增持股份,不寻求获取控股权。而当马斯克拒绝加入董事会的时候,他收购推特的意图已经显现无遗。这位全球首富想把最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变成自己的个人资产,按照自己的意图进行改造。

尽管推特董事会迅速推出毒丸计划,但马斯克并没有提高报价以打动董事会,而是采取了收买人心的策略。他很清楚推特没有超级投票权,董事会持股比例甚至还不到2.5%(其中2.25%来自他的好友多西),只要得到足够多机构投资者的同意,就可以倒逼董事会接受报价。毕竟董事会的责任是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

推特股东显然对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非常不满。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推特并没有给股东带来相对等的商业价值。过去几年时间,推特用户增长陷入停滞,连续出现巨额亏损,股价表现也低于其他社交媒体平台。马斯克提出收购报价的时候,推特的市值还不到400亿美元,甚至只有主打青少年市场Snap的三分之二。

马斯克正是利用了投资者的这种不满情绪。当他拿出450亿美元的融资保证之后,马斯克会见几位推特大机构投资者,以自己的现金报价获得了他们的认可。在投资者的压力下,推特董事会在十天之内彻底改变态度,主动会见马斯克谈判,最终接受每股54.2美元的现金报价。一口价,完全不给对方讨价还价的空间,这是巴菲特的常用收购策略手段。

马斯克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一再对外表示,自己收购推特并不是为赚钱,而是为了保障民主制度的社会基石——言论自由,因为推特是互联网时代的市民广场。马斯克宣称,自己意识到推特在目前机制下无法繁荣,也无法服务这一基石,所以必须要收购推特进行私有化交易。

据美国媒体报道,马斯克的一个密友圈子对他收购推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些人包括了他曾经的合伙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他弟弟金宝·马斯克(Kimbal Musk,特斯拉董事)、硅谷知名风投DFJ联合创始人约维森(Steve Juvertson,也是特斯拉和SpaceX的早期投资者)等等。他们支持和鼓励马斯克买下被激进左派主导的推特,进行“真正言论自由”的改造。

这些人和马斯克拥有相近的政治立场和世界观,又被称为自由意识主义者(libertarian),反对限制公民自由,反对政府过度干预企业,反对社交媒体进行内容审查,反对左派高税收入高福利的经济政策。

在目前的美国政治光谱中,自由意志主义者更为接近共和党,与民主党格格不入。马斯克本人发过一个讽刺漫画,意思是随着美国政治光谱不断左倾,自己这样的中立主义者也显得越来越保守,向右派靠拢。过去几年时间,他因为新冠疫情、接种疫苗、劳资关系、富豪纳税等诸多话题,多次和民主党以及自由派发生言论冲突。

清洗推特管理层

马斯克个人对推特的态度,或许从一个小插曲可以看出来。今年3月20日,美国右翼讽刺媒体Babylon Bee CEO蒂戎(Seth Dillon)因为公开嘲讽跨性别人士勒文(Rachel Levine)出任美国卫生部副部长,遭到推特的短暂禁言;这一嘲讽推文也因为“仇恨言论”而被删除。据第戎表示,他随后接到了马斯克的电话,后者不仅向他了解具体情况,还透露正在考虑收购推特。当时马斯克还没有公开披露自己持股推特。

在马斯克宣布收购推特之后,他再次公开批评推特压制言论自由。在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推特在首席法律顾问加德(Vijava Gadde)的建议下,限制传播一则关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儿子的爆料丑闻。在封杀特朗普账号的过程中,加德也发挥了重要作用。马斯克此次的公开指责,让加德成为了舆论焦点。据报道,加德的账号很快遭到了马斯克支持者和保守派网民的围攻,她在推特内部会议上甚至因为压力过大而失控哭泣起来。

目前的疑问是,民主党政府是否会采取措施介入这一交易,阻止马斯克收购推特。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已经宣布关注这一交易,但会在下个月正式决定是否展开调查。但是目前FTC只有四名委员,民主党和共和党各占两席,形成了僵持局面。

最为关键的第五名委员,拜登提名的第五名委员、乔治城大学教授贝多亚(Alvaro Bedoya)遭到了共和党人的坚决抵制。从去年9月获得提名到现在,这位激进左派教授的参议院确认流程已经被推迟了8个月之久,始终无法正式上任FTC履职。

在马斯克入主推特之后,几乎肯定会对推特管理层进行大清洗,现任CEO阿格加瓦尔(Parag Agrawal)和加德几乎肯定会离开。外界传言,马斯克可能会出任一段时间的临时CEO,或许会选择自己的密友、PayPal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霍里(Ken Howery)来管理推特。

霍里随着蒂尔一道创办了Confiniity,出任了CFO职位。PayPal出售给eBay之后,霍里又随着蒂尔一道创办了Founders Fund,进入风投领域。与蒂尔一样,他和特朗普政府关系密切,还出任了美国驻瑞典大使。

或许马斯克完成收购推特,也意味着推特的“自由派主导”时代彻底结束。随着高层一道离开的,或许还有诸多政治立场偏左的中层以及技术员工。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