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业界

专访木鸟CEO黄越:十年蓄势待发 坚信民宿赛道天花板足够高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TechWeb】创业都是九死一生,尤其是在资本逐渐退潮的当下。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走过第一个十年,往往预示着大概率的成功。作为国内民宿行业的头部平台,木鸟在“520”这天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十年。

就在木鸟十周年四天后,5月24日,民宿鼻祖Airbnb宣布退出中国市场,民宿业迎来大洗牌。

从2012年成立到今天,在这10年时间里,木鸟见证了国内民宿行业的兴起、洗牌以及成熟。无论是在房源上还是运营数据上,都已经在站稳了脚跟,位列民宿行业第一梯队。总结过往的10年,木鸟CEO黄越认为,“一直是一个蓄势待发阶段,积累我们的供应链,积累我们的用户群,然后积累我们团队的运营经验与能力。”

而对于外界的质疑,以及疫情等多种不确定性因素,作为民宿行业的老兵,黄越也表现得很淡然,坚信民宿这个赛道的天花板足够高,“因为疫情期间很多竞争对手缩减了相关费用,其实反而给了我们一些机会。”

十年蓄势待发 也曾畏惧资本

面包与远方,是这届年轻人都想要得到的。近几年,在“诗和远方”的诱惑下,民宿成为热门的投资领域,其中不乏许多厌倦了“996”生活的年轻人,他们希望做一场面包与诗歌兼得的生意。

但是,美好的事物往往都是有成本的,诱惑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作为早期入局者,黄越深知这其中的风险与不易,在创业初期,甚至是卖房子以维系公司的发展。也正是在那时,黄越第一次对资本有了畏惧。

2012年,黄越创办了木鸟,选择了C2C的轻资产模式。在交流中,他告诉我们,当初在创立木鸟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自己在国外体验了一下Airbnb的服务和模式,并在深入分析之后,决定让木鸟也走Airbnb的模式。

只是,做平台要远比做一个民宿小老板要考虑得更多。2014年,木鸟本来谈好了一轮融资,但因为2013年短租行业第一家网站“爱日租”倒闭,当时本来要投资的投资人选择放弃,无奈之下,黄越只能卖房挽救现金流。

“所以我对资本就有点畏惧,再加上我们2014年参加黑马大赛的时候被淘汰,对商业模式上、团队、个人能力产生了一些怀疑”,黄越说道。

创业就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又认可的过程,幸运的是,黄越遇到了自己的伯乐。2015年木鸟获得由梅花创投投资的A轮融资,认识了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后来成为亦师亦友的合作伙伴,为木鸟发展提供各种必要的支持和帮助。

黄越坦言,梅花那一轮融资其实是大大的提振了团队的信心。“虽然我们后边经历了4轮,但我认为第一轮梅花就是天使轮,实际上我认为第一轮对我们的鼓舞是最大的,也是我到现在为止都觉得是最有成就感的一个事情。”

转眼间,黄越和他的木鸟已经走过了第一个十年。用黄越自己的话说,木鸟前10年都是蓄势待发阶段,积累我们的供应链,积累我们的用户群,然后积累我们团队的运营经验与能力。公开信息显示,木鸟目前已经获得了四轮融资,最新一笔2019年的融资,也是当年唯一获得新融资的平台。

坚持差异化运营 率先走过盈亏平衡点

对于民宿平台来说,体验是第一位的,平台房源的数量以及质量是吸引消费者的核心竞争力。从成立到今天,木鸟坚持自己的经营理念的同时,也在根据着消费者的需求而做出改变,在多真好省的基础上,坚持做强用户差异化体验。

2017年,木鸟民宿首提四木民宿的概念,对标四星级酒店的标准,成为行业内第一家提出民宿标准的平台,树立行业标杆,推动民宿行业房源品质的提升。据了解,木鸟短租平台上的四木房源有一整套审核流程,从硬件设施、软装配套、卫生质量到服务体系,涉及4大项、25小项、70几个细化节点,综合评估房源后还会提供标准化的软装方案。

之后,在2018年,木鸟民宿抢占网红民宿的风口,迅速俘获年轻用户的心。以年轻人作为入口打开大众人群的宣传,提升大众对民宿的接受度,不断打开更大的市场。

与此同时,今年为了庆祝10周年,平台还推出“住民宿 享奇遇”主题活动,通过APP端以及社会化营销矩阵进行全社交平台推广,通过活动促使用户在多渠道交互分享,用户也有机会获得现金红包、实物奖品、无门槛住宿基金等福利。

“做好用户消费全链路体验管理,通过精细化运营打造轻服务”,这是黄越的经营理念。数据证明,木鸟的一系列动作都是成功的,也俘获了越来越多的年轻用户的心。从年龄上看,18-24岁用户占比为46%,25-29岁用户占比为29%,30-34岁用户占比为14%,35-39岁用户占比为6%,40岁及以上用户占5%。其中,90后和00后占比达75%,Z时代用户成为民宿消费的主力群体。

2017年年中,木鸟率先走过盈亏平衡点,成为行业内首家实现盈亏平衡的平台。疫情下,木鸟也第一时间作出应对,实现回弹。2021年4月到7月实现了阶段连续盈利,年订单量达到了2020年的2.2倍。

另外,对于消费者关心的价格,尤其是疫情商家成本上升导致的价格上涨,木鸟也在积极履行着平台的责任,协调房东做好房源的分级管理和标准化服务,不能只是靠“房费”负重前行。

黄越认为,住民宿归根结底还是一种消费行为,消费行为无外乎就三要素:产品、价格和服务。如果按性价比,其实就是花了多少钱得到了什么样的体验。房东通过软件的提档升级以及地主之谊等提供个性化服务,用户可以体验到物超所值的服务。

疫情过去就能恢复增长 坚信民宿赛道天花板足够高

在民宿行业,Airbnb一直是行业的标杆,同时也是市场的晴雨表。从当初的上市,到股价回落,不仅仅是Airbnb,整个民宿行业也是受到了不小的质疑。记得去年在与黄越交流的时候,他便表示,在国外疫情严重的情况下,Airbnb上市的股价高出预期,就足以说明资本对民宿市场的看好。

根据Airbnb发布的最新财报数据显示,其一季度实现收入15亿美元,同比增长70%;净亏损1900万美元,同比大幅收窄。黄越指出,从供需关系来看,我不光是现在看好Airbnb,我未来还持续看好它。

黄越看好Airbnb并不是为了抬高整个行业,自卖自夸,而是有着自己的一套逻辑体系。从供应链成本角度来看,酒店永远高于民宿的成本,国外民宿性价比会越来越高。从人工成本的角度来讲,酒店的组织架构决定了人员岗位多,人力成本要高出民宿,人工成本越贵的国家越是如此。所以,如果从底层逻辑看,Airbnb未来它的供应链还会更比酒店有竞争力。

同样,在国内市场也是如此。中国已经有这么多房子,如果房产过剩就都租不出去,那它的租金一定是很低很低的,然后它做民宿的价格竞争力就比酒店要高很多。

从业十年,黄越一直坚信民宿这个赛道的天花板足够高。他告诉TechWeb,外界认为中国民宿市场现在是马拉松比赛快结束了,这是一个美丽的谎言,真实情况是马拉松刚跑前100米,假象是前几年疯狂烧钱造成的。民宿行业确实是受了疫情影响,但木鸟没有什么战略性的错误,如果疫情过去了,就能恢复增长,所以愿意拿出20年来做民宿分享预订平台。

至于民宿这个赛道,黄越认为它就像是一个又长又厚的雪坡,木鸟民宿就是一个雪球,如果有又长又厚的雪坡,这个雪球就滚得足够大。当然,要想雪球滚得足够大,也得一直在雪坡上,而不能“出轨”,就像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裁员,实际上是战略方向选择错误、过度烧钱,而不是疫情的影响。

下一个十年,木鸟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有效提升供给与消费双端效率,更能打造出差异化的竞争优势,加深、加宽企业护城河。对于资本市场,黄越也表现出了十足的自信,“未来一定会上市”。而自信的背后,正是木鸟前十年的积累以及盈利能力。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