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龙门阵第 200 期

滴滴顺风车强势来袭,拼车市场竞争白热化

顺风车市场多家并存不现实 最终只有一家能活下来

现场互动

观众 : 现在我们顺风车车主跟专车车主有多大比例的重合的地方?
黄洁莉 : 我们在注册商没有严格的限制你注册快车就不能注册顺风车,我们之间的重复度不到10%,大概在6%到7%之间,我是指活跃车主。确实有更多的车主,他两边都注册,他真正活跃的时候不到10%的重复。在车主的意图上,顺风车车主和快车车主差别非常明显。我每次坐车会问你用不用快车、专车,基本上我得到的回答用快车的很少,顺风车车主的绝大部分是上下班顺两单或者一单。我们晚高峰的接单率比早高峰高一倍,因为早上比较着急,晚上下班时间比较宽松,我就接一单,这个很说明问题。我们的单均接单数只有二点几单,但是快车不是这样的,快车至少比我们多五倍以上,他的行为完全不一样。快车司机一定是为了挣钱,这是非常明显的,顺风车就是补贴油费加社交,就是开车的聊一聊。
观众 : 刚才你在PPT里面讲到未来顺风车有可能把价格体系市场化。但是我觉得跟之前线下传统的拼车概念,最伟大的运营革命就是把服务封装成标准化的价格,这是它现在让所有人能够非常快接受这个服务的特点。之后你要说把这个放开,我们应该怎么理解呢?
黄洁莉 : 我觉得你问的问题特别棒,我们老板天天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猜这个事情一定会有人问,我说的只是一种未来的可能性。但是这个未来很远,因为一个C2C平台,它一定是价格非常灵活的,它不是专业运力,专业运力一定是要固定定价和服务的。比如说你住如家和汉庭,你不能说到前台还讲价,这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不同的渠道,不同的价格,你不能讲价。如果你住家庭旅馆有可能有讲价的空间,我只是从理论上来讲,至少不像专业服务那么严格,定死了一定不可能。包括终点的改变,我不是为了去目的地才上你的车,也许我是为了社交,存在这种可能。所以说晚上12点从三里屯走的人他的目标是哪里,你不知道,这是很正常的。我说的是一种可能性,一定不要解读成我们要放开价格体系,绝对不是这个意思,这个有误读的嫌疑,这也是一种新的模式,它只是可能性,理论推导,逻辑推演,九宫格各种可能性都有。
观众 : 因为我觉得现在黏性可能有很多变量,但是你只说了产品的因子,没有说到社交因子。社交因子,其实我个人的感受,我不知道为什么顺风车是用标签化给双方做评判,为什么不是自然语句,其他的拼车类都是自然语句。社交类因子属性并不高,这个时候你会看到,大家有的时候你特别准确的描述这个人综合的状态,这是怎么考虑的呢?
黄洁莉 : 你刚才问的问题,首先是我们社交系统没有完善,我们会不断的完善。我认为自然语句并不利于表达和传递信息,这是我们自己的产品,我做社交产品很多年,我也做过搜索。实际上你看很多竞品自然语言的表达,最后都是车主人很好,车主很健谈,很不错,很开心,实际上你打的标签更能描述你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和关键词,什么是第一印象就是直觉,你跟人进行社交的时候帅、暖男、女神、宅男、码农,各种各样的,我觉得他更能描述你对一个人的印象。
观众 : 我替一个车主问的问题,我是坐顺丰车来的。他是快车跟顺风车都注册了,他跟我说滴滴顺风车现在刷单的问题特别严重,他问的是未来刷单怎么控制。因为车主有一个微信群,互相帮忙输入地点,然后就这样刷单,他说滴滴这块并没有考察车主的行驶路径,查不出来。而且司机在路上把导航关闭,到达以后再打开,他会把给乘客的补贴还给乘客,让乘客也挣一份钱,他对这块感觉心里很不平衡,他出来是认认真真跑车的,他想知道滴滴怎么规范刷单的问题。
黄洁莉 : 我大概回答一下我们的策略和思路,首先刷单是我们平台非常严厉禁止的行为,只要我们能抓到的一定会封禁、封号、冻结,我们有各种不同的尺度,就像一个法律体系,生态必须要维护,有奖有惩,态度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态度是态度,能解决到什么程度,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跟刷单的行为的斗争,他是动态平衡的过程,有的时候我们会很快的解决。有的时候需要一点时间能够解决,而且大部分可能有一点后停滞,这是很正常的,就像国家的警察系统。   刷单的行为实际上是少数不规范的用户影响了绝大部分乘客的体验,我们设想一下一个没有刷单的体验,我们很多的门槛都不需要再设置。普通乘客体验会得到极大的提升,实际上我们每一个普通用户的体验不好的很多细节,可能大家都很难追究。我们内心又很清楚,甚至是很明显的问题,都是因为刷单的存在我们才不得已提高门槛。所以大家要明白刷单的受害者是每一个普遍用户,而不仅仅是平台,我觉得这里面国家的法律体系落后,刷单行为算不算是犯罪行为,我们在积极的沟通,他涉及到诈骗罪。   另外,什么叫刷单,有的时候确实不是能定义,这里面确实有一些模糊的地方。因为我们都是系统自动判断的,多少都会有,这也是我们长期来讲要解决的运营问题,这是长期动态要解决的问题,不太可能短时间完全被消灭掉。
主持人 : 他刚才跟大家说了先有产品或者是先有数据,其实他漏说了先有钱,才有其他的东西。   我先问一个问题,这些大数据我们有没有可能在网站或者在APP上公开一部分,对用户或者是对车主和消费者有用的大数据,有这个计划吗?
张俊英 : 我们公司有这个计划,但是不在我这边。
观众 : 我是做硬件方面的,我想问一下这么多明星,包括大佬资源整合,之前是怎么规划的呢?筹备和预算是什么样的呢?
侯家祺 : 大佬和明星其实我们是有计划的,首先我们计划方向肯定是要偏公益性的。因为我们整个是社会倡议的行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开始不是用娱乐明星,而是用企业大佬。因为我们认为企业大佬他的社会影响力更强。另外他们大多数是跟互联网相关的大佬,在现在互联网最热的时代,他们也是最能够影响到你的。   另外,普通的明星主要是靠前面这波大佬。第二波我们希望能够覆盖到普通的大众,我们动用了大批的明星,在明星选择上尽量是以公益主张,比较明确的像韩红、贾樟柯、高晓松这样的明星为主。当然这是我们美好的计划,最后实现到这个程度其实还有很多计划没有实现到。但是能到这个程度,我们也是特别欣慰的。其实大佬和明星都是最不可控的资源,因为我们没有给他们付一分钱,他们的加入更多的是一起来,希望能够做成一个社会事件。所以在资源把控上我们很难强求什么,他们能做到什么我们都心存感激。考验我们的是,无论他配合什么程度,我们尽量放大他们已经发出的声音,跟普通代言人的操作方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主张是偏社会公益的,他们也希望滴滴做非常有影响力的营销事件,我们也投入了特别多的营销资源,他们也跟着曝光。

嘉宾观点

新浪微博

参与评论

点击获取
 

(共有 条评论)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