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龙门阵第 215 期

人工智能在安防领域的商业应用和技术突破

格灵深瞳创始人赵勇:安防是人工智能商业化最快的领域

现场互动

主持人 : 我们上了大量的视频以后,在以后整个存储这一块都会有巨大的压力,那么现在这一块基本上都是由政府和企业自己来承担的,还是说在这一块上开始云计算的机会?
赵勇 : 以前是偏远地区的地方,现在都是六网合一,很多不同单位他们的摄象头都是和网络连在一起,并且修建了大型的安防数据中心。这个数据中心里面,他的视频流至少已经实现了云存储了,但是我觉得这个还不够,因为一旦实现了智能化以后,它就不光是流了,它会产生大量大量很小的文件,很多很多的数据,要存在数据库里面。而且,这种数据量规模其实大大超出了传统互联网的规模。
观众 : 你刚才说在医疗健康这块人工智能可能是一个很长的时间,我想问一下这是为什么?
赵勇 : 当一个公司有一个主意,到他做出来成功,然后它进入临床验证,无论他们自己团队,还是投资商都做好思想准备了,十年,五年就算很快了,所以他本身的属性就是这样,所以它要花很长的时间。
观众 : 刚才您介绍了人脸识别有静态的识别有动态的识别,动态的识别是关于人体计算量比较大吗?格灵深瞳解决了什么问题?
赵勇 : 其实我刚才已经部分提到这个问题了,就是动态人脸识别现在是公安在智能化过程中是主要需求,它比车辆识别的市场或者需求要强劲得多。但是当客户简单的说,这个问题太难了,规模太大了,在这个时代想这个问题工作的话,要么就是上多模态的方式,要么就是更大规模的数据。比如说你有一个逃犯,他常去的地方你就把这附近布控好,你非要在所有地方去检测所有的逃犯,你就会面临大量的误报。简单的说,就是使用各种手段把你的库消减裁减。其实,多模态的数据也是为了裁减这个库,我觉得如果把这些方法做到,就特别管用。
主持人 : 咱们北京的数据中心会集中化吗?
赵勇 : 数据中心集中化它的缺点就是带宽成本大,它的预算单位是区县级,就是每个区都也自己的公安局分局,分局里面都有机房。我看现在比较发达的城市,他的一个区的机房看上去都是几层楼那么大的,我觉得让我感到很震撼,就是中国的安防技术发展的这么快。
观众 :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这个摄象头之下,其实是有一定的忧虑的,黑客技术会不会带来一些问题?
赵勇 : 隐私问题是频繁被问到的问题,前端时间美国的CNA的主任,对这个问题这么表态的,他说在美国没有任何人有隐私,连你的记忆都不是隐私。我觉得其实无论你能不能接受,为了公共的安全,这是一个事实,我们的政府有非常非常强大的能力来了解各个层面的事情,事实上政府还认为这些能力还是不足以面临他现在的安全挑战,但当你在质疑说,我的隐私是不是被侵犯的事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每天都在享受你的安全被保护的意图,中国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国家。
观众 : 您是怎么看待未来的安防领域这种发展趋势,就是说未来的是不是还是只靠视频数据为主,还是说多元数据?
赵勇 : 多元数据是很重要的,现在已经是多元数据了,每个公安局都有技侦、刑侦还有图侦,他们都是分别用不同的技术手段来解决问题来破案,只不过视频数据第一个大,你只要开始录,它的数据量远远超过其他的数据类型。第二个是我还是长期会看好视频数据,很简单,就是上帝已经决定了分配了70%的脑资源去处理视觉信号,这可能是有原因的。我觉得,视觉是我们在安防行业也好,在很多其他行业也好,它是最重重要的信息,这块我觉得不会被磁场或者肽赫兹这些东西去取代。
观众 : 你的数据在进入后端以后它的分析,是通过云还是通过什么,还是说需要客户去新建一个全新的云来适应您的数据进行分析,还是说他原来的以前的东西就可以来去做这个事情?
赵勇 : 今天在公安的客户那,已经有很多客户开始慢慢出现了比较好的条件,也就是看上去有点像数据中心的样子,顺便我要说一下,就是中国安防行业,他的基本预算单位是区县,北京就是区,有一个区公安局,它的安防建设主要是区自己的财政出来的。在建设的时候,这个机房大部分,除非像新疆反恐的地方,大多数地方建设都是围绕着区县或者一个地级市这样建设。这个体系里面至少要包含这几块,并且当你规模变大的时候,你其实不能够容忍用一个比较死板古老的架构来处理这些事,所以他对架构的要求是很高的,在这里面我觉得一定要上大数据的方案。
观众 : 医疗这一块战线太长,到底咱们是做医疗还是没做,考虑后面一些合作的机会?
赵勇 : 回答这个问题就是很矛盾,一方面我们的投资人都希望我们聚焦一点,一方面我觉得这是很有价值的问题,所以是在关注这些问题。事实上我刚才差点害怕自己迟到过来,就是因为我从协和医院赶过来,路上车太堵了。我也可以稍微谈一下这块,我们去年和四川的华西医院有过合作,这样的合作我们还再继续广泛跟更多的医院去做,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找到一些很有趣的机遇,就是我发现大多数疾病等发现的时候都太晚了。比如说癌症,它从第一个变异的细胞开始,丧失了对自己成长规模的控制,然后最后变成了一个肿瘤。这个过程其实很长,八到十年,但是当你发现它是癌症的时候一定是最后一年,或者倒数第二年,其实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可以去,如果我可以掌握它的话,就是早期诊疗的话,其实癌症完全可以当成一个慢性病,或者压根一早就替换掉,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在这块,其实一直在做思考,也是在做一个尝试,只是还没有到要发布任何产品的时候,如果到的时候,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就到您这来讲这个事。
主持人 : 我需要了解他们在安全检测领域和安防有区别又有交叉,有没有进入,然后我们需要他们这样的合作伙伴是什么样的,同方威视项目投资评估,就是安全检测领域,在这个里面有没有介入。
赵勇 : 没有,我想他这个可能指的是同方威视,就是在那个X光安检机的,我们没有,这个很不幸。如果有这样的合作机会,我们也很开心,尤其是同方威视,今年新疆采购了大量的X光机,到处都是安检,连饭馆里都开始安检了,饭馆酒店,公路旁边都有安检站。但是这里面产生了一些新的问题,我们也发现了,客户就说,你比如说地铁站,北京地铁站都要安检,但是看的人真的看了吗,里面真是藏了一些折叠刀,真的能被查出来吗,但是在机场管的严一些。火车站其实我估计会有很多的漏报,但是能不能用人工智能把这些东西做的更好一些,我是不停听到各种各样的讨论,只是我们还没有机会接触这样的数据。看来我们看来后面可以做的东西还很多。

嘉宾观点

新浪微博

参与评论

点击获取
 

(共有 条评论)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