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网络

互联网电信网规则迥异 网吧短命现结算难题

  天极Chinabyte8月16日特稿 记者于艺婉

  网间结算真的算不上什么新话题,然而,它却是个顽疾,一个令运营商之间对峙,令学者们唇枪舌战的难题。前不久,所谓的移动运营商单向收费再度引出电话网间结算问题,而中国联通近日提出的“与中国电信结算下来,每M带宽联通要亏损1500元以上”的说法,无疑又将互联网之间的网间结算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

  几天前,中国联通数据与固定业务部总经理朱士钧向媒体道出了“联通网苑”极度萎缩的苦水,曾经被视为极具潜力的连锁网吧品牌却并没有担负起中国联通最初的厚望。一度发展至2500多家的“联通网苑”如今已有2000家出局,据朱士钧称,剩下的还将陆续停掉。

  朱士钧给出了“联通网苑”猝死的原因:“联通向网吧加盟者收取400-800元/M的费用,然而,中国电信每M流量却要向联通收取2200元费用,结算下来,每M带宽联通每月要亏损1500元左右。”由此,运营商在互联网方面的网间结算问题就暴露了出来。

  内容应用是关键?

  “想当初瀛海威就是被网间结算费用太高的问题给拖垮的。这么多年来,网间结算一直没有按照市场的变化而做出调整。”电信专家、Frost & Sullivan(中国)公司总裁王煜全说,“在互联网方面,传统运营商约束新进入的运营商,而运营商又在约束着类似于瀛海威这样的合作伙伴。”

  2001年底,信息产业部在网络资源相对集中的北京、上海、广州建立的国家级交换中心NAP节点全部开通,在信息产业部的强制要求下,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教育科研网等经营性网络必须全部接入所有NAP点。为了对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长期骨干网投资的补偿,有关部委在制定相关的结算办法时,采用了单向补偿的方案。

  2004年4月,信息产业部在《互联网骨干网互联结算办法》中表示,中国电信与中国网通之外的其他互联网接入单位,必须依据其网络与中国电信、中国网通网络的连接速率,向其结算互联费用。这也就意味着中国联通、中国铁通等运营商不但要为自身网内用户访问电信和网通内容付费,而且,电信和网通用户在使用联通等内容服务后还要由后者支付费用。

  “理论上讲,应该是主叫方付给被叫方费用,可是,在互联网领域却不是这样的游戏规则。如果你是电信的用户,却用联通的服务器使用了互联网服务,造成了联通流量大增,按说,应该是主叫给被叫付费,但是,在互联网领域却是主叫方面向用户收费,同时还向被叫方收费。”王煜全说。

  如此看来,互联网流量不能折抵的潜规则多少有些“霸王条款”的味道,只不过,这样的做法没有涉及到普通消费者,但是,却仍旧是应该解决的问题。BDA分析师张宇认为像联通这种后进入固网运营的企业应该在现有政策下发挥自己的优势,积极拓展IDC之类的主机托管业务增大其互联网的流入数据量。

  那么,是否按照电话网之间的结算方式就合理了呢?诺盛电信首席运营官宋永军的观点是:分组交换的互联网与电路交换的电话网从技术方面根本不同,对于本地电话网来说,互联互通可能只涉及到另一个固话或移动运营商,而对于互联网来说则至少会有两个以上网络联结,网间结算也会涉及到多个经营商。所以,在互联互通结算问题上,不能简单地将电话网的模式照搬到互联网上。

  不过,来自百纳电信的分析师王群的观点似乎更为另类。王群认为电信和联通之所以出现如此悬殊的网间结算方式,是因为电信拥有更多的内容应用,而联通所拥有的内容相对较少。“其实,运营商增加带宽就是想让消费者能够得到更流畅的服务,然而,联通是没有内容资源的,很多网民频繁登陆的新浪或是网易是中国网通和中国电信的合作伙伴。”

  “用户上网的目的就是寻找自己需要的内容,因此造成了从电信向联通发送的流量大于联通向电信发送的流量,于是,联通需要向电信支付网间结算费用。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问题的核心则在于搞好经营,提升自身经营和盈利能力。”王群说。

  此时,我们有必要回头思忖一下互联网最初的做法。据宋永军介绍,国外的互联网结算有对等结算、双边付费结算、转接结算、基于互联点的结算等多种模式。“以澳大利亚互联网为例,1997年AARNet地区性网络开始大发展,澳大利亚互联网骨干网运营商不在NAP上互联,也不在互联网交换局里互联,而在大量专用互联点上互联,从而大大减少瓶颈。”

  “而澳大利亚互联网的另一特色是采用基于业务流量收费模式。Telstra通信公司于1996年6月也就是在建立其骨干网6个月内开始采用基于业务流量的结算方式收取ISP互联费,从此它一直是澳大利亚互联网行业的标准做法。”如此看来,中国互联网网间结算的问题是否可以考虑用他山之石来攻玉呢?

  电信界仍旧争议不断

  其实,电信业界真的没有资格给互联网的网间结算问题支招。尽管,电信网间结算和资费体系研究项目起始于2003年2月,但是,至今仍未达成一致性意见。作为关注网间结算问题的行外专家,中国社科院规制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张昕竹是对电信业务进行定量分析理论的支持者。

  张昕竹认为未来的电信监管会越来越多地依赖定量信息。而要想使监管政策到位,监管者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解决电信成本的测算问题,包括建立透明和符合国际惯例的成本核算过程和原则。然而,这样的观点却遭到了电信业界的质疑。甚至有人表示“张昕竹他们懂不懂电信。”

  尽管,电信网间结算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但是,有关移动运营商单向收费的传闻却仍旧是热点。上月下旬,某媒体突然曝出国家有关部门正在就移动通信单向收费方案的可行性,征询各大运营商的意见,然后报发改委批准。

  这则消息立刻引起了业内分析人士的关注,有分析人士称,单向收费没有得到实施的原因在于固定电话与移动电话之间的不对等结算关系。例如,移动电话拨打固定电话,移动运营商要向固网运营商缴纳0.06元/分钟的费用;而固定电话拨打移动电话,固网运营商却不需向移动运营商结算。

  这种结算模式就形成了移动电话采取双向收费、固定电话采取单向收费的游戏规则。“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小灵通是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自己养大的原因。固网运营商不需要向移动运营商结算,但是,移动运营商每年却付给了固网运营商大笔的费用,2005年在150亿元左右。这样的结果是国家对电信市场的不对称管制所造成的。”宋永军说。

  而百纳王群则认为网间结算的产生主要是资源价值的体现,也就是占用资源就需要支付相应的费用。“移动用户呼叫固网用户时,移动运营商向移动用户收取了相应费用,但是,固网运营商在这一服务过程中并没有从固网用户这里收到相应的费用,但是自己的资源又被这一次呼叫占用了,为了体现资源的价值,移动运营商就需要向固网运营商支付相应的费用,也就是网间结算费用。从这个简单的例子中,就可以看到网间结算的实质就是体现资源的价值。”

  所以,在王群看来,网间结算并不能称之为一个问题,只不过是资源占有不平衡造成的,资源占有多的会从网间结算中获得一定的收益,资源占有少的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随着整个行业的发展,电信运营能力的增强,不同运营商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小,这种由于资源占有不均而形成的收益和成本将会表现的越来越不明显。”王群说。

  谈到对网间结算问题的解决之道, BDA张宇认为都变成全业务运营商可能是个解决的途径。但是,问题肯定长期存在。“总的来说,强势运营商会有先发优势而更倾向于巩固其垄断地位,因此,政府需要创造良性的竞争环境,诸如所谓的号码携带将可能会在未来起到促进竞争的作用。”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电信市场即将迎来3G,此时,运营商都在强调自己在向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发展,不同3G制式的选择,甚至是可能的运营商重组,回归全业务经营也许真的不无可能。

  “3G时代的网间结算办法将更加复杂,有可能会出现按流量、内容等或者组合的结算办法. 基于流量的模式是一种在探讨的模式,完全从流量考虑必须制定一整套相配套的制度,包括流量的测定和结算规则。当然下一代互联网协议IPv6已经具备流量测算的功能,鉴于下一代互联网已经逐步成熟,电信监管机构也应该将此结算模式列入考虑范围。”宋永军就电信和互联网今后的网间结算问题给出了上述回复。

  当然,无论怎样的网间结算和资费都应该要保证消费者使用业务的正常和顺畅,就像是移动通信没有实行单向收费,但是,却通过套餐的形式让消费者享受到了资费优惠。“为了整个产业的健康平衡发展,国家可以出面从政策层面给予资源处于劣势的运营商以补偿,促进中国电信产业的整体发展。”王群说。

您可能也感兴趣: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