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科技资讯

大学生就业数据统计:不能冲淡真问题

陈永杰

不断流失考生的高考刚过去几天,去年应届毕业生惨淡的最终就业率便公布了——由麦可思研究院编写的《2012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日前发布,指出2011届大学毕业生在半年后以全职或半职受雇的比例为82.1%,这比麦可思去年公布的2010年数字89.6%大幅下降了逾七个百分点。

连串新闻对一些寄望通过教育改变命运的莘莘学子而言,犹如泼了两盆冷水:面对中国高等教育供应链上提供的“产品”,富裕家庭的家长和学生们越发冷感,于是有了每年逾三十万的“弃考留学”群体(见本版日前评论);就业市场似乎也越来越没兴趣,所以最终就业率一路走低。最无奈的恐怕是无钱留学也没有“社会资本”求职的大多数学生,除了继续挤在这条路上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可谓进退维谷。

大学生就业数据统计: 不能冲淡真问题

对于关注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的读者而言,今年麦可思公布的最终就业率(又称“总体就业率”或“半年后就业率”,统计于学生毕业后半年)相当耐人寻味。以往几年,麦可思以问卷调查方式获得的数据,都相当接近官方(人社部或教育部)公布的数据。例如人社保公布的2009届及2010届毕业生最终就业率分别是87%和90.7%,这两年麦可思的调查结果则分别为86.6%与89.6%,差别不大,可以误差视之。然而,今年的情况相当不同。根据《人民日报》报道,来自人社部的数据显示,高校毕业生到去年底总体就业率为90.6%,这一数字与麦可思调查所得的82.1%相差超过八个百分点,如果放在六百多万毕业生中,这意味着约50万人。究竟是什么原因?这是个值得追问的问题:要知道,这个数目相当于广州大学城在校学生人数的两倍,比今年整个广东省的高考招生总数还要多。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麦可思公布的最终就业率对“就业”的定义相当宽泛,包括了“毕业半年后受雇全职或半职工作”,亦即这个82.1%同时包括了“做兼职”或“打散工”的群体。在一般公众的概念里,大学生就业似乎不应该包括那些以兼职维生的一群,经济学上也一般会把他们归入就业不足的群体中。希望麦可思能对全职与兼职加以区分,不要把这些可能连劳动合同都没有拿到手的毕业生也统计进去,并披露一个仅包括全职就业人数的数字。值得一提的是,温家宝总理在今年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1年高校毕业生的初次就业率为77.8%。与82.1%仅四个百分点之差,扣了兼职的后者还剩多少,难以想象。

即使公众愿意以最大的信任看待各大院校上报的就业数字,但如果发现抽样调查所得的半年后全职就业人数,居然等于甚至低于毕业时向校方交就业协议书的人数(亦即初次就业率的统计方法),那么这也肯定是个光怪陆离的就业现象。

麦可思研究院应该很清楚这些调查数据之间的差距,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份调查报告并未分析这些差距形成的原因何在,倒是把关注放在了一些相对不重要的“新概念”上。麦可思的大学生就业报告每年都会提出一些“新概念”,去年是“低收入就业漂族”,今年是“低就业群体”,并据此提出一些新的统计指标并进行数据分析。只是今年的概念让人摸不着头脑,完全看不出能比经济学上的“自愿失业”及“就业不足”这类概念有何创新之处。更重要的是,“低就业群体”的概念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专业不对口的毕业生对就业满意度的关注之上,说实话这恐怕并非当前严峻的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中最重要的问题——社会最关心的是毕业生们能否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如果有很多人连工作都还没找到,那些已经工作了的人觉得工作有多称心,恐怕社会还没来得及关心。推出这类新指标、新概念,倘若并无实质上的理论创新,又不能观照核心问题,恐怕不但不能让读者获得更有意义的思考,只会把真正应该关注的问题冲淡。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