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能家庭 智能出行

新能源召回大户特斯拉的“美式”傲慢

从“硬件升级”到“召回”,理想汽车只用了5天。

而不久前的威马汽车召回事件,前后耗时23天,威马汽车将之定义为“史上最快召回”。如果仅仅是简单对比,理想汽车无疑刷新了历史记录。

对于新造车势力来说,受限于工艺和新技术,召回是大概率事件。目前除了小鹏未有实际的召回经历之外,蔚来汽车、威马汽车以及理想汽车,包括外来者特斯拉,都遇到过召回。只不过,中国新造车势力和特斯拉表现出来的态度截然不同。

“惶恐”的造车新势力

11月1日,理想汽车在媒体沟通会上宣布了针对前悬架下摆臂球销和底盘的“免费升级”,其中前悬架下摆臂球销受力太低与理想ONE多次出现断轴事件有关系。

但理想汽车的措辞遭到质疑。一方面是理想汽车CEO李想公开承认“升级肯定是因为产品有缺陷,我们是在行驶当中发生碰撞断掉的几率高于平均值。”而另外一方面,则是在一开始否认“召回”,以“免费升级”代替。

理想汽车销售服务副总裁刘杰强调,升级和那种由于车辆本身在行驶过程中出现故障和质量问题的召回,是不一样的。11月6日,理想汽车最终宣布召回10469辆理想ONE,占已交付车辆的将近50%。

官方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了97起前悬架碰撞事故,其中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超过10起,造成了理想汽车在碰撞之后断轴的严重事故。

除了断轴,理想ONE还曾出现10余起自燃事故,以及因底盘卷入异物所导致的相关质量问题。在宣布针对前悬架下摆臂球销的升级中,理想汽车也推出了对底盘的升级。

在受到强烈质疑后,理想汽车在5天后改口,从“免费升级”变为“召回”。召回当天,理想汽车还在官方渠道发布了一封致歉信,信中理想汽车表示“做了深入的反思”后,“决定立刻启动主动召回程序”。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理想汽车销售服务副总裁刘杰表示,在完成硬件升级程序后,尚不可预测事故率是否会降低,因为在硬件升级后,事故率还与车主的驾驶有关系,比如与什么碰撞,碰撞的时速以及姿态,甚至是碰撞物的材质,都可能产生各种问题。

一位理想ONE车主在收到召回信息和看到道歉信后,“我不后悔买理想ONE,至少我看到了态度,知错就改,值得信赖。”他告诉新浪科技。

而在理想汽车召回之前不久,威马汽车也经历了一次召回,也是威马汽车历史上第一次召回事件。

10月28日,国家市场监管管理局发布公告称,日前,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决定自2020 年10月28日起,召回2020年6月8日至2020年9月23日生产的,装备了电芯型号为ZNP3914895A-75A的动力电池的部分2020款威尔马斯特电动汽车,共计1282辆。本次召回范围内的车辆由于电芯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混入了杂质,导致动力电池产生异常析锂。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电芯短路,引发动力电池热失控并产生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在召回前的9月23日,浙江温州一辆威马EX5自燃;10月5日和13日凌晨,福建邵武两辆威马EX5发生自燃,其中一辆静止停放在路边,而另外一辆则是出于充电状态。

新浪科技从威马汽车内部了解到,在10月5日的自燃事件发生当晚,威马汽车就已经查询到该批次的电池存在问题,决定进行召回,并通过电话、OTA等方式通知相关车主就近到门店更换电池包。

不过,召回通告发布的前一天晚上,又有一辆威马EX5在北京的力学研究所发生自燃并且产生爆炸。对此事件,威马仍处于调查过程中,尚未有结果公布,不知是否会再次引起新一轮的召回。

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也谈及了蔚来在2019年的召回,当时已经非常困难的蔚来还是把这笔钱掏了出来。根据蔚来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的披露,因为电池包搭载模组出现问题发生4803辆ES8的召回,在已销售车辆中占比过半,产生3.39亿元的召回成本。

“那时候我们多困难,但这笔钱我们还是生生从兜里掏了出来。”秦力洪告诉新浪科技。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中国已累计实施汽车召回2119次,召回缺陷车辆8010.2万辆,约占中国汽车保有量的30%,位列全球第二名。而近5年时间,我国每年召回次数达到227次,几乎相当于平均每个工作日就发生一起召回事件。

可以说,在汽车领域召回已经是很常见的事情。但对于新造车势力来说,召回则意味着对新生品牌的动摇,对新能源消费者信心的打击,对企业成本带来压力以及影响尚未成规模的交付量。

蔚来和理想汽车,也是中国新造车势力应对召回的一个缩影。综合官方披露的数据,累计交付量最多的蔚来,也才超过了6万辆。剩余的威马、理想,不仅交付量规模小,还面临车型单一的问题,遭遇召回事件后,销量如果受到影响会进一步加大企业的生存压力。

相比较之下,特斯拉近期的一次召回事件,则引发了巨大的争议,甚至不亚于理想汽车的“体面召回”。

傲慢的外来者

10月2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发布消息称,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宣布,因前后悬架存在安全隐患,自10月23日起召回共计近3万辆进口Model S和Model X电动汽车。

据特斯拉披露的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第三季度,Model S和Model X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已经超过6万辆。

不过,召回公告发布后,特斯拉的态度很快就转变了。随后特斯拉在递交给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信件中表示:车辆无需进行召回,因为车辆悬架并不存在缺陷,出现损坏并非质量问题,而是车主使用不当所造成的。言外之意就是,特斯拉认为是中国车主驾驶不当导致悬架出现问题,并非车辆悬架本身存在质量问题,不会在中国以外地区进行召回。

在信中特斯拉表示:“由于SAMR(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和DPAC(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认为相关车型需要被召回,特斯拉只能选择被迫自愿召回相关车辆,尽管特斯拉不同意上述机构的观点,但仍然选择了自愿召回方案。”

而这已经不是特斯拉在面对可能由质量问题而引起的事故中显露出“无辜”姿态。今年,在多起“驾驶失控”事故中,主角都是特斯拉车主,但特斯拉多给出“车辆没有问题”、“车辆系统不存在故障”、“车主踩错刹车”等调查结果。

如果把时间拉回到2019年4月,一辆特斯拉老款Model S在上海某小区的地库内发生的自燃爆炸事故,则是震撼了所有的电动车主。

监控录像显示的记录时间为4月21日20:15分,视频中停放在画面最左侧的一辆白色特斯拉车底突然冒出白色烟雾,紧接着冒出大火将监控画面完全闪亮,大火围绕特斯拉周身迅速燃烧。大火被扑灭后,周围共有四辆车遭殃,周围墙体也遭到损坏。

一位已经离职的特斯拉员工告诉新浪科技,该事件最终特斯拉选择赔偿,金额在千万元左右。虽然被证实是电池引发的自燃,但搭载该批次电池的Model S最终没有被召回。

特斯拉而是采用另外一种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对于装载该批次电池的Model S,特斯拉随后通过OTA将车辆的电池电量锁定在原来的70%,并限制了车辆的充电速度。

“直到目前,这批电池所涉及的车辆,在国内没有被召回,也就没有更换新的电池。”多位特斯拉员工告诉新浪科技。而据多家外媒的报道,特斯拉已经为美国为使用同一批电池的Model S更换了电池。

综合公开信息统计,自2019年1月以来,特斯拉在中国共进行过三次召回,均为Model S和Model X车型,累计召回数量将近5万辆,涉及的问题分别是气囊、转向机壳体上螺栓和前后悬架。

据一位特斯拉内部人士告诉新浪科技,此前特斯拉在电池、底盘上出现的问题,没有相应的召回案例。

如何捍卫安全底限?

来自重庆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缺陷产品管理中心的乔飞表示,车企考虑的因素包括成本、品牌效应及社会舆论等,从而导致中国市场的汽车召回不甚理想。目前,缺陷调查仍是中国车辆产品实施召回的推动力。从近三年来看,中国的汽车召回规模远低于欧美国家,并且受监管部门的缺陷调查影响比较明显,被动召回的汽车数量占全年召回总数量的一半以上。本次特斯拉召回,就是在相关部门的强制干预下实施的被动召回。

他建议,中国的监管部门应科学设定违法成本,加大惩处力度,强化监管职能作用,用法律手段对不法企业进行惩处、教育、警示和威慑,捍卫安全底限。

另外,乔飞还认为,在风险评估方面中国应该与与国际上成熟的汽车市场深入交流,以实现风险评估的程序化、模块化和标准化,从而使风险评估与国际市场全面接轨,实现互认。

在此基础上,监管部门还应该大力构建国际信息系统,将车辆事故的基本情形、原因分析及相关缺陷调查等信息进行共享,实现数据共享和风险传递,并根据实际情况在相关市场,甚至是全球范围内协同发起召回,从而实现召回活动的无差别开展。“在信息互通的情况下,在大量确凿的数据面前,类似于特斯拉等车企的不当言论则不攻自破。”他说。

官方数据显示,特斯拉在今年前三个季度在中国市场的交付量超过8万辆,比蔚来、理想和小鹏汽车的总和还多。然而,特斯拉的社会责任还远远比不上销量。“特斯拉在中国没有社会责任部门。”一位已经离职的员工告诉新浪科技。

中国造车新势力在召回中显得越惶恐,就越显得特斯拉傲慢。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