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懂懂笔记 的文章
一个放弃了20万粉丝的快手账号的短视频创业者

“那时候,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就是在想今天拍什么段子,怎么能上热门。”职业游戏商人王欢回忆起一年多前刚开始玩快手的情景,依然会感觉“心累”。如今,一年时间过去,王欢依旧在做游戏商人,继续卖着游戏币,只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再每天拍段子上传了。

电斑马爆资金链困境 共享电动车凛冬难捱

长期拖欠工资,约2/3员工离职,共享电动车企业电斑马的凛冬或许已至。然而,遭遇凛冬的不只是电斑马一家,整个共享电动车行业都已被寒气笼罩。而且,有关部门对国内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动车的态度早就明确,而市场上仍然存在着大量的共享电动车企业,有的是心存侥幸,有的则是舍不得离开共享的风口。

35天完成6个月的活 小米首家旗舰店背后的故事

9月26日晚上,林斌和张剑慧并排坐在深圳万象天地街边的石板上,夜已深,但他们还是舍不得回酒店去休息。看着对面灯火通明的小米之家,俩人此刻的内心可谓五味杂陈。两年多前,对线下零售一无所知的他们承担起小米向线下拓展的重任。而27日,小米之家的第一家旗舰店将在这里正式开始试营业。

成本高企 版权束缚 私人影院资本故事讲不圆

回想起在深圳做私人影院那短短两个月的经历时,阿强对懂懂笔记感叹道:“两年前私人影院悄然火爆,考虑到差异化观影需求应该有市场,就咬牙尝试了一下,没想到一下子亏了几十万,还好已经撤出来了。”

大合并还是大撤退?共享单车下半场马太效应残酷到底

苦熬数月、深陷押金难退困局,昔日行业第三的小蓝单车突然在成都“隐匿”;另有消息称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无视合并传言,目前正在准备新一轮融资……这些事件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懂懂笔记此前的预测,共享单车行业收购潮并没有那么容易到来。相反,对于一众中小玩家来说,死亡潮可能正在步步紧逼。

“装一送一” “与时俱进” 流氓软件耍出新境界

13.9亿移动电话用户,几乎人手一机;其中,4G用户总数达到9.47亿;就在9月份,手机用户月均流量已经接近2G……这些数字,来自前两天工信部发布的最新数据统计。惊人的用户基数,可观的月均流量。在每台手机上,社交聊天、旅行购物、拍照美颜、游戏娱乐……不知有多少App应用又在这十几亿部手机上活跃、消亡。

新浪杜红:人工与智能是融合 而不是替代

前两天,新榜的一条新闻在朋友圈被疯传,文中称微信正在考虑“今日头条化”,也变成一个信息流的产品。如果连微信都放弃自己订阅的这个特色,那么就意味着内容平台全面信息流化。

放弃2017 压宝“梦想机” 魅族能否在2018逆袭?

距离2017年结束还有两个半月时间,各大手机厂商们都在暗暗蓄力,准备在年末发起最后一波冲刺。不过,有一个品牌却似乎提前结束了自己的2017之旅。近日,魅族科技副总裁杨柘在微博上表示,“魅族品牌今年将不会有新的机型上市,新的旗舰产品将要等到2018年春季才会亮相。”看到这一表态,不仅众多期待MX 7的魅友大呼失望,就连不少手机圈行业人士都感到惊讶。毕竟,这可是去年一共开了12场“演唱会”、发布了14款新品的魅族。

电商冲击下的专柜新零售:自我救赎“戏份多”

在专柜看到心仪的大牌,又对高昂的售价难下决心,要不上网看看这个品牌有没有专营店?做不做特价?哟!这个“内部拿货”这么便宜?!看到你嘴角浮起的微笑,这事就妥了。针对剁手族的微妙心理,换一种方式让你“赚”了大便宜,这里面套路很深。

披上MCN新衣的PGC 最怕一个说出实话的孩子

看到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内容创作团队开始“转型”MCN(多网络渠道内容输送)炒概念,小凡不屑地对懂懂笔记开始吐槽。他的团队在短视频行业还没有爆发之前就从事内容创作,专注于PGC(专业内容生产)。但显然,在标榜成为MCN机构的这一轮风潮里,小凡和他的团队“落后”了。

安卓十年 谷歌从结伴同行到独自上路

手握Android,却在谷歌眼镜和Nexus手机上受挫,“Home”也被“Echo”远远甩在身后,长久以来谷歌一直保持着“只软不硬”的状态。从最初的与主流厂商合作推出Nexus系列,到后来独立运作Pixel 系列,这家拥有全球最大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高科技企业,却一直在手机研发与生产上处在“半吊子”的状态。

你只看到母婴电商的“疯” 却没看到背后的“乱”

舆论称:“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一波大的婴儿出生潮已经出现,而母婴市场也将随之火热。”而此刻,面对火热的母婴市场,站在母婴电商“风口”的创业者郑乾,却感到了无尽的“寒冷”。

新浪“即时推” 会是个性化推荐再革命的开端吗?

个性化推荐,正在成为所有新闻、资讯类客户端的“标配”,甚至包括直播、视频等内容平台都在向着这个方向发展。这是人工智能在内容领域的重要应用。但当所有平台都开始个性化推荐的时候,个性化还个性化吗?

千元机“强上”全面屏 当心毁了最后的口碑

去年的小米MIX拉开了手机全面屏序幕,今年三星和苹果则让全面屏成为旗舰机型的一道门槛。那么,突然出现的千元全面屏手机呢?

研发人才无工可打 消失的外资研发机构暴露了什么

“现在还需要排队,因为综合成绩并不是太理想,最近技术移民太多了。”“还需要等多久?我都问了好几次了!”在一家移民机构里,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刘阳(化名),在和移民顾问的对话中,明显能看出他的焦虑。作为某大型外资企业的资深研发人员,他犹豫一番后告诉懂懂笔记:“国内现在这个领域的研发人才饱和,而且许多服务国内企业的研发机构,综合能力远比我们‘外资’出来的强,所以现在很有危机感。”

版权争夺战即将结束? 音乐平台的战局最终会走向何方

版权已经成为互联网市场未来最核心的竞争武器。原创内容如此,视频、音乐的版权更是如此。“现在手机都得装好几个听歌的软件,没办法啊我也不想,而且还得充不同的会员,但不这样的话有些歌你又听不到。”一位重度音乐发烧友向笔者抱怨道。

焦虑的互联网电视:内忧外患双面夹击

互联网电视品牌冲击传统电视厂商,这种声音自进入2017年以来就再也听不到了。相反,传统电视厂商的觉醒,让疯狂生长了三、四年的互联网电视遭遇成长阵痛。屋漏偏逢连夜雨,国内电视市场的持续低迷,导致原本就已危机四伏的互联网电视更加险象环生。

App创业者自述:我养了一年多的“猪”死了

雷军说:“风来了,猪都能飞上天!”而此时此刻的阿茂只想说:“我养了一年多的猪从风口上掉下来了,摔死了。” 2016年初,阿茂怀揣着对理想的憧憬,在创业之都深圳的一家创业园安身。在杂乱的办公区域,懂懂笔记见到了这位曾经热血的五好青年。而此时,他的员工们正在收拾和变卖物品,正式结束经营了。他苦笑着说:“满怀希望来到这里,现在又要搬走了,真的有点感慨,可惜已经租不起了。”

自拍 变脸 支付 你在刷脸有人在刷钱

“你绝对不知道你有多少个人信息在互联网上‘飘’。”雷(化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特意指了指自己的脸。我们的姓名、性别、年龄、手机号、邮箱……也许在网络上已经是完全透明的了,但是连这张脸都要被“共享”,确实有点令人不寒而栗。尤其是面对着不小心曾在“灰产”上过班的技术人员——雷,联想到无数次不经意间面对各种手机应用软件的场景,真想说,“还要不要脸啦”!

上攻不利 后院失火:联发科迎来“最艰难时刻”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这句话用在联发科身上恐怕再合适不过了。伴随着OPPO、vivo的崛起,联发科在2016年上半年可谓是风光无限,营收和市场占有率都创下新高,甚至4G芯片出货量一度超过高通。但是,江山是打下来了,联发科却没能守住。随着去年主力芯片Helio X20系列的受挫,加上OPPO、vivo等合作伙伴转投高通,联发科遭遇了滑铁卢。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