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老编辑不上班 的文章
何必苛责柳传志 中国创新落后源自研发投结构扭曲

昨天,柳传志在联想内部讲话,回应关于3GPP投票事件,像是发了一篇大字报:回忆创业时艰,白手起家,在外敌环伺的时候,扛起民族工业大旗,强调联想投票顾大局、识大体,牺牲自我,支持了华为,连任正非都感激联想,舆论想把“卖国的帽子扣在联想身上”,绝对不能接受。

半导体产业的故事:台湾半导体行业是如何起飞的

1949年,经过三年内战,国民政府败守台湾,政学两界掀起了大规模的反思,为何在内战中失败?在反思经济政策时,舆论纷纷指责国民政府所谓“发展国家资本“、“节制私人资本”,不过是为寻租创造借口。经济管制的后果就是大小官员中饱私囊,贪污腐败,才弄得天怒人怨,江山易主。

半导体产业的故事:日美半导体产业的悲喜剧

1985年,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开始向美国商务部投诉日本半导体产业不正当竞争,要求总统根据301贸易条款解决市场准入和不正当竞争的问题。恰逢此时美国对日本政策开始出现转折。当时国际大环境改善,戈尔巴乔夫上台开启改革新思维,对美关系出现缓和,日本政治战略地位下降,贸易问题开始浮现。

还拍《流星花园》?偶像剧与互联网时代的女性觉醒

2001 年,周渝民陪朋友去试镜《流星花园》,朋友没选上,柴智屏看中了周渝民,那时候周渝民稚嫩到不行,说话都发抖,“我不行啦,我不能上电视”。柴智屏连哄带骗,周渝民被赶鸭子上架。其实那时候周渝民甚至都不会演戏,经常念错台词,吃螺丝,拖慢拍摄进度,剧组很头痛,一度想要编剧删减花泽类的戏份。

沧海一声叹:侠客已逝 江湖已远

前阵子马云和王菲合唱的那首《风清扬》里头,高晓松找来他的爱将尹约填的词。这个尹约是高老师在美国收的徒弟,据说是个“毕业于美国名校”的 80 后才女,才貌双全。按高晓松自己的说法,这首歌的词改了七八版,而好几句歌词都是最后时刻才改出来的。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96级 那些缔造中国互联网的男孩们

1998年的清华大学,9号楼一层的男生宿舍和7号楼二层的女生宿舍之间拉起了一根网线。网线的这一头是周枫,那一头是庄莉。这根网线除了让两人不出宿舍门,不花电话费就能互诉衷肠,还让清华大学男女宿舍都连上了计算机系开发的校园BBS,酒井(9#)BBS。

除了李笑来 币圈“四大天王”今安在哉

杨曜睿说他从小到大就没怎么学习过,但小学和初中毕业考试都是全校第一。高考时,终于失去了幸运女神的眷顾,没发挥好,去了北京的一所普通 211。大学时候他依然是系里挂科最多的,但比窝在宿舍打刀塔的电竞少年们高明的是,那个时候他已经认识了王兴。他大一就开始创业,后来加入了校内网的团队。融不到资的校内被王兴卖掉后,杨曜睿开始混迹在北京各大互联网公司。

和赵本山比 天佑还差得远呐

去年国务院开了个会,叫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推进会。自称是半个东北人的国务院领导忧心忡忡地说,网上有一种说法,叫‘投资不过山海关’。东北可千万不能让这种说法变成现实啊!

乐与路:死去的查斯特与疯了的何勇

Saadlou 生于 1988 年的伊朗德黑兰。他才刚三个月大,他的父亲就死于两伊战争。他被送到战后丧亲儿童集中就读的学校里学习。在那里,神权的影响很深远,学校上下宗教氛围很浓厚,孩子自我表达的欲望被强烈地抑制。久而久之他对生活里的一切都很愤怒,家庭、学校、宗教、政体,一切。

封堵拆墙打洞 鼓楼最后也是潮汕人的了

施工队把店里灯牌拆掉的时候,郭诚没在店里。他的员工给他发了一张照片,里面是戴着黄色安全帽的施工队正在拆灯牌。“独”字率先掉在了地上,连着几个字的灯管悬在墙边。“音”字掉下的时候摔破了一角。

媒体本质上讲是一个皮肉生意 你要建设好自己的编辑部

前面的两节课,我分别讲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文艺的本质和文艺工作者的社会地位,另外一个是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个人写作者。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是内容创业者,大家的目标都是想要成为一家内容公司,而不是作为一个个人写作者永远陷在写微信公众号这件事上。如果是这样,从创作内容到管理内容,这就需要建立一个团队去协作了。

虽说中国单机游戏还在拓荒阶段 但也不能这么骗玩家

当徐化宣称,他要做一款中国人自己的3A大作、纯正的“沙盒游戏”时,没人能想到,游戏里竟然真的只有沙。而此前在预告片里出现的,用虚幻引擎4素材商店里的素材拼凑出来的太空、雪原和森林,都没有出现在这款叫《幻》的游戏里。

从冠军战队Wings看中国电竞:留给ACE的时间不多了

一旦你这个项目纳入了奥运,那就不是你们业界自己的事情了,那是全中国人的大事。市场化管不好的事情,换体制化来管。到时候放养的变散养,散养的变圈养,乱子事儿可能会变少,但选手就别想再卖自己的肉松饼了。

风口说来就来 脱口秀演员不够用了!

笑果进来北京市场的时候,跟大家说,我们不是来垄断的,只是希望建立平台。但现在他们确实影响到了北京的俱乐部做演出。至少,从他们定档了每周六一个商演之后,再没人敢在周六的北京夜晚办脱口秀演出了——当然,除了给演员开除的演出费比市场价高几倍的开心麻花。

风口说来就来 脱口秀演员不够用了!

“最近演员不够用了。”一个做线下脱口秀演出的朋友这么跟我说。放在一年前,大部分脱口秀演员是没地方演,即使不收费的 open mic 演出机会也很少。现在反过来了。6 月 3 日我想去看一场脱口秀,发现一个普通周六,北京城里竟然有两场百人规模以上的脱口秀商演。

同性恋不是病 网瘾是病

把网瘾定性成病其实是人们心理上的需求,并不是医学上的需求。就像 2001 以前,同性恋这个词还存在于中国的精神障碍诊断标准里。

刘涛的血汗钱:投给乐视系那六千万还能收回来吗?

某身经百战的基金合伙人曾经说过,一个优秀的投资人,至少需要先赔进去2亿元才能锻炼出来。王思聪回国做投资,王健林也是拿出来5亿元先让儿子练手。

诺基亚回归你高兴吗?其实它没有什么值得你怀念

八千元卖到1699元,这说明诺基亚这个品牌的溢价是699元,按照当前汇率算就是100美元。诺基亚这个品牌卖给HMD和富士康子公司的价格是3.5亿美元,中国市场需要至少350万个傻瓜他们才可以收回成本。

请有关部门严厉查处境外人工智能Master

既然民营企业暂时还不能担起重任,我们也希望财政部尽快配套资金,组织科技部设立重大专项,组织中科院,相关高等院校进行科技攻关,像研发国产操作系统COS那样,理直气壮地研发属于我们中国自己的,又红又专,红专并进的 AI 。

要教会男生买买买,教会女生写代码

程序员供不应求怎么办?教会女生写代码。创业公司留不住人怎么办?教会女生写代码。中国互联网产品的品味怎么这么差?教会女生写代码。中国男生为什么不会撩妹?教会女生写代码。北京房价太高买不起怎么办?教会女生写代码。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