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Kubernetes 的文章
使用 Velero 备份还原 Kubernetes 集群

Velero(https://velero.io)(可以提供备份和还原 Kubernetes 集群资源和持久卷的能力,你可以在公有云或本地搭建的私有云环境安装 Velero,可以为你提供以下能力: 备份集群数据,并在集群故障的情况下进行还原 将集

如何使用Kubernetes实现安全合规自动化?

容器与Kubernetes带来了新的、独特的安全审视角度。它们促使团队重新考量自己的传统安全策略,摆脱单一或瀑布式的粗放方法,希望破除安全工作“马后炮”式的被动属性。 有些人将这种趋势称为“左移&r

使用 Kube-vip 搭建高可用的 Kubernetes 集群(完整版)

前面我们课程中的集群是单 master 的集群,对于生产环境风险太大了,非常有必要做一个高可用的集群,这里的高可用主要是针对控制面板来说的,比如 kube-apiserver、etcd、kube-controller-manager、kube-scheduler

说说 Kubernetes 是怎么实现服务发现的

我们来说说 Kubernetes 的服务发现。那么首先这个大前提是同主机通信以及跨主机通信都是 ok 的,即同一 Kubernetes 集群中各个 Pod 都是互通的。这点是由更底层的方案实现,包括 docker0/CNI 网桥、Flannel vxlan/ho

部署一个 Containerd 容器运行时的 Kubernetes 集群

前面我们介绍了 containerd 的基本使用,也了解了如何将现有 docker 容器运行时的 Kubernetes 集群切换成 containerd,接下来我们使用 kubeadm 从头搭建一个使用 containerd 作为容器运行时的 Kubernetes 集群,这

在 Kubernetes 上部署一个深度学习模型

了解如何使用 Kubermatic Kubernetes 平台来部署、扩展与管理图像识别预测的深度学习模型。 随着企业增加了对人工智能(AI)、机器学习(ML)与深度学习(DL)的使用,出现了一个关键问题:如何将机器学习的开发进行规模化

为什么从第一天起就应该在 Kubernetes 上构建应用

如果你正在从头开发一个新的项目,诸如一个新的 APP,服务或者网站,你主要的关注点通常不是如何在高可用的网络中大规模的运行它。相反,你可能会专注于为你的目标客户打造合适的产品或寻找适合市场的产品。如果你正

如何丝滑般将 Kubernetes 容器运行时从 Docker 切换成 Containerd

前面我们了解了 containerd 的发展历史和基本使用方式,本节我们就来尝试下使用 containerd 来作为 Kubernetes 集群的容器运行时。 前面我们安装的集群默认使用的是 Docker 作为容器运行时,那么应该如何将容器运行

Kubernetes配置热更新的两种方式

背景 任何应用都需要一些特定的配置项,用来自定义应用的特性。这些配置通常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诸如运行环境和外部依赖等非敏感配置 一类是诸如密钥和SSH证书等敏感配置。 这些配置不应该直接放到容器镜像中,而

Kubernetes容器健康检查配置

简介 此文讲述如何配置容器的Liveness、Readiness、Startup探针。 kubelet使用Liveness探测器来知道什么时候要重启容器。例如,Liveness探测器可以捕捉到死锁(应用程序在运行,但是无法继续执行后面的步骤)。这样的

白话Kubernetes运维之容器应用资源运营管理

技术最终也是需要为运营所服务。每一种可推广的新技术的出现,也都是对原运营模式的一种提升。如何降低成本、提高资源利用率,是每一个资源管理者必定要面临的问题。本文将就云原生生态下,容器技术的资源如何分配、

 2021年11款最佳的开源 Kubernetes 工具

到 2021 年,几乎所有接触过云基础设施的人都熟悉 Kubernetes 项目。简单地说,Kubernetes 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容器编排平台,并且 Kubernetes 社区一直在共享工具,这有助于改善 Kubernetes 开发人员的体验。本文列出

如何保护Kubernetes的机密信息

现如今开发的大多数应用程序,或多或少都会用到一些敏感信息,用于执行某些业务逻辑。比如使用用户名密码去连接数据库,或者使用秘钥连接第三方服务。在代码中直接使用这些密码或者秘钥是最直接的方式,但同时也带来

三年的kubernetes生产经验,我们学到了什么

【编者的话】Kubernetes之旅的主要收获。 我们在2017年开始创建我们的第一个Kubernetes集群,当时版本为1.9.4。我们有两个集群,一个是运行在裸金属RHEL虚机上,一个是跑在AWS EC2上。 如今,我们的Kubernetes基础设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