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电信

中国电信清洗宽带接入 巩固产业垄断

由于互联网带宽存在规定价格与市场价格差价,一些公司从中国电信购买带宽后,转售给弱势运营商(在互联网宽带的互联与接入市场中,指除中国电信之外的运营商,包括新联通、中移动、铁通、广电等),这条路径被称为“流量穿透”。

“8月开始的电信清理宽带接入行动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一家媒体日前发表文章称。但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中国电信内部并未接到相应文件。

这次行动被外界称为“流量穿透清理”。8月上旬,中国电信发出通知,要求其各省公司对其他运营商和互联单位等的“流量穿透接入”加以清理。清理行动的直接后果是,和中国电信有着竞争关系的部分电信运营商的宽带接入价格,就此从原来通过一些ISP(互联网接入服务商)转手过来的每G每月30万-40万的价格,升高到中国电信统一规定的100万。

清理行动导致的用户断网以及成本的高涨直接导致用户体验的恶化,很多用户纷纷以投诉、退网等方式来发泄。据悉,仅广东铁通就爆发了37477件用户投诉,38443个用户拒绝缴费,并已有28210个用户面临退网。

“中国互联网接入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清洗’正在拉开大幕。”一家财经类杂志日前如此形容。

●价格双轨制

在整个中国经济正在走向完善的市场经济的同时,最先进的互联网接入产业反而从市场经济退回到双轨制。

其来由是有历史原因的。

不同运营商的网间结算方式,一种是通过国家交换中心节点互联,但由于其价格由政府制定,1G的带宽每月要卖100万,所以至今形同虚设。“现在大家都走直联电路,运营商之间私有协议的互联。”著名电信专家、原中科院秘书长、中科院声学研究所所长侯自强介绍,互联网接入的游戏规则就是——小的跟大的接,小的给大的交钱。中国的电信接入市场上是双寡头垄断,一个网通、一个电信,其中电信比网通大一倍。网通和电信互联不交钱,但是所有其他运营商,不论往电信接还是往网通接,都得交钱。

由于网间互联总流量中有83%流经中国电信网络,中国电信制定了直接接入自行协商结算费用标准。中国电信将45M以上的互联网专线接入用户分为两类,第一类是联通、铁通、移动3家基础运营商,以及教育网、长城宽带、中信网络和广电机构,其结算价格一般都高达100万元/G/月。除此之外的其他用户属于第二类,中国电信省级公司可直接受理业务,结算价格则一般只有25万至42万元/G/月。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越小的地方,中国电信给出的价格越便宜,所以某些二类客户最低能拿到10万元/G/月。

一些ISP找中国电信把带宽批发出来可能就10万-20万,加到30万-50万再转卖给联通或者中国移动,包括铁通或者广电。一位ISP告诉记者:在地(市)级方面这种漏洞很多,中国电信整体上想控制也控制不住。这个价差就促成了“流量穿透”。

●把门槛抬高

今年8月上旬,中国电信下发内部文件,要求各省公司对高带宽和专线接入进行清理,除骨干核心正常互联互通点外,清理所有其他运营商和互联单位等的穿透流量接入。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此次清理表面上看是一种内部管理手段,对象主要是地方公司的第三方代理,但矛头直指广电及其他网络运营商、电信服务商。

如此一来,到9月17日为止,铁通的带宽出口已经中断41Gbps,占铁通所有带宽的近20%。除铁通外,还有多家运营商受到波及,影响到的互联网用户或将超过1000万用户。

一位业内专家称,中国电信的做法,目的是把门槛抬高,让所有竞争用户体验都很差,把垄断地位进一步巩固。

“流量穿透表面上看是违规了,但其违反的是中国电信的一家之规。”北京邮电大学著名电信专家阚凯力教授分析说,中国的网络对接成本太高了,比美国要高几倍,“广电现在有二三百万户的宽带互联网接入,基本在深圳、上海、杭州几个地方,如果他们现在按照电信制定的标准交费,接入费的一半都要交给电信。”

“从市场竞争角度看,中国电信与其他运营商之间的接入价格属于垄断定价,说是‘自行协商’结算费用,实际是中国电信单方面决定,中国电信利用了手中拥有巨大的互联网接入用户的市场地位,以及ICP网站托管用户的巨大流量占有的市场地位,对弱势运营商制定了垄断价格,已经涉嫌违反国家已经出台的反垄断法”。《互联网周刊》日前发表评论说。

●二次垄断

中国60%的宽带接入用户、65%的内容资源及主要国际出口带宽都集中在中国电信手中,为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博客)提出了二次垄断的概念。“如果说‘一次垄断’是语音垄断,那么第二次垄断的特点是以数据业务、以互联网接入为特点,这个垄断其实始终没有被打破,只不过这个问题一直被掩盖着。直到互联网在电信运营商整个业务中的地位进一步上升,突然这个问题浮现出来了。”

无论是对普通消费者来说,还是对整个宽带产业来说,这场清洗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显然,一旦全面清理穿透流量接入成为现实,由于价格之间存在差距,这部分网民的上网成本就会倍增,势必对其产生影响。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吕本富(博客)教授分析,这里有两个利益被损害了,第一是公众利益,用户的桌面带宽可以到10M,现在到不了;第二延缓了互联网产业的升级,现在在美国互联网已经升级到视频领域。以太网联盟创始人JohnD’Ambrosia曾描述了互联网产业从“蒸汽时代”到“电气时代”再到“光速时代”的变革,当家庭用户能够应用到1Gb/s的宽带速率时,以前需要用近一个小时下载的一部高清电影,那时最快只需要30秒。“以中国现在的IDC和互联网接入带宽成本,国内的互联网从文字内容到视频的升级无法完成,限制了这个产业的发展。”

还有一个不为人觉察的事实是,我国的宽带基础设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有不断拉大的趋势,工信部电信规划研究院专家吕新杰认为,问题的根本在于我国的宽带发展体制和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很大差异。而根据国外的经验,解决之道在于“充分利用市场竞争和私人投资”。

针对“流量穿透清理”事件,北京邮电大学著名电信专家阚凯力教授认为,国家电信行业主管部门应该切实负起责来,可以用三步走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首先扩大第一梯队运营商的数量,引入有政策支持的竞争对手,从双寡头至少变成四寡头。第二就是让“穿透”合法化,因为互联网本身按说应该是开放业务,应该明确中国电信这种清理是非法的。第三要尽快调整国家交换中心节点互联的价格,至少要降下来三分之二。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