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电信

LED小企业之死:多数企业或因产能过剩而倒闭

生产LED灯具的南海丹灶帅亮五金制品厂大门紧锁,老板走佬。南都记者 陈志刚 摄

生产LED灯具的南海丹灶帅亮五金制品厂大门紧锁,老板走佬。南都记者陈志刚摄

传言可怕,传言变为现实更可怕。9月30日,深圳LED企业钧多立老板举家跑路,佛山LED权威人士坦言“佛山多数LED中小企业有倒闭的危险。”佛山LED行业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一月出头,剑落。

11月3日晚8时许,本地一家知名网站登出帖子:佛山市南海区丹灶帅亮五金制品厂老板熊春走佬。发帖人叫罗建伟,自称是帅亮未结清货款的供货商,征集同遭遇者。佛山照明灯具协会秘书长张华证实,帅亮为灯协会员,涉足LED照明,老板熊春确已走佬。张华说:“这意味着深圳、中山等地的行业危机蔓延至佛山,行业洗牌已经开始,预计近一成的佛山LED照明企业面临倒闭。”

“帅亮老板跑了”

订单落空资金链断,熊春11月3日走佬欠货款近100万元

“别找了,帅亮老板早跑了,找了也没用。”这是11月5日记者采访帅亮五金制品厂途中听到最多的回答。在南海丹灶西联东村工业区内,帅亮老板熊春跑路的消息此时已路人皆知。然而,帅亮工人小陈说,到11月3日清晨,所有的工人还平静地等待着开工,打破平静的是机器挪动的声音。

挪机器的是老麦,帅亮的供货商之一。11月3日8点半左右,老麦送货归途经过西联东村工业区。想到工业区内的帅亮还有6万多元货款没结清,老麦临时改变路线登门索债。

车到帅亮,老麦却发现厂内只剩六七个工人呆坐着玩手机,机器没开工,连办公室的电脑都已搬走。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老麦迅速掏出手机打给熊春,无法接通,熊春母亲和妻子的电话也都处于关机状态。老麦开始着急,快步上到3楼熊家的住所,无人,屋子已空。老麦说:“我瞬间意识到,熊春跑了。”

老麦不甘心,他说给熊春提供了1年的灯饰零部件,1次账都还没结算过。老麦决定搬走帅亮厂里的机器“搬完了也抵不上6万元啊”。

机器挪动的声音惊动了旁边的便利店。便利店老板称,当时工人已经知道熊春走佬,但都没拦着老麦,等到老麦将机器运走,工人们便将厂门团团围住。有的报警,有的去找村委会,还有的拨通了劳动部门的电话。随后,老麦向帅亮其他供货商发出消息,索债者纷纷赶来。帅亮斜对面一家工厂的目击者称,当时至少有6辆轿车停在门外,数十人围作一团,厂房业主李祥成也在村委会的陪同下到了现场。李祥成说:“我也是受害者,熊春已经3个月没付租金和水电费了,没想到他居然跑了。”

“熊春走佬了”,上午9点半左右,金沙某压轴厂的老板罗建伟接到朋友的电话。随后,罗建伟奔向丹灶沙边信用社。10时许,罗建伟查到熊春的账户,余额100.1元,“当场我就明白了,两个月前他给我开的38000元的货款支票原来是空头支票”。

据罗建伟介绍,这还是双方的首笔生意。今年7月底,熊春找到罗建伟,说是因为扩大生产,需要向罗建伟的厂子下三四万元的订单。罗建伟说,熊春这个人夸夸其谈,一开始并没谈成。随后,熊春多次上门洽谈,罗建伟勉强答应,但提出“货到支票付款”的要求,双方签下协议。9月3日,货到帅亮,熊春开出支票。按照协定,罗建伟可在11月3日提款,“看来他早有预谋,选定了这天跑路”。

3日下午,在劳动部门的调停下,厂房业主李祥成垫付了6名工人的工资。记者在厂门口看到西联村委会发出的《垫付证明》,李祥成为帅亮6名工人垫付了3个月的工资,总计26691.7元。李祥成说:“既然法律规定我有义务垫付,我只能认了,但我不希望供货商再来骚扰我,我也是受害者,损失也超过5万。”

“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多无奈的”,便利店老板感慨说,“每个人也说不准,熊春走佬前竟然没有一丝预兆。”

“预兆是有的,但是我们都没注意。”工人小陈现在想来都觉得自己有些笨“怎么就没想到他要跑呢?”

小陈回忆,8月份订货方因为经济压力临时取消了订单。订单落空后,熊春管财务的姐姐和管采购销售的姐夫相继在9月回了老家,具体事务交由熊春的老婆负责。“现在想来,那时候他们就已经在筹划跑路了。”

据小陈介绍,熊春在10月29日还给工人撒了个谎:11月3日发工资,中间几天放假。供应商也在10月下旬纷纷接到熊春的电话:11月5、6两日结账。

11月1日,小陈的叔叔陈龙在丹灶的满江红偶遇熊春,熊春当时告诉陈龙,他在陪客户吃饭。

11月2日晚,熊春没有出现在帅亮厂中,但熊春的妈妈和几个江西籍的工人还在隔壁的便利店吃过夜宵。便利店老板清楚记得,熊妈妈吃的是炒粉。

11月3日,熊春走佬,“佛山帅亮五金制品厂”的牌子被业主李祥成取下,这是佛山年内首家公开倒闭的LED企业。根据记者初步掌握的情况,帅亮欠货款将近100万元。

家庭作坊式工厂

帅亮年营业额100万-200万元,员工人数31-40人,这样规模的企业在佛山俯拾即是

帅亮五金厂所在的西联东村工业区位于丹灶西联村东部,距离樵金北路和桂丹路不足2公里。这是一个狭小的工业区,里面的工厂数量不超过30家。工业区的形态以家庭作坊式的工厂为主,最大的工厂看上去面积也不超过2000平方米。

根据网络114的资料,帅亮年营业额100万-200万元,员工人数31-40人,主营天花灯、筒灯、工程灯和LED灯。帅亮这样规模的企业在佛山如同荒草,俯拾即是,就算在西联村当地,熊春走佬之前也鲜有人知道其存在。但11月3日后,索债者源源不断奔向这里,据旁边便利店的老板介绍,每天至少有10多批人上门查看。11月5日上午记者在帅亮五金厂采访时,就有5位债主上门。通过交流,债主们惊讶地发现,熊春曾给他们发出同样的消息:11月5日或6日可过来结算。一位胡姓债主愤愤地说:“他明显是提前设计好了,先稳住我们,然后提前偷偷溜走。”

据便利店老板介绍,帅亮老板熊春是江西南昌人,今年大约30岁,母亲、妻子和两个孩子均在丹灶。“平常与他交流不多,对其为人不怎么了解,但曾经听他自己说起开空头支票的事。”而在债主们眼中,熊春做生意诚信不足,货款拖欠两三个月是常事。有债主称,帅亮官网上的公司介绍就是假的。记者查证帅亮五金厂的官网(http//www.fslight.com/11月5日晚已被封)发现,其企业简介完全是照搬顺德五金巨头熊虎山的内容,只是将名字改为“佛山帅亮五金制品厂”。

熊春最初的合伙人陈宜军介绍,帅亮五金厂成立于2009年7月,一开始设在丹灶沙边,两人投资30万,“我出了10万”。陈宜军说,熊春只让他负责采购,其余事务通通自己掌控,“就连财务我也了解不到”。2009年底,熊春给陈宜军算账,半年内灯饰生意净赚10万元。2010年年中,熊亮再次给陈宜军算账,公司总利润已接近30万元。但两人的冲突日益严重,最终陈宜军撤资到中山横榄镇独立门户。

今年年后,熊春将厂子搬到西联东村工业区,厂房业主李祥成介绍,双方共签了三年合同,每月房租4300元。年后开业,帅亮开始大规模招工,与熊春同乡的小陈就在父亲的介绍下到了帅亮打工。

小陈说,一开始帅亮并未涉足LED照明,只是做一些普通筒灯和灯具。今年4、5月时,帅亮的订单火爆,工人最多时超过20人,“我们每天8点就开始干活,晚上加班超过9点半”。但好景不长,从6月开始,帅亮的订单开始减少,每月休班时间接近1/3,小陈说:“那时候,一周得放两三次假。”隔壁便利店的老板也证实,有时一周都开不了机器。

LED的诱惑

一年间佛山涉足LED照明企业多了160家,绝大多数与帅亮一样挤在了产业的下游

帅亮的颓势并非偶然,今年3月,节能灯的重要原料荧光粉价格狂飙。到6月底,荧光粉已从300元/吨涨至3000元/吨,连佛山照明、雪莱特等传统照明巨头也暗自叫苦。雪莱特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汽车照明事业部总经理刘火根曾向南都透露,以前每根节能灯的荧光粉成本约为8角,约占总成本的10%,现在涨到近3元,相当于总成本涨了20%-30%。

原料成本的飙升对小本经营的帅亮来说无疑打击沉重,熊春开始在其他成本上拼命压缩。小陈说,从7月起,工资一直被扣。李祥成介绍,从7月起,房租和水电费一直拖欠。而一位供货商则透露,3月份的货款,熊春10月份才给他结清。

7月底,熊春搬回一台新的机器,告诉工人,从今天开始生产LED筒灯。小陈说,其实熊春也不懂LED产品,“只是听其他老板说LED灯更赚钱,他就转型做了”。熊春从其他工厂请回一位“师傅”,三天后“师傅”离开,小陈等10多个工人开始自主摸索做LED灯具。小陈笑着说,做LED灯也不难,“买回些配件装好就行”。

小陈的话在昭信灯具技术总监徐连城看来是一种悲哀,“可以说98%涉足LED照明的企业都不懂LED”。

LED学名发光二极管,在照明行业来说是一种新型绿色光源,节能环保,附加值高。正因如此,中国在2003年就启动了“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当时计划在“十一五”期间,累计投资1亿多元,构建以广东、福建、江西、上海等地为代表的LED产业群,但影响甚微。佛山当时涉足LED的只有国星光电、蓝箭电子等几个企业。

2008年,LED显示屏在北京奥运会上大放异彩,LED的概念也开始被反复提及。2008年12月,科技部推出“十城万盏”示范计划,开始大力推广LED节能路灯的应用。同月,广东启动“千里十万”大功率LED路灯示范工程,计划在广州、东莞、佛山等市建设总里程1500公里、规模约10万盏的LED路灯示范推广工程。佛山第一次在政策层面与LED照明接轨。

次年,政策在佛山落地。南海提出拨20亿LED产业专项扶持资金,要在3年内将LED打造成支柱产业,产值达300亿-500亿。南海罗村新光源产业基地被列入广东省LED产业“十二五”规划中。禅城则编制了《禅城区LED产业发展规划(2011-2015年)》,提出到2015年要把禅城建设成为全国最大LED照明生产基地、应用基地。

此后,佛山LED企业如野草疯长。根据佛山照明灯具协会的数据,2010年6月时,佛山涉足LED照明的企业有140多家,到了2010年底已将近200家,如今则已超过300家。佛照明、雪莱特等传统照明巨头纷纷成立LED照明事业部,昭信、美的等其他行业的翘楚也开始杀入LED领域。

据灯协会长吴育林介绍,目前佛山80%的传统照明企业已涉足LED,而在这300多家企业中,上游芯片企业有4家,中游封装的有20多家,其余的全部是下游企业。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企业转型时都与帅亮一样挤在了下游。吴育林说,下游大多数企业没有核心技术支撑,单纯的装配重复着传统的工序,只是贴上了LED的标签。

贴上这标签,灯具的附加值倍增,按照目前市面的价格,LED灯比普通灯贵5—10倍。无疑,帅亮也想到这里分上一杯羹,或者说借此摆脱成本飙升的压力。小陈说,8月初熊春就宣布帅亮以后只做LED灯,“听说是拿了很大一笔订单,还要扩张3条生产线”。此时,熊春开始频频向供货商下单,罗建伟38000元的单子也是在这时谈成的。

“形势比08年还要恶劣”

受国际经济环境恶化影响LED灯具出口订单骤减,媒体爆出中山、深圳等地出现LED企业倒闭潮

钱钟书先生的《围城》中有句名言: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LED照明行业也是座“围城”,当熊春带着帅亮雄心勃勃杀入LED照明的时候,他没有看到这座城里早已哀鸿遍野。

目前,国内LED照明产品大多用于出口,据佛山灯协秘书长张华估计,佛山70%的LED灯具销往国外,主要市场是西欧和北美。销往国内的LED灯具则大多靠市政工程消化,室内和商业照明市场基本没有打开。但是今年以来,受国际经济环境恶化影响,LED灯具出口订单骤减。佛山灯协在今年8月曾抽样调查佛山LED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结果显示,抽样的所有企业订单均有减少,最少的10%,最多的逾30%。而各企业经营成本平均上升了30%,近七成企业的利润因此下滑。广东昭信灯具有限公司总经理章淑华说,去年昭信内销仅占20%,今年却占到50%,“不是国内订单猛增,而是国外订单下降了40%。”

“目前的形势比08年金融危机还要恶劣”,佛山市光的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朱祈霖1999年进入传统照明行业,三年前受政策驱使开始涉足LED照明,主要给飞利浦和英国、西班牙等地的客商做代工和外贸。朱祈霖介绍,今年以来,公司出口的订单几乎减半,员工每周要休息三四天。

向中大型企业迈进的佛山光奇照明有限公司同样备受煎熬。光奇照明副总经理黎君成介绍,春节后公司专门成立了LED项目组,准备进一步研发、生产LED照明产品,但到了第三季度末,市场状况进一步恶化,整个项目组暂时都搁置了。

这些,熊春也许并没有听到过。8月中旬,3条LED灯具生产线备齐。小陈说,熊春还让工人们做好加班准备。此时,熊春已经两个多月没有缴纳房租和水电费,房东李祥成决定对其断电。李祥成回忆,熊春当时很着急,“他哀求我缓一缓,说是赶完这批货就全部结清,我心一软就答应了”。

供电正常后,生产线依旧没能启动。小陈说,订货方因为经济压力临时取消了订单。隔壁便利店老板也曾听熊春说起订单“被放鸽子”的事,“他好像很懊恼”。一位与熊春接近的知情人士透露,实际上就是那笔订单要了帅亮的命,“熊春大部分现金都砸到了生产线上,订单没了,他的资金链就彻底断了”。

这时候,深圳一家销售过亿企业钧多立老板走佬开始引发整个LED行业的震荡。高工LED产业研究院院长张小飞向媒体发布,今年全国LED企业倒闭的数量已超过一成,其中做封装的有100家以上,其中还包括被收购兼并的企业;做灯具的超过300家,大多为小企业,目前行业已进入洗牌期。随后,又有媒体爆出中山、深圳等地出现LED企业倒闭潮。佛山灯协会长吴育林也在当时坦言:“佛山多数LED中小企业有倒闭危险。”

11月3日,深圳市LED产业联合会通报了前三季度深圳LED产业运行的情况,称“90%LED企业出现亏损”、“深圳80-100家LED企业倒闭”等传言不实。这一天,熊春没有如常出现在帅亮五金厂里,手机关机,直到现在都无法接通。他走佬了。

黎明前的黑夜?

中央针对LED终端照明产品财政补贴有望在本月底发布,预计将有约80亿的财政投入

熊春走佬次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发布淘汰白炽灯路线图,提出从2012年10月1日起,按功率大小分阶段逐步禁止进口和销售普通照明白炽灯。发改委在公告中称,这将促进LED照明技术的快速发展及LED照明产品的推广应用。2010年白炽灯产量和国内销量分别为38.5亿只和10.7亿只。佛山灯协会长吴育林预计,淘汰白炽灯将为LED照明腾出30%的市场空间。

同时,“高工LED”也披露,中央政府针对LED终端照明产品财政补贴的政策有望在本月底正式发布,预计将有约80亿的财政投入。吴育林说:“这意味着LED灯将和节能灯一样获取补贴,家居照明进入LED时代已指日可待。”

黎明即将来临,可黎明前的黑夜却充满恐惧。蓝箭电子LED事业部经理雒继军分析,目前国内LED照明市场增长的速度在20%-30%之间,而去年上马的产能却增加了三倍。按照一年半到两年的投产周期,新产能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释放,那个时候将是产能过剩的高峰期。

佛山灯协秘书长张华也指出,虽然佛山LED形成倒闭潮的可能性不大,但在市场转向利好之前,行业洗牌已经开始,“预计10%的佛山LED中小企业将因为没有核心技术和完善的资金链而走上帅亮五金相似的道路”。

但这些已然与帅亮无关,如今的帅亮灰色厂门紧锁,“非本公司员工请勿入内”的招牌已没有任何权威。众多供货商来了走,走了来。罗建伟说,他打算联合其他债主起诉熊春。

透过窗户可以窥见空空的厂房,文件和纸箱散落一地,床垫和木柜呆立。靠窗的桌上还静静躺着一盏灯,是个LED筒灯模具。

帅亮倒闭链条

2009年7月,熊春与陈宜军联合投资30万元成立帅亮五金制品厂,主要从事传统灯具加工;

2009年底,帅亮净利润约10万元;

2010年中,帅亮净利润累积将近30万元;

2011年初,帅亮从丹灶沙边搬至丹灶西联东村工业区,熊春与陈宜军分道扬镳;

2011年4、5月,帅亮订单火爆,工人每天加班至晚上9点半,没出现工资拖欠情况;

2011年6月开始,帅亮订单减少,工人每周要放两三天假,熊春开始拖欠工资和房租;

2011年7月底,帅亮转型做LED灯具;

2011年8月,帅亮扩大LED生产线,但订单被取消,熊春资金链断裂;

2011年9月,帅亮财务和采购经理离职,走佬苗头渐现;

2011年11月3日,熊春走佬,帅亮倒闭。

这意味着深圳、中山等地的行业危机蔓延至佛山,行业洗牌已经开始,预计近1成的佛山LED照明企业面临倒闭。

———佛山照明灯具协会秘书长张华

去年昭信内销仅占20%,今年却占到50%,不是国内订单猛增,而是国外订单下降了40%。

———广东昭信灯具有限公司总经理章淑华

其实熊春也不懂LED产品,只是听其他老板说LED灯更赚钱,他就转型做了。

———帅亮五金制品厂工人小陈

可以说98%涉足LED照明的企业都不懂LED。

———昭信灯具技术总监徐连城

下游大多数企业没有核心技术支撑,单纯的装配重复着传统的工序,只是贴上了LED的标签。———佛山灯协会长吴育林

统筹:南都记者刘洋

采写:南都记者杨森 李文波 刘洋

摄影:南都记者陈志刚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