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换名Hello,能给陌陌换来新故事吗?

原陌陌公司正式宣布将法定名称从“Momo Inc.”更改为“Hello Group Inc.”。趁上线十周年之际改名,是受恶名所累要换个马甲重新开始,还是更有深意呢?Hello Group Inc.是否能通过与陌陌App分割以重获资本青睐,还需时间检验。

1

陌陌改名了,但是业务本身并没有任何变化,也许换名字只是一种态度。

21世纪,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是个性肆意挥洒的春天,是寂寞无处安放的冬天;互联网提供的社交网络空前繁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却也无比凋零。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人口向大城市流动的趋势愈加明显,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转变。在此背景下,陌生人社交成了刚需,于是涌现了陌陌这样具有时代意义的产品,它直至今天仍是抚平当代人寂寞与荷尔蒙的良药。

但近年来,与陌陌绑定的负面新闻频发,诈骗、涉黄事件层出不穷,最严重时曾受到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的查处。

北京时间2021年8月2日,原陌陌公司正式宣布将法定名称从“Momo Inc.”更改为“Hello Group Inc.”。与此同时,Hello Group Inc.(NASDAQ:MOMO)以新名字在西半球的纳斯达克交易所开始交易,当日股票涨幅为3.71%。

所以,趁上线十周年之际改名,是受恶名所累要换个马甲重新开始,还是更有深意呢?

01、陌陌为何改名

首先应明确一点,此次改名的是原陌陌集团公司,而不是陌陌APP,陌陌仍是原来的陌陌。

但Hello Group Inc.这次的举动,明确表露出了集团公司要与陌陌APP切割关系的意味。为什么曾经的拳头产品不再能代表陌陌集团了呢?

陆玖财经就这个问题与Hello Group Inc.进行了交流,对接人表示,此次改名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受陌陌负面新闻的影响,但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集团公司产品矩阵下的其它产品更具存在感,打破陌陌“一枝独秀”的大众印象。

Hello Group Inc.旗下的产品确实并不只有陌陌,据Hello Group Inc.2018至2020年财报,其营收来源于三个板块,2018年斥巨资收购的探探与以音乐制作为主营业务的酷博特(QOOL),同样为Hello Group Inc.的营收做出了贡献。 

2

陌陌仍是集团公司营收的绝对主力,但随着陌陌基数庞大的老用户步入中青年阶段,以及针对更年轻群体的陌生人社交软件不断涌现,陌陌对集团公司营收的贡献呈逐年下降趋势。在这些新生的社交软件中,2014年成立的探探是其中的佼佼者,其左划名牌pass,右划名片配对的匹配机制广受市场追捧。据百度指数,2016年至2018年是探探飞速发展的阶段,影响力一度逼近陌陌。

2018年,原陌陌集团用五百三十万新发股,以及6.13亿美元的现金,收购了探探100%的股权,探探创始团队于今年退出公司运营。从营收数据来看,探探有效收拢了95后等年轻群体的市场,为集团公司做出的财务贡献呈指数增长,并极大促进了公司VIP附加服务业务的财务增长。

自2018至2020,探探的营收复合增长高达130%,同期原陌陌集团的附加服务收入复合增长率为41.95%。可以说这是一个成功的收购案例,在消灭竞争者的同时吸收了新的用户群体。

02、新愿景能否引爆想象空间

8月3日,Hello Group Inc.发布《陌陌10周年 更新使命愿景:连接人 连接生活》,CEO王力在通稿中表示未来必将出现新机会,将人们背后的生活串联起来,这也意味着公司的业务逻辑会有所调整,Hello Group Inc.将积极探索和布局。

Hello Group Inc.旗下的QOOL从财务表现来看似乎毫无存在感,但细看其经营范围,则可以窥见布局的微妙。

据工商局及网络公开信息,酷博特的经营范围有音像制品发行、影视剧发行、演出经纪、广告发布、网络文化经营、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等。酷博特是电影《闪光少女》的联合出品方,曾与湖南卫视共同制作大型音乐节目《幻乐之城》,与其合作过的艺人包括王菲、周笔畅、窦靖童等。Hello集团持有QOOL约79.55%的股权。

对于陆玖财经“Hello Group Inc.是否将拓展影视文化业务”的问题,Hello Group Inc.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并说明:“改名后公司的业务核心还是‘连接人和生活’,但的确比单一社交软件更广泛了,目前影视文化业务是作为泛娱乐社交的衍生补充。” 

对于Hello Group Inc.在业务形式上是否会有所变化的问题,对接人表示“这就取决于想象空间了”。

2011年,陌陌的横空出世,填补了中国陌生人社交产品的空白,在名声大噪的同时也被打上了“约炮神器”的标签。早年,浓浓的“荷尔蒙”属性是帮助陌陌翱翔的翅膀,使其顺利登陆纳斯达克。

而十年过去了,“荷尔蒙”反倒成了阻碍陌陌发展的枷锁。即使再受“潜规则”的追捧,中国Dating文化的缺失注定让陌陌难以直面社会舆论的“明规则”。国信投顾张奕表示:“陌陌靠‘荷尔蒙’发家,但未来它需要更成熟,或者说能上得了台面的盈利模式。”

在纳斯达克挂牌的十年间,陌陌的市值经历了大起大落,现已跌破发行价,股价从历史最高点52.22美元跌至12.85美元,市值萎缩为25.23亿美元。

要知道经历了退市风波的瑞幸咖啡其还在流通的ADR市值也回到了38亿美元左右,持续亏损的B站目前市值更是高达302.4亿美元,而陌陌的市场表现与其他中概股相比实属惨烈。

即使是这样,陌陌依然是中国陌生人社交软件里最能“打”的,影响力力压同类竞品。刚崭露头角的探探走向了被陌陌收购的命运,社交新秀Soul今年6月冲击纳斯达克上市失败,且估值不到20亿美元,IPO折戟,赴美敲钟梦碎。

由此可见,资本并不看好中国市场的陌生人社交赛道。荷尔蒙经济固然不会衰竭,但作为平台该如何保护用户隐私、监管“灰色地带”,并理顺商业逻辑是陌陌必须面对的挑战,也是Hello Group Inc.无法仅靠改名解决的问题。

Hello Group Inc.虽然还未向公众披露转型路径,但其与陌陌APP解除捆绑,撕掉“约炮”标签的意图已非常明显。手持影视文化行业多项牌照的酷博特,目前虽然只是泛娱乐社交的衍生补充,但这个存在的确是引爆想象力的关键。 

03、陌陌何以失格

陌陌创始人唐岩曾告诉媒体,创立陌陌的初衷就是因为自己在酒吧遇到美女却不敢搭讪的遗憾。于是才有了基于LBS(定位服务)的陌陌App和Momo Inc.,让用户拥有了触达附近异性的工具。

陆玖财经与10位90后交流了现下年轻人对陌生人社交软件的看法,大家一致表示对于这些软件没有忠诚度可言,而且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发泄荷尔蒙,也确实会经常遇到酒托、小姐、骗子,仅有两位参与者相信有可能通过社交软件找到爱情。音乐人小文(化名)说:“哪个上面妹子回复积极就用哪个,没想太多,以约炮为主。”

陌生人社交产品的概念是很容易被模仿和改善的。在陌陌之后,探探、积目、Soul相继面市,试图分荷尔蒙经济的一杯羹。后来甚至出现了热拉、小蓝这样的同性社交的垂直领域产品,进一步蚕食了市场。女同霜霜(化名)表示热拉的确是其所属团体中备受欢迎的交友工具。这种趋势对于陌陌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威胁。

陆玖财经还就以陌陌、Soul等社交软件吸引力问题询问了三位单身人士。程序员药丸(化名)表示:“可不敢用啊,不正经的人太多了。”发行助理晨晨(化名)说:“对这些软件并不感兴趣,否则也不会母胎solo了。”文案编辑小异(化名)也告诉陆玖财经,自己还是更倾向通过熟人介绍交新朋友,并且很满足于现有的社交工具。

玩遍所有社交软件的阿呆(化名)向陆玖财经解释:“这些软件的同质化非常严重,有的产品刚出来的时候很特别但后来也慢慢趋同了,比如积目。而且社交软件玩得好的人基本上也都是现实生活中很受欢迎的人,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陌陌这样的产品其实更加剧了不平等。所以玩的人会继续玩,原先不玩的人也很难加入了。”

成立了10年的陌陌已逐渐成为存量市场,2015年开启的直播业务虽然为陌陌开启了吸金模式,但2020年直播业务的收入开始下滑,较2019年同比下降了17.4%。

新的增长极在哪里是陌陌App必须直面的问题,也是陌陌不够格再代表Hello Group Inc.的重要原因。Hello Group Inc.是否能通过与陌陌App分割以重获资本青睐,还需时间检验。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