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腾讯视频“朝钱”点播:一条走不完的套路?

上海市消保委点名批评腾讯视频独播剧《扫黑风暴》捆绑销售,一周后腾讯方面终于发声,称会尽快调整超前点播的解锁规则,支持用户选集解锁。

然而就在前一天,《扫黑风暴》超前点播大结局上线,而腾讯后脚发布这份声明,时间点颇为巧合。“这不是耍流氓吗?能退钱吗”有观众表示愤怒。

在新浪科技发起的投票中,超过50%的投票网友选择,“无法接受,付费看完大结局后才出台新规,行为很刻意。”

事实上,自从2年前推出超前点播模式后,用户对视频平台的讨伐就不绝于耳,此前有用户甚至一度与爱奇艺和腾讯对簿公堂。在他们看来,究竟如何解锁超前点播,并不是问题核心。他们反对的始终是平台既收会员费又收点播费的做法,厌恶的是被消费,被套路,被贬值。

但从视频平台的角度来看,“花式创收”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无奈之举。短视频平台不断分食长视频流量,加上高昂的版权成本以及付费会员增长放缓等因素,视频平台依然难以看见盈利的曙光。

结局后调整点播规则 网友:太流氓

8月9日,取材自真实扫黑案件的《扫黑风暴》在腾讯视频网络独家开播。按照计划,该剧每周一至周六更新1集,会员抢先看4集。自8月19日开始,会员还可以3元/集的价钱提前“解锁”4集,但必须按顺序购买。

“设置逐集解锁规则,是为了保护观看内容的作品连贯性,尊重内容创作者的艺术创作。”腾讯视频在《声明》中解释称。不过,这般做法却引起官方的点名批评。

8月26日,上海市消保委指出,腾讯视频通过超前点播《扫黑风暴》搞捆绑销售,漠视消费者。

“既然是超前点播,为什么不能选择自己想看的集数?为什么一定要按顺序购买?用户连选择权都没有了吗?”上海市消保委在官方公众号中写道。

按顺序解锁超前点播,是目前大部分视频平台的通行做法。根据云合数据发布的《2021上半年连续剧市场网播表现及用户分析》显示,2021上半年,共有67部剧集上线超前点播,占上新剧总体的33%。

一位网剧导演向新浪科技表示,一般来说,采用日播形式播出的头部项目或者独播项目,视频平台会根据市场反响来设置超前点播的计划。“比如之前爱奇艺的《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腾讯的《你是我的荣耀》、《传闻中的陈芊芊》,都是采用了超前点播的独播项目。”该导演说道。

腾讯发声过后,9月1日晚,爱奇艺也有所跟进。“此前我们已经关注到用户对于超前点播单集点播可选的建议,相关功能已在开发中,预计本月15号前上线。”爱奇艺在公告中称。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哪怕腾讯方面已经明确调整规则的态度,但大量的腾讯视频会员却仍不买账。尤其是在前一天(8月31日),《扫黑风暴》已通过超前点播播出了大结局,有人认为腾讯的做法不厚道。

“昨晚大结局,今天才说来调整超前点播规则,这不是耍流氓吗?”一位《扫黑风暴》的观众表示。在新浪科技发起的投票中,超过50%的投票网友选择,“无法接受,付费看完大结局后才出台新规,行为很刻意。”

“关于视频平台超前点播的行为,此前即有争议。“北京市隆安(深圳)律师事务所王伟艺律师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发布的2020年全国法院十大商事案例之一“吴声威与爱奇艺服务合同纠纷案”,裁判要旨就是,作为格式合同的“一对众”互联网视频服务协议不应排除或限制消费者权利。

剧透、双标 搬石头砸自己脚?

除了被官方点名批评外,因为超前点播,《扫黑风暴》所引起的场外风波也从未间断。

8月18日,腾讯视频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案由,将抖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并向抖音索赔1亿元。目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立案。

“自《扫黑风暴》开播以来,抖音上持续存在大量未经授权搬运剪切《扫黑风暴》的侵权视频,请求判令抖音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删除、过滤、拦截抖音平台中的侵权视频,停止通过传播涉案侵权视频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腾讯视频起诉称。

随着超前点播的开启,用户的观看进度不统一,大量的超前点播片段被提前“剧透”,直接影响了用户的观影体验。另一方面,有人将超前点播的片段剪辑并制作成视频上传到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造成了资源的泄露。

而《扫黑风暴》海外版是否与国内存在“双标”的问题,也引起广泛争议。

8月31日,新浪科技曾报道,有网友爆料,“腾讯视频海外版播放的《扫黑风暴》没有超前点播的,也就是说买一次VIP就行,不用再额外花钱,也不存在会员专属广告。不过腾讯锁了中国IP,中国用户在腾讯视频海外版上根本就搜不到《扫黑风暴》剧集。”

不过,腾讯方面随后对此予以否认。腾讯视频相关人士回应称,《扫黑风暴》海外目前在印尼和中国港澳台地区跟随中国大陆同步上线,并同步付费策略。

“基于海外各地区不同情况,部分剧集在海外站上线时间并未与中国大陆完全一致,但不会早于中国大陆,也不存在海外更新为VIP而中国大陆为超点的情况。”该人士表示。

新浪科技注意到,除了腾讯视频海外版外,《扫黑风暴》在Youtube上也有官方资源,用户无需付费即可观看。截至9月1日,该剧已在Youtube上播放19集,相比起国内版的非会员观影进度仅慢1集。

盈利难见曙光 花式赚钱是无奈之举?

腾讯视频可以算是超前点播这一模式的鼻祖。2019年,《陈情令》在腾讯视频全网独播,首次试水30元提前解锁最后5集。同年,《庆余年》播出时,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也再次运用超前点播模式。

但这种商业策略却略有竭泽而渔的意味。自推出2年来,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都曾先后因超前点播付费与用户对簿公堂。而在更大的网络舆论场,超前点播模式也经常遭到用户的讨伐。

尤其已经买了VIP的会员,更是怨气满满。对于他们来说,像《扫黑风暴》究竟是选集还是逐集来解锁超前点播,并不是问题的核心。他们反对的始终是平台既收会员费又收点播费的做法,厌恶的是被平台二次消费的“花式套路”。

“改变了什么?难道选集解锁就能少花钱了吗?”,“把用户割成会员,然后把会员割成超前点播,羊到哪里都是被割的命。”有用户评论称。

实际上,一定程度上,推行超前点播也是视频平台的无奈之举。归根到底,除了芒果TV外,高昂的版权费以及长短视频之间持续的竞争,让“爱优腾”三家成本压力始终得不到缓解,亏损态势难以改变。

在今年6月的网络视听大会上,优酷总裁樊路远就曾表示,“长视频现在很艰难,我们这三家什么时候能盈利?如果按现在的生存环境看,‘指日可待’是痴心妄想,太难了。”

而且近两年,会员收入逐渐与广告收入齐头并进,甚者超过广告收入成为视频平台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但目前来看,在突破亿级之后,视频平台的会员增长已进入瓶颈期。

以腾讯视频为例,自2019年开始,付费会员规模增长开始放缓。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中期,腾讯视频付费会员分别为8900万、1.06亿、1.23亿和1.25亿,同比增幅为58%、19%、16%和9%。

这意味着,人口红利逐渐消退,视频平台需要从过去的规模导向转为效率导向,以提升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作为未来增长的“引擎”。更何况,与流媒体巨头Netflix相比,目前国内视频平台的会员价格仅为其的1/5左右。

通过超前点播的模式,视频平台看到了更多创收的希望。爱奇艺CEO龚宇在财报会议中曾提到,“未来超前点播会成为一种常态,一种重要的提升ARPU值的方式。”去年11月,爱奇艺也率先拉开了视频平台会员涨价的序幕,黄金会员的单月价格从19.8元调整到25元/月,是爱奇艺品牌推出9年后首次的价格调整。

从爱奇艺财报也可以看到,自2019年以来,公司亏损确实在持续收窄,2021年上半年爱奇艺亏损额为26.64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额为43.14亿元。

在2020年用户与爱奇艺的诉讼案中,北京互联网法院最后判决认为,超前点播不应损害会员已有权益,但也承认“探索新的视频排播方式,本无不妥。”对于视频平台来说,商业化探索无可厚非,但关键还是需要从用户出发,尊重选择。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