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郭台铭和王传福的赛车场 来了一个“厂妹”

来源:字母榜/彦飞

不提供二次转载

曾经的富士康“厂妹”王来春,准备在一条新赛道挑战前老板郭台铭。

2月11日,王来春麾下的立讯精密发布公告,宣布与奇瑞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从事新能源车汽车的研发制造。同时,立讯精密将斥资逾100亿元人民币购入奇瑞股份。

成立于1998年的立讯精密是苹果公司的最大代工方之一,主要参与iPhone和AirPods系列无线耳机的生产。尽管整体规模不及富士康,但在2019年拿下AirPods Pro的全部代工订单后,立讯精密隐然有分庭抗礼之势。

如今,王来春希望通过与奇瑞合作,把代工业务延展至利润更丰厚、想象空间更大的新能源汽车板块。富士康已在这条赛道大举押注,两大代工巨头有可能正面碰撞。

作为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的创始人,郭台铭近年来格外关注新能源汽车业务。在他看来,汽车不过是四个轮子的iPhone,“我们既然能造iPhone,为什么不能造电动车?”

早在2005年,富士康即通过收购其他公司,涉足汽车零配件制造。2010年,富士康拿下特斯拉订单,主要供应中控触摸屏面板、连接器、覆盖件等。随后几年,富士康相继进入奔驰、宝马、北汽等一线车企的供应链。

仅仅为其他车厂生产零部件,显然不能满足郭台铭的胃口。2020年的鸿海科技日上,鸿海董事长刘扬伟宣称“特斯拉是电动汽车中的iPhone,而富士康希望成为电动汽车领域的安卓”。

与此同时,富士康发布MIH EV开放平台,厂商可基于该平台的底盘和软件设计,进行二次设计和定制,大幅缩短新车研发和量产周期。这一平台已经具备了ODM代工模式的某些要素。

几个月后,富士康与吉利成立合资公司,并在2021年10月发布三款电动汽车。已经退居二线的郭台铭驾驶一辆电动车进入会场,宣称“这是我71岁以来收到的最好礼物”。

不到半年后,王来春挥舞着支票,大举布局新能源汽车。这位郭台铭青眼有加的“打工女王”,将直接与富士康抢夺汽车圈的客户。

郭台铭的对手,还包括他的“一生之敌”、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

王传福以生产电池起家,2003年之后成为国内最主要的手机代工厂之一,客户包括小米和华为。同一年,比亚迪通过收购秦川汽车获得造车资质,并在五六年后相继推出插电混动和纯电动车型。

在中国新能源汽车的萌芽时代,比亚迪是国内消费者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2013~2018年间,比亚迪长时间占据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首,直至被特斯拉反超。

除了生产自有品牌车型外,比亚迪也试图给其他车企代工。王传福曾在2021年6月公开喊话雷军,称“丢失了50亿不算多,但是你丢失了3年的时间,这就很重要。”不少人据此猜测,比亚迪意欲给小米汽车代工。

假若上述猜测成真,王传福将与郭台铭、王来春在汽车代工领域再度交锋。但小米汽车最后选择自建工厂,比亚迪并未拿到订单。

富士康、立讯精密和比亚迪都是中国制造业的头部玩家。他们围绕手机代工厮杀多年,胜负未分;如今时代风潮已变,三人在新能源汽车赛道重新聚首。郭台铭、王来春和王传福“相爱相杀”二十多年后,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A

1950年出生的郭台铭,曾是王来春和王传福的“贵人”,启发两人入局手机代工。

1988年,富士康在深圳设立首座大陆工厂,招聘了150多位工人。时年21岁的王来春成为其中一员。随后十年间,王来春一路晋升至课长,据称管理上千名员工,这是彼时大陆员工在富士康所能达到的职业顶点。

32岁这年,王来春离开富士康创业,与二哥王来胜共同出资收购香港立讯公司,2004年又在深圳创办了立讯精密。

此时恰逢智能手机销量井喷,富士康订单猛增。郭台铭将其中一部分交给王来春,由立讯精密进行代工,再通过富士康组装交付。这部分收入成为立讯精密早期的主要现金流。

招股书显示,2007至2009年间,富士康一直是立讯精密的大客户,销售额占比分别为47.7%、56.5%和45.4%。在前老板的扶持下,王来春逐渐在代工行业站稳脚跟。

此外,郭台铭家族还直接参与了立讯精密的IPO(首次公开招股)。

2010年,立讯精密赴深交所上市,郭台铭弟弟郭台强麾下的富港电子以4000万元的价格认购400万股,持股逾3%,为第三大股东。

不过,郭台铭家族似乎未能从中获得丰厚回报。企查查数据显示,富港电子2018年4月退出立讯精密股东之列,按照彼时股价计算,其所持股份价值仍为4000万元左右。

对于郭台铭的知遇之恩,王来春一直心存感念。

立讯精密上市之后,王来春曾对媒体表示,富士康的工作方式和经营理念对她影响很大,公司从100多人发展到近万人,她一直坚持用在富士康学到的管理模式来经营。

彼时,立讯精密的工厂和办公室到处贴着郭台铭的语录,王来春自称经常把“郭总裁”的名言讲给员工听一家公司把潜在对手的老板讲话奉为圭璧堪称中国企业史的一段逸事。

比亚迪的王传福也曾受惠于郭台铭,两人有过一段非常短暂的蜜月期。

32岁的王立春刚刚创业时,只比她大一岁的王传福已经闯出名堂。他在1995年“下海”创办比亚迪,主要生产镍镉电池和锂电池,两年后就做到年销售额近亿元,人称“电池大王”。

2002年7月,比亚迪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四个月后,王传福前往台湾拜会郭台铭,随后参观了富士康深圳生产线。彼时有新闻报道称,双方“宾主言欢,觥筹交错畅想未来合作的美好前景”。

面对这位比自己小16岁的后辈,郭台铭或许并没有多想。那一年,比亚迪的销售额不过十几亿元;相比之下,鸿海业务横跨手机、电子产品等多个板块,营收已突破3450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783亿元),是比亚迪的数十倍。

事后来看,王传福无疑从郭台铭这里学到了不少东西。第二年,比亚迪正式入局手机零部件和组装,不断从富士康挖角,并采取紧贴后者价格的策略争抢客户。郭台铭察觉之后,大为光火。

郭台铭与王传福反目,势在必然。

B

2006年6月,富士康将比亚迪告上法庭,以侵犯商业机密为由索赔500万元。两家公司的纠葛从此公开化。

富士康宣称,一些跳槽到比亚迪的前员工带走了机密文件,导致比亚迪从中受益。据郭台铭说,比亚迪看到富士康赚钱,“就挖走我400多个干部,偷走上万份文件”

第二年,比亚迪将手机代工业务分拆,计划7月赴港上市。富士康却在6月和9月两度向香港法院发起诉讼,最终导致比亚迪上市推迟半年。王传福公开指责富士康“故意捣乱”。

火上浇油的是,2008年9月,“股神”巴菲特以2.3亿美元收购比亚迪10%股份,推动后者股价大幅上扬。巴菲特还邀请王传福出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并在两年后的中国之行中,用了三天时间考察比亚迪,王传福全程陪同。

微信图片_20220222101826

巴菲特(左二)和王传福(最右)

王传福受到股神垂青,让性格刚烈的郭台铭很是受不了。他通过媒体写了一封公开信,质疑巴菲特为何投资“偷窃富士康商业机密的比亚迪”。如此咄咄逼人的问题当然不会得到任何回应。

2011年的鸿海年度股东会上,郁愤难平的郭台铭再度开炮,讥讽王传福和巴菲特的组合是“一个吹牛的加上一个炒股的”,同时宣称“有生之年,与比亚迪的官司一定打到底”。

然而,两大代工巨头的官司最终不了了之,只有比亚迪的几位员工被送进了监狱。

吊诡的是,“富比案”的关键人物、从富士康跳槽至比亚迪的柳相军,在本案中被判有期徒刑4年,出狱后竟然再次进入比亚迪工作担任数十家分公司的法人代表或负责人,2018年前后才陆续退出。王传福对于这员旧将的处理方式,颇值得玩味。

除了与王传福彻底翻脸外,郭台铭与曾经的弟子王来春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

2010年,富士康工厂发生“十四连跳”的员工连环自杀事件,汹涌的舆论令郭台铭焦头烂额,无暇他顾。同年9月,立讯精密在深交所挂牌,募资近13亿元。

有了二级市场的资金注入后,立讯精密开始频繁展开收购,以拓宽业务范畴,将苹果等手机厂商纳入服务范围,同时减轻对富士康的依赖。

上市第二年,立讯精密收购昆山联滔,成为苹果内部线束主力供应商;2014年收购苏州丰岛,入局可穿戴设备;2016年收购苏州梅特,成为苹果声学供应商。

2017年,苹果CEO库克来到昆山,考察立讯精密的AirPods生产线。现场情况让库克十分满意,专门发了一条微博称赞其“了不起的精良工艺”。

至此,立讯精密已经拿到了苹果多款配件的代工权,包括AirPods和Apple Watch。2020年7月,立讯精密收购纬创资通,成为除富士康和和硕科技之外,国内第三家iPhone代工厂。

众所周知,富士康代工的苹果产品中,iPhone是重中之重。立讯精密的入局,意味着它将直接与富士康抢蛋糕。郭台铭与王来春并未公开闹翻,但在愈发激烈的直接竞争中,当年的伯乐与千里马已经渐行渐远。

C

曾经的朋友成为对手,但三人并没有卷入零和博弈。在智能手机普及的十年浪潮中,他们充分享受到产业增长红利,带领公司从蓝海中淘金。

2007年,苹果发布第一代iPhone,富士康成为首批代工厂之一,一直延续至今日。当年鸿海营收只有100亿美元出头,2021年已经膨胀至2100亿美元以上,增长逾20倍。

立讯精密也是苹果供应链的重要玩家。2010年,它的营收只有人民币10亿元;此后陆续接到了AirPods等苹果产品的订单,2021年营收已增至810亿元。截至今天,苹果仍然是立讯精密的第一大客户。

比亚迪2003年同时入局手机代工和汽车制造,把这两块业务培育为新的营收支柱。财报显示,2020年比亚迪手机部件、组装及其他产品业务的收入超600亿元,占总营收的38%;汽车业务营收约840亿元,占比54%。

另一方面,2020年比亚迪电池和光伏业务的营收为121亿元,占比不到8%。这块王传福赖以起家的业务,已经不再是比亚迪的重心。

不过,郭台铭、王来春和王传福还未在手机代工领域分出胜负,时代已经开始再次转向了。

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告别高速增长。2021年,中国智能手机全年出货3.29亿台,同比增长1.1%。增长停滞意味着更加激烈的竞争,手机厂商对于生产成本的把控更加严格,进而压缩代工厂的营利空间。

财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鸿海毛利润率仅为6%;立讯精密表现略好一些,毛利润率为16%,但相比2020年下滑近2个百分点。

比亚迪手机业务主要给小米、华为等安卓手机厂商代工,2021年上半年毛利润率为7%,同样表现平平。但报告期内汽车相关业务的毛利润率接近20%,成为一大亮点。

面对增收不增利的现状,代工三巨头开始寻求新出路。市场规模可达数十万亿元的新能源汽车,成为不约而同的转型方向。

在这条并不算新的赛道上,王传福入局很早,而郭台铭和王来春都是新玩家。两人在制造业浸淫多年,对于汽车零部件生产较为熟悉,但并没有整车设计生产的经验。

与只需数百个零部件的智能手机相比,新能源汽车大约需要一万多个零部件,系统复杂度高了两个数量级,对供应链的可靠性要求更高。此外,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周期通常需要1~2年,比智能手机的三四个月要长得多。

郭台铭和王来春也意识到了自身短板。他们的解决方法是寻求外援,郭台铭找到了吉利,王来春则选择了奇瑞。

从销量来看,郭王二人的新盟友甚至比王传福的比亚迪更加强大2021年国内乘用车批发销量榜单上,吉利排名第三,奇瑞排名第九,而比亚迪位列第15位。

比亚迪也有自己的优势。它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沉淀已久,在经济型市场拥有大量拥趸。此外,它拥有自主生产动力电池的能力,这是富士康和立讯精密都不具备的。

相比之下,富士康和立讯精密只能在ODM市场上寻求突破。但在国内一线车企纷纷自建工厂的趋势下,两家公司想要拿下大额订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富士康和立讯精密的入局,无疑给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带来了重要的新变化。一些不具备自建产线能力的二三线厂商,有可能借助两大代工厂的能力崛起,进而影响竞争格局。

同时,两家公司的暗战已经开始据《财经》报道,奇瑞在选择科技制造领域合作伙伴时,富士康和立讯精密均位列候选名单。富士康与奇瑞进行过长期接触,但后者最终还是选择了立讯精密。

比亚迪也有自己的难题。新能源汽车的头部玩家,如特斯拉、蔚小理等,都在推出更多廉价车型,切入比亚迪擅长的中低端市场。而比亚迪在品牌力、科技感、服务能力上处于弱势,势必面临不小的冲击;再加上国内新能源补贴政策即将在2023年取消,比亚迪的“躺赚”时代已经宣告结束。

郭台铭、王来春与王传福在智能手机代工战争硝烟未散时,即将在新的战场展开争夺。但在这场战争中,三大代工巨头已经没有了苹果、小米这样的“白衣骑士”,竞争对手却更加强大。三位老将如何破局,仍然有待时间检验。

参考资料:

阿尔法工场,《富士康造车,代工巨头已别无选择》

棱镜,《立讯精密奇袭路:富士康“打工妹”与她的三位贵人》

凤凰网,《郭台铭和王传福的“恩怨”》

AI财经社,《比亚迪高管柳相军逐步退出公司,13年前卷入王传福与郭台铭恩怨》

财经十一人,《立讯精密造车:果链巨头的焦虑和自救》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