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马斯克才是政商博弈大师

来源:字母榜/赵晋杰 邢思远

不提供二次转载

在与德国相关政府部门和各类公益组织博弈两年多后,特斯拉CEO马斯克终于迎来一个久违的好消息:当地时间3月4日,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获得政府的投产许可批准。

据媒体报道,马斯克预计将于3月中旬飞抵德国,参加3月底举行的柏林制造Model Y开幕交付活动。届时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也会到场。

忙着盯柏林超级工厂进度的马斯克,也没忘记关注正在进行中的俄乌冲突,一边身体力行地给乌克兰基辅地区发去了一卡车星链用户终端,缓解后者的断网危机,还回复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局长德米特里·罗戈津消息,强硬暗示表示一旦俄罗斯终止合作,Space X可以继续保护美国或欧洲的国际空间站不脱离轨道。

cbd67e9fcb24dc29240b6fb2202848c5

考虑到柏林制造特斯拉即将推向市场,马斯克的这波政商关系处理很有可能为他提前赢得欧洲用户的好感。

而在马斯克起家的大本营——美国,无论是特斯拉、SolarCity,还是Space X,都已经从马斯克的政商博弈中获取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尤其是来自政府的各类补贴,一度成为支撑三家公司正常运转的重要资金来源。

电动车、太阳能、太空探索,也都是美国政府近几年大力扶持的项目。《洛杉矶时报》2015年统计的一份数据显示,上述三家公司累计获得政府资助超49亿美元,其中包括特斯的约24亿美元,SolarCity的近25亿美元,以及Space X的20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Space X与美国航空与宇航局(NASA)和美国空军签下的总价值超55亿美元大合同。

同一时期,Crunchbase统计的一份三家公司融资/借贷数据显示,特斯拉获得3.48 亿美元融资,SolarCity约为7.4亿美元,Space X将近12亿美元,三者累加只有23亿美元左右,还不及政府资助的一半。需要注意的是,当时的这三家公司还都处在巨额亏损状态。

对政府补贴的严重依赖,使得外界开始对马斯克商业帝国的自我生存能力产生质疑。“政府支持是马斯克三家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Stanphyl Capital Partners对冲基金经理马克·斯皮格表示,“没有政府支持,它们就无法生存。”

就连特斯拉审计公司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都不得不在其年报的风险评估中发出风险提示,提醒投资者“美国及海外政府补贴的削减或取消可能对企业的经营状况、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未来前景造成实质性负面影响。”

当时的美国媒体也没闲着。因为Model 3“产能地狱”事件,它们一边忙着数特斯拉的倒闭时间,一边给马斯克戴上了“裙带企业家”的帽子。《华尔街日报》更是撰文指出,是纳税人的钱造就了马斯克亿万富翁的地位。

幸运的是,随着美国加州和中国上海超级工厂的产能提速,马斯克通过特斯拉自2019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持续盈利能力,粉碎了外界对其生存能力的担忧,自己也坐上了世界首富的宝座。

伴随马斯克旗下公司产品和服务陆续走出美国,向全球扩张,马斯克也将政商博弈这一工具带到了更多国家和地区。

A

获得大量政府资助的背后,离不开马斯克的“政治投资”。早期接受《赫芬顿邮报》采访时,马斯克曾表示,“为了让你的声音能在华盛顿被听到,你必须捐出一些钱。”

彭博社曾披露过一份粗略的数据,自2002年Space X成立以来,马斯克花费了超过400万美元用于游说美国国会。游说及寻求政治支持的计划,是马斯克在Space X成立伊始就确立的策略之一。仅去年一年,Space X和特斯拉游说花费,就超过200万美元。

马斯克还积极参与美国总统的竞选募捐活动。彭博社报道称,从2002年起马斯克已经捐出约72.5万美元。

马斯克获得的第一笔政府资助,目前公开资料能查到的是2009年奥巴马政府的4.65亿美元低息贷款,在后者帮助下,特斯拉被从资金链断裂的危机边缘救了回来。

在尝到与政府打交道的甜头后,马斯克便开始有意识地在这方面发力。2016年大选期间,马斯克还向CNBC评价特朗普,认为“他似乎没有那种能很好地反映美国的性格。”然而等到特朗普上任后,马斯克马上转变态度,当年12月成了特朗普战略与政策论坛的新成员。

在硅谷创业精英都站在特朗普的反面时,跟特朗普交往甚密的马斯克,有段时间表现得像是特朗普的小迷弟,还对抨击特朗普的文章表示反对。

奥巴马和特朗普执政时期,也是特斯拉疯狂赢得政府补贴的阶段。美国非营利组织Good Jobs First在一份报告中指出,2007-2018年间,特斯拉累计获得高达35亿美元政府补贴,同一时期的Alphabet为7.62亿美元,苹果则为6.93亿美元。

政府补贴的另一种支持还体现在对购买清洁能源产品的税收优惠上。按照规定,美国公民如果购买特斯拉,可以享受最高7500美元的税收抵扣,美国政府为此每年将减少2.84亿美元的税收收入,而这些钱都变相成了特斯拉的运转资金。

但当华盛顿的声音与马斯克致力于推动世界向可持续能源转变的理念相左时,他也会立马进行利益切割。

cf2e0f9ece402ee84316c624b3da943e

当特朗普2017年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时,马斯克随即便提交了特朗普顾问团的辞呈。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斯蒂芬·摩尔分析认为,退出气候协定意味着补贴政策或将不再持续,这对马斯克自然不是一件好事,“他当然被特朗普气疯了”。

不过与接下来的拜登时代相比,特朗普这一举动对马斯克及特斯拉的伤害,就要小得多了。

律师出身的拜登旗帜鲜明地支持工会,而马斯克早已多次明确反对建立工会。仅这一点上,两人就有点水火不容。

与频繁去特朗普大厦,加入特朗普顾问团相比,马斯克不仅从未讨好过拜登,两人更是从来没有过公开会面的报道。

很长一段时间,马斯克对拜登的单向diss,成为美国民众津津乐道的吃瓜场景:拜登歌颂通用汽车是新能源的老大,马斯克很快就在推特上表示通用的产量没特斯拉多;当拜登提及新能源话题却闭口不提特斯拉时,马斯克不忘在推特下面用“以T开头,以A结尾,中间是ESL”提醒他。

眼看加入拜登政府的补贴名单无望,马斯克开始向媒体强调,自己并非因政府补贴获得成功,竞争对手获得的支持更多。

甚至去年12月,马斯克还主动站出来反对拜登政府提高电动汽车补贴的法案,并呼吁“所有补贴都应该取消”。

斯蒂芬·摩尔分析称,马斯克炮轰补贴法案的真正原因是,拜登提议向有工会组织的本土车企提供额外4500美元的税收优惠,而特斯拉内部是没有工会组织的。

但最近马斯克也开始有了与拜登政府缓和的动作。毕竟与美国总统的关系破裂,最终损害的还是马斯克商业帝国的利益。

据外媒报道,拜登的顾问私下反对邀请马斯克参加行业活动的主要担忧是,怕马斯克又会说什么出格的言论,毕竟马斯克对拜登的评价,要么是“人形湿袜子木偶”,要么是“还没睡醒”以此来呼应此前特朗普对“瞌睡乔“的侮辱。

当马斯克得知这件事后,回复了对方一封电子邮件,包含“在地板上大笑”的表情,并表示白宫不应该担心他做任何古怪的事。

马斯克的缓解努力眼下见到了一丝希望:最近,拜登终于开始松口,在演讲中首次提到特斯拉,并承认特斯拉是美国最大的电动汽车生产商。

B

“马斯克的名声越来越大,每个州都想成为他的陪衬。”在《彭博商业周刊》记者、《硅谷钢铁侠》作者阿什利·万斯看来,马斯克成功的秘诀之一就来自于擅长吸引政府补贴,美国各州都争相为他提供发展资金。

早在2006年,时任加州州长的施瓦辛格就曾开着特斯拉跑车Roadster,出席特斯拉发布会,为竞争特斯拉新工厂提前布局。

州长代言背书只是锦上添花的手段,真金白银的补贴才是企业为工厂选址的核心考量因素。如果几个潜在选址地点在水、电、交通、招工、成本等条件上旗鼓相当,剩下唯一能比拼的就是政府的激励措施或补贴力度了。

这种情况对马斯克来说毫不陌生。作为美国政府大力扶持的清洁能源项目,特斯拉超级电池厂计划在2013年已经发布,就引来美国几乎半数州的竞相争夺。

最终,经过一轮筛选后,留在马斯克备选名单中的还剩下加利福尼亚州、内华达州和德克萨斯州三个州。

加州政府开出以每年1美元租金,把圣·马刁(San Mateo)的一块地方租给马斯克用来建厂的优惠方案;内华达州州长 Brian Sandoval 表示,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只要能解决6000个就业岗位,到2017年正常运转时每年支付工资达到3.5亿美元,就可以享受到累计约14 亿美元的政策优惠。

《财富》杂志曾记录过马斯克超级电池工厂的一幕谈判场景:2014年,德州州长里克佩里戴着墨镜,亲自开着特斯拉来到加州的议会大厦;内华达州的官员则是在某晚直接用一辆豪华轿车将特斯拉高管接走,在当地的豪华套房内度过一晚。政客们如此献殷勤,只为了争夺特斯拉的建厂资格。

2ab54356ca69d5f82b2b5873683d03d8

马斯克则在幕后指挥着一切,他会使用一些话术,比如“我们完成了下一阶段的筛选”“距离未指明的获胜者落后XX亿美元”等表面礼貌实则强硬的语气,给其他州竞选者同时施加压力与希望,从而在政商博弈中索要更多的好处。

最终,内华达州凭借约14亿美元的天价补贴胜出。2014年9月,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定址内华达州雷诺,这14亿美元补助包括了内华达州政府提供的约12.5亿美元税收优惠政策,涵盖20年的销售税减免和10年的财产税减免,和价值1.95亿美元的可转移税收减免。

C

在带领特斯拉逐步成为一家跨国企业的过程中,马斯克将政商博弈这一工具熟练地拆分成了“三板斧”策略,来应对各种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局面。这一策略的最新试验地是德国和印度。

他的第一板斧——欲擒故纵,建厂之前先提好处。

比如为了能快速进入当地市场、税收优惠最大化,马斯克会通过多个渠道,在开头把好话说尽,如会“带来数千个就业机会”“节能环保”“高额纳税”“几十亿美元投资”等等,这样就能让地方政府围着他转,一时间争相拿出补贴来吸引特斯拉建厂。

如此一来,特斯拉就从被挑选方变成了挑选方,甚至会要求各地政府填写包含90多个问题的详细表格,谁提供的优惠力度大,就选谁。

在2019年宣布在德国柏林建设一座新的特斯拉超级工厂后,马斯克用这招获得了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的支持,后者一度表示“将以任何所需的方式帮助特斯拉在柏林的工厂建成投产。”

根据德国政府2021年1月宣布的“欧洲共同利益重要项目”(IPCEI),包括特斯拉、宝马、奔驰等公司将获得政府提供的援助,以支持电动汽车电池的生产。特斯拉新工厂有资格享受11.4亿欧元(约合12.4亿美元)补贴。

在印度市场上,马斯克也曾想用这招获得特殊税收减免。2021年7月,特斯拉曾致信印度交通部和工业部,希望印度政府能将电动汽车的进口关税从60%-100%,削减至40%。随后,马斯克还在Twitter继续诱惑到,如果允许特斯拉以较低关税在印度销售进口车辆,未来将有很大可能在印度建厂。

不过,据媒体报道,特斯拉通过各种渠道游说印度政府降低关税的尝试,尚未见效,马斯克试图直接对话印度总理莫迪的行为,也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只等来印度交通部长的一句强硬回复:“特斯拉想要拥有印度汽车市场,就必须在印度建厂。”

在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以后,就到了马斯克祭出第二板斧的时刻——拿起键盘,试图利用社交舆论的力量来压制对手,推特就是马斯克最爱用的武器,这一点跟特朗普算是有得一拼。

这也是马斯克谈判的一贯风格。柏林工厂建设进度一拖再拖后,马斯克甚至找来当地媒体,通过接受采访公开抗议,表示应该少一点官僚主义,并叫屈到尚不明确第一辆电动车究竟何时能在柏林超级工厂下线。迟迟得不到莫迪办公室答复的马斯克,时不时就会发推向网友诉苦下进军印度市场仍有重重困难的现状,如今年1月份,马斯克还在回复网友中写道:“与印度政府合作仍面临许多挑战。特斯拉一直希望政府能做出一些让步。”

作为坚定的实用主义者,马斯克永远在争取更大力度的好处,以结果说话。这就是马斯克在政商博弈中的第三板斧。

为了4680型号电池尽快投产,去年11月份,马斯克对外宣布,主动放弃德国对柏林工厂提供的11.4亿欧元补贴,打算自掏50亿欧元(约合54亿美元)建厂。

因为在无法确定柏林工厂具体投产日期的情况下,为了特斯拉整体利益最大化,马斯克准备提前在美国德州量产4680电池,而按照德国规定,只有完成电池技术在当地的首次工业化部署才能拿到补贴。

作为商人,马斯克永远是利益导向,这使他在不少谈判中取得胜利,通过进一步的循循善诱和社交媒体施压来拿到更好的优惠和让利,随着特斯拉在全球市场的继续扩张,可以预见,马斯克的“三板斧”还将不断上演。

参考资料:

《特斯拉德国在建工厂遭受多重阻力,马斯克:少点官僚主义会更好》,福布斯;

《特斯拉超级工厂选址的背后故事》,财富

《印官员放话:特斯拉想在印度销售中国造电动车,没门!》环球时报;

《马斯克:打算在火星上实行直接民主制 摒弃美式民主》,金融界;

《特斯拉游说印度政府大幅降关税,马斯克:如果卖的好我就来建厂》,财联社;

《埃隆马斯克真的很无聊》,彭博社;

《埃隆马斯克在特朗普身上下大赌注》大西洋月刊;

标签: 马斯克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