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这届投资人靠副业续命

来源: 略大参考/旺仔

不提供二次转载

创业大街的咖啡冷下来的这几年,投资人们也在寻求转型。

有人募不到钱之后转型做FA,撮合创业项目。有人拍短视频,吸引对创业和商业感兴趣的用户,后续孵化拆书会、私董会、共建会,运营社群业务。

也有人转型做知识付费业务,售卖动辄几千、上万的课程,里面的知识密度,比小红书的“干货”,百度百科的内容,高级不了多少。

这届投资人,一年到头,好项目没跟进几个,短视频倒是拍了不少。

1

一些投资人正在适应上晚班。

晚9点,“一堂教育”负责人、以太易项合伙人许楚,会以“Truman老师”的身份,坐在电脑前,打开名为《重新理解创业》的飞书文档,讲述团队整理好的创业核心——全局预判、重点执行。

微信图片_20220325102221

授课以直播的方式进行,直播间仅有讲师和助教,“学员”坐在各自的电脑或者手机屏幕前,聆听、学习,鲜有成为时空伴随者的可能。

学员通常是被8. 9元试听课的“钩子”价吸引而来的用户。他们在浏览各类泛商业公众号的头条和二条文章时,被一些描述创业精神的主题内容打动,顺手在文末下单,加入到试听课中。

直播课通常每周有两节,时间安排在周二和周四,一般是晚上9点到11点,不过,授课时间经常会延长到12点,以显示讲师给予了额外的授课知识。

周四是新一期“学员”的开课直播,下个周二是一期的结业式,整体算下来,直播课的时间上限是8小时,而讲师对学员付费意愿的转化,就需要在此时间之内完成。

让原本陌生的两方快速熟悉起来,是个技术活。

“一堂教育”的技巧,一方面是在内容上宣传干货,罗列关键词和方法论,制造出记忆点,比如被总结为“一堂五步法”的创业方法论。

微信图片_20220325102241

它很像小红书中的干货笔记,摒弃掉模型中的环境和参数,只输出结果。内容很干,像冬天的树木一样干,只有光秃秃的枝丫,缺少绿叶的点缀,呈现出来的感觉是还能活,但生命力也不够丰厚。

另一种技巧,是穿插在授课过程中的互动活动,用来调节氛围。讲师会跟学员说在屏幕上打“成为课代表”,之后,学员的ID前就会有出现“课代表”的标签,一种虚拟的荣誉。学员还会在屏幕上打“一定交作业”,来承诺自己一定会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课程任务。

由BT字符组成的文字,呈现在屏幕上,用来在素未谋面的两人之间建立信任,单方面的信任,学员对讲师的信任。这是通向知识付费业务的基石。学员们通过对原本陌生的人呈现出来的人设建立向往,进而脑补出付费便可拥有“捷径”的内心戏。

整个直播课中,学员会打很多口号,就是很难笑起来,因为内容“干”到无趣。多年前一位朋友说起他在新东方上托福课的学习体会,老师讲的段子全记住了,知识点都没记住。但他还想续费,想听老师继续讲段子。

微信图片_20220325102302

幽默、有趣,是建立双方关系的好方式,但是在知识付费领域,这一有效方法论很少被使用,至少是在创业课程领域,幽默是很罕见的内容,讲师忙着压缩内容,生产存活于商业真空环境中的干货。

2

创业课在市场上并不少见,线上有高维学堂、创业邦线上课、混沌商学院等等。线下有各类MBA班,种类丰富。但市场的饱和,依然阻挡不了一些“真假”投资人,加入其中。

专注于投资教育行业的蓝象资本,招揽目标用户的方式是直播卖课。

蓝象资本的创始人宁柏宇,在抖音上拍短视频讲创业中的问题,比如北大毕业的创始人有什么特点?有钱的创业者更容易成功吗?

微信图片_20220325102329

蓝象资本的副总裁,抖音ID为“清华陈晶聊商业”,她也热衷于在抖音分享知识,比如做生意和打工怎么选?合伙协议怎么签?如何用商业计划书打造顶级VC等主题。通过这些短视频内容,吸引对创业话题感兴趣的用户。

两位投资人都在勤奋直播,“清华陈晶聊商业”每晚8点直播,宁柏宇每晚9点直播。主要是卖课,售价49800元的宁柏宇私董会,8800的创业24课,999元的高效融资7步法。

宁柏宇的抖音页面罗列了一些个人介绍:北大本科、斯坦福商学院校友、清华五道口在读,他在直播间,经常穿暗红色的,印有“北京大学”的卫衣。

投资人的尽头是网红。尤其是偏向技术应用和消费类型的创业者,都喜欢在短视频平台学习如何做内容营销人设。

梅花创投的吴世春在视频号上很活跃,经纬中国的张颖把视频号当微博发了,时常分享喜欢的“鸡汤”和前沿科技。

微信图片_20220325102347

离开红杉创办B资本的王岑,在抖音、快手、甚至小红书上都有内容运营,像是有专门的MCN机构代运营。加华资本的创始人宋向前,同样注重在短视频平台上运营自己。

当线下交流、路演和行业峰会因疫情而减少,投资人转移到了短视频平台上,做分享,刷存在感。

领路资本的创始人龚默告诉“略大参考”,有很多投资机构的创始人做抖音,拍短视频,是为了做资本品牌,以及在抖音上低成本扫案子。比如王岑,他看消费类的项目比较多,运营短视频平台,容易吸引到这类创业者。另外,有流量加持,也方便跟LP募资。

王岑这两年投出了一些在行业里颇具认知度的项目,比如五爷拌面、十分湘米粉等等。

投资人还是要凭借项目说话。投出知名项目,自然在行业里有存在感。如果只是天天在直播上解答问题,恐怕很难给自己留有足够的深度思考时间。

更何况,还有一些人,虽然在短视频平台上的个人简介中写着投资人的Title,但是在行业里却“查无此人”,没投过什么有分量的项目。

3

当全民创业的热情随着创业大街的咖啡一起慢慢冷却,投资人的转型,也成了生存压力之下的刚需。

有些投资人募不到资之后,转型做FA,撮合交易,在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做中间人,调和双方的信息不对称。有人把它戏称为“媒婆”——一项让投资人和创业者两方互看顺眼的业务。

中介业务,是事成之后赚取服务提成。融资行情不火热的几年,FA机构尝试将收费模型前置化,比如说支付多少费用,将BP推给多少家投资机构,或者是优先推送案子,类似直通车业务,创业者支付几千块钱,10天推送BP没效果退款,如果融资成功,就提3个点服务费。

以以太资本为例,它的业务就是一变再变。

2017年末,以太资本将其品牌升级为“以太创服”,专注于成长期项目的原以太资本团队,则更名为“白泽资本”,同时孵化出做投融资信息社区的易项。2019年,易项合伙人寻找新的变现模式,创办“一堂教育”,做知识付费。

微信图片_20220325102446

相比于一些投资人忙着在短视频平台上,录制内容,立人设,吸引对创业感兴趣的种子用户们,“一堂教育”有一些先天优势,它孵化自以太创投集团,自带名气,相当于“富二代”。

成立于2014年的以太资本,在一级市场行情比较好的时候,曾以类似“地推”的重人力模式,安排员工“扫楼”拿项目。以走量的方式,建立起在一级市场的认知度。

其官网简介中写道,它为超过 1800 个项目完成融资,融资总额逾 300 亿元。

但这种模式带来的问题是,它让以太资本不像很多垂直的FA机构一样,建立起对细分领域的认知。有投资人在知乎上说,曾经有以太资本的6、7位投资经理向其推荐同一个创业项目,而且信息有时候还是有出入的。

不过,曾经“扫楼”积累起来的声量,让“一堂教育”做创业课时,有了稳定的宣传标签,比如创始人周子敬,他的身份包括:前华兴资本员工,前阿里巴巴B2B资深产品经理,张一鸣的天使投资人等等。

这就让周子敬不用像很多投资人那样去冷启动,得通过内容和产品,再慢慢积累私域流量。

微信图片_20220325102504

目前,“一堂教育”的流量端口以微信为主。报名试听课程的用户,会被企业微信拉进本期课程的微信群,由班主任对接,后续的课程直播,课后作业,以及学员的沟通和互动,都放在微信中进行,通过小程序和企业微信等工具来完成。

两节直播课结束后,就是重头戏——付费环节,1580的入门版课程,2980的标准版、5180的学霸版,9180的MBA版。从定价来看,对商业和创业感兴趣的用户,客单价高于一般的知识付费业务。

不过,这些混迹江湖多年的投资人,肯定也清楚:创业者是对趋势和行业信息领先且极度敏锐的一群人,岂是通过几堂干货课能够塑造出来的?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