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百度游戏裁早了?

字母榜(ID:wujicaijing)| 来源

武昭含 | 作者

不提供二次转载

“国内版号终于开闸了,泪大喜奔。”

这是心动网络CEO黄一孟4月11日下午六点三十分在社交平台发布的一条动态,当时游戏版号恢复核发的消息正在游戏圈热议。

1

当晚八点,国家新闻出版署网站更新了最新一批国产游戏审批信息,共有45款游戏获得版号。消息发布后,#游戏版号#话题一度蹿升至微博热搜榜二的位置。

2

自从国家新闻出版署2021年7月22日公布了87款游戏版号后,已经有263天没有发布新的版号审批信息,此次发放的版号是2022年首批。这次游戏版号重新恢复核发,对于整个游戏产业链中的每一环都是期待已久的好消息。

尽管游戏大厂们手中还握有一些版号储备,但从长期来看,大厂们也面临着余粮殆尽的风险,中小游戏厂商的处境则更加艰难,1500家中小游戏公司没有熬过两次版号停发的危机,消失在了行业中。

百度游戏也在这份消失名单之中。去年12月22日,有百度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爆料,隶属于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下面的百度游戏部门整体被裁撤。据新浪科技报道,此次裁员是在12月22日上午11点的全员大会上宣布的,游戏部门300多人几乎全部被裁。字母榜就此向百度官方求证,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对方回复。

3

游戏业务在此前曾被百度放弃,后又重新搭建,其业务包括游戏产品开发、发行、联运,运营有手游、页游、平台等产品。

去年曝出裁员消息后,当时很多人并没有想到游戏业务会成为百度裁员的重灾区,毕竟在2021年年中发布会上,百度游戏还一口气发布了多款游戏,并在7月进行了团队重组。不过整体来看,百度自研游戏进展不大,代理的游戏业绩平平,直到裁撤传言爆出前也未能如腾讯、网易那样,通过游戏赚到大钱。

在游戏业务被曝解散近4个月后,百度终于盼来了等待已久的游戏版号。在刚刚核发的4月份游戏版号名单上,百度多酷旗下的《进击的兔子》也位列其中,但就像业内人士调侃的那样,对于百度游戏来说,现在拿到版号无异于“奶到了,但孩子已经饿死了”。

“去年1-6月平均每个月发放超过80个版号,最高时达到了一个月发放166个。而这45个版号到底是1个月的量,还是4个月的量,现在都不好说,所以45个版号在数量上来看完全无法满足当下市场积压的游戏产品。但这次版号开放最大的意义在于,让市场看到了开闸的曙光,这无异于一剂强心针。”游戏分析师苗雨对字母榜分析道。

版号消息出来后,部分中概游戏股、港股游戏股盘前大涨,即便此次获得版号的公司中并无网易、B站、腾讯的身影,但它们的股价也跟着受益,其中网易涨7.8%,B站涨幅超过9%,腾讯涨了3.2%。反观拿到版号的百度,由于被曝出已经砍掉游戏业务,美股股价盘前反而下跌了0.68%,港股当天收盘也只微涨了0.94%。

腾讯游戏前员工唐舟告诉字母榜,上一次版号恢复(2018年12月)后,腾讯与网易也不在首批名单中。“腾讯与网易自身都有压箱底的产品,反而是受版号停发影响最小的公司,但真正的压力在于第二次、第三次版号发放时是否会有腾讯与网易。”

在没有任何一款游戏获得版号的8个月里,无论是游戏大厂网易、腾讯,还是新贵莉莉丝,都曾传出了砍项目、裁员的消息,一些中小厂商甚至直接因此倒闭。在苗雨看来,此次游戏版号的重新发布,对于那些国内市场利润占比达到40%-70%的游戏厂商来说,会在很大程度上减缓裁员动作,并有望重新寻求扩张。

A

版号开放的消息传出后,黄一孟难掩激动之情,在社交平台连发三条动态。黄一孟之所以如此激动,在于心动急需要一款可以证明自己研发能力的产品,而刚拿到版号的《派对之星》很有潜质成心动的拳头产品。

作为整个游戏行业里被给予了高关注度的公司,心动与米哈游、莉莉丝等游戏新贵相比,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做出符合外界期待的自研产品了,“心动的高关注度与实际表现还存在一定差距,它急需一款不错的自研产品来夯实行业的期待。”长期关注内容产业的投资人吴昊分析道。

《派对之星(Flash Party)》是心动自研的PVP格斗手游,上个月在日本市场上线后,连续11天拿下日本iOS免费榜榜首,目前仍排在榜单的前20名。在吴昊看来,这是一款在海外市场已经被肯定过的成功产品,再拿到国内发行成功的几率也更大,很有可能成为心动当下的拳头产品。

并不是所有的游戏厂商都能如《派对之星》与心动这般幸运。在拿到版号的名单上,百度赫然在列,其百度多酷旗下的《进击的兔子》也拿到了版号,但百度的游戏业务已然不复存在。

随着百度裁撤游戏业务,《进击的兔子》由发行商荣耀星空接手。荣耀星空曾在应用商店页面提及,该游戏原定于2021年底上线,因厂商原因计划变更。

4

此前,百度曾在游戏业务上有过多次尝试:2013年到2017年,百度游戏有过百度移动游戏、多酷游戏等多个名字,做的都是发行运营;2017年,百度把游戏业务出售给第三方公司,而后又在去年7月重启。当时,百度游戏在上海ChinaJoy期间召开发布会,宣布成立百度游戏新品牌,并重组业务团队,将目光放在了自研重度游戏以及海外发行。

但短短几个月后,百度游戏业务再次折戟。在裁员消息曝出时,国家新闻出版署已经连续5个月没有发布游戏版号,百度发布的23款游戏中只有一款游戏上线。速途网游戏事业部总经理王佩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指出,自研游戏本来就慢,加之百度没有版号,游戏出来了也发不了,百度面临营收业绩与版号暂停的双重压力,裁撤是意料中的事情。

最终,百度游戏成为了由于“奶”迟到而饿死的“孩子”。

在版号被按下暂停键的8个月里,类似百度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因为不是所有等待版号审批的企业都有钱等得起。前期耗费大量成本做起来的游戏,迟迟等不来审批,便难以顺利变现,为防止更大的损失出现,更多企业不得不选择主动注销。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7月至12月,多达1.4万家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下的中小游戏企业相继注销。

其间,有游戏企业曾试图通过无版号运营、版号套用运营等形式“投机取巧”,最终以收到罚单结束,比如此前流水仅有10万元的《猴哥传说》因“无版号”上线运营,被罚了70万元。

对于拥有压箱底产品的游戏大厂来说,版号停发的影响在短期内并不明显,如腾讯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依然霸榜,米哈游的《原神》、网易的《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流水依然强劲。

但长期来看,游戏大厂也免不了陷入屯粮不足的境地,部分厂商不得不开始选择开源节流,砍项目和裁员的消息也被陆续传出,比如运营了三年的《堡垒之夜》最终停运,莉莉丝砍掉了在研的二次元项目《伊甸启示录》,网易被曝暂停了部分在研项目,完美世界预计裁员达上千人、电魂网络、IGG、心动、腾讯也都传出裁员消息。

B

本批次版号一共有45个,心动网络、雷霆网络、三七互娱、创梦天地、游族网络、莉莉丝、四三九九等游戏厂商都获得了版号。

“或许是为了控制头部企业的版号数量,这次拿到版号的大部分是二三线厂商,对于这些处境更艰难的厂商来说,得到版号的确定性显然比黄金都可贵。”唐舟感慨道。

在经历了两次版号停发后,游戏厂商与从业者们都变得更加谨慎。Gamer Boom联合创始人郑金条对字母榜表示,这是游戏行业的第二次长周期宕机,让从业者的资源投入、周期布局都变得更加不确定,游戏产品本身要面临市场的不确定性,现在还要权衡能否进入面向市场的环节,往后做产品和资源投入都需要考虑这种宕机风险。

郑金条提到的两次长周期宕机,即两次都长达8个月的版号停发危机。

从政策层面看,两次版号停发的目的并不一样。2018年版号停发在于整顿行业乱象。早在2016年中国数字娱乐产业年度高峰会上,时任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网络出版监管处处长张怀海就表示,当下游戏行业精品力作缺乏,业内重数量,轻质量的经营理念还没有得到根本扭转。

当时市面上确实充斥着大量粗制滥造的产品,低成本、短周期研发的产品也能获得高流水,比如《花千骨》手游,靠着换皮《太极熊猫》,在2015年获得了近2亿元流水。这些产品的诞生,扰乱了游戏市场的正常秩序。

彼时,游戏行业并没有版号一说。为了遏制这一现象,2016年5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印发《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于当年7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规定未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

当时,版号发放在数量上并没有严格控制,2017年时有9369款游戏获得版号,达到历史巅峰。2018年3月2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因机构改革,将影响游戏审批工作进度,第一次版号危机就此来临。此后的8个月,版号审批工作被迫暂停,一直到当年12月才恢复正常。

虽然版号发放逐渐恢复,但数量却大大减少,相较于调控前月度下发700个版号的规模,2019年3月只下发了300个左右的版号。2020年,全年累计共发放了1316个版号,这一数字在2021年变成了755个,接近腰斩。

第二轮版号停发,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有关未成年游戏防沉迷问题,从舆论热点直接落地成政策。去年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了有关防控未成年沉迷游戏最严厉的措施,当时中概游戏股股价集体下跌。

彼时,不少游戏从业者还认为,这些措施对于游戏行业在短期内的影响并不大,尤其是对于国内主流游戏厂商在营收方面并不会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因为游戏行业近几年在不断降低未成年用户的比例。但随之而来的8个月版号停发,让游戏公司陷入了危险境地。

C

虽然版号配额制和内容限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版号重启的标志性意义,对于国内游戏厂商来说,无异于吃下了一颗支撑其未来扩张的定心丸。

苗雨表示,过去一年厂商基本都是进入了收缩阶段,除了一些项目确实不赚钱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来自于大家对于游戏行业的预期有所降低。这次版号重发,对行业来说,最直接的可能就是公司会重新推广项目、招人,“比如腾讯刚好在这一天开放了暑期实习的head count,这也是个有意思的证明。”

不过,对于一些游戏公司来说,也将面临尴尬的调整阶段。“比如,莉莉丝刚砍了一个二次元游戏的项目,另一个二次游戏获得了版号,那关于二次元游戏的投入还要不要加大?腾讯与网易能不能在下一个阶段拿到版号,下一个阶段什么时候到来,依然具有不确定性。”吴昊说道,“而且当前的趋势是版号发放会越来越严。”

百度游戏同样如此。经历重组又裁撤后,终于拿到版号的百度,是不是还有必要再次组建内部游戏运营团队,未来是否再重新投入游戏研发,又一次成了摆在百度高层面前的难题。

版号受限也使得游戏出海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新的发展机遇。在版号开闸但依然具有不确定性的当下,出海始终是国内游戏厂商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白鲸出海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出海企业超过4000家,占比中国出海企业总数的近4成。

吴昊表示,出海的决定也不是游戏公司当下才做出的,早在2018年的版号寒冬时,中国游戏公司就已经尝到了出海的甜头。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自主研发游戏海外市场销售收入为95.86亿美元。到了2021年,我国自主研发游戏海外市场销售收入达到180.13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了88%,而且,中国自研游戏海外营收的增速已经超过了国内游戏市场的增速。

据Sensor Tower发布的《2021中国手游出海年度盘点》,去年有42款手游在海外市场获得了超过1亿美元的收入。其中,中国出海手游Top30在美国市场获得了36亿美元的收入,比2020年增长了53%,美国市场正式取代日本,成为中国手游最大的海外市场。

5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政策也在利好游戏出海。

2021年10月,商务部、中央宣传部等1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国家文化出口基地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其中提到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鼓励优秀传统文化产品、文化创意产品和影视剧、游戏等数字文化产品‘走出去’”。

不少游戏公司也在加大力度拓展海外市场。网易CEO丁磊在2021年财报发出后表示,公司一直在开拓海外市场和制作人投资,未来将会加快全球数字文化布局;心动的业务负责人也曾提到,今年旗下TapTap社区和游戏项目,都会在海外投入更多资源。

对于游戏厂商来说,加大出海力度,已经成为当前对冲版号危机的最好选择。

(除郑金条外,文中其余人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国产游戏版号重启,但游戏版号审批从严从紧趋势并未改变》,证券时报

《45款,时隔八个月游戏版号重发了》,游戏新知版号

《“寒冬”再至,游戏出海机会来了?》,螳螂观察

《首批45个游戏版号,厂商先海外再国内策略不变》,竞核

《曝游戏行业大波动,莉莉丝、网易等多位内部人士证实砍掉自研项目》,IT之家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