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监管加密货币:一场事关未来权力的战争

来源丨远川研究所

作者丨陈彬

不提供二次转载

毫无疑问,扎克伯格改变了加密货币。

Facebook特意选了个风平浪静的时期推出加密代币。发布Libra前18天,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刚刚下了一个判断:加密货币“不对现有金融体系构成重大风险”。

谁知扎克伯格一出场,监管机构一改此前的冷漠,对加密货币重拳出击。前后周旋了3年,小扎只能眼睁睁看着Libra盖上棺材板。

经此一役,深感失控的监管机构誓要让其他加密货币也尝尝资本主义的铁锤。但在实际监管过程中,各方实际都有着自己的算盘,结果便是:大家都在管,却似乎都没管透彻。

Libra听证会上的小扎

3月8日,拜登政府发布了美国史上首个针对数字资产的行政令,呼吁强化监管。但没想到,反对监管的人同样欢欣鼓舞,因为这份行政令措辞暧昧,也没有明确主要的监管机构。于是给了监管的支持派和反对派互相攻讦的空间。

加密货币不仅事关金融,更是数字霸权以及Web 3.0的重要线索,监管派、自由派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政治混战正在美国愈演愈烈。

01

监管:把握未来的权力

加密货币的一个特殊之处在于,它没有明确的监管定位。同样都是监管派,不同的机构各有各的心思,都想把它纳入自己的监管体系中。

监管话题中出镜率最高的当属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直属于美国联邦政府,是证券业的最高主管机构。监管范围是证券,难以直接监管加密货币。先天不利的条件下,SEC巧妙地转向对产业链上游动手:认定第一方公开发币的行为属于公开募股,因此这一场景下加密代币的性质就成了数字证券。

2021年夏天,共和党SEC主席在离任之际起诉因发币获利的科技公司Ripple Labs,理由正是“通过未注册的数字证券获利”。

加密社区对此骂声一片,指望即将上任的民主党主席加里·盖斯勒能悬崖勒马。他曾在麻省理工学院长期从事数字资产相关研究,被外界视作友好派。没想到新官不仅在公开演讲中称加密货币的混乱程度堪比“狂野西部[5]”,又和前任主席称兄道弟,并隐晦表达将继续起诉Ripple Labs。

加里·盖斯勒

跨越党派的感人情谊背后,其实有更重要的利益——事关未来的权力。2021年,全球加密货币的总市值突破了3万亿美元,与苹果市值处于了同一个量级。

官司尚未落地,SEC已让加密货币行业吓出一身冷汗:2021年9月,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原本计划推出新的加密代币借贷产品,遭到了SEC的诉讼警告,很快便打消了念头。

SEC的头号劲敌,是同为联邦政府直属监管机构的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其管辖区域是商品交易,因此一直对外宣称加密货币的本质是商品:这套说法不仅能涵盖比特币与以太坊,也比SEC“数字证券说”更受加密社区青睐。

不过,CFTC的监管权限集中在商品期货与衍生品交易领域,并不具备定义现货交易规则的权力,这导致它的实际“领地”反倒远远少于SEC。去年8月,CFTC也曾对加密代币衍生品交易平台BitMEX开出过1亿美元罚单,但社会影响力寥寥。

SEC的官司一旦胜诉,盖斯勒的主张就有了最高法院的背书。眼看对手离胜利越来越近,CFTC决定反攻——你找法院,那我求国会。

2月9日,CFTC主席罗斯汀·伯南现身美国国会,要求立法上赋予CFTC以监管数字资产现货交易的权力。如今,两名参议员正紧锣密鼓地起草相关法案:这成为了CFTC逆转局势的希望。

在各个议员间辗转腾挪的伯南,还意外得到了加密货币利益方的游说支持。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相比总板着脸的盖斯勒,伯南还是显得亲切了许多。全球第四大加密货币交易所FTX创始人在听证会上公开发言,希望CFTC能接棒加密货币的监管。

罗斯汀·伯南在国会

两大监管机构与时间赛跑的同时,美国财政部也出来刷了几轮存在感。它从货币的角度审视,并且通过其监督的国内税收局收税。换句话说,它也有利益在其中。财政部提议,一万美元以上加密货币转账需向国税局报告,这将使得国税局的员工人数在10年内增加一倍以上[18]。

监管机构的争斗看上去虽然混乱,但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大闸即将落下。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们自然不打算坐以待毙。

02

反击:以扼杀创新的名义

盖斯勒的构想中,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应该通过SEC注册。让他感到沮丧的是,平台宁愿事后求原谅,也不愿意事先求允许[19]。

事实上,那些支持加密货币的自由派,根本就不想过SEC这一关。

3月16日,共和党国会议员汤姆·埃默向盖斯勒发了一封措辞严肃的信函,要求解释为何做出频繁向加密货币私营企业索要信息的行为,并指出SEC本就无权监管。埃默还积极在推特上造势:“我的办公室收到了大量投诉,SEC主席盖斯勒对加密社区的‘请求’过重,似乎正在扼杀创新。”

美国国会中,埃默从属于一个新兴崛起的势力——加密货币核心小组。和SEC一样,该组织人员构成同样跨越了两个党派。以他们为代表的自由派试图与监管方分庭抗礼。他们把加密货币视作一种技术手段,而监管的存在则会妨碍创新。

汤姆·埃默

相比陷入内战的监管机构,反对者的诉求也明确很多——立法。

仅2021年上半年,相关利益方在游说组织上花费了约230万美元,是前一年游说开销的两倍有余。年底,这笔开销又涨到了720万美元。

2021年夏天,“加密联盟”主要试图针对一个扩大加密货币税收的新条款,新税种未来十年内有望收取到280亿美元[21]。虽然埃隆·马斯克等名人也公开表态反对新规,但最终没能阻止条款的通过。

此役之后,“加密联盟”调转策略,采取双线作战。

明线继续以加密货币核心小组为主力军继续在国会缠斗,内部分工明确:

埃默继续硬刚盖斯勒。为此他拉拢了一名民主党议员,试图通过起草法案来确保SEC无权插手加密货币。“我的使命是让加密货币远离盖斯勒的魔掌,”他公开说道,“他的使命应该是保护美国投资者,而不是成为金融之王[9]。”

剩下的议员中,有人负责起草保护创新的条款,也有人正寻求对扩大税收条款做出反击。

暗线则是“农村包围城市”:先影响各个州的法律,再倒逼国会立法。

不同联邦政府一级,不少州一级政客意识到加密货币正日渐与选票挂钩,干脆伸出双手拥抱加密货币,并与相关私营企业保持着密切联系。

星星之火率先在佛罗里达州点燃:2022年3月,仅经历不到4分钟的辩论,该州众议院便一致通过了一项放宽加密货币交易管理的法案。后续众议院的审议速度又一次刷新了纪录:仅花费75秒,该法案就被摆在了州长办公桌上供其签名。

佛罗里达州通过放宽加密货币交易管理的法案

据美国官方数据统计,2022年至少将会有40个州参与其中,并递交153个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法案[11]。

如今,加密货币支持者与监管者的博弈正日趋白热化:4月,美英两国至少有5个不同的监管机构做出针对加密货币监管的讲话[13];另一头,反对派也在加紧推进立法进程。

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不仅将决定未来权力的归属方,更事关美国能否在Web 3.0时代继续维持数字霸权。

03

探索:下一个划时代的框架

2019年,来自美国海军学院的网络安全法教授杰夫·科塞夫写了本影响整个行业的著作——《创造互联网的26个单词》,把美国在Web 2.0时代取得的显著成就与一条由26个单词组成的法律条文联系在了一起。

这个条文即《通信规范法》第230条:“交互式计算机服务提供方不会被视为内容发布者(No provider or user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treated as the publisher or speaker of any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formation content provider)。”

换人话说就是,哪怕用户在互联网平台上发布多过激的言论,平台都不用负责。这意味着平台可以节省所有内容审核成本,甚至能主动利用极端、违法内容来创造收益。

230条的诞生其实与《华尔街之狼》有关:1995年,有匿名用户发帖称“小李子”所在公司存在证券欺诈,气得对方直接将该论坛告上法庭。彼时互联网在美国法律中的定位十分模糊,为解决这一问题,国会便在第二年推出了230条,帮被告论坛撇清了责任。

讽刺的是,证券欺诈在几年后被证实确有其事。以华尔街精英的倒下为代价,硅谷彻底摆脱了枷锁。

《通信规范法》第230条,是美国长期以来监管理念的一种体现:最好将创新和问题解决都留给市场。这一原则促成了美国过往创新经济的繁荣。

特朗普曾公开反对230

法案和条款会持续更新,但加密货币这一话题相比以往更棘手的地方在于:美国的监管风向并不具备连续性,高度受国内外环境的影响。

由于社会环境变迁,“新卢德主义”开始在美国各阶层扎根:他们开始反对一切创新,要求政府采取高压态势,无论是转基因、人工智能还是加密货币。连麻省理工学院从事未来研究的专家,都在呼吁联邦政府向机器人征税以减缓自动化的普及。

但加密货币仍然显示出了前进的趋势。

加密货币的监管可以看作是金融与技术的博弈。围绕Libra的监管,很大程度上是担忧它挑战和破坏传统的银行金融体系。但话语权正在从华尔街流向硅谷,比特币的监管框架在10多年的时间里逐步成形便是一种证明:框架是管理,也保证了它的流通。

对埃默这样的自由派而言,这场监管权大战最好的结局莫过于“加密货币版230条”。从现状来看,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

04

尾声

历史的经验表明,监管总不可避免地存在滞后。

SEC的设立发生在大萧条到来之后。围绕互联网的监管喊了那么多年,垄断与滥用的情况依然存在。一个极端案例发生在威斯康星州:一些枪支电商网站公开将枪支出售给法律明确规定不允许持枪的人,该州法院却因230条而判决平台无需负责[15]。

在行业发展完全成熟之前,就指望立法或者监管的完善是不切实际的。监管滞后,某种意义上也是给从业者时间,摸索出(暂时)不受监管的方案[20]。

但在加密货币领域,受益于去中心化的特质,加密货币并没像过去那般率先在少数几个国家普及,反倒在全世界遍地开花。

2019年底,中国央行依托区块链技术制作的数字人民币已经在一些城市开启试点测试。不同其他国家的民间发币,中国“国家队”正尝试成为领路人。拜登显然不想输给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3月,拜登已指示联邦机构评估美国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所需的条件。

大洗牌时代将至,留给美国监管“内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