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马斯克权力复合体

来源:卢泓言/凡其 

不提供二次转载

马斯克收购twitter并想解封川普的账号。我们的讨论如下:

“马斯克最开始是做硬科技,靠造东西来改变世界。后来在推特上发言,尝到了用言论、思想改变世界的甜头。现在他又收购了twitter,其实是进一步通过改变媒体规则来影响世界。要么说他是在逐渐地变化,要么说他是在逐渐的露出真面目。因为相对于硬科技改变世界,思想改变世界才是最底层的吧。我认为他收购twitter是非常重要的举动。”

“马斯克有个特点,他不会为了做一样东西而做一样东西,他背后有一个宏大的图景。比如他造火箭,是为了火星生存,星际殖民。又比如他造特斯拉,表面是为了降低石油天然气的污染,提高绿色能源的使用,而背后真正的想法,可能是为了解决火星上的能源问题。所以他做媒体平台,肯定不是为了重塑一个媒体平台本身,他后面肯定有一个想法,那这个想法跟他以前做的事有没有关系呢,我不知道。”

“但是有一点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右派,是个自由派。他是个企业家,是个不断突破极限的人,是个创业者,他是一个自由派的人,是个不受条条框框约束的人,所以我认为他很有可能把推特改变成一个真正开源的东西。”

“都同意你的观察,但是重点是:他露出了宏大的真面目;开源也是为了进入第三代互联网并且碾压facebook;他把一切玩弄于股掌的这两年突然的超级力量,可怕吗?”

“我觉得是这样,马斯克有野心,这是一个常数,每个掌控媒体的人都是有野心的,扎克伯格也有野心。这些巨富控制媒体,是每个时代,每个国家都会发生的问题,最大的权力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去掌控媒体,这些都是老故事。关键是,为什么当马斯克收购Twitter,而不是其他人来收购Twitter时,会让你更加的担心。”

“所以终极问题还是要回答,马斯克跟扎克伯格有什么不一样,跟贝索斯有什么不一样,跟乔布斯或比尔盖茨有什么不一样?我觉得回答了这个问题,才能够更好的回答为什么马斯克收购twitter会带来更多的不安。”

“其它富豪,不论盖茨、贝索斯,还是扎克伯格,他们都是体制化的力量。他们成长后,在这个过程当中被体制化了,然后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某种权力的一部分。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是巩固传统秩序的,所以说他们还是一种传统力量和稳定的力量。但是马斯克不一样,马斯克是非传统力量。”

“马斯克本质上是极端自由的无政府主义,我不知道这个概括准不准确。为什么他会给我这样一个感觉呢?第一,火星殖民,他崇尚的是一种无政府的自组织的方式。第二,他疫情期间反抗政府,他要开工。第三,他在推动上的发言也充满这种倾向,比如说他说美国是一个想颠覆谁就能颠覆谁的国家,还有当众抽大麻,诸如此类。这是个不受规则和传统道德限制的人,而且他有足够的能力去碾压规则,使他不受规则的束缚。”

“有两种东西赋予了他这种极端自由主义的能量,第一是他的个人能力,碾压所有其它的创业者。第二是这个时代的技术革新,崇尚区块链、开源这种东西,为这种完全自由放任的无政府主义,带来了一种十倍百倍量级的放大作用,这是他可怕的地方。”

“无论是秩序还是自由,都是正常的两极,既不能说秩序比自由更好,也不能说自由比秩序好。那么危险在于什么呢?之前的秩序虽然有不合理的地方,但它是稳固的秩序。自由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是自由的对面,会导致一种东西,就是暴民统治。同样,秩序也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哲人王的统治,贤君统治,维持好的秩序;另一种就是寡头统治。总之每一种模式背后,都有好的坏的两种对立。”

“然而在我们这个时代,有这么多矛盾和新科技,这个时候极度自由的结果,可能是带来暴民统治,因为你无法调和这么多矛盾,这就是马斯克这种思潮背后,真正危险的地方,自由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危险的。”

“第一,就连美国这么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占主导的国家,完全自由只会带来分裂,更不要说全世界。自由在当前巨变的环境下,风险是相当大的。第二,马斯克可能高估他的能力,马斯克一帆风顺,只要他是一个正常的人,就无法摆脱过去的成就给他的藐视一切、认为自己可以搞定一切的傲慢感,所以傲慢感会敦促他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

“总而言之,我觉得马斯克收购twitter是个危险的信号。马斯克通过科技和媒体,就足以把西方世界按照他想要的方式来推进。最前沿的科技赋予人极大的自由,风险很大,现在的人类还没有能力去掌控完全自由的工具,所以秩序控制即使有野蛮和不合理的地方,但是这能给人类带来基本的存在,否则就是毁灭。”

“首先他是军工复合体,其次,他所有的公司都是颠覆性的上天入地的,第三,他是完全无政府的自由主义派。”

“我建议看下Steve Bannon(史蒂芬班农)和Peter Thiel(彼得蒂尔)在过去10年来的言论。史蒂芬班农,彼得蒂尔,和马斯克、川普,这4个人,虽然职业不同,两个是政客,一个是投资者,一个是上天入地的创业者,但他们分享一样的价值观,都极端无政府主义,极端的不遵守规则,挑战世俗,极端的不要任何限制和控制,没有任何秩序。应该说他们是个小圈子,小团体,你到国外看一下,他们是有些小团体的。”

“我非常同意你说的,或者说我比你更悲观,我认为人类进化到今天,作为一种高级动物,人性里面的东西,到今天为止,其实就不配拥有绝对的自由。当然,自由和绝对的自由是有区别的。所以你刚才的结论我非常同意。自由和控制,是完全是相对的,这些有时候可以瞬间转换身份。没有左边的那些东西就没有右边的自由,就这么简单。所以这也是我很理解当前的疫情管控的原因。”

“第一代的互联网是PC互联网,这一波我俩就在。第二波是移动互联网,烧成这样,红利已经吃尽了。现在第三代互联网,crypto和web 3,其实是用纯技术和纯极客的方式,向绝对的无政府、绝对的没秩序、绝对的自由在致敬。他们用最极端的极客技术在对这些事情致敬,对这些事情支持。”

“crypto和 web 3.0是典型的用技术方式诠释无政府主义、无秩序、绝对的自由这些东西,像web 3.0,它去中心化,又比如UGC,自己创作,自己拥有,打破平台打破权威。这么说吧,如果100多年前的马克思的理论,是通过政治理论带领大家去改造人类。那么今天的马斯克们,是用纯极客的方法,在实现这些东西。”

“他们从技术上,在诠释刚才的crypto和 web 3.0的情况下,包括马斯克号称要改造Twitter,其实下个方向就是web 3.0吧,他的整个Twitter就这么简单。他其实是通过技术带来金钱,再用金钱带来的巨大的财富效应,最后来影响人的思想,这个来得更加彻底。比简单在嘴上说说民主自由更彻底。因为他从根儿上来,从下往上,从技术的下,一直上到财富效应,然后再往上走,最后影响思想,他来的更彻底。”

“这么说吧,现在地球有70亿人,当这70亿人的1/3都拥有比特币的时候,我认为他们会用自己手里的钱,用手上的技术,充分享受去中心化,享受集体决策、集体参与,会有更多的民粹,更多的无政府主义和自由的事发生。到那时很多国家的政权和政府可能就不在了。他们是用技术的方式,在另外一个世界,构建了他们的形态政府,而且非常可怕的是,它这个构建方法是跨国家、国度、地区、跨宗教的。因为技术是没有语言的,比如在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我们觉得世界是平的,是无界限的,川普搞一下脱钩就把大家打回原形了。”

“但是区块链这个打不回原形,我今天卖了一个币,我不知道是谁买的,所有人都在记账,默认建立了铁的信任。我认为web 3.0,它其实彻底地颠覆了世界的政治经济和思想意识形态,现在马斯克收购Twitter,再来助攻一下,这很可怕。”

“在这个基础上,你再想马斯克做的那些事,比如他想征服太空,又比如他的星链,跟俄罗斯宣战了,这是很疯狂的。他虽然是全球第一富,但在马斯克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富人会跟一个主权国家宣战。我相信马斯克做的很多东西,像星链,是直接可以用到北约,用到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军事打击里的,你可以说他的space X和他的星链一起直接参战了。”

“总之就是说,它的特斯拉开源后,对人类确实有贡献,特斯拉开源后,才会有李斌李想们奋起追击。特斯拉虽然开源了,但他开源的目的是想中国把整个供应链做起来,现在做起来了,虽然中国有李斌李想在追,但是李斌李想公司的市值只有2、300亿美金,特斯拉一家就一万亿美金,中间差了30倍吧。”

“他把供应链移到成本更低的国家,何乐而不为呢?相当于中国的电动三大傻,帮它把供应链做得更完善,你可以说他是在学习十年前的苹果。再反过来,他现在成为世界第一首富,最大的财富还是来自于中国,可以说中国人和中国政府送他上了首富的宝座。而特斯拉1/3的市场都在中国,特斯拉最大的100%独资的工厂也在中国,中国对他还有各种优待,像免税,银行贷款免息,超级工厂十个月就建成了,你看他高兴得跳舞,全世界其它国家是没有这种中国速度去建厂的。中国还给他贡献了1/3的市场。”

“另外,我想说一下twitter和这次的俄乌战争的关系。先说下twitter,川普能当选跟twitter和facebook有非常大的关系,他们可以通过算法,从最底层去引导人的言论,引导仇恨,从而去引导票数。创普能够当选,跟这两个app密切关系。这是为什么川普当选以后,甚至以twitter治国,天天在twitter大发厥词,导致后来被封。”

“那么twitter在这次的俄乌战争当中扮演什么角色呢?在俄乌战争中,twitter把跟俄罗斯相关的官员、富豪什么的,全部禁言了,就像当初禁言川普一样。现代的战争,热战只占1/10的比重,现代战争是热战+科技战+信息战+金融战等等,甚至还有生物战,像什么细菌生化战之类的,它是全方位的战争。”

“所以我认为这次参加俄乌战争的企业有几个,一个是星链,一个是Twitter。星链是直接宣战,twitter虽然没有像星链这样直接宣战,但是他完全达到了让信息一边倒的目的。它让西方人看到了西方人和西方政府想看到的东西,这是非常可怕的。”

“美国霸权,它是一个复合权力。美元、美军、好莱坞、硅谷、Twitter、 Facebook,这是一个复合权力。最高的权力形式实际上都是复合权力,他不是单独的权力,因为复合权力相互支撑,有放大的效应,所以现在马斯克要做的也是一个复合权力体,从军工复合体到一个军工媒体,也可能未来扩展到更多的复合权力体。”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标签: 马斯克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文章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