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边缘造车新势力比惨大赛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张霖郁、吴静

不提供二次转载

很多事,如果从更长的时间尺度上来看,会发现是历史重演。

一百多年前,汽车刚发明不久,世界上诞生了一批新的汽车品牌,比如英国的奥斯汀(Austin)、法国的德拉奇(Delage)、美国的帕卡特(Packard)。

后来它们由于不同的原因而消失了,归结起来,无非是产品定位不清,对市场反应迟钝;高层决策失误,多品牌战略过于分散;资金和融资出现问题;国家政策变更等。

从2014年开始,国内造车新势力连续涌现,现在回头看,这一现象背后是那个时期由特斯拉带动、资本跟进、政策推动而开启的新能源市场机会,这一时期,鱼龙混杂,同时出现了不同动机的创业者,长期或短期主义,他们持有不同的价值观进入这个行业。

8年过去,它们中的大部分遇到了融资困难、后续资金不到位、产品无法量产、量产车销量不理想的问题。部分因为体量小,规模不大,已经消无声息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最早从2019年底以及2020年上半年,媒体相继曝出拜腾、前途、绿驰、奇点、游侠等十余家新势力造车企业集体出现欠薪现象,部分车企开始裁员。

成立于2014年的赛麟,最火的时候在鸟巢举行过万人发布会,体验中心设在上海外滩的罗斯福公馆内。随着王晓麟出走美国以及后来与如皋市政府一系列的纠纷,最终厂房以及相关资产被当地政府收回。王晓麟本人至今未从美国回来。

南京市政府曾试图扶持两个品牌,第一家是博郡,这家企业2016年成立,2021年底之前,不断出现欠薪、停产等各种传闻,最终在2021年12月底进行破产重整。

另一家是拜腾,这个曾被多方力捧的项目一波三折。先是一汽接手,后是富士康加入,最后,富士康撤出,目前是一汽接管了拜腾,具体是否出车、工厂将如何处理仍然未知。

爱驰的声量越来越小。2022年初,掌门人付强已不再掌舵爱驰,投资人陈炫霖接手,担任爱驰汽车董事长,整个核心岗位人员被撤换。爱驰是在2017年成立,付强当时作为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开始了这场倍感艰辛的创业之旅。

汽车商业评论整理了5家边缘造车新势力,其中两家经历了投资方和核心团队的大换血,另一家是近期复活过来的前途,创始人陆群似乎对未来有更多确定的把握。

造车的故事仍在上演,只是参演者,一茬接一茬。

1、换了东家的云度

云度2015年成立,位于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当时是由福建省政府直接发起的项目。福建省政府希望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想成立一家企业专门做新能源汽车。

当年的云度是一家混合所有制经营的企业,注册资金为9亿元,股东先是由福建省福汽集团、莆田市国投有限公司、海源机械、自然人四方合资组建,所占股比分别为39%、34.44%、11%、15.56%。其中,前两者是国资委企业,自然人是指当时的云度汽车董事长刘心文和常务副总经理、营销总经理林密。

刘心文曾是奇瑞新能源总经理,而林密曾为比亚迪服务多年,曾任腾势销售副总裁。当时刘心文主管研发,林密主管营销。

1

云度成立一年后,拿到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许可证。

那是2017年1月,2月公司就发布了云度这一新能源汽车品牌,再过两个月,2017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便亮相了两款车型:云度π1及云度π2,随即云度π1在当年10月上市,云度π2则是在2018年3月发布上市。速度之快,似乎已超出造车所需的常规时间。

之后2018年是云度的高光时刻。那一年整个新能源总销量为26000辆,云度共卖出了9300辆车型,成为那一年交付最多的新势力车企。那年之后,云度便开始走下坡路,规划的X-π概念车和云度π7始终未能出世。林密在2018年离开云度。

从2017年至2021年,云度净亏损分别为0.95亿元、1.38亿元、1.77亿元、2.04亿元。到2022年3月31日,云度汽车资产总额为16.52亿元,负债总额为16.82亿元,净资产为负的3079.74万元。

比亏损更严重的是下滑的销量,之后没有再超越2018年的9300辆。

2020年,公司股东发生变更,福汽集团退股,其持股由莆田国投以及新的资金方福建龙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承接,后者的背景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福建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等。

之后,莆田国投上升为单一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上升至43.44%,新股东福建龙头基金持股比例30%。同年,林密再度回归,出任公司CEO,全面主持云度汽车的整体战略制定及日常经营工作,组成了新的高管团队。

2020年林密回归时,曾在厦门发布全新企业战略,并透露出云度资金到位,以及2025年要实现30万辆的销量目标。“大家说风口过了是杞人忧天,汽车永远是风口。纯电动乘用车每年新增不超过3%,是有巨大市场机会的。”林密当时在媒体沟通会上说。

2021年4月,刘心文退股,其持有的15.55%的股份由珠海宇诚投资中心承接,而珠海宇诚实际是林密和深圳市前海淏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共同成立的公司,林密持股49%,深圳淏天持股51%。

4个月后,刘心文加入鸿日汽车任总经理,鸿日是一家微型电动车出身的山东车企。

因为资金链断裂,云度2022年2月开始已经处于停产状态。4月,第四大股东海源复材将11%的股份全部低价转让给珠海宇诚。

有媒体称,均瑶集团已经与云度汽车签署了相关协议,将接盘云度,成为实际控股股东。均瑶是靠制作旗帜、徽章起家的公司,成立于1991年,集团已形成航空运输、金融服务、现代消费、教育服务、科技创新等五大版块业务。均瑶集团在2021年曾试图收购海航。

均瑶集团旗下有一些汽车终端网络,以经营中低端品牌为主,这次接手云度后,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里,不知将如何盘活这个品牌。

2、彻底出局的绿驰汽车

5月17日,一纸《上海市青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曝光引发了业内关注,其主要内容为:绿驰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绿驰汽车”)被上海市青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原因是公司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6个月未开业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6个月以上。

处罚文书显示,当事人的债权债务依法由绿驰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或者股东大会确定的人员组成清算组负责清算。当事人应及时办理注销登记。

绿驰汽车成立于2016年8月,创始人兼CEO为王向银。公开资料显示,王向银是汽车工程学博士,其曾在福田汽车工作17年,历任福田汽车执行副总经理兼海外事业部总经理、福田汽车副总经理兼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还兼任中国市场学会营销专家委员会的委员。

成立两年后,绿驰汽车便登陆上海车展,2018年车展现场,绿驰汽车发布了首款纯电动豪华轿跑车“天王星”和首款量产版SUV车型。

2

彼时,绿驰汽车对外宣称,将在2018年至2022年推出两大品牌:即国内领先的自主中高端车型绿驰汽车品牌和后期推出的国际知名品牌。在产品层面,绿驰汽车通过CC-Platform (城市车平台)、M-Platform (主流平台)、S-Platform (超级平台)三大平台全力进军中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品质智造覆盖从高性价比到高端的全系列产品,其中SUV产品将于2019年年中正式投放市场。

2018年6月,国家级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与绿驰汽车签署了新能源乘用车项目战略合作协议。绿驰汽车将按照一次规划、分步实施的路径,对九江中部生产基地进行建设。其整体规模为占地1060亩、总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规划产能20万辆/年,一期建成后可达10万辆/年的标准,总投资达55亿元。

2019年4月,绿驰汽车高层发生变动,原CEO王向银向董事会递交辞呈,绿驰汽车集团原常务副总裁任亚辉接棒王向银任绿驰汽车CEO。

同年5月,绿驰汽车与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就绿驰汽车与长安铃木联合制造达成一致,绿驰汽车就此获得长安铃木闲置产能的使用权。当年8月,绿驰方面表示,经过首轮、B轮、C轮总计约100亿元的融资之后,将于2021-2022年完成上市。

但进展并不如想象中那样顺利。2019年新能源补贴政策大幅退坡,大批新能源企业陷入欠薪停产危机,绿驰汽车也是其中之一。

为了自救,2020年3月,绿驰汽车将60%股权以20.1986亿元价格出让给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河南国投”),后者成为实际控股方,公司名称也由原来的绿驰汽车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变更为绿驰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国资入主虽然给绿驰汽车带来了续命的机会,但后续的绿驰汽车并没有多少声量和动作,对外释放出的消息仍旧是欠薪和公司陷入瘫痪状态。

2021年4月,上海青浦区人民法院发布公告,宣布绿驰汽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而此次营业执照被吊销,意味着绿驰汽车正式退出汽车市场。

截至目前,绿驰汽车并未交付一辆汽车。

3、新特生还艰难

新特目前已列入被执行人名单,被执行金额共7099万元,而2020年接任原CEO先越的胡俊也被限制了高消费。

2017年9月成立,仅用10个月便推出第一款电动小车DEV 1,2018年交付DEV1电动车4000辆,2019年上半年销量下滑到1343辆。第二款车GEV是在DEV1的基础上进行了配置调整。

这一年6月,新特汽车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名为“出新”的发布会,宣布出行公司成立。在造车新势力中,新特是第一家既造车又做出行业务的公司。

新特当时尝试了不同的商业模式和玩法。从自行研发电动车到与其他整车厂联合研发推出“同创”品牌,从电动车制造商到制造加出行提供商,从传统经销商渠道到“同创”产品的销售终端“新特电家”,再到轻资产的“新特云商”拓展店。这些模式在当年就受到很多质疑。

新特当时的目标市场锁定了三、四线城市,尤其是出行业务,同时在贵州等城市拿到了出行牌照。

3

2019年1-5月,新特DEV1的销量分别为505辆、0辆、177辆、24辆和15辆,而当年的目标是4万辆。这一年,新特被曝出拖欠工资、工厂停产等问题。

2019年6月,新特汽车进行重组,获得重庆长寿高新区产业基金、鼎晖资本等投资。2020年,公司重组完成,更名为重庆市新特长寿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目前最多的动态是各种经济纠纷。

4、续上命的前途

6月6日晚,前途汽车用一场线上直播开启了前途K20的预定。首次公布的车型参数相比预售价格显得超值。这是一辆给年轻人的车,前途汽车创始人兼CEO陆群用“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结束了自己的演讲环节。

一周后前途公众号宣布,截止到6月14日前途K20预订订单已经达到15208笔。

沉寂了2年多的前途最近活跃了起来。一个月前的5月3日举办了一场线上发布会,陆群宣布公司开启全新私享定制化商业模式,公开了RT定制版K50的升级细节、K50敞篷版共创计划、K20即将开始预定等信息。

再前一天,前途汽车官方宣布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Mountain Crest Acquisition Corp.IV于4月30日签署正式合并协议,整个交易预计2022年12月底完成。

前途2015年成立,2016年、2018年先后拿到发改委和工信部资质,2018年8月上市首款车型K50,售价高达68.68万元,在当时算是造车新势力中相当顺风顺水的。但因首款产品高昂价格和小众的电动超跑定位,累计销售200余辆,无法自我造血又缺乏融资支持,最终资金链断裂。

5月SPAC上市计划公布后,汽车商业评论与陆群进行了一次两个多小时的独家连线采访。这不是第一次与陆群交流,却是第一次如此系统详尽地听他介绍前途的底层逻辑。

5、速达汽车,欲速则不达

今年5月19日,河南速达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被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列为被失信执行人,执行标的约547.3318万元。

6

这已经不是速达汽车第一次被列为执行人。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17日,速达汽车有失信记录50条,有限制高消费记录59条,有被执行人记录16条,另有因没有财产可执行而暂时结案的终本案件51件,被执行总金额近2.6亿元。

速达有今天,其实一切早就有迹可循。

速达汽车成立于2010年9月,位于河南省三门峡经济开发区。创始人李复活此前经营着一家生产发动机增氧调压节能装置的企业。后来他请来西安交通大学的电动汽车专家曹秉刚教授及其团队,于2010年4月成立了三门峡速达节能新能源科技研究院。之后又成立了速达汽车,进入电动汽车行业。

2012年4月,速达汽车开发出第一辆纯电动轿车。当时媒体报道称,这是“河南省第一辆自主研发的纯电动轿车”。

2019年3月,速达电动汽车量产首车下线。但此后,速达汽车的发展并不顺利。国内销售严重依赖TO B市场,私人市场开发不足;出口到德国,却在碰撞测试中得了差评,被批评“让中国汽车在欧洲的形象倒退了10年”。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