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钟薛高“化不了”上热搜 雪莲受热捧背后 大众苦“雪糕刺客”久矣

“人生就像一个冰柜,你永远不知道拿一个雪糕多少钱。”被网友调侃为“雪糕刺客”代表的钟薛高再次登上热搜。

日前,有网友将海盐味钟薛高雪糕放置于室温31℃的条件下近1小时,仍较为粘稠、整体形态完好,并没有化做水状物。钟薛高在官方微博、微信发文称不存在不融化的雪糕,只是因为该口味雪糕中固形物含量为40%左右、水少。而产品中添加的增稠剂均严格按照国家相关标准添加,可放心食用。

image

同样上了热搜的雪糕品牌还有“雪莲”。但与深陷“雪糕刺客”争议被网友声讨的钟薛高不同,“5毛一包、13年没涨价”的雪莲却受到热捧。

近日新消费日报记者通过走访发现,目前市面上十块钱以上的雪糕越来越多,1块钱的雪糕几乎“隐身”,雪糕价格大涨已经是常态。同时,茅台、獭祭等酒类品牌也开始跨界卖高端冰激凌。

而“高端雪糕”钟薛高与“一元雪糕”雪莲间悬殊的口碑背后,正是由于大众苦“雪糕刺客”久矣!

“雪糕刺客”钟薛高为什么化不了?

针对钟薛高海盐味雪糕“化不了”的现象,钟薛高客服对媒体回复称,雪糕融化会呈黏稠状,为提高雪糕的黏稠度,添加少量食品添加剂卡拉胶。

而钟薛高海盐味雪糕配料表也印证了这一点,按添加量排序依次是牛奶、稀奶油、椰浆、加糖炼乳、全脂乳粉、白砂糖、速溶椰子粉、冰蛋黄、脱脂乳粉、海藻糖浆(淀粉、水)等。而“复配乳化增稠剂,位列配料表倒数第二位,主要成分显示为单、双甘油脂肪酸酯,海藻酸钠,刺槐豆胶,卡拉胶,瓜尔胶等。

image

据国家农业农村部食物与营养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刘锐介绍,卡拉胶是从麒麟菜、石花菜、鹿角菜等红藻类海草中提炼出来的亲水性胶体。

公开信息显示,卡拉胶在食品工业中通常将其用作增稠剂、胶凝剂、悬浮剂、乳化剂和稳定剂等。目前,广泛用于制造果冻、冰淇淋、糕点、软糖、罐头、肉制品、八宝粥、银耳燕窝、羹类食品、凉拌食品等等。

而记者通过对多家便利店、社区超市走访发现,诸如卡拉胶等食品乳化增稠剂的添加在冰淇淋行业较为普遍,行业中除了钟薛高,伊利、蒙牛等品牌的高端雪糕同样加入了食品乳化增稠剂。

即便有众多行业专业科普,在合规合法的范围内使用食品增稠剂,不会对人体健康带来危害。但不少网友表示吃钟薛高是在“高价吃卡拉胶”。

雪糕为什么越卖越贵?

近期,“雪糕为何越卖越贵”一度冲上微博热门话题,10块的梦龙已经不再是雪糕的天花板,诸如茅台、獭祭、钟薛高动辄几十元的价格也变得很常见。这也让从小吃老冰棍、小布丁长大的人惊呼“一元雪糕”去哪儿了?

而新消费日报记者走访后发现,低价雪糕在连锁便利店已经难觅踪迹,绝大部分的陈列都是所谓的中高档价位的雪糕,只有在社区周边的单体小超市才能看到个别价位低的雪糕。

为什么雪糕赛道涨价成风?综合来看,一方面是由于原材料上涨。资料显示,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冰淇淋原料中最普遍的牛奶和糖价格均大幅上涨。其次是,冷链物流成本、渠道成本、终端费用上扬。

一位社区超市的老板告诉新消费日报记者,与连锁便利店不同,自己并没有非常强的话语权,一般10元雪糕的利润仅有2-3元,但17元的钟薛高的利润却可以达到7-8元。因此在冰柜保留部分低价雪糕、冰棍品牌的同时,老板更倾向于摆放利润空间更大的品牌。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般来说,雪糕、冰淇淋的生产成本不会很高,部分雪糕之所以卖得那么贵,更多是因为被赋予了社交属性、情感需求等附加值。从其他乳制品、冷链食品可以看出,它们并没有像冰淇淋行业如此大幅、快速的提价。这与资本进场有一定关系,新生代消费群体对价格并不敏感,但对于情感以及品牌的调性比较在意。因此,这部分人群推动了冰淇淋属性的转变,也为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增长空间。

而雪糕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注册趋势也印证了所谓的市场空间。天眼查APP显示,近五年来,我国每年均有超5000家企业成立。其中2017年为增量最多的一年,超8200家企业成立;2021年新增企业较少,共有5300余家。今年以来,我国已新增3000余家雪糕相关企业。

营销至上的钟薛高们会步新茶饮的后尘吗?

实际上,不少反感雪糕刺客的消费者,都是钟薛高们“花式营销”下的大冤种。近年来,文创营销、跨界联名也成了高价雪糕的庇护所。

这都让雪糕这个季节性消费品渐渐变了味。

以钟薛高为例,2019年4月,上海市黄浦区市场监督局就对钟薛高开出行政处罚单,称其在一款酿红提雪糕的页面中称“只选用吐鲁番盆地核心葡萄种植区特级红提,零添加,清甜不腻”,但从检验报告看,该红葡萄干规格等级为散装/一级,非特级红提。

而就在当年的8月,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局行政处又对钟薛高开出罚单。据悉,系钟薛高在网上销售的轻牛乳雪糕在广告宣传中称“不含一滴水,纯纯牛乳香”,而官方核实发现,该产品配料表中有饮用水添加。

更有意思的是,尽管钟薛高一再宣扬自己是国货之光,但在不少品宣中则强调爱尔兰的陈年干酪、加纳黑金、厄瓜多尔粉钻等概念。

不光是钟薛高,网红雪糕双蛋黄和椰子灰被曝出过大肠杆菌超标问题;以牛奶为卖点的李大橘牛奶鱿鱼口味,被测出牛奶成分最少、乳糖含量垫底。

不过,对于“雪糕刺客”这样的现象,市场监管总局于7月1日起施行的《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做了针对性的规范。《规定》明确了经营者不得实施的七种典型价格欺诈行为:

谎称商品和服务价格为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 以低价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以高价进行结算; 通过虚假折价、减价或者价格比较等方式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 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时,使用欺骗性、误导性的语言、文字、数字、图片或者视频等标示价格以及其他价格信息; 无正当理由拒绝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价格承诺; 不标示或者显著弱化标示对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不利的价格条件,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 通过积分、礼券、兑换券、代金券等折抵价款时,拒不按约定折抵价款。

《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还明确了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实施的行为,包括在首页或者其他显著位置标示的商品或者服务价格低于在详情页面标示的价格;公布的促销活动范围、规则与实际促销活动范围、规则不一致;其他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标示和价格促销行为等。

还有一个更残酷的事实摆在“雪糕刺客”们眼前。

为了不断刺激年轻人的味蕾维持新鲜感,品牌方仍然需要营销。同时,疫情反复下不少消费者逐步减少了盲目跟风消费,也影响到营销驱动的新消费赛道。

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昔日价格高企的新茶饮赛道,领头羊喜茶、奈雪的茶带头降价,放低姿态开始走性价比路线。

但与传统雪糕品牌相比,钟薛高们的行业积累尚浅,在热度褪去后还能否获得资本加持也未可知。

显然,摆在钟薛高们面前的路子有两条,要么继续坚持高价路线,意味着要加强对供应链、原料、渠道、营销等诸多层面的投入,同时也存在无人买单的风险;要么向新茶饮赛道学习,迎合更主流的消费人群。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