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德国东部惊人的工业复兴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张鸥

Financial Times,作者:Guy Chazan, Joe Miller,题图:维基百科

不提供二次转载

十年前,位于东德勃兰登堡州的小城镇古本对新的投资者非常渴望,甚至准备免费给他们提供土地。而现在,市长弗雷德·马赫罗(Fred Mahro)说:“我们已经没有免费的闲置空间了。”

转折点出现在2021年。一家加拿大清洁技术公司选择在该镇建造欧洲第一个锂转换器,为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关键部件。

古本在整个欧洲大陆60个潜在地点中胜出。

Rock Tech Lithium的5亿欧元投资将使古本成为电池供应链的重要环节,并为该镇注入新的活力。“古本就像睡美人。”马赫罗说,“Rock Tech Lithium吻醒了它。”

加拿大人的到来是大规模投资涌入前共产主义东部地区的象征,该地区已成为欧洲快速扩张中的电动汽车行业重要基地。一个曾经是经济衰退代名词的地区正在变成欧洲大陆最热门的工业地产之一。

在过去的几年里,它几乎被新项目和投资淹没了。

最吸引眼球的是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在2022年3月宣布,它将在东部城市马格德堡建立至少两个价值170亿欧元的半导体工厂,这是德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

同月,特斯拉在东部城镇格林海德的第一家欧洲电动汽车工厂开始生产。另外,大众汽车公司也对位于茨维考和德累斯顿的两座电动汽车工厂进行了改建。

古本市长弗雷德·马赫罗(Fred Mahro)© Gordon Welters/FT

QQ截图20220704133630

“德国东部现在是欧洲最具吸引力的经济区域之一,这一消息已经在国际上不胫而走。”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于2022年6月在一次会议上说。

这些投资可能是德国工业版图深刻转变的预兆。几十年来,德国的经济实力一直集中在南部和西南部,奔驰和宝马等汽车制造商以及西门子等电子巨头的所在地。但随着东部地区的再工业化,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变化。

如同德国政府东部事务专员卡斯滕·施耐德(Carsten Schneider)所说:“德国的经济地图正在被重新绘制。”

事实上,新投资的进行建立在德国以内燃机为基础的传统汽车工业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压力上。

众所周知,世界各国政府都在期待一个没有化石燃料的未来,向电动汽车过渡的步伐也在加快。欧洲议会已于6月29日就应对气候变化的拟议法律达成协议,支持2035年停止销售内燃机汽车。

德国东部投资复苏

QQ截图20220704133700

在整个南部和西南部,汽车行业的传统供应商——博世、大陆、马勒、采埃孚——已经宣布在需求下降和前景不明的情况下裁员。

东部地区的情况正好相反,大众汽车在2019年开设了第一条专用电动汽车生产线,改造了位于萨克森州茨维考的一家工厂,该工厂曾经生产前东德时期的特拉贝特(Trabant)汽车,在德国统一后被大众汽车接管。

大众的目标是在该基地每年生产30万辆电动汽车,并在附近的德累斯顿再生产几千辆,此过程中计划增加大约1000个工作岗位。

茨维考地区现在几乎实现了充分就业,部分原因是电缆制造商Leoni等公司在该地区投资约1.3亿欧元,为大众汽车工厂供货。

宝马公司正在为位于莱比锡的工厂增加数百个职位,该工厂将制造电池模块。

勃兰登堡州是特斯拉在欧洲的新家,该州的经济部长约尔格·施泰恩巴赫(Jörg Steinbach)说,自2018年以来,该州的投资额达到了70亿欧元,这一规模是前几年无法比拟的。德国东部的地区当局目前正在处理28份意向书,代表着115亿欧元的潜在新投资。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东德各州在经济联盟中处于下半区。”施泰恩巴赫说,“我认为,在未来五年内,这个联盟的重心将更加向东部倾斜。”

1、大量的空地

去勃兰登堡州的乡村走一趟,就会发现它对投资者有吸引力的地方——空间。与德国其他地区——尤其是人口稠密、高度工业化的西南部地区相比,这里有更多可自由使用的土地。

特斯拉的格林海德工厂占地300公顷,英特尔在马格德堡的工厂将占用450公顷,相当于620个足球场。

朔尔茨说:“这样的空间在欧洲中心地区是罕见的,而且非常抢手。它恰恰存在于德国东部。”

东部拥有另一个关键的竞争优势——丰富的可再生能源供应。勃兰登堡州的人均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发电量超过了德国其他任何州。可再生能源占该州电力需求的94%,而德国全国的平均水平为46%。

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表示:“投资者说他们的业务是为环保的交通运输生产电池,并且希望以可持续的方式进行生产。”因此,可再生能源的可用性对于在此设立的能源密集型公司来说是一个关键因素。

德国东部也从扩大欧洲“主权”的行动中受益匪浅——欧盟的战略是提高在电池和半导体、数据云和药品等关键部门的自力更生。

在疫情和国际政治形势影响下,全球贸易受到冲击,各国越来越注重加强关键部件的国内生产,缩短供应链,确保不容易受到外部冲击。

这些趋势在柏林周边地区尤为明显。Rock Tech Lithium的首席执行官马库斯·布吕格曼(Markus Brügmann)说:“电动汽车行业将在这里获得它所需要的一切,从我们的锂加工到电池生产,再到电动汽车的制造。”

国家补贴在吸引投资者方面同样发挥了关键作用。

柏林将在2024年前为英特尔项目提供68亿欧元的财政支持,其中仅2022年就有27亿欧元。

它还将在未来几年释放400亿欧元的资金,以缓解逐步淘汰煤炭计划的经济影响,其中大部分资金将流向德国东部,那里有必须关闭的褐煤矿和燃煤发电站。公路、铁路和研究机构可能会获得一笔可观的意外收入。

然而,吸引大型科技公司来到东部的不仅仅是补贴承诺,还有该地区作为工业中心的悠久历史。

最近的一些复兴是建立在共产主义东德时期基础上的——萨克森州德累斯顿附近的半导体集群是欧洲最大的半导体集群。在前东德国营电子制造商Robotron打下了根基后,博世、英飞凌和AMD等公司便背靠该地区的高素质人才和低价生产设施,开始一一亮相。

这个所谓的半导体“生态系统”继续吸引着致力于成为新汽车供应商的尖端公司,例如爱沙尼亚的超级电容器初创公司Skeleton Tech,它正往德累斯顿的一个基地投资3600万欧元。

“我们喜欢这里的工业基础设施,也喜欢这里的学术界。”Skeleton Tech的联合创始人塔维·马迪伯克(Taavi Madiberk)说。

他的公司与德累斯顿的几所技术大学以及德国国家赞助的应用研究组织Fraunhofer正紧密合作。萨克森州是此类机构最集中的地方,其中许多是从民主德国时代的科学院改建而成的。

2、扭转几十年的衰退

特斯拉和英特尔等公司的到来,标志着这个地区迎来了大转折。该地区在1990年统一后,共产主义时代的工业基础几乎被消灭。

在随后的十年中,数以百计的工厂关闭,失业率飙升,年轻人纷纷到西部寻找工作。施泰恩巴赫指出,大约70%的东德工业消失了。

古本是该地区高潮和低谷的典型代表。它在19世纪作为德国帽子生产中心而声名鹊起——当地著名的卡尔·戈特洛布·威尔克(Carl Gottlob Wilke)发明了防风雨的羊毛毡帽,这种帽子是用绵羊毛而不是传统的兔毛制成。

在共产主义时期,古本成为一个大的工业中心,有一家合成纤维厂,雇用了数百名员工。但在统一后,前东德的大部分化学工业都倒闭了,古本也跟着沉寂了。

“布厂、帽子厂、地毯纱厂……都关闭了。”市长马赫罗回忆道,“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流失。”当时,古本人口减少了一半以上,从36000人减少到16700人,到1990年代末,失业率达到27%。

QQ截图20220704133809

在过去的30年里,古本只吸引了一个新的投资者,一家名为Megaflex的床垫制造商。不但如此,按照煤炭淘汰计划,附近的一家燃煤电厂将在2038年之前关闭,这家工厂雇用了数百人。

德国东部的其他地区,情况也并没有好多少。虽然近年来与西部的繁荣差距有所缩小,但2020年东部的人均GDP仍仅为西部的77.9%。工资比西部落后23%。

但古本为改变命运付出了努力。当局对该镇现在几乎空无一人的工业区进行了升级改造,并委托制定了一项30万欧元的发展计划,于2021年定稿。

马赫罗对经济部长施泰恩巴赫说:“如果有投资者来,他可以直接提出规划申请,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不久后,Rock Tech Lithium来到了这里并开始谈判。

他们计划的工厂将锂辉石(一种来自加拿大矿山的含锂矿物)转化为纯氢氧化锂——电动汽车电池中的关键成分。Rock Tech Lithium希望每年生产2.4万吨,足够50万辆电动汽车使用。

与此同时,东部地区供应链的其他部分也正在形成。巴斯夫正在施瓦尔茨海德建造工厂,澳大利亚的Altech公司将在勃兰登堡的黑泵电厂生产阳极材料,Microvast和宁德时代也在建造工厂用于生产电池,一个在柏林南部的路德维希费尔德,一个在埃尔福特。

锂辉石是一种辉石矿物,由硅酸铝锂组成,是锂的来源 © Gordon Welters/FT

QQ截图20220704133843

汽车分析师马蒂亚斯·施密特(Matthias Schmidt)称,2021在德国生产的超过32.3万辆电动汽车中,有57%是在大众的茨维考和德累斯顿工厂生产的。2022年特斯拉勃兰登堡工厂的开业则进一步巩固了该国东部在电动汽车领域的主导地位。

德国东部的热闹景象与传统汽车制造地区的暗淡景象形成鲜明对比,在过去三年中,这些地区已宣布裁员10万多人。代表欧洲汽车供应商的游说团体Clepa表示,由于欧盟的2035年禁燃任务,将有数十万个职位被裁。

3、回到过去

经济史学家将东部目前的复兴与早期的繁荣和进步阶段相提并论。

哈雷经济研究所的奥利弗·霍尔特莫勒(Oliver Holtemöller)说,德国东部的莱纳周边地区(现在是一个大型炼油厂的所在地)是二战前德国经济最强大的地区之一。而巴伐利亚州在当时主要是一个农业州,在很久之后才以笔记本电脑和啤酒裤赢得了声誉。

尽管如此,有些人认为“东部地区复苏”的说法可能被夸大了。毕竟,德国大部分高薪工作依旧在南部。霍尔特莫勒说:“我们看到的投资仅仅是在生产方面,但在创新层面,研究和开发才是最重要的。”

私营企业的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德国南部是东部的2-3倍。南部便是创新集中地,也因此是工资最高的地方。

虽然东部的可再生能源建设速度令人印象深刻,但天然气供应危机可能会引发短期的能源紧缩,这将影响新公司和老客户。

德累斯顿的一家半导体制造商已经被告知,如果2022年冬天出现严重短缺,它的工厂可能会实施定量供应。

虽然东部地区目前并不比国内其他大部分地区更容易受到天然气短缺的影响,但仅仅是定量供应的威胁就能打消一些潜在投资者的念头。

另一个问题是人口缩减。在未来几年,东部的人口缩减速度甚至将比西部更快,使其越来越依赖进口劳动力。根据政府报告,在预测人口下降最严重的100个德国地区中,55个位于东部。

报告说,在未来15年里,42%的东部适龄人员将退休,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这将对劳动力市场、公司雇用足够技术工人的能力、养老金制度和医疗保健产生重大影响。

霍尔特莫勒说:“只有当有足够的人接受这些工作时,才能产生新的工作。但东部的人口正在萎缩。”

古本当地人民也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当Rock Tech Lithium的高管来到这里时,他们进行了热情接待,但确实免不了怀疑态度。

“我无法想象他们如何在这里找到所需的工人,这是一个老龄化的小镇。”退休人员盖比·哈特曼(Gaby Hartmann)说。

洛塔尔·胡夫纳(Lothar Hüfner)在古本的合成纤维厂工作了40年,他对Rock Tech Lithium的投资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对前景进行了谨慎评估,一种源于经验的谨慎。

这位87岁的老人在1960年帮助铺设了古本纤维厂的第一块砖,30多年后,再看着它被拆毁。他说:“从那时起,我们看到了太多投资者来来去去,他们的项目就像肥皂泡一样随时准备烟消云散。”

市长马赫罗则要乐观得多:“我们在过去为许多人铺设了红地毯,也遭受了许多失败。但现在情况不同了。这些日子是我在古本所经历的最美妙的时光。”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