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罗永浩搅热XR,大厂急了?

深燃 | 来源

王敏 | 作者     向小园 | 编辑

不提供二次转载

最近一个多月,XR市场格外热闹。

继6月13日宣布全面进军AR之后,7月10日,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官宣AR创业公司的名字为Thin Red Line,“交个朋友”微博也发布消息称,罗永浩的新公司正准备招人,主招产品经理和设计师。

AR市场因罗永浩被广泛关注之时,多家互联网大厂也在加速布局XR领域。在过去的6月,字节、腾讯在XR领域的新动作高调出现在大众面前。字节斥资收购了一家虚拟社交公司,用以发展VR社交,腾讯的XR业务部门也浮出水面。

进入2022年以来,元宇宙概念的热度虽在下降,但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这一说法几乎成为共识。而作为元宇宙入口的XR,就成了大厂们努力抓住这个下一代市场的窗口。今年上半年,收缩裁员是互联网大厂的关键词,但XR部门,非但不裁员,反而在招人。

XR即扩展现实,是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MR(混合现实)等多种技术的统称。

具体来看,国内外大厂们的动作,绝大多数都集中在VR领域。因为VR已经有了视频、游戏领域的使用场景,“VR已经真实在生活中应用了,尤其是海外市场”,一位VR领域从业者表示。国外大厂Meta推出的Quest 2,去年销量已超1000万台,在全球市场的市占率超过80%。单一品牌的销量突破千万,被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是VR走向应用的拐点。

但VR领域的困境,在于硬件产品的基础使用体验有待完善,以及内容生态的匮乏。大厂的入局,意味着资金和资源的投入,会让VR内容生态更加丰富,而VR一体机,也已经进入到比拼资金量的阶段,“很多创业公司已将目光锁在更加细分、垂直的赛道当中”,一位业内人士称。

相比之下,大厂目前在AR的动作还低调得多。不过,有业内人士对其抱有较大的希望,称当前只是受限于工程技术,因此还只是在B端应用更多。 

跑步入场的大厂们,究竟能如何搅动XR市场,是所有行业人士关注的问题。 

01

布局XR,大厂都是什么路线?

跑步入场XR,大厂们集体先从VR开始,而且各有各的路子。

字节延续“买买买”的策略,收购团队后,拿着成型的产品打市场;腾讯收购未成,亲自下场自研;百度虽然没有自己做硬件,但“小弟”爱奇艺孵化的VR产品在市场上占得一席之地。

过去一年,字节跳动在VR领域动作不断。

去年8月,字节以90亿元收购了国内VR行业头部厂商Pico,自此,Pico开启加速模式。线上营销方面,其获得了字节生态包括抖音开屏广告等渠道的流量资源,还将广告打到了微博、小红书乃至长视频综艺上。而在线下,有消息称,Pico在全国已开设了近200家门店。

不仅如此,Pico还在加速布局海外市场,其发布的Pico消费级VR海外版Pico Neo 3 Link,已经进入了英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等国家。

在各种资源的加持下,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已将PicoVR产品2022年的销售目标从100万台增加至约180万台。

高举高打普及VR硬件、抢夺市场的同时,Pico在VR内容生态建设方面也在加速。今年以来,Pico把虚拟偶像、演唱会、3D经典电影等内容,带到了VR场景当中。7月2日晚,歌手汪峰还在Pico中举办了VR世界的音乐会。

“当前的VR应用,还属于娱乐消费电子产品。”一位VR领域从业者评价道。这背后,是VR已经应用于视频观看、游戏等场景。

最近,字节跳动还以数千万元的价格收购一家VR公司,布局VR社交。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是虚拟社交公司北京波粒子科技有限公司,主打产品为“Vyou微你”。 

字节马力全开,其他大厂也不甘示弱,腾讯就是加速布局的代表。

在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的设想中,“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XR业务,便是腾讯实现全真互联网的重要一步。早在2018年,腾讯就在国内展示了其第一款VR头显设备。

今年6月,腾讯对外宣布了XR部门成立,隶属于IEG(互动娱乐事业部),负责人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最近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抓住未来4-5年内的机会,在软件、内容、系统、工具SDK、硬件等各环节积极尝试,打造行业标杆的VR产品与体验。

除了这两家大厂卯足劲投入外,百度去年底也曾推出了面向C端的VR社交产品“希壤”。负责希壤的百度副总裁马杰向媒体直言,“在用户体验上还有不少遗憾”。不过,百度持股的爱奇艺,自2016年起就在内部孵化的VR品牌梦想绽放(原爱奇艺智能),已经推出了VR一体机奇遇VR系列。

从出货量来看,6月30日,IDC发布的2022年一季度VR市场报告显示,中国VR头显出货25.7万台,同比增长14.8%,其中一体机VR出货22.8万台,占到整体VR出货的88.9%,字节的Pico Neo3和爱奇艺的VR产品奇遇Dream、奇遇3依次为消费者市场出货前三的产品型号。

根据Wellsenn XR报告,2022年一季度Pico全球出货量约为17万台,市场份额约为6.18%,爱奇艺的VR产品全球出货量约为2.3万台,市场份额约为0.84%。 

1

近一年内大厂在XR领域的布局 / 深燃制图

当前大厂布局VR,已经形成了基本思路,就是在打磨硬件产品的基础上,加速丰富内容生态,但AR领域,还处在投资阶段,远不如VR高调。 今年上半年,腾讯、阿里、字节都在AR眼镜领域进行了投资。其中,1月,字节跳动投资的虚拟人李未可团队,将推出AR眼镜;3月,腾讯投资了AR眼镜厂商蜂巢科技;4月,阿里领投了AR眼镜制造商Nreal。

今年6月,阿里达摩院的XR实验室负责人谭平在发表演讲时指出,“XR互联网还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还有非常多难以准确预测的因素”。

此外,华为、小米、OPPO这些手机厂商,其实从两三年前就开始涉足XR领域,尤其是智能眼镜的研发。其中,华为去年发布的智能眼镜,可以用来听歌、接听电话等;小米曾在2018年发布VR头显,并于去年9月发布了智能眼镜的概念视频;OPPO今年3月开售的OPPO Air Glass,以在眼镜前叠加一块屏幕的方式进行“叠加显示”,支持天气提醒、实时翻译等功能。 

手机厂商的这些产品,目前都停留在智能眼镜的阶段,并非真正意义上的AR眼镜。不过,华为、OPPO最近都发布了AR智能眼镜专利,看来打算继续深耕。

大厂重视VR、冷落AR,原因在于,AR还不是C端的生意。相关报告显示,2022年一季度全球AR终端硬件整体仍以B端为主,C端市场尚未爆发。 

02

谁在大厂做XR?

伴随着业务布局,各家大厂的XR团队也浮出水面。

根据公开信息,Pico被字节收购后,依然由原创始人周宏伟负责,团队规模现已超过千人;腾讯的XR业务线隶属于IEG事业部,总负责人为马晓轶,团队年初就开始内部活水招聘,整体规模在300人左右;百度VR产品希壤的负责人为副总裁马杰,爱奇艺孵化的VR公司梦想绽放CEO熊文,曾就职于联想集团,于2016年加入爱奇艺负责硬件研发,这之后才有了奇遇VR系列。

今年上半年,XR领域热了,对于VR领域人才的招揽强度,要明显高于前两年。

VR游戏开发者张睿今年上半年接到了七八位猎头的电话。不光是他,身边手游圈的朋友也都受到猎头的青睐。“能感觉到VR行业现在很缺人,内容、市场、技术各个层面的人都缺”,张睿说,“手游、端游领域的人都知道,原有的赛道几乎没有什么发展机会了,VR还比较有潜力”。

在这一波扩招中,高薪抢人的代表公司是字节。在大规模招聘之外,也有人从内部转岗而来。据《晚点LatePost》报道,西瓜视频负责人任利峰、 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已相继转岗至VR产品部门。曾有互联网从业者指出,字节增长的机会,未来可能主要在Pico和TikTok。在互联网大厂的裁员潮下,Pico部门相对“安全”,因此内部有很多人转来。 

字节的“招聘式收购”也未停止,收购50余人的波粒子科技、布局VR社交便是例子之一。另外,收购Pico的同时,字节也收获了一个百人团队,并加以扩充。据报道,被收购前,Pico原有团队规模已经达到了300人,而到2021年底时,Pico团队规模已经超过1000人。 

靠着招聘抢人、内部转岗、招聘式收购,字节快速拉起了一支不小的队伍。VR领域从业者陈鹏告诉深燃,2021年之前,VR领域处于寒冬,大量VR/AR领域创业公司因为融资困难倒了下去,活下来的创业公司,团队规模大多仅在一两百人左右。

另一家加速布局的大厂腾讯,也动作频频。

腾讯并非没想过以收购的形式,来补VR硬件的短板。根据36氪报道,Pico收购之初,腾讯也曾参与竞价。收购Pico未果之后,有消息称,腾讯的目标转向黑鲨,不过也并未成功。

如今,腾讯似乎将目光转向了自研产品。业内人士Jez Corden在一期播客中声称,腾讯正在开发自己的VR头显。马晓轶称“要布局VR产品的全链条”,也侧面证明了这一点。而除了自研硬件之外,根据相关消息,XR部门由NExT Studio总经理沈黎负责,也是要将腾讯在游戏内容上的长处发挥出来。

一位VR从业者对深燃表示,腾讯要是进行硬件自研,相比字节等其他大厂玩家,节奏可能会慢一步,但腾讯在VR硬件研发上有过探索,而且曾在手游时代“后发制人”,靠着运营和经验成为最后的赢家,后期也有可能赶上来。而且相比收购,自研不存在团队融合的问题。

爱奇艺孵化的VR团队,熬过了VR行业的寒冬,成为了重要玩家之一,扩张动作却不似腾讯、字节高调。

而在技术远未成熟的AR领域,大厂的布局和招人都不激进。“目前,从产业界来看,很多终端品牌是做了VR产品之后再去做AR计划,除了资金量足的大厂,很难把两者都做了。”陈鹏说道。 

不管团队规模如何,国内大厂在XR领域一直在进行微小创新。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华为、小米、OPPO、vivo四家厂商公布了十多项与VR/AR有关的专利,涉及VR/AR基础技术、外观设计、光学显示等多个领域。 

03

漫漫征途才刚刚开始

资金实力雄厚、资源充沛的大厂们,跑步入场XR,优选VR不难理解。

“目前大厂们集中的C端VR产品,基本都是在走Meta已经验证过的路子。”陈鹏分析称。市场已经出现成功案例的情况下,大厂表现出的爆发力会比较强,有资本对用户进行疯狂补贴,也有充足的预算去购买内容。

以Pico为例,调目标、降价格,很明显的就是在烧钱抢市场。陈鹏指出,618期间Pico推出了半价优惠、1799元买产品的活动,这个价格比很多线下经销商拿货还要便宜,那一定是卖一台、亏一台。

大厂烧钱卖硬件,实际也是为将来的用户软件付费铺路。“VR领域,软件应用层的红利正在到来”,陈鹏判断,近几年,VR大概率还会保持专用设备的形态,大部分厂商将选择像苹果一样,打造软硬一体、垂直的、相对封闭的生态。

如大朋VR高管Neo所言,当前市场上做C端VR一体机产品,没有上百亿的投入和数年的累积,很难说能取得大规模、实质性进展。

尽管Pico的团队规模和投入在国内都不算小,但和Meta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有数据显示,Meta在2021年初团队规模达58604人,其中AR/VR部门的人数约占整个公司17%,有将近1万人。Neo指出,Meta Quest 2在2021年销量破千万台之前,Meta至少重金投入了5年。仅仅在2019年到2021年,Meta就亏损了超210亿美金。 

而缺内容、缺人才,才是国内VR行业的最大难题。

张睿虽然接到了很多次猎头的电话,但最后依然没有选择加入大厂。在他看来,Pico的VR生态相比Meta Quest内容平台而言比较早期,还没有完全为开发者打通盈利的闭环链路,也因此,自己做VR游戏开发时,目前还侧重于海外平台。

换言之,国内还没有成熟的VR生态,也没有成熟的发布平台,从业者进行内容研发也很难获得足够的收益,因此,这类从业者依然很少。

深圳市虚拟现实产业联合会会长谭贻国在去年曾表示,VR的最大痛点是应用和内容资源极度欠缺。内容的短缺,是因为行业人才的缺乏。据统计,中国VR行业人才需求占比高达18%,但供给只占全球2%,我国VR人才缺口预计将超过100万,远远无法满足行业企业对技术技能岗位的用人需求。

另一边,AR还有更长的路要走。Neo指出,VR已经有了一定的刚需应用场景,例如沉浸式的游戏和直播,未来还将加入社交等元素,而被很多业内人士视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AR,在目前的发展状态下,还尚未能找到一个相对成熟的场景大规模应用。 

罗永浩在开启AR再次创业时,也称要给自己三五年的长期时间,拉一个几百上千人的团队,把内建软件以及大量底层设计重构过的操作系统彻底写完,即便是后进者追赶,也要至少一年才能完成。

而在当下,国内的大厂们显然不能停下抢夺市场认知的脚步。对手除了Meta,可能还有苹果。苹果在XR领域的产品研发已经进行多年,有消息称,预计2023年1月会有产品上市。

“在这个新兴市场上,大厂的压力也不小,又要投钱,又要投人。”一位VR从业者感慨道。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睿、陈鹏、Neo为化名。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