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欠薪、欠款、被申请破产,奇点汽车这8年

来源:伯虎财经/李下

不提供二次转载

7月上旬,有媒体报道,新能源车企奇点汽车被爆拖欠员工工资,并且时间最长的已经有1年半,执行仲裁的员工有150多人。

与此同时,上个月底,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一份民事判决书,判令奇点汽车支付原告中汽研一笔测试开发费用,不多,64.9万,相比奇点汽车这些年获得的融资来说,凤毛菱角,但这笔欠款从2020年8月拖到了现在。

另外一家公司帝维汽车工程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可能为了追回欠款,直接向法院申请奇点汽车北京分公司强制破产重组。

作为国内第一波起来的造车新势力,奇点汽车也曾与“蔚小理”一样雄心勃勃,说过要成为中国版的特斯拉。但8年过去了,几家头部新势力车企汽车月交付量都已过万,奇点的第一款量产车还在不断的“年底量产”。

1、小米下的特斯拉

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奇点汽车,这并不奇怪,因为它至今还没有自己的一款可以跑到街上的车,就跳票而言,比恒大汽车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4年12月,奇点汽车背后公司“智车优行”注册成立。就成立时间而言,与小鹏、蔚来同年,比理想早了4个月,属于第一波造车新势力里面的。

微信图片_20220719101250

(智车优行造车团队 中间为沈海寅 图源:网络)

智车优行的CEO叫沈海寅,1993年上海交大毕业,有过不少的创业经历,中间结缘的两个重要人物一个叫周鸿祎,一个是雷军。

沈海寅98年去的日本,99年认识了周鸿祎,2000年在日创办了JWord公司,与周鸿祎合作做日本版的“3721”,在周鸿祎把“3721”卖给雅虎美国后,2005年沈海寅把日版的“3721”卖给了雅虎日本。

同年,沈海寅与金山软件合资成立了日本金山软件,开始做日本的免费杀毒软件。因为做的不错,后来雷军请他回国担任金山集团副总。

2011年,沈海寅开始智能硬件的新业务:平板电脑。不过后期因为供应商出现问题,交货时间延期了半年,导致大量客户退货,之后交付后平板又出现软硬件BUG,一下子亏了上百万美元。

作为金山日本的董事和创始人,沈海寅引咎辞职,后来来到了周鸿祎的360任副总,负责过360手机卫士和云盘,也负责过儿童卫士、路由器、摄像头等硬件新业务,后来还组建了一个智能硬件投资团队。

2014年,马斯克带着十几辆Model S来中国,体验过一番的沈海寅心潮澎湃,“汽车行业一定会变天”。那年3月,一个朋友拉他出去喝酒,问他未来想做什么。半年后,智车优行成立,沈海寅喊出了自己的口号:用小米的模式打造中国特斯拉。

这个口号看似狂放不羁,实则深思熟虑,至少在逻辑上是这样的。之所以是“小米模式”,是因为在沈海寅的设想里,自己的车将会在互联网销售。

顺便一提,当时汽车电商进行地如火如荼,因为不需要经销商所以成本会少很多,于是在车还没出来的时候,沈海寅就说,我们的车将按成本价销售。

那如何盈利的呢?

沈海寅一开始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汽车智能上,“别人会先造车,我们先做系统。”这应该是受到特斯拉Model S的启发。沈海寅曾对媒体表示:“拿掉特斯拉的车载系统,它就是块废铜烂铁。”

“我们团队有互联网的人,有车企出来的人,有整合上门服务的基因。”未来,停车、洗车、打车、代驾等汽车周边服务都会做成App整合进车子里。

总而言之,一整套商业逻辑成立了,沈海寅的造车之路开始了。

2、智能,基地与研发中心

就像这个公司名字一样,成立之初,智车优行就把精力放到了“智”上,包括与地平线机器人合作研发ADAS系统,与SHARP等企业合作人机交互设计,与思必驰科技一起研发语音交互系统。

2

2016年3月,奇点汽车在北京和上海两地发布了自己的功能造型样车,预备品牌名为“奇点汽车”。彼时沈海寅表示,智车优行已经研发出来了一套主动安全系统,包括一套ADAS系统、一套防疲劳驾驶系统、以及一套夜视系统。

沈海寅说,样车将在2017年小批量量产。之后就是奇点汽车的量产跳票史。

2017年,奇点汽车首款量产车型亮相,取名奇点iS6,“i”与AI的“I”一样,代表智能(intellegence),价格区间20万到30万,当时宣布年底实现小批量生产。

此后,根据不完全统计,奇点iS6先后宣布将在2018年年底、2019年春节、2019年年底量产交付,但都跳票,原因不尽相同,但有一次的原因是没有啥争议的,那就是2020年,奇点汽车战略品牌副总裁赵强说:“量产车进度确实因为疫情导致一定影响。”

恰巧,在奇点汽车量产车跳票的初期,也就是2018年下半年,奇点汽车首次被爆欠薪,当时正逢造车新势力洗牌的阶段,市场也开始质疑奇点汽车资金链问题。

但奇点汽车根本不虚,虽然没有量产车,但2019年上海车展,奇点汽车推出了自己的iC3概念车,同年7月赵强宣布奇点汽车登录科创板的计划,看不出有何衰败迹象,反而有一股做大做强的冲劲。

最后,虽然奇点汽车上市无果,但是它成功度过了2019年的洗牌,2020年的疫情。在许多人说奇点汽车是PPT造车的时候,应该会有已成骨灰的新势力羡慕,奇点汽车还能继续宣布它的量产计划。

这次逢凶化吉,主要是贵人相助。拿2019年那次洗牌来说,沈海寅找来了一家日本的公司“伊藤忠商事”,在2018年和2019年期间,这家公司连续两次注资,总投资额3.5亿。

根据沈海寅自述,奇点汽车拿过6亿美元的B轮融资,30亿C轮融资外加100亿奇点基金,合计融资约 170亿。给奇点钱的,除了地方国资,还有英特尔资本、360等知名公司。

在那些高光的日子,奇点汽车投资了三个生产基地。铜陵产业基地,2016年开建,总投资额80亿元,后来不建了;苏州相城产业基地,2018年开建,预计总投资150亿(还包括研发中心),项目基本搁浅;奇点汽车株洲基地,总投资50亿。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2018年之前,奇点还分别完成了北京、上海、安徽铜陵、美国硅谷、日本宇都宫等地的研发中心建设,后来还有一个苏州全球研发中心,在全球形成了“三国六地”的研发布局。

而一顿操作下来,8年后奇点的量产车还是停在“PPT”阶段。

3、最后:难道一开始就错了吗?

近日,去国内几个主流的招聘网站翻了一下智车优行的招聘岗位,发现智车优行在智联招聘没有正在招聘的职位,猎聘有5个在招职位,BOSS直聘上是两个:其中一个是产品经理,另一个也是产品经理。

微信图片_20220719101502

(BOSS直聘截图 时间:7月14日)

作为一个热衷做硬件的互联网创业者,早期沈海寅的奇点汽车也备受关注,据奇点汽车前员工透露,奇点汽车鼎盛时期有员工1500多人。但奇点显然是高开低走,8年造不出一辆车,属实太离谱。

这是互联网造车最薄弱的地方,商业逻辑自洽,但落地难。

沈海寅当年体验过Model S后,在互联网从业多年的他知道,智能才是新能源车真正的未来,所以奇点汽车一开始就把精力放在的车载系统上,并制定了奇点汽车的小米模式:成本价出售,通过汽车周边服务获利。

在逻辑自洽上,这并没有问题,但在后期就暴露了这家互联网车企的问题:车造不出来。奇点汽车有次还回应说是代工厂的问题,把锅甩开了,但横纵对比一下就知道,问题更多地出现在了奇点内部,比如奇点汽车一开始就把重心放在了智能上。

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智能确实是电动车最具颠覆性的地方,但是与沈海寅的预想有所偏颇的是,智能可能并不是车里装几块电子屏,研发几个语音系统就行的,智能最具颠覆性和竞争力的其实是自动驾驶。

此外,在遥远的汽车智能技术落地之前,不管是在过去还是未来的几年,电动车还是先要解决最基本的续航焦虑问题。上个月,比奇点晚好几年造车的恒大,也摆上了自己的恒驰5,务实了许多,宣传说这是“30万以内最好的一款纯电SUV”。

智能没错,但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一块,肯定会落下造车的其它方面,比如三电、车型平台等,这是造车的基础。

没有车出来,没有现金流,加上在基地、研发中心上的高额投入,导致奇点汽车欠薪,陷入破产的边缘。在资本市场不断收缩后,这次还有人来救奇点汽车吗?

参考来源:

1.每日经济新闻:奇点汽车拖欠中汽研64.9万测试费一审被判赔

2.商学院:量产难逃跳票“魔咒” 奇点错失窗口期陷生死劫

3.36氪:360前VP沈海寅:我会用小米模式造一辆比特斯拉更好的汽车

4.龚进辉:欠薪长达1年半、奇点iS6 5年未量产,奇点汽车没有未来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